曹若冰《龙飞凤舞碧云天》

第四章 煞星陡起江湖从此血腥臭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青面秀士马文宏怔呵呵的站在当地,无可奈何地瞪着一双含着恨毒的眼睛,望着九阴神君人马的背影,消失在土坡后面之后,这才垂头丧气地吁出了口气!
  彩霞仙子似乎仍有点怀疑不信地望着他问道:“这糟老头儿真是那九阴神君老鬼么?”
  青面秀士点点道:“若非是他,焉能有恁高武学身手,怎么认出我的来历呢!”
  “哦……”
  彩霞仙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心中猛然一惊地“哦”了一声道:“那么你果是天……”
  彩霞仙子刚说到天字,立即被青面秀士的一句“当心!”截断。
  这毒妇乃是个既凶狠,又精灵,聪明绝顶的女人!
  闻言哪会不知道丈夫的心意,连忙停口闭嘴不往下说,只拿一双俏眼儿去望着青面秀士,以代替询问?
  青面秀士见彩霞仙子的俏眼儿里,含着询问神色,知道自己这师承来历的秘密,在她面前已经无法隐瞒。
  于是便朝她微微一点头,算作代表回答询问。
  同时在微微点头之际,忽地双眉紧蹙,语含忧虑地轻声说道:“姓白的小狗今天被这老鬼带去,将来必定是个极为麻烦的祸患!”
  彩霞仙子闻言,不禁柳眉紧皱,默然不语。
  俄顷,忽地双眉一挑,目射凶光,嘿的一声冷笑,说道:“怕什么!老鬼一身功力虽然通玄高绝,五年的时间,即使老鬼拼命传授绝学,那小狗日夜苦练,强煞也不过就是那点火候,还能强到哪里去,我就不信这个邪门儿,你又何必为着这桩事情担忧发愁!”
  青面秀士从天狼尊者学艺,亦只不过五载,固然,他是因为曾经获得天狼尊者,以其本身修为数十年的内功真元,度入他的体内,与他体内真元汇合,如此才能使他艺业速成,功力激增!
  武林中,能够使人武学功力速成激增的,除却这个方法之外,尚有凭藉千年灵药等其他方法,颇多不鲜。
  因此,他心中甚为明白,九阴神君既敢说下大话,五年以后,必命白梦熊亲自前往报仇,若不是已有令白梦熊武学功力速成激增的方法,十分十的把握,怎敢!
  彩霞仙子虽也名列江湖高手之流,但,她到底是个女人,见识较为浅薄,哪会知道这些!
  青面秀士望了她一眼道:“你的话固属不错,五年的时间,纵能练成一身奇学绝技,在内功修为上岂是能讨巧速成的,可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须知武林中有很多种助人内功速成方法,今天九阴神君救走那白小鬼,既敢说出那样的大话,焉知不是成竹在胸,否则,岂敢随便约说五年……”
  彩霞仙子闻言不禁一怔,睁着两只明眸,惊异地望着青面秀士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老鬼可能用什么千年仙芝等灵药神物来助长小狗功力之不足,使其速成么?”
  青面秀士点头道:“除此而外,还有其他方法!”
  “还有其他方法?”
  彩霞仙子望着他重复了一句,满脸上尽是迷惑、惊奇、诧异的神情!
  “嗯!”
  青面秀士只“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显见,他的心情是沉重的,将这桩事情看得非常地严重!
  彩霞仙子道:“其他是什么方法呢?……”
  青面秀士微一沉吟道:“以后再慢慢地告诉你吧!”
  彩霞仙子深知青面秀士的脾性,凡是他不愿说的话,再问也是枉然,于是也就不再问他究竟另外是一种什么方法?
  不过,她心里感觉得极为讶异的,就是今天丈夫怎会忽地变得恁般懦弱呢?纯像完全变了另一个人似的……
  自从知道那槽老头儿就是九阴神君后,何为突然神色大变,对九阴神君恁般害怕,往日的豪气均一扫而空,垂头丧气,忧愁异常?
  其实,她又怎知道青面秀士的心里,他所担忧变色的,倒并不是她心里想的那么单纯,完全为了那白梦熊五年后报仇的约言,实在因为师承来历被九阴神君看出来后的另一个可怕的危机!
  这危机,不但能使他立刻身败名裂,无法在江湖上立足,并且很可能酿成他步上六十年前天狼尊者的后尘!
  否则,凭他一身高绝的武学功力,和他目前在江湖上的声威势力,岂能惧怕一个五年后的白梦熊?纵是五年后,九阴神君与白梦熊同来,甚而至于另外再加上几个当今高手,以他四海山庄上现有的高手而言,纵是不能获胜,对付不败总还可能呀!再说当今江湖上的高手,谁个对他不稍存敬畏,但凭他一纸邀请,必都前来他四海山庄相助!何况,五年的时间,还有那么远的一段日子呢!在这段日子里,他大可埋首苦练绝学功力,将四海山庄好好布置一番,准备应付五年后之约!可是……如果九阴神君将他师承来历的秘密,揭开武林,不用等到五年,年内必有武林高手前来他四海山庄报仇!当然,对于当今武林的一般高手,他实在并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但果若如此,那就不但不胜其烦,四海山庄永无宁日,还有那天狼尊者的前车之鉴,也必重演!基于这些,他青面秀士再为阴险、狡凶、诡诈、狠毒,也不禁要为之心烦意乱,怎得不忧形于色,担心不已呢?彩霞仙子纵是再聪明些,毕竟不是他肚里的蛔虫,哪会知道他心里所担心忧愁的是这般复杂,并且是她心里连想也没有想到过的事呢!彩霞仙子认为青面秀士对九阴神君五年之约,恁般重视担忧,心中颇不以为然,觉得青面秀士也太虑之过远了。二人站在雪地上,沉默了一阵之后,彩霞仙子的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儿,斜瞟着青面秀士娇声说道:“喂!你这个黑道盟主究竟是怎么的啦?……”
  说着,忽然顿口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声音,格格娇笑着,玉手一伸,兰花纤指轻轻地在青面秀士的额角上按了一下,说道:“我说你呵!才遇上了这么一件芝麻大点儿的小事,就已经这么忧忡怯怕,没有一点英雄气概,我看你那黑道盟主的头衔,趁早赶快地让位吧,还说什么要开帮立舵,与武林各大门派一较高下,独霸武林……”
  彩霞仙子刚说到这里,话犹未完,陡听耳畔响起焦雷般地一声大喝道:“住口!”
  这一声大喝,纯是一种内家至高的真力所聚,彩霞仙子只觉得耳朵里“轰”的一声大震,双耳“嗡嗡”作响,心头一紧,神颤心栗,连忙星眸一闭,猛提一口真气,默运内功,镇定住心神!
  若不是内功深厚,彩霞仙子必定被这一声内家至高真力发出的喝声当场震伤昏倒!
  这一声大喝是谁所发?在这旷野雪地,没有第三个人影,除了彩霞仙子外还有谁?
  不用说,当然是那恶毒其极的淫徒,青面秀士马文宏了。
  这青面秀士为何突然发出这一声大喝?……
  敢情是彩霞仙子的这几句话伤害了他?
  不错!他正是被彩霞仙子的这几句话激怒了!
  须知青面秀士自下山出道江湖以来,凭仗着一身绝高超人的功力武学,扬威江湖,震惊武林。
  二十多年来,会过不少的高人能手,从未落败过一次,备受黑道绿林敬畏,被拥戴为黑道盟主。
  生平所行所为,无不顺心应手,从无人敢于轻视他,几曾听过这种意含侮辱的轻视言词!
  虽是出于他的妻子彩霞仙子之口,也不禁被激得心头冒火,愤怒异常,乃才猛的发出一声大喝,阻住彩霞仙子下面未完的话。
  喝声甫落,立即猛地一伸手,抓着彩霞仙子的玉臂,一声喝道:“走!”
  走字出口,身形微晃,已带着彩霞仙子的一个娇躯,掠空跃起,疾电飘风般地向土坡下奔去!
  就因为彩霞仙子今天的这几句,引起了一场武林浩劫,闹得整个江湖上遍是腥风血雨,几乎无法收拾!
  正是:四海帮开,江湖遍地血腥臭。
  群恶肆虐,武林名门逢杀劫!
  较枝论武,侠义群雄集四海。
  亲仇得报,龙飞凤舞碧云天!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且说九阴神君挟起白梦熊飘身上了乌云骡,越过土坡,直入山谷,沿着谷径往里疾驰。
  乌云骡乃是大雪山中一头凶悍猛恶的健骡,与骏马交配所生,不但脚程快捷,能够跃涧越岭,并且性极灵慧,凶猛异常。
  两年前,偶被九阴神君发现,凭九阴神君那一身通玄的功力,还费了不少劲,才将它收服制住。
  白梦熊自七岁时起,就跟随乃父川湘大侠白彦夫习武,一身家传武学已颇不弱,内功方面也初具基础,只是因为年龄还小,功力火候均极浅罢了!
  也幸而他跟随乃父习过武学,内功稍具基础,才能忍受得了彩霞夫妇的百般折磨,鞭笞酷刑!
  否则,哪还能活到今大,恐怕早就魂归地府去了。
  白梦熊年龄虽小,但却聪明绝顶,他已知道眼前这个看来臃肿肥胖的怪老头儿,乃是一位武林前辈异人。
  尤其是刚才他曾亲眼看见青面秀士被九阴神君拿住时的神情,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小心眼儿里就已经在暗想:“如果我能拜得这位老人家为师,学成本领,父母的血海深仇,何愁不能报复!待会儿我必须得好好地求求这位老人家收我做徒弟!”
  后来一听九阴神君对青面秀士说出,已决定收他做徒弟,小心眼儿里真是又惊又喜,简直无法形容!
  竟然惊喜得流下了眼泪,暗暗默祷道:“爸妈!你们泉下英灵有知,孩儿已蒙这位前辈异人收做徒弟,只待本领学成,当必手刃毒妇恶魔,报此血仇!”
  正在他这么默祷之际,九阴神君已将青面秀士摔掼出丈外,微风飒然,已挟起他飘身上马,放他坐在怀内,一手搂着他,驱马疾驰,越过土坡,奔向山谷内。
  乌云骡脚程快捷,荡开四蹄,有如风驰电掣,两耳呼呼生风,只见两旁花草林木山石好似雷闪般直向身后倒退!
  白梦熊几曾骑过这般像飞一样的骏马?到底是个小孩子,心里虽然并不骇怕,免不了多少总有点吓斯斯的!
  还有那两旁闪电般向身后倒退下去的花草林木山石,在他眼前闪闪的,使他感觉得有些儿头昏目眩!
  因此,他便把身子紧倚在九阴神君的怀内,紧闭起眼睛,不去看那些,根本就无法看清楚,使他头昏目眩的景物!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辰光,忽听九阴神君一声喝道:“起!”
  接着陡觉耳畔风声突加劲急,整个身子像似凌空腾起,不禁感觉好奇地睁开眼睛一看!
  喝!真不得了,原来是连人带马飞上了半空!
  蓦然,眼前黑影一闪,跨下的马儿竟直朝着那眼前的一座崖壁上撞去!
  这多危险!撞上去那还有命?
  白梦熊心中不禁大惊,暗道:“这番完了!”
  眼睛一闭,只好听天由命了!
  咦!怎么搞的,耳畔怎么仍是劲风呼呼,并没有撞上嘛!
  白梦熊心中正在感觉诧异之际!
  陡然,耳边的风声静止了,跨下的马儿,好像已经落地伫立着了。
  白梦熊奇异地睁开两只星目一看,他呆住了。
  原来这里是一块方圆不大,怪石嶙峋林立的谷地,四面均是高峰峻岭,削峭耸壁,乃是一块无路可通的死谷!
  无路可通,怎么能够进来的呢?
  这真是个奇怪事儿!难道马儿能够腾空飞越过山头吗?
  呵!一点也不错哩!刚才不是马儿腾跃在半空中的吗?险些撞上一座山头的岩壁上吗?
  在这谷的左面离地三十数丈高的崖壁间,飞泻着一股白茫茫的瀑布,瀑布的后面突出着一块足有丈余大小的岩石,离地约在十多丈高下。
  这时乌云骡已走至那瀑布下面,水点飞溅激射,如果有人站在那下面,时间一久,保险浑身尽湿!
  咦!奇怪!那飞溅激射的水点,到了乌云骡站着的四周,便似乎被一股什么无形的东西阻挡着,溅不到白梦熊的身上!
  忽听九阴神君仰脸喊道:“喂!你这恶化子,客来了,还缩在你那龟洞里,不赶快出来接客,是不是怕我老人家喝光你那几罐百花露么!”
  九阴神君话声甫落,忽闻瀑布后面,响起一阵打雷似的哈哈大笑,声震云霄,只震得四面山谷摇动,显见这人内功精湛,已臻绝顶化境!
  怎么?这半山腰的瀑布后面还住着有人?
  敢情这瀑布后面还有房子,还倒真是个极其隐蔽,而又非常神秘的地方呢……
  笑声未落,便又听到九阴神君一声大喝道:“喂!恶化子,你发的什么狂?当心你那笑声震坏我的小徒儿,我老人家可就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了!”
  九阴神君这话才出口,哈哈大笑之声立止,接着便见一条人影一闪,从瀑布后面穿瀑而出,直向乌云骡前落下!
  好快!这人的身形,简直快如星丸泻堕!
  从数十丈的高崖上纵下,落地点尘不惊,若非内外功力已臻炉火纯青的绝境,焉能有如此超凡的轻功!
  这人身形一落,白梦熊定睛一瞧!
  只见这人身材高大伟岸,一头黑发,乱糟糟的,蓬松纠结,简直就像长着的一窝乱草!
  身穿一件齐着膝盖的灰布短袍,虽然补着许多补绽,但仍是千疮百孔,零零挂挂的,真可说是没有一片完整的地方!
  这样的袍褂还能穿?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穿法的?
  下面精光赤裸着一双黑丛丛的毛腿,满是污泥!
  真怪!在这严寒的落雪的天气里,这人还赤腿裸足,而且身上的一件破短褂,也只是单薄的一层,竟然是丝毫没有畏冷的样子!
  脚上拖趿着一双破布鞋,前面张着口,脚趾露在外头,后面没有后跟,真所谓是:“空前绝后”。
  大脑袋,团团脸,虽然满脸油污,仍然看得出红润润的颜色,红得像是一张婴儿脸。
  颚下长着短须,看来大概有五六十岁的年纪!
  浓眉环眼,狮鼻海口,生相极为威猛!
  咦!这人穿瀑而出,怎的浑身竟没有溅上一点水渍的?
  呵呀!好脏!
  衣服、头发、脸、脚,由上到下,没有一处不脏!
  不但脏,而且还有点儿臭味,令人恶心,真要命!
  这人是谁嘛?怎住在这种深山死谷的地方?又是这么个既脏又臭,邋遢得要命的家伙!
  呵呀!这人分明是个要饭的化子嘛!
  什么?化子?
  哈!对了!
  穿的那么破烂,又那么脏、臭,不是个化子又是啥?
  这又脏又臭的老化子非是别人,乃六十年前参加围攻老魔天狼尊者十几名绝顶高手中,仅存的一位,丐帮长老天恶子。
  那天狼尊者当年若不是被天恶子以太乙神功,击伤腰胁下“气血囊”穴,不但不知道江湖上还有多少高手遭劫,死于老魔之手,恐怕到今天为止,老魔仍旧活在世上呢!
  这天恶子乃丐帮中一位杰出的奇材,八十年前就已威震江湖,一身武学功力,与当时丐帮掌门人相较,只高不低。
  因其生性暴躁,疾恶如仇,凡是江湖恶徒,一旦碰到他手里,不死也得落个重伤残废!
  是以,江湖上人便送了他这个使人听来颇有些儿不顺耳,天恶子的外号!
  天恶子在江湖行道,偶于无意中获得了一本已经破旧的绢册,随着略一翻阅之下,不禁大喜若狂。
  原来这本破旧的小绢册,乃是数百年前,一位武林异人著录的一部武学宝笈。
  宝笈中所载,除了精妙绝伦的拳、掌、剑三种诀谱之外,并载有“飞龙三式”的轻功绝学和太乙神诀。
  这“太乙神诀”乃武林失传的旷古奇学,其威力之大,简直不可思议,足堪与佛门菩萨提禅功威力媲美!
  天恶子得到这部宝笈不久,恰逢正邪两道高手大合作,齐集对付天狼尊者。
  斯时,天恶子的太乙神功,新学乍练,才具三成火候,所以仅只能将天狼尊者击伤!
  否则,天狼尊者功力虽高,岂能挡得住这种威力绝伦,旷古奇学之太乙神功的一击,必然命毙当场!
  若如此,则今日武林中怎会有青面秀士这个万恶的魔头,江湖上怎会遍地腥风血雨,武林又岂得惨遭浩劫!
  天恶子身形落地,又是一声哈哈,阔嘴一张正要说话之际,忽然一眼瞥见了倚坐在九阴神君怀中的白梦熊,立见他环眼一瞪,射出两道寒电似的精芒,凝视着白梦熊疤痕累累的一张丑脸,好像要从白梦熊的那张丑脸上,找出一些儿什么?
  这时,白梦熊正睁大着一双清澈的星目,望着这个从瀑布后面跃出来的又脏又臭的老化子,心中在臆测这老化子既住在这种深山绝谷的地方,必定也是一位武林异人!
  心中正在这么臆测之际,陡见老化子的一双环眼中射出两道寒电精芒似的慑人的眼神,心中不禁立即“扑”地一跳,暗忖道:“这老化子的眼神好威严!好骇人!”
  忽听九阴神君嚷道:“喂!你这恶化子,想要干什么呵?这样凶神恶煞样的望着他,如果吓坏了他,可小心着你那对贼眼珠子,我老人家替你挖出来,让它变成两个大窟窿!”
  天恶子对九阴神君的话,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到,只是不住地点着他那只满长着一窝黑草似的大脑袋,自言自语地说道:“难得!难得!真是难得至极!”
  九阴神君身形微闪,飘身落在天恶子的身侧,眯着一双细眼望着天恶子说道:“怎么个难得法?恶化子,你且说来听听看!”
  天恶子闻言,连看也不看九阴神君一眼,像是在欣赏着一块瑰宝似的,不住地摇晃着他那只大脑袋,又像是一个酸儒,在念颂着他得意的一篇作品似的,念道:“眼神清澈,乃蕴蓄着至高无穷的智慧的象征,但因蕴含着一股忿恨之色,必然身负深仇奇冤,只是双眉上挑带煞,显得杀孽太重,方面大耳,为人中之龙,天庭饱满,鼻直口方,乃正直之士,嘴角厚实,系淳厚之相,骨格清奇,器宇超人不凡,英华内蕴,禀赋资质绝佳,实为一个习练上乘武学的良材,罕世难寻的美质,十年之后,必能为武林放一异彩……哈……哈……”
  说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声若洪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