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空香谷》

第二章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黑衣少年微一摇头,道:“不行,这里不是地方。”
  陈中明道:“要到什么地方?”
  黑衣少年冷冷地道:“湖对岸,岳王墓前。”
  “玉面郎君”袁志高剑眉条地一挑,道:“很好,那里人迹稀少,也正是放手一搏的好地方!”
  黑衣少年淡然一笑道:“阁下,你倒是很够聪明呢!”
  袁志高冷喝道:“别废话,你吃好了没有?”
  黑衣少年星目异采倏闪,道:“现在就去么?”
  袁志高冷哼了一声,道:“不错,早去早解决,岂不比较干脆俐落!”
  黑衣少年道:“你们不吃东西了么?”
  袁志高道:“回来再吃也是一样。”
  黑衣少年道:“区区以为你们还是吃了东西再去的好!”
  袁志高道:“不必了。”
  黑衣少年冷然一点头,道:“既如此,那就走吧。”
  话落,倏然长身站起,取出二锭银子放在桌上,提起书箱,潇酒地举步,当先往楼下走去。
  陈中明、袁志高、欧小玲三人互望了一眼,也即迈步随后下了楼。
  岳王墓,在西湖南岸,乃宋代名将“颚王”岳鹏举之墓。
  天空,繁星点点,眉月如钓……
  时当天刚黑不久,淡淡的月色下,岳王墓前来了四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儒衫飘飘,步履从容施施然,看似不徐不急的样子,其实却有若行云流水,手提书箱的黑衣少年。
  跟在后面相隔丈余,则是两个背后斜背长剑的“黑虎堡”弟子陈中明、袁志高,和那位“罗浮宫”门下紫衣少女欧小玲。
  黑衣少年在岳王墓前停住脚步,缓缓回转过身形,星目寒电一闪条隐,望看陈中明和袁志高冷声道:“二位,就在这里如何?”
  陈中明和袁志高欧小玲停立在对面七尺之处;一点头道:“好,文朋友,现在便请你打开箱子让我们师兄弟俩瞻仰瞻仰吧!”
  黑衣少年冷然一笑,道:“阁下,你先别急,区区绝不会不让你们看的!”
  语锋微顿,条在转向欧小玲道:“欧姑娘,你听见了么?”
  欧小玲一征道:“听见什么了?”
  黑衣少年道:“只让他们师兄弟俩瞻仰,可没有你的份呢!”
  欧小玲道:“你的意思不让我看,是么?”
  黑衣少年道:“也是他们师兄弟的意思。”
  袁志高突然沉声说道:“我们师兄弟没有这种意思,姓文的,你休要信口雌黄,胡言生非!”
  欧小玲粉脸凝霜地道:“姓文的,你听见了没有!”
  黑衣少年道:“区区听见了,不过……”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姑娘还是不看的好!”
  欧小玲道:“我不能看么?”
  黑衣少年道:“不错,姑娘确实不能看。”
  欧小玲道:“我一定要看呢?”
  黑衣少年道:“姑娘一定不肯接受区区的良言劝告,那将会和他师兄弟两个走上同一的命运,一条路!”
  欧小玲道:“什么样的命运?什么路?”
  黑衣少年语音低沉而森冷慑人地道:“恶运!死路!”
  欧小玲听得芳心不禁猛然一顶,娇躯机伶伶地打了个冷战!
  黑衣少年接着又冷冷地说道;“请姑娘立刻退开十五丈外去!”
  欧小玲秀目方自一瞪,陈中明却已侧脸向她说道:“玲妹,你就且退开十五丈外去吧。”
  欧小玲粉脸生气地道:“怎么?三哥,你也不想让我看么?”
  陈中明摇头道:“玲妹休生误会,愚兄幷不是这个意思!”
  欧小玲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反而帮他说话,也要我退开十五丈外去?”
  陈中明道:“玲妹,他既然找的只是愚兄和七师弟,与玲妹无关,玲妹何不就落得清闲地退往旁边作壁上观,看场热闹呢!”
  欧小玲方待摇首不答应,却听袁志高接着说道:“玲妹,三师兄的话很对,你就听他的话退开一边来做个看热闹的吧!”
  欧小玲秀眉轻壁地微一沉吟,望了师兄弟二人一眼,终于首轻点地转过娇躯,向旁边走了开去。
  黑衣少年突然目视陈中明冷声说道:“阁下,在未看箱子里的东西之前,区区愿给你们师兄俩人一个公平合理的机会。”
  陈中明道:“什么公平合理的机会?”
  黑衣少年道:“让你们两人联手全力一搏!”
  袁志高道:“看过箱子里的东西之后,再作决战不是一样!”
  黑衣少年摇头道:“不一样!”
  陈中明问道:“为什么?怎么不一样?”
  黑衣少年冷峻地道:“看到箱子里的东西之后,你们就必须立刻横尸地上,再没有出手一战的机会了。你们明白么?”
  袁志高剑眉一挑,冷笑道:“姓文的,听你的口气,就好象我们师兄弟两个,全都经不起你一个手指头似的,是么?”
  黑衣少年冷然点首道:“实情也正是如此!”
  陈中明突然轩眉朗声大笑道:“文朋友,你休得太狂,陈某可向来不信邪,今晚倒非得要先看看箱子里的东西是不可!”
  黑衣少年一声冷笑道:“阁下,你既然不信邪,那就请看吧!”
  话落,箱子已托在左掌上,箱盖也已经飞快地打了开来。
  陈中明袁志高二人四道目光一齐投向箱内,触目之下,两人脸色均不禁骇然大变,心头陡起猛惊吓,脱口惊叫道:“啊!是……”
  “是”字以下之言尚未出口,黑衣少年陡地单掌一挥,劲风疾卷中,陈中明袁志高两人已被黑衣少年奇异的掌力封闭住浑身的要穴,身躯腾空飞出三丈之外,”噗通”摔跌在地上。
  欧小玲芳心骇然大惊;口中一声惊叫,娇躯电掠而起,跃落二人身旁一看。
  只见二人全都口角溢血,已经命绝魂断!
  欧小玲陡射寒电,满脸激愤之色地道:“姓文的,你好毒辣的心肠!”
  黑衣少年盖好箱盖,冷冷地道:“姑娘;这可不完全怪区区。”
  欧小玲道:“不怪你,难道他们两个该死!”
  黑衣少年道:“怪只怪他们两个不该是“黑虎堡”的弟子,不该看了箱子里的东西,所以他们两个该死!”
  欧小玲道:“你那箱子里究竟是什么宝贝,看了就该死?”
  黑衣少年道:“欧姑娘,区区已经向你说明过了,此事与你无关,你最好别问,区区也不想难为你,如果你愿意给“黑虎堡”送个消息的话,你不妨告诉那单俊,区区三天后必到,要他早早准备后事!”
  欧小玲伸手怀内掣出一柄寒光耀目的七首,陡地一声娇叱,道:“姓文的,你且接姑娘几招再说!”
  娇躯飞掠,猛扑黑衣少年,匕首招出如电,寒气森森,划向黑衣少年胸前!”
  黑衣少年左手提看箱子,身形一闪,避开欧小玲匕首的扑攻,沉喝道:“住手!”
  沉喝声中,右手条抬,点出一缕指风,欧小玲只觉得右腕脉一麻,手指一松,“当!”的一声,匕首已经跌落地上。
  欧小玲神情不由骇然一呆!
  黑衣少年冷冷地道:“姑娘,区区手下已经留了十分情,别再不识好歹妄自逞强,讲动手,你差得太远了!”
  突然,一声阴沉的冷笑陡起,岳王墓后现身走出一位脸色阴沉,身材瘦长的黄袍老人。
  这黄袍瘦老人是谁?
  不用说,倘正是那生平爱管闲事出名,武林辈份极高的两位奇人,“胖瘦双异”之一的“老瘦”。
  老瘦身形方在丈外之处立定,倘未开口。
  黑衣少年却是连眼皮也未抬,冷冷地道:“你终于现身出来了!”
  老瘦一怔!道:“小娃儿,你早知老夫隐身在墓后了么?”
  黑衣少年未答,反问道:“老胖还没有到么?”
  老瘦不由又是一怔!问道:“小娃儿,你和老胖认识?”
  黑衣少年摇头道:“不认识。”
  老瘦诧异地问道:“那你怎知老胖也要来此?”
  黑衣少年淡然一笑,道:“你和老胖分手的时候,不是约好了今夜三更时分在这里见面的么?”
  老瘦不由大惑奇怪地道:“小娃儿,这事你也知道?”
  黑衣少年道:“你和老胖的事,区区知道的可多着呢?”
  语声一顿又起,道:“你和老胖下山以后,先上了少林,由少林又赶去武当,而后是峨嵋,自峨楣下来,你和老胖便分道而行,老胖去华山,你则来了此地,对不对?”
  老瘦听的惊异得几乎要跳起来,目射奇光地凝视看黑衣少年那俊美,而神色比他老瘦更森冷的面孔,问道:“小娃儿,你是怎地知道这么清楚的?”
  黑衣少年淡淡地道:“有句俗语你可知道?”
  老瘦道:“什么俗语?”
  黑衣少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老瘦目光深注,问道:“小娃儿,老夫和老胖跑上少林、武当那些地方去是为的什么事,你也知道么?”
  黑衣少年领首道:“为了查问八大门派突然封山的原因,对么?”
  老瘦心里直是骇异极了,他真想不通眼前的这个黑衣少年,对他和老胖的行此,怎会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黑衣少年突又说道:“老瘦,你……”
  老瘦双目陡地一瞪,沉喝道:“住口,小娃儿,你懂得礼数么?”
  黑衣少年剑眉一挑,道:“区区怎么不懂得礼数了?”
  老瘦道:“我老人家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这“老瘦”的称谓,也是你随便可以喊叫得的么,你太也没有礼数,目无长幼了!”
  黑衣少年神色冷峻地道:“那么依你之意,区区应该如何尊称你,才算得有礼数呢?”
  老瘦正容说道:“老前辈,老人家,或者是瘦老都可以。”
  黑衣少年淡然一笑道:“区区如是这样尊称你,你消受得起么?”
  老瘦双目陡地一轩,目射寒电地道:“小娃儿你知道我老人家是谁么?”
  黑衣少年冷冷地道:“一胖一瘦,黄袍为帜,武林人称“胖瘦双异”,对不?”
  语锋一顿又起,道:“幷且,区区另外还知道武林人所不知,有关你们胖瘦双异的一个秘密。”
  老瘦不由一楞二愕异地间道:“我们的什么秘密?”
  黑衣少年神情冷漠,语音森冷而低沉地道:“你们两个的出身来历!”
  这句话,犹如一词重锤击在老瘦的心胸上,脸色神情不禁轰然大变,身躯条起剧颤!目现骇异之色地惊声问道:“你……你是谁?”
  黑衣少年道:“姓文,名玉旬。”
  老瘦语声一转温和地道:“请教师承?”
  文玉旬摇头道:“不能说,但是有件东西,你一见就知道了。”
  老瘦目中异采倏闪,道:“是件什么东西?请快拿出来给老夫看看。”
  文玉旬道:“现在不行。”
  老瘦道:“为何不行?”
  文玉旬道:“老胖还未来。”
  老瘦道:“必须要待老胖来了才能看么?”
  文玉旬神情冷漠地微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老瘦双眉绉了绉,道:“如果老胖今夜失了约,赶不来了呢?”
  文玉旬淡淡地道:“那就等以后有机会再看好了。”
  老瘦霜眉深绉,沉吟不语。
  此刻,对眼前的黑衣少年文玉旬,在心底有看无比的惊奇,也有看高深莫测之感!
  文玉旬突然向立在一旁的欧小玲冷声说道:“欧姑娘,你该走了。”
  欧小玲蜂首一摇道:“不!我不走!”
  文玉旬眉头微微一绉,忽地转朝老瘦道:“瘦老,你帮个忙如何?”
  老瘦道:“帮什么忙?”
  文玉旬道:“要这位欧姑娘离去。”
  老瘦道:“你为何要她离去?”
  文玉旬道:“有她在,便有很多的不便。”
  老瘦问道:“什么不便?”
  文玉旬忽然注目问道:“瘦老,你想不想看区区的那件东西?”
  老瘦目中异采一闪,道:“有她在这里,就看不成了么?”
  文玉旬道:“不错,所以她必须离去!”
  老瘦微一沉吟,转向欧小玲道:“姑娘,你就走吧。”
  欧小玲秀眉不由微微一皱,道:“瘦老前辈,你老人家怎么……”
  老瘦脸色陡地一沉,摆手截口道:“别多说废话了,老夫叫你走,你就走吧。”
  欧小玲既知这位瘦老人便是那当今武林辈份奇高,功力深不可测的“胖瘦双异”之一,自是不好当面违逆顶撞触怒此老。
  因此,她心念电转了转,目光瞥视了地上陈中明和袁志高两人的尸体一眼之后,便又说道:“瘦老前辈,可是他们两人的尸体……”
  文王旬突然接口说道:“姑娘请放心,此处为古代名将忠良的墓地,也是风景名胜区域,岂是他们两个的埋尸之所,他们既是“黑虎堡”弟子,便理当埋于“黑虎堡”地方,三日之内,区区当雇人专程送到黑虎堡中。”
  欧小玲秀眉倏地一扬,道:“文王旬,你这话可靠?”
  文王旬沉声道:“区区向来言出如山!”
  欧小玲道:“尸到,你本人也到么?”
  文王旬剑眉微轩,道:“尸到之后,不出一个对时,区区定必也到!”
  欧小玲首一点,道:“很好,我欧小玲当在黑虎堡中恭候大驾!”
  话落,娇躯一转,便待掠身离去……
  文王旬条然沉声喝道:“姑娘且慢!”
  殴小玲巧身冷冷地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文王旬道:“区区奉劝姑娘切莫多管黑虎堡的这场是非!”
  欧小玲秀眉一挑,道:“我偏要管,你怎么样!”
  文王旬冷凝地道:“姑娘如果执意不听区区的良言劝告,区区也就莫可如何了,不过……
  语音微微一顿,冷笑了笑,接道:“别说是姑娘一人,就是倾全“罗浮宫”之力,也无法管得了这场事非,区区言尽于此,听不听但凭姑娘,姑娘请便吧!”
  欧小玲听得芳心不禁猛然一震粉脸色变,但,旋忽秀眉双挑,冷哼了一声,弹身掠射而去!
  老瘦目视欧小玲身形杳逝之后,这才转目深注地望着文玉旬,问道:“你和黑虎堡”仇恨很深么?”
  文王旬冷然点头恨声说道:“仇深似海!”
  老瘦眉头微微一皱,道:“如此,你果真是要去黑虎堡”,找那单俊报仇雪恨了!”
  文王旬道:“区区到达“黑虎堡”之时,也就是黑虎堡除名江湖之日!”
  瘦老人眉头再次一皱,冷冷地道:“你这口气不觉得太狂了些么?”
  文王句剑眉微挑,道:“你何妨拭目以看!”
  瘦老人心念一动,又问道:“你就是单独一人前往么?”
  文玉旬道:“区区报仇,决不假手他人!”
  瘦老人道:“你知道“黑虎堡”人人都有一身高强不弱的武功么?”
  文王旬道:“区区已经打听过,“黑虎堡”全堡上下男女老幼,总共四十七口,个个都会武功,但是……”
  语声一顿,脸色冷峻如冰,陡现凛人生寒的杀气,冷凝地说道:“他们一个也休想逃得活命!”
  老瘦听得心头不禁一怀:颤声道:“你敢莫是要血洗“黑虎堡”?”
  文王旬冷然点头道:“不如此,黑虎堡”焉能除名江湖,怎能消得区区心头之恨!”
  老瘦双目条射寒电地沉声道:“娃儿,你的心肠太过残酷狠毒,没有人性了!”
  文玉旬剑眉陡地双轩,森冷地一笑,道:“区区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焉能说得上残酷狠毒,没有人性!”
  语声一顿又起,道:“否则区区适才便不会得一再的苦口劝告“罗浮宫”门下的那个丫头了!”
  老瘦脸色略现和缓地道:“娃儿,你可否接纳老夫的劝告?”
  文玉旬道:“你可是要劝区区放弃报仇的行动?”
  老瘦摇头道:“老夫幷不是要你放弃报仇,只劝你单找那单俊一人,不要枉杀无辜!”
  文玉旬毅然一摇头道:“办不到!”
  文玉旬道:“区区不是不肯,而是不能!”
  老瘦沉声道:“娃儿,老夫话已出口,你不能也得能,一定非得接纳老夫的劝告不可!”
  文玉旬冷冷地道.:“区区如果不答应,你便要替“黑虎堡”出头,伸手管这件闲事,对么?
  老瘦领首道:“不错,只要你答应老夫的劝告,老夫不但决不伸手,幷且愿意出面替你和单俊做个公证!”
  文玉旬淡然一笑,道:“你以为你管得了么?”
  老瘦白眉一轩,道:“当今武林中,只要老夫伸了手,大概还没有管不了的事情!”
  文玉旬神情冷漠地道:“有关区区的事情,你最好还是别管,否则,你必定弄得灰头土脸!”
  老瘦一声冷笑,道:“老夫倒不信会管不了!”
  文玉旬冷漠地笑了笑,没有再开口。
  老瘦又道:“娃儿,你怎么不说话了?”
  文玉旬道:“区区话已经说完了。”
  老瘦道:“你决心不答应。不给老夫的面子么?”
  文玉旬忽然诡异地一笑,道:“这问题,待会儿再谈如何?”
  “有。”老瘦点了点头,道:“老夫和老胖两人自出江湖,至今已近五十年,武林中从无人知出身来历,而你竟说知道,是以,老夫认为你必定大有来历,或与老夫和老胖还大有渊源!”
  老瘦目光深注,沉吟地点点头道:“好吧,娃儿,你应当知道,“黑虎堡”在江湖上的声誉不恶,单俊交游颇广,“黑虎堡”真要遭了血洗的惨劫,必将引起武林同道的公愤,出而联手对付你,替“黑虎堡”报仇,那时,你将会落得天下虽大,却无你立足之地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老夫如此不惜唇舌,苦口相劝你,虽说是为了“黑虎堡”的人,其实可也是为了你好,娃儿,你就多考虑考虑好了!”
  文玉旬星目异采倏闪,冷凝之色稍敛地道:“区区心中实在感觉非常奇怪!”
  老瘦道:“你奇怪什么?”
  文玉旬目光凝住地道:“奇怪你为什么要如此为我好?”
  老瘦笑道:“老夫在武林中,虽素有冷面无情之名,对人也从不多做词色,但是,对你却有着一见投缘之感!”
  文玉旬道:“还有其它缘故不?”
  老瘦道:“还有就是你神色虽比老夫更为冷峻无情,心肠狠毒,但是,从你一再劝告“罗浮宫”门下那丫头的心地而言,显然你幷非是个本性大恶之人,必是为了心底的仇恨怨毒太深之故而已!”
  文玉旬又道:“另外还有没有缘故了?”
  语声微微一顿,话锋条转,注目问道:“你和“黑虎堡”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文玉旬星目陡射煞光,咬牙恨声道:“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老瘦眼神一炫及文玉句目中射出的煞光,心头不禁猛地一凛!暗忖道:“好重的杀气……”
  心底暗忖着,双目却又深注地道:“如此,令尊必然也是武林中人了?”
  文玉旬微一领首,忽地转开话题,问道:“你替老胖准备的二十年的“女儿红呢,带来了没有?”
  老瘦一愕:道:“这个你也知道?”
  文玉旬笑道:“区区不是已经说过了么,你和老胖从上少林开始,以后的一切行止,区区是无不知!”
  老瘦目光深注,道:“如此说来,你必定是一直跟踪在我们的身后的了:“文玉旬领首道:“不然,区区又非神非仙,怎会知道的如此清楚。”
  老瘦眉头绉了绉,道:“但是,我和老胖两个,怎地一点都未发觉的呢?”
  文玉旬笑笑道:“道理非常简单,第一是你们没有注意,第二是你们根本不认识区区,是以,纵然发觉了区区,也决对想不到是跟踪你们的!”
  语声微顿,笑了笑,问道:“酒是不是放在墓后?”
  老瘦点头道:“你可是想喝两杯?”
  文玉旬仰首看了看天上的星斗,道:“距离三更,还有半个时辰左右,闲着无聊,你何不去把酒搬出,我们且就地为席小饮两杯,等候老胖的到来呢?”
  老瘦微一沉吟,点了点道:“好吧,依你就是。”
  掠身去到墓后,搬出来一罐酒和两付杯筷,还有一大包卤菜。
  于是,二人相对席地而坐,开始小饮了起来。
  时过二更一刻。
  老瘦仰脸望了望天空,白眉微绉了绉,似是自言自语地道:“奇怪,老胖到这时候怎还未来!”
  文玉旬笑道:“大概就快到了。”
  目中星采倏地一闪,低声说道:“来了。”
  老瘦一怔!道:“在那里?老夫怎地尚无所觉!”
  文玉旬道:“正南方,百五十丈以外。”
  老瘦连忙凝目向正南方望去,朦胧的月光下,果见一条淡淡的人影,身形疾逾电射飞掠而来眨眼工夫,人影临近,不是那老胖是谁!
  老瘦心中不禁大为惊凛地暗道:“这娃儿好精深的内功,好灵聪的耳力……”
  思忖之间,老胖身形已到了老瘦身旁停住.目光瞥视了地上陈、袁两人的尸体和神色冷漠的文玉旬一眼:望着老瘦问道:“老瘦,地上这两是什么人的门下?”
  老瘦道:““黑虎堡”单俊的弟子。”
  老胖眉头微微一绉,道:“是怎么回事,是他两个犯了大恶么?”
  老瘦摇摇头道:“没有,是这娃儿的杰作!”
  老胖双目深深地投视了文玉句一眼,又转望着老瘦问道:“这娃儿何人?”
  老瘦道:“我也只知道他叫文玉旬,其它的,你自已当面问他吧。”
  老胖条又转向文玉旬,目光深注,方待开口。
  但是,文玉旬却抢先他一步地开了口,轻声一笑道:“胖老,数千里奔驰,该是够累的了,且先坐下来喝一杯润润喉咙,息口气再说吧!”
  好话,实在使老胖听得大为顺耳,心里十分舒服,白眉双轩,陡地哈哈一声大笑,席地坐了下来。
  文玉旬接着又道:“胖老,区区先敬你四两。”
  说着一只手指头按上了酒罐口,立见一股手指粗细的酒箭自罐内激射涌出,直朝老胖的唇边投到!
  老胖双目神采一闪,连忙张口接住。
  不多不少,恰恰四两之谱,酒箭倏然缩落入罐口之内。
  老胖忽又哈哈一声大笑,道:“娃儿,你好高明精纯的内家气功!”
  文玉旬淡然一笑,道:“多谢夸奖。”
  语锋微顿,忽地一转请题,日注老胖问道:“胖老,华山之行如何?”
  老胖苦笑地摇了摇头,废然轻叹了口气,道:“白跑一趟。”
  倏地转望着老瘦道:“老瘦,你把事情都告诉他了?”
  老瘦摇头道:“没有,事情他全都知道。”
  老胖诧异地道:“事情他全都知道?”
  老瘦点了点头道:“说起来,我们两个可丢人丢到家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从少林开始,他使一直跟踪在我们身后,只是我们两个全都没有发觉而已。”
  老胖双目一瞪,望着文玉旬问道:“这话可是真的?”
  文玉旬淡然领首道:“一点不假。”
  老胖脸色条地一沉,道:“娃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文玉旬神色冷漠地道:“什么什么意思?”
  老胖道:“你为何一直跟踪我们身后?”
  文玉旬淡淡地道:“偶尔发现你们二位的行踪,一时好奇,恰好闲来无事,所以跟在你们两位身后走走,顺便看看你们能够查问出一点什么名堂来不?”
  老胖白眉微微一轩,道:“如此,你是存心想看我们两个的笑话的了!”
  文玉旬冷然一笑,道:“你以为呢?你如此直问,区区纵有这种存心,当着你们两位的面,你想可以承认得么?”
  老胖怒道:“娃儿,你是何人门下弟子?”
  文玉句道:“适才瘦老也曾问过区区,区区也已答应等你来了之后,便给你们看一件东西,不过……”
  语声微顿了顿,接道:“在未给你们看这件东西之前,区区却有个条件!”
  老胖道:“什么条件?”
  文玉句道:“区区要先考查考查你的“干元神罡”和瘦老的‘两仪神罡’,练到多高的火候了?”
  老胖和老瘦脸色全都不由勃然不变?
  老胖旋忽双肩一轩,问道:“如何考查法?”
  文王句道:“由你们两人各以神罡掌力全力向区区攻出三掌!”
  老胖双目陡射电芒地凝视着文玉句道:“你自信一定接得下来?”
  文玉旬道:“你想区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么?”
  老胖微一沉吟,转向老瘦道:“老瘦,你的意思怎样?”
  老瘦眉锋微微一绉,犹豫地道:“这个……”
  文玉旬冷然接口道:“瘦老,你别这个那个的了,如想知道区区的师承来历,就必须接受这个条件,否则便算了!”
  老瘦微一沉吟,道:“那件东西可是你师门的信物?”
  文玉旬道:“你们见后即知,此刻何必多问。”
  老瘦倏地转向老胖正容说道:“老胖,有件颇为意外的事情,看来必须得先告诉你了。”
  老胖道:“什么事情?”
  老瘦道:“他说他知道我们两个的出身来历!”
  老胖神色一变!道:“有这等事?”
  老瘦点点头道:“先前我也很不信,但是,如今他竟要考查我们两个的神罡掌功,看来他可能是……”
  “是”什么?没有接说下去,目光瞥视了文玉旬一眼,住口不语。
  老胖自是明白老瘦这“是”字以下之意,心头不由暗暗一震,皱眉沉吟了,稍顷脸色沉凝地道:“如是,我们两个的神罡掌功,便就决对伤不了他的了!”
  文玉旬突然长身站起,神情冷峻地道:“你两个别再胡乱猜想废话了,还是立刻准备出手吧文玉旬身形忽地一飘八丈,道:“到这边来,免得毁损了墓前的景物。”
  老胖老瘦两人对望了一眼,略一迟疑之后。脸色神情一片凝重肃穆起站起身子。
  老胖老瘦两人闻言,连忙跟着飘身过去,相隔丈许左右凝立。
  老瘦突然向老胖说道:“老胖,让我老瘦先试试,如何?”
  老胖没有反对,微一点头,飘身横退三丈。
  老瘦眼睛陡睁如电地射视着文玉旬,正容沉声道。文少侠,你小心了!
  他因心中已有所疑,认为文玉旬的出身来历必定与他大有渊源,是以,在称谓上也就不敢再倚老卖老,由“娃儿”改作了“文少侠”。
  文玉旬冷漠地一笑,道:“你那‘两仪神罡’纵已练到十成火侯,大概还不可能伤害得了区区,你只管出手……”
  话未说完,星目寒电倏地一闪,沉声低喝道:“有人,你且等一等!”
  声未落,身形已腾空掠射,直朝五十多丈外电疾扑去!
  远见两条肥大的人影飞跃而起,然而,瞬即又落了下去,接着便见文玉旬的身形划空电掠而回老胖看得心头不禁一凛!
  低声说道:“老瘦,这娃儿手底好辣!”
  老瘦连忙声阻止地道:“当心被他听到了”文玉旬身形落地,老瘦立即问道:“两个都结了么?”
  文玉旬摇头道:“没有,我只点了他们昏穴”老胖问道:“可知他们两个是何许人物?”
  文玉旬道:“灵隐守的和尚。”
  语声一顿,目视老瘦说道:“你可以出手了”老瘦一点头道:“如此,我老瘦遵命!”
  话落,条然一掌拍出,击向文玉旬的下盘。
  文玉旬星目异采条闪,身形凝立末动,目视老瘦淡然一笑,道:“瘦老,你这是干什么,拍苍蝇还是拍蚊子!”
  敢情老瘦这一掌幷末出全力,只用了六成功力。
  话声中,老瘦这六成功力的一掌,已实实地击中了文玉旬的下盘。
  然而,奇事突然发生了。
  文玉旬身形凝立依旧,老瘦六成功力的神罡掌力,竟如牛泥人海,连一丝微风都末激起!
  老瘦心头不禁愕一征,随听文玉句沉声冷喝道:“这掌不算,要出全力连攻三掌!”
  老瘦听得心底凛然一震!旋忽白眉条地一轩,双掌平举,才待全力发出两仪神罡“掌力。
  老胖突然沉声大喝道:“老瘦不可!”
  老瘦双掌一垂,问道:“老胖何故阻止?”
  老胖眉头微微一皱,道:“老瘦,他用的是什么功夫实受你这一掌的,难道还没有看出来么?”
  老瘦征了征,脑际思念电闪,双目条射奇光,有点激动地道:“他用的难道是‘分化神功’?”
  老胖正容领首道:“你适才那一掌,虽说只用了六成功力,但‘两仪神罡’无坚不催,威力岂同平常,当今武林,能有几人硬接得下来,何况是实实承受,你想想看,单这一技,难道还不够明白的么!”
  老瘦微一沉吟,道:“如此,他用的可能真是‘分化神功’了!”
  老胖没有回答老瘦,神色条地一肃,转向文玉旬,目光深注地道:“请出示信符!”
  文玉旬冷然摇首道:“条件尚未履践,不行!”
  老胖道:“少侠既练有‘分化神功’,老胖老瘦纵有天胆也不敢冒犯!”
  文玉旬道:“这是我要你们出手的,何冒犯之有!”
  这所“何冒犯之有”有了语病,老胖心中越知所料不差,神色更加肃然地说道:“无论如何,老胖老瘦也是不敢!”
  文玉旬语声冷凝地道:“如此看来,你们两个还未忘却本来了!”
  老胖老瘦闻听此言,身躯全都不禁机伶伶地一顿,肃容躬身说道:“恩主恩深似海,老胖老瘦怎敢忘却本来!”
  文玉旬脸色忽和缓地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个且去看看那箱子里的东西。再说吧。”
  老胖老瘦二人躬身应了一声,同时走近那只书箱,老瘦伸手掀开箱盖。
  触目一见之下,二人全都不禁神情猛震。脸上霍然变了颜色!
  老胖双睛突然暴瞪,精芒电射地瞪视着文玉旬,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文玉旬神情冷峻如冰地道:“这还不明白么,事情完全是我一人所为!”
  老胖道:“你为何要如此做?”
  文玉旬道:“我既非狂人,又不是凶魔,如此做,自有我十足的理由!”
  语声微微一顿,条地探手人怀取出一物,托在掌心中,肃容说道:“你们再看看这个。
  那是一支长约五寸银光闪闪耀眼夺目的小剑。
  老胖老瘦二人一见小剑,神情不由再度猛震,幕地一齐扑身拜倒在地。语音激动而颤抖地道:“见剑令如见恩主,老奴拜见恩主!”
  文玉旬含笑说道:“你两个起来吧。”
  老胖老瘦同声应道:“谢少主。”
  站起身躯,垂手肃立两旁。
  文玉旬伸手虚空微抓,盖上了箱盖。神色忽又冷峻地道:“你两个有什么要问的么?”
  老胖老瘦一齐躬身道:“老奴请问恩主的安康!”
  文玉旬冷凝的神色稍敛,微笑地点了点头,道:“恩师老人家康健如昔。”
  老瘦躬身道:“不知恩主可有什么谕示交待老奴等没有?”
  文玉旬道:“有。”
  老胖躬身道:“请少主明示。”
  文玉旬语音倏又冷凝地道:“目前还未到时候。”
  老胖和老瘦互望了一眼,默然未语。
  老瘦口齿微微蠢动,但,旋即摇了摇头,道:“没有了。”
  文玉旬又道:“你两个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口齿微微异动,这种欲言又止的神情,焉能瞒得了文玉旬的眼睛。
  文玉旬条然一声冷哼,手指了指箱子,道:“你两个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何取来这些东西的原因吗?”
  老瘦心头暗暗一震!再次躬身道:“老奴等不敢!”
  文玉旬道:“如此,你两个已决心放手不管这桩闲事了?”
  老瘦点点头道:“老奴相信少主这么做,定有非常十足的理由,否则……”
  语声倏然顿住,讪笑了笑,没有接说下说。
  文玉旬一声冷笑,接道:“否则,恩师他老人家便决不会得容我这么胆大妄为的,是不是?”
  话罢,伸手提起箱子,飘然举步。
  老胖老瘦二人全都不由一呆!
  老胖急喊道:“少主。”
  文玉旬脚下是停了步,但是,身躯却未回转,冷冷地间道:“什么事?”
  老胖摄喘地道:“少主此行是往“黑虎堡”么?”
  文玉旬条然转身,双目寒电激射地逼视着老胖。语冷如冰地道:“你可是仍要劝说我只找那单俊一人,饶过全堡之人!”
  老胖道:“老奴不敢,老奴只请求主开恩,留他单家一脉!”
  文玉旬道:“如果我不答允呢?”
  老胖心神一栗!扑身跪地,颤声道:“万望少主……”
  文玉旬摆手截口道:“老胖,你先起来。”
  老胖应声站起,文玉旬接着又道:“老胖,你这般代他求情,可知他他当年杀我全家的情形么?”
  老胖摇头道:“这个,少主未予赐告,老奴自是不知。”
  文玉旬钢牙咬挫地道:“一个活口未留,事后还清点人数,一个不少,方始释然离丢!”
  老胖道:“但是少主却……”
  文玉旬一声冷笑,道:“你知道我是怎得活命的么?”
  老胖道:“老奴不知。”
  文玉旬悲愤地道:“是我义父含泪忍心,用他老人家那唯一的亲生爱子把我换出来的,老胖,你想那情景该是多么的令人沉痛;心酸!悲惨!”
  语声微顿了顿,忽地悠悠一声长叹,沉痛地接道:“当年若不是义父恩深义重,早一刻得知消息,潜入寒家,咬牙狠心将他老人家的亲骨肉,偷偷地换出我来,这世界上那还会有我这个人在!”
  老胖心头不禁猛然一震!哑了口,暗忖道:“这就难怪他坚决不肯点头答应了,因由原来竟然如是曲折,令人心悲惨痛,单信的心肠也太狠毒了!……”
  那单信在武林中幷算不得是个心肠十分狠毒之人呀,而且自当年‘灵飞堡’那场大屠杀之外,似乎已未再听说过江湖上曾有什么大屠杀,全家被杀戮殆尽的惨案呵!难道……少主他……”
  他忖思未已,文玉旬忽然冷冷问道:“老胖,你在想什么?”
  老胖心中一惊!道:“老奴没有想什么。”
  文玉旬剑眉陡地一挑,目凝威煞地冷喝道:“老胖,你敢藐视我,谎言搪塞欺我!”
  老胖身躯不禁倏然一颤:垂首道:“老奴不敢。”
  文玉旬道:“那你为何不实说你心中所想?”
  老胖已知这位少主心智高绝,无法隐瞒得过,只得谨慎地答道:“老奴在思想近十几二十年来,武林中所发生过屠杀全家满门的惨案!”
  文玉旬道:“你想由此来揣测我的身世?”
  老胖不敢再稍有犹豫欺瞒,点头答道:“老奴实是此意。”
  文玉旬威态稍敛地道:“想到了没有?”
  老胖道:“想是想到了一件,但是……”
  忽地机伶一头,默然不语。文玉旬道:“你想到的是那“天下第一堡”的大屠杀惨案,是么?”
  老胖点点头道:“老奴确是只想到了这桩惨案。”
  文玉旬星目微一眨动,道:“其它没有了么?”
  老胖道:“没有再听说过其它的什么惨案了。”
  文玉旬道:“你自信对武林中所发生过的惨案全都知道?”
  老胖呆了呆,道:“这个……老奴就不敢肯定了!”
  文玉旬冷笑了笑,道:“如此,你怎可猜想我是那……”
  语声倏然一顿,剑眉陡挑,星目又射威棱地厉声道:“老胖,现在我警告你和老瘦两个,你们最好少操心,别胡思乱想我的身世,否则,就休怪我……你们懂得么?”
  老胖老瘦心头全都不禁一头;同时躬身答道:“老奴懂得。”
  文玉旬威态一敛,笑了笑,旋忽轻叹一声,道:“我这些话也许太冷酷无情过份了些,会引起你们的心里反感和不满,但是,你们要原谅我,我有我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
  语声一顿,摇了摇头,住口不语。
  老胖老瘦不由互望了一眼,一齐躬身肃色道:“对少主老奴等怎敢有反感不满之意,少主万请安心,若奴等以后决不再思想此事就是。”
  文玉旬微微领首,笑了笑,道:“其实,到了时候,你们自然而然会知道的。”
  语声略顿了顿,忽然目注老胖问道:“你和那单俊的交情很深么?”
  老胖道:“也说不上很深。”
  文玉旬道:“那你为何一再代他求情?”
  老胖道,.“老奴昔年曾答应他,“黑虎堡”有难时一定帮他一次忙。”
  文玉旬默然沉思了片刻,星目异采忽地一闪,道:“大丈夫一诺千金,岂可落个食言无信之名。”
  语声一顿,问道:“那单俊之子有多大了?”
  老胖答道:“九岁。”
  文玉旬略一犹豫,终于毅然点头道:“好,我答应你留他单家一脉,以全你信义就是。”
  老胖不由大喜过望,连忙躬身行礼道:“老奴敬谢少主成全之德。”
  文玉旬冷然一摆手,道:“但是却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老胖肃容道:“少主身怀剑令,老奴自当万死不辞。”
  这话的意思非常明显,文玉旬根本不必提什么条件,他纵然不答应老胖的求情,留那单家一脉,因他身怀剑令,就是要老胖赴死,老胖也无所辞!
  文玉旬自然也明白老胖的话意,他淡笑了笑,道:“这条件是交换,与剑令无关。”
  语声微微一顿,脸色条转冷凝地道:“第一,限你在三天之内赶“黑虎堡”内,将那单俊之子设法带走,不得透露任何一点消息给单俊,更不得在堡内稍有耽搁停留,你办得到么?”
  老胖点头答道:“老奴遵命。”
  文玉旬又道:“第二,那单俊之子,不得送往武林人物家中寄养,更不准习练武功,否则……
  语声忽又一顿,双目倏射威棱地道:“你能负责么?”
  老胖毅然点头答道:“老奴愿负全责。”
  文玉旬微点了点头,一挥手,道:“黑虎堡离此不近,你现在就动身去吧。”
  老胖略一迟疑,问道:“老奴事了之后该到何处找寻少主?”
  文玉旬道:“你此去大概需要几天时间?”
  老胖道:“大概十天。”
  文玉旬微一沉思,道:“十天之后,你到岳阳楼上等我好了。”
  老胖点了点头,转向老瘦说道:“老瘦,少主身边就烦你多多小心了。”
  老瘦点点头道:“老胖,你只管放心去吧,我们岳阳楼见。”
  老胖又向文玉旬道:“少主,老奴先走一步了。”
  躬身一礼,腾身电掠而去。
  文玉旬忽向老瘦问道:“老瘦,你身上有银子吗?”
  老瘦答道:“有,少主要用?”
  说着便待伸手入怀取出。
  文玉旬一摆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道:“够雇人运送那两个尸首去黑虎堡”的运费吗?
  老瘦道:“足够有多。”
  文玉旬道:“如此,天色一亮,你就去雇人运送吧。”
  语声微顿。又道:“还有,被我制住穴道的那两个和尚,天亮左右他们自会醒来,你最好告诫他们两个,忘记此间所见,否则,那将会招惹杀身之祸!”
  老瘦心头微凛的躬身答道:“少主放心,老奴一定严厉告诫他两个。”
  文玉旬微微领首道:“如此,你多费心吧,我走了。”
  老瘦一听文玉旬要走,连忙急喊了声:“少主。”
  文玉旬星目冷然深注,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老瘦略一犹豫,问道:“少主今夜住歇何处?”
  文玉旬道:“我幷未落店。”
  老瘦道:“现在时已过三更,所有客店都已开了门。少主何不……”
  文玉旬笑接道:“何不到你包下的画舫上去住歇半宵,是么?”
  老瘦微窘地笑了笑,道:“老奴正是此意。”
  文玉旬摇头道:“不必了。”
  老瘦道:“那么少主意欲何往?”
  文玉旬道:“今夜月色大佳,此间又是名胜风景之区,我想踏月到处走走,一览眼下佳景名胜。”
  老瘦道:“那么老奴此间事情办好之后,该到什么地方丢寻少主呢?”
  文玉旬摇头道;“你不必寻我了。”
  老瘦道:“那么老奴就要画舫停泊在十西湖春卜楼后湖边,等候少主好了。”
  文玉旬再次摇头道:“不必,你也先去岳阳楼等我吧。”
  老瘦一征!道:“少主不要老奴随侍身边?”
  文玉旬笑了笑,道“你两个在武林中辈份声名又高又大,若然随我同行,不出半月,我这文玉旬三个字,便要传遍江湖,名扬天下武林无人不知了,如此一来,我以后行事不但多有不便,且得要蒙起脸来在江湖上走路了。”
  这话确是事实,“胖瘦双异”一身功力高绝,其辈份之高在当今武林中,能够与他两个称兄道弟,平辈论文的为数已甚寥寥,而文玉旬这么个二十多岁的少年,竟是他两个的“少主”。
  此事如被江湖人物发现,那得不立刻传遍江湖,天下武林都大为惊奇骇异!
  老瘦霜眉不禁微皱了皱,道:“如此,少主是要单独前往黑虎堡了?”
  文玉旬微一站头!道。“你可是不放心?”
  瘦老恭敬地答道:“少主一身武功虽然已尽得恩主真传,高绝寰世,但是,江湖险诈无比,鬼祟技俩百出,少主孤身一人在江湖上行走,万一失慎出了什么差错,老奴如何对得起恩主,何以向恩主交待!”
  这话确实不错,文玉旬在江湖中如果有了闪失,他两个可就要无颜见那“剑令”主人了。
  -----------------
  Bloodthirster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