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绝情十三郎》

第三章 钓龟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这是一条小溪,溪水是一泓浑浊的死水,地点在“琉璃塔”之东。
  奇怪!这条向来不为人注意的浑浊死水的小溪,今晚竟然出现了奇怪事儿:有两位白衣少女坐在溪边上放杆垂钓。
  二更时分左右,十三郎步履从容潇洒地到了“琉璃塔”前,当他一眼看到那两名垂钓的白衣少女,心里不由微微一怔,诧异地暗忖:她们何许人?在钓什么?钓鱼么?
  这种死水浊溪中能有什么好鱼可钓,除了泥鳅之外大概就只有乌龟了。
  可是泥鳅似蛇,女人大都怕蛇,怎会钓那种呕心东西,如说是钓龟,钓龟又有什么用呢……
  暗忖中,同时顿然意识到这事有点不平凡,其中定有文章,蹊跷!
  他心中这种意识一生,脚下立即轻点,斜飘数丈,不带丝毫声息的绕行到两名白衣少女身后三丈左右,在一株巨松之后隐起身形。
  两名白衣少女静静地凝神垂钓,过了约摸一刻辰光,右边的少女似乎有点不耐地说道:“红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钓到那只龟?”
  左边的白衣少女轻声一笑道:“翠妹,你可是不耐烦了,只要真有那么一只龟,我们总会钓着它的,你急什么!”
  翠妹道:“红姐,不是我急,放龟之说谁知是真是假,也不知谷主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就将这钓龟的任务交给我们的那一位,害得我们姐妹俩,在这种臭水溪边上闻臭味,又喝冷风,又淋夜露得受活罪!”
  红姐一听连忙低声叱说道:“翠妹,你说话小心点,这话要是让那一位听到了,那还了得!”
  翠妹似是已为红姐之言所慑,竟默然未再开口。
  十三郎隐身三丈之处的巨松之后,对两女的谈话自是听得十分清楚,他虽然还不明白两女的出身来历,也不知翠妹口中所说的“谷主”和“那一位”是何许人,但已完全确定了两女是武林中人,她们在钓一只龟!
  十三郎心中不由暗想:她们钓龟做什么?难道龟身上有着什么隐秘不成……
  他正在暗自忖想间,忽见那翠妹手里的钓竿一抖一挑,一个圆圆的东西“叭”的一声抛落身后地上。
  十三郎目光如电,看得十分清楚,那是一只海碗般大的乌龟。
  只见那翠妹一丢手里的钓杆,动作十分轻灵的扭腰反身,玉掌伸处,已将那只大龟捉在手中,口中轻声欢呼地道:“红姐快打亮火折子照照看,是不是这一只?”
  红姐应声打火折子,两女四目凝神地在龟背上一阵仔细察看之后,翠妹神情大为失望颓丧,道:“不是这只,这只背上又没有图。”
  说着,随手一抛,将龟抛丢在地下。
  十三郎听得心底不禁更感诧异万分地忖道:“龟背上有什么图?”
  两女重又坐落溪边,重又默默地执杆垂钓。
  十三郎隐身巨松背后,目光注视着二女的动静,心底思绪起伏,意念飞转地忖想猜料着“龟背上有什么图”的问题,“图”又关系着什么事情的问题。
  他心里直觉地意识到这龟背上的什么“图”,必与武林有关,因为不但二女是武林中人,是什么“谷主”属下,同时,在他凝神忖想间,竟发觉这附近三十丈方圆之内,另有武林人物隐身潜伏在暗处,人数且有五名以上。
  这情形很明显,那些武林人隐身潜伏暗处在待机而动,目的也就是那只背上刻有什么“图”的龟!
  换句话说,二女没有钓到那只“龟”则罢,只要一钓到了,这些人立将现身抢夺!
  那个被叫做“翠妹”的少女的运气似乎比较好些,约摸过了盏茶辰光,竟又被她钓起了一只大龟。
  这一只比前一只大了许多,红姐连忙又打亮火折子,二女妙目在龟背上察看了一阵之后,翠妹突然兴奋地欢声说道:“是这只了,红姐,我们终于钓到它了!”
  蓦地,一声嘿嘿冷笑起自七丈以外的暗影中,两名面蒙黑布的黑袍人电闪飘身到了二女的面前,一个身材略高的黑袍人手一伸,道:“拿来!”
  二女脸色微微一变,娇躯齐地后退五尺,红姐叱声道:“你两个是什么人?”
  身材略高的黑袍人嘿嘿一笑,道:“我们是什么人,你两个不需要知道,快把图龟乖乖的交出来,当可饶你们两个一死!”
  翠妹冷叱一声道:“呸,凭你们两个见不得人的东西也配?”
  身材矮的一个黑袍人突然怒声叱喝道:“丫头大胆!”
  叱喝声中,身形飞腾,快如闪电般直朝翠妹扑去,那个身材略高的黑袍人也立即腾身扑向红姐!
  二女见状,同时发声怒叱道:“你两个找死!”
  娇躯飘闪间,水袖倏扬,两名黑袍人口中一声惨叫,身子凌空下落,倒下了一双,伸了伸腿,不动了!
  十三郎看得心头不由暗暗一凛!
  突地,一个森冷的声音起自十丈以外,道:“好霸道歹毒的‘飞袖无影针’!”
  二女闻声心中方自凛然一惊,“琉璃塔”上已传来一个娇甜的声音,道:“嫣红、凝翠小心!”
  原来“红姐”名叫嫣红,“翠妹”名叫凝翠。
  那甜美的声音“小心”二字未落,一个巨大的黑影已势疾如电般地掠空扑到,嫣红、凝翠一见正待扬袖迎敌时,但已慢了一步,两声惨叫中夹着一声“嘿嘿”阴笑,黑影又已腾起,直上夜空!
  黑影掠空下扑二女,一扑即起,情形虽然快如电光石火一闪,奇快无比,但是隐身巨松背后的十三郎却看得十分清楚,也看得心神不由猛地一震!
  原来嫣红、凝翠二女在那巨大黑影的掠空疾扑下,不仅立刻双双倒地香消玉殒,而且死状至惨,胸衣破裂,胸膛洞-开,肝脏外溢,惨不忍睹!
  说来实在太慢,就在二女发声惨叫,黑影身形一扑即起,直上夜空……快如电光石火的刹那,琉璃塔上已飞掠出一条白影,势疾绝伦无匹地猛朝腾空的黑影当头罩落!
  白影自“琉璃塔”上飞掠凌空罩落,下扑之势不仅奇快绝伦,而且威力笼罩十数丈方圆,那黑影身躯是既无法也无力闪避,只得猛提一口丹田真气,挥掌拍出一股强劲的掌力迎着白影下扑的身躯击去,同时他自己则身形迅疾地往地面泻落!
  可是,白影对黑影那强劲的掌力并未出掌硬接,竟然借力斜飘丈许,素袖猛挥,“丝丝”劲风似箭般地飞向黑影!
  劲风“丝丝”,看似无物,其实正是以歹毒霸道称绝于武林的“飞袖无影针”。
  那黑影似乎深知“飞袖无影针”的霸道厉害,白影这里素袖才挥,他身形即已电闪横飘丈外,口中同时嘿嘿阴笑道:“藏宝龟图既已到了老夫手里,岂是你能夺得回去的!”
  白影冷哼一声,掠身扑攻,掌指兼施,攻势凌厉至极,招招狠辣,只逼得黑影连连后退。
  这时,十三郎借着朦胧的月光,已看清黑影是一个年在五十开外的黑袍老者,残眉凶睛,面貌丑陋有如鬼魅。白影则是个身材婀娜的女子,虽然她脸蒙白巾,无法看到她容貌 的美丑,但是从她那婀娜的身段上,可以断料决不会是个“无盐嫫母”,而且年龄也决不会太大。
  黑袍老者在白衣少女那一阵凌厉的攻势之下,似是被逼
  发了凶性,突然一声怪叫,竟然不再后退倏地伸出一只鬼爪般的手掌,猛朝白衣少女胸前抓去!
  抓势劲疾如电,如非具有极高身手之人,甚难逃过他这一抓之势!
  十三郎虽然早已看出白衣少女武功身手均皆不俗,但是目睹黑袍老者这一抓之势,仍心中不禁替白衣少女耽上了心。
  可是,他白耽心了,白衣少女对黑袍老者这劲疾如电的一抓,非但不闪不避,反而踏前一步,玉手一翻,飞快地迎了上去!
  两人掌爪一触即分,黑袍老者冷哼一声,暴退六尺,目射惊骇之色,瞪视着白衣少女冷喝道:“你是谁?‘神风绝脉掌’是哪里学来的?”
  十三郎听得心神不由微微一震,“神风绝脉掌”乃是昔年武林四奇之首“神风万里”袁绍云的独门绝学,但武林四奇已于十五年前突然一齐失了踪,无人确知下落,也无人确知失踪的因由。
  有说已经遇害,有说同隐深山不再闻问江湖世事,传说纷纷不一,事实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除了“四奇”自己之外,再也无人知道了。
  十三郎心中暗想:这白衣少女难道是“神风万里”袁绍云的传人?
  他暗忖间,只听白衣少女冷声说道:“既然认得‘神风绝脉掌’,当该知道它的威力厉害,那就快把‘龟’交还我吧!”
  “交还你?”黑袍老者嘿嘿一笑,道:“这‘龟’是你的吗?”
  白衣少女道:“它虽然不是我的,却是我手下的侍女钓起。”
  黑袍老者道:“你说地上的两个丫头是你的侍女?”
  “不错。”白衣少女道:“只要你把‘龟图’交还我,你杀她们两个的这笔血账,我就不追究!”
  黑袍老者道:“多谢你的宽怀大度,不过……”语音一顿,阴声一笑,接道:“她两个真是你的侍女么?”
  白衣少女道:“你可是不信?”
  黑袍老者道:“老夫已经活了这么大年纪,岂能听信你片面之词。”
  白衣少女语音冷漠地道:“这么说,你是不信,是向我要证明了?”
  黑袍老者道:“这是应该的,只要她两个承认确是你的侍女,老夫自然无话可说,当将‘龟图’交还你!”
  白衣少女一声冷笑道:“好心智,明知她两个已经死了,无法说话!”
  黑袍老者道:“其实这好心智的应该是你而不是老夫。”
  白衣少女道:“这话怎么说?”
  黑袍老者嘿嘿一笑道:“道理很简单,你明知她两个已经死了,乃冒认她们是你的侍女,要老夫将‘龟图’交还你,这‘好心智’的不是你是谁?”
  “如此说,你是一定不信她们是我的侍女,不肯把‘龟图’交还我了?”
  黑袍老者道:“这‘藏宝龟图’乃是无主之物,如今落在老夫手里就该是老夫的,你凭什么要老夫把它交还你?”
  白衣少女冷哼了一声,道:“那么我问你,这‘藏宝龟图’是怎样落在你手里的?”
  “这……”黑袍老者心中微微一窒,阴笑地道:“你可是想从老夫手里夺取?”
  白衣少女道:“你猜对了,我正是要照方抓药,用你对付我侍女的手段对付你!”
  黑袍老者道:“你自信你能对付得了老夫?”
  白衣少女道:“我不信‘神风绝脉掌’对付不了你的‘破胸鬼爪’!”
  黑袍老者嘿嘿冷笑道:“‘神风绝脉掌’虽是袁老鬼昔年名震天下武林的绝学,但是你只有七分火候,未必能奈何得了老夫!”
  白衣少女冷声道:“如此,我们就试试好了!”
  话落,黑袍老者身形突然前欺,出掌如电般直朝白衣少女当胸拍去!
  白衣少女脚上连忙横跨五尺避开,说道:“你且别忙动手!”
  黑袍老者停身收掌,语音冷漠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说着目中又闪过一丝诡谲之色,说道:“动手相搏,应该讲究个公平,是不是?”
  白衣少女道:“是便怎样?”
  黑袍老者狡诈地说道:“若是讲究公平,你此刻便不该和老夫动手。”
  白衣少女道:“为什么?有道理么?”
  黑袍老者道:“老夫当然有道理。”黑袍老者嘿嘿一笑道:“目下老夫手拿着‘龟图’,只有一只手空着,根本无法全力施展所学和你动手,如何能算得公平,再说此时此刻,这里只有你和老夫两个,既是公平相搏,就必须有个公证人才是!”
  白衣少女道:“如此,依你之见呢?”
  “依老夫之见……”黑袍老者故作沉思地道:“为讲求公平,我们不妨另约时地,你我各请出一位公证人来,各凭实学全力一搏胜负高下,即以‘龟图’作为胜者的彩头!”
  白衣少女道:“那么这‘龟图’由谁保管呢?”
  黑袍老者道:“目前当然是由老夫暂时保管了。”
  白衣少女突然冷声一笑道:“真是好主意,好心智!”
  黑袍老者双目一眨,道:“你可是不同意?”
  白衣少女冷冷地道:“我当然不同意,‘龟图’由你保管,到时候你不赴约,溜掉了,我到哪里去找你,或是赴约时事先将它掉了包,使用一只假‘龟图’来个鱼目混珠,我胜了你又有什么用!”
  黑袍老者心中不禁暗暗一凛,但是脸色神情却镇定的正容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老夫以人格担保,一定准时赴约,一定仍用这只‘龟图’作为胜负的彩头,决不将它掉包!”
  白衣少女冷哼一声道:“算了,你以人格担保,谁又能担保你的人格,你的人格又算什么,值多少钱一斤!”
  黑袍老者凶睛一瞪,寒芒电射地怒声喝道:“丫头,你太欺人了,竟敢瞧不起老夫!”
  白衣少女道:“是你不该自不量力,妄言‘人格’,焉能怪我瞧不起你!”
  黑袍老者心念电转,凶态微敛,道:“那么依你之见该如何呢?”
  白衣少女道:“依我之见,你该把它交由我暂时保管!”
  黑袍老者倏然扬声嘿嘿一笑道:“你大概是在说梦话吧!”
  白衣少女道:“这么说你是不肯了!”
  黑袍老者道:“你既然不信任老夫,老夫又如何能信任你!”
  白衣少女冷冷地道:“我不信任你,那是因为你的份量不够,不值得我信任,而我便不同了。”
  黑袍老者道:“怎样不同?”
  白衣少女道:“以我的身份,你应该信任我,也非信任我不可!”
  黑袍老者目光一眨,道:“如此老夫请问你的身份?”
  白衣少女道:“我想你早就知道了,何必还要故装糊涂。”
  黑袍老者一摇头道:“老夫是真不知道,也未装糊涂!”
  白衣少女冷声一笑道:“你既然认得‘飞袖无影针’,就该明白我的身份。”
  黑袍老者眼睛眨动地道:“这么说,你该是出身‘天香谷’了。”
  白衣少女道:“不错,我正是‘天香谷’职掌‘银旗令’令主。”语声一顿即起,道:“如今你已经明白了我的身份,你怎么说?”
  黑袍老者道:“既是‘天香谷银旗令主’的身份,自是可以信任,可以把‘龟图’交给你保管,不过,为防万一,你必须答应老夫一个条件。”
  银旗令主道:“什么条件?”
  黑袍老者阴声一笑道:“让老夫封住你一处穴道。”
  银旗令主倏然冷凝地一笑道:“好主意,好条件,高明高明!”
  黑袍老者道:“这并不是老夫高明,乃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面对令主这等高明人物,更不得不格外小心些!”
  银旗令主淡然点头道:“你说的是,这倒也确是实情,当今武林之中,口是心非,胸怀奸诈之人比比皆是……”
  她话未说完,“琉璃塔”的顶层上突地响起一声朗朗长笑,语音清朗地说道:“姑娘说的不错,本公子甚有同感!”
  话声中,三条人影身如流星飞泻般落了地,落地衣袂不扬,点尘不惊!
  三人这份轻功之高,只看得“银旗令主”和黑袍老者心头全都不禁凛然一怔!
  落地现身,一个是年约二十四五的青衫书生,两个是年约四十上下的黑衣壮汉。
  十三郎凝目望去,只见那青衫书生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两道剑眉斜飞入鬓,神态洒脱中隐含慑人之威,除了两道剑眉稍浓,煞气稍重了些外,论相貌,该是当世俊逸,人间麟凤。
  青衫书生目光冷冷地瞥视了黑袍老者一眼,转向“银旗令主”潇洒地一抱拳,说道:“在下来得唐突,尚请姑娘原谅!”
  银旗令主轻声一笑道:“阁下请勿客气,阁下来得正好,请帮我个小忙如何?”
  青衫书生道:“姑娘可是要在下帮忙夺取那‘藏宝龟图’?”
  银旗令主摇头道:“那倒不是,我想请阁下替我们双方做个‘公证人’,阁下答应么?”
  青衫书生微一点头道:“可以,姑娘有何酬谢么?”
  银旗令主道:“你想要什么酬谢?”
  青衫书生眨眨星目道:“姑娘如果愿意有所酬谢,便请允诺依从在下一件事情。”
  银旗令主道:“依从你一件什么事情?我的力量能办到吗?”
  青衫书生点头道:“微不足道的小事一件,姑娘的力量不但能办得到,而且游刃有余!”
  “哦……”银旗令主沉思地点点头道:“如此,我答应你就是。”语声一顿,转向黑袍老者冷声道:“现在已有了‘公证人’,你我可作公平一搏了!”
  黑袍老者嘿嘿一笑,摇头道:“这仍然不行,‘公证人’必须有两位,而且必须是具有名望身份之人才成!”
  青衫书生倏然朗声一笑道:“江湖传说‘幽冥鬼府’,上自鬼王,下至鬼役,无一不是狡诈诡谲之徒,今日一见,果然无讹!”
  黑袍老者心神暗暗一凛,道:“阁下认得老夫的来历?”黑袍老者意有不信的问:“你猜料老夫是什么身份?”
  青衫书生冷冷地道:“岂只认得你的来历,且还能猜料到你在‘鬼府’中的身份。”
  青衫书生又淡然一笑,道:“‘鬼府’属下虽然甚少在江湖上走动,但是我却知之颇详。”
  语声一顿即起,接道:“‘破胸鬼爪’誉称‘鬼府’独门秘技绝学,你既练有那歹毒的‘鬼爪’功夫,而火候又仅具七成,身份当属‘阎君’以下,号称‘八大鬼吏’中的一个无疑,这猜料可对?”
  这猜测一点无差,黑袍老者正是“幽冥鬼府八大鬼吏”之一“夜游鬼吏”殷千成。
  青衫书生话音一落,“夜游鬼吏”殷千成心神不由倏又暗暗一凛,目露惊色地望着青衫书生问道:“阁下何人?”
  青衫书生冷声一笑,道:“待会儿自当告诉你知道。”一顿,倏然转朝十三郎隐身之处望了一眼,扬声说道:“朋友,别尽自躲在一边看热闹了,也请出来帮帮忙做个‘公证人’吧!”
  十三郎一见自己行藏已被对方发现,遂即轻声一笑,自巨松背后现身飘然走出。
  “银旗令主”和“夜游鬼吏”殷千成二人心中全都不禁暗暗一凛,心意几乎是相同的暗忖道:“此人是谁?隐身近在四丈以内,我怎地竟无所觉……”
  他二人暗忖间,青衫书生已目视“夜游鬼吏”冷声说道:“鬼吏阁下,现在已经有了我和这位朋友两位‘公证人’,你还有什么说的没有?”
  “当然还有。”夜游鬼吏殷千成嘿嘿一笑道:“老夫适才已经说明,‘公证人’不仅必须有两位,而且必须是具有名望身份之人才成,而阁下与这位……”
  青衫书生剑眉微微一扬,接口说道:“我的名望身份,足列当今武林七派一帮掌门之间。”
  “夜游鬼吏”殷千成双目凝注地道:“这等说来,阁下该是当今武林中大有名望身份之人了!”
  青衫书生冷哼一声道:“待会儿你知道我是谁之后,你就明白了。”
  “夜游鬼吏”殷千成眨眨眼睛,目光瞥视了十三郎一眼道:“那么这位朋友呢,阁下认识他么?”
  青衫书生微一摇头道:“我与他素昧平生,从未见过。”
  “夜游鬼吏”殷千成嘿嘿一笑道:“阁下既与他素昧平生,从未见过,又怎知他的名望身份够不够‘公证人’的资格呢?”
  这话是理,青衫书生不禁一时无言以对,心念电转地沉思了刹那,倏然转望着十三郎问道:“朋友尊姓大名?”
  十三郎神情淡漠地道:“江湖末流,无名小卒。”
  青衫书生剑眉扬了扬,道:“朋友何乃恁地小家气,不肯赐告大名。”
  十三郎道:“这无关小家气,也并非是我小家气,江湖末流,藉藉无名,说了也等于白说。”
  青衫书生道:“朋友太谦虚了,说来听听又有何妨。”
  十三郎摇头道:“阁下原谅。”
  “夜游鬼吏”殷千成突然阴声一笑道:“这位朋友他根本就不愿做这个‘公证人’,以老夫看,你阁下实不必徒费心机,多管闲事!”
  青衫书生星目倏又转望着十三郎问道:“朋友的意思是如此么?”
  十三郎淡淡地道:“这话阁下不应该问我。”
  青衫书生道:“朋友认为我应该问谁?”
  十三郎道:“问当事人,我这个江湖末流,无名小卒勉强够资格凑数不?”
  所谓“当事人”,指的自然是“夜游鬼吏”,青衫书生心里明白,于是目光立即转向“夜游鬼吏”说道:“你听见了么?”
  “夜游鬼吏”殷千成嘿嘿一笑道:“老夫听见了。”
  青衫书生道:“那么你怎么说?”
  “夜游鬼吏”殷千成道:“老夫仍是那句话,必须是名望身份两皆够得份量之人。”
  青衫书生冷冷地道:“这么说,你是认为他不配做‘公证人’了!”
  “夜游鬼吏”殷千成转目望了望神情冷漠的十三郎,阴笑地道:“阁下,话他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白了,何用老夫多说。”
  青衫书生突然冷声一笑,道:“那只是他自谦,其实以他的一身功力而论,替你做‘公证人’足够有余!”语声一顿又起,接道:“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最好还是放手一搏胜负吧!”
  “夜游鬼吏”殷千成凶睛凝注地道:“老夫如果不识时务便怎样?”
  青衫书生沉冷地道:“你不但绝对无法保住你手里的‘藏宝龟图’,你的命也得留在此地!”
  “夜游鬼吏”心神暗暗一凛!道:“阁下要出手强夺,‘藏宝龟图’?”
  青衫书生冷哼一声道:“给你公平一搏的机会你不要,我只好请你和‘龟图’一齐留下了!”
  “夜游鬼吏”嘿嘿一笑道:“阁下自信能办得到,自信能留得下老夫!”
  青衫书生剑眉一轩,道:“对你,我不仅有十分自信办得到,而且你绝难是我手下十招之敌!”
  这话,好狂妄,好令人惊心!
  “夜游鬼吏”殷千成听得心神不禁猛地一凛!寒电激射地道:“阁下好狂的口气,也不怕夜风闪了舌头么?”
  青衫书生语音冷冷地道:“不信,你就试试好了!”
  “夜游鬼吏”嘿嘿一笑道:“老夫当然要试试你!”
  话落,身形倏然前欺,探掌如电地直抓青衫书生胸窝!
  青衫书生星目寒芒一闪,道:“和我玩这一招,你火候还差得远呢!”
  闪电抬手,中指突出,迎着“夜游鬼吏”抓来的掌心点去!
  “夜游鬼吏”一惊缩掌撤招,颤声道:“你是……”
  他“是”字以下之言尚未出口,蓦觉眼前青影一闪,左肋一麻,手里的大“龟”已到了青衫书生的手里。
  只听青衫书生哂然一笑道:“江湖传说‘幽冥鬼府’属下八大‘鬼吏’个个身手不俗,功力不弱,原来竟只如此,实在令我失望得很!”语声一顿,目光倏然转向“天香谷银旗令主”说道:“姑娘,这‘藏宝龟图’是你的了!”
  话罢,待要扬手丢给“银旗令主”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含笑又道:“这东西肮脏且有臭味,滑腻腻的也惹人恶心,为免污了姑娘的玉手,还是把它包起来好了。”
  说话间,探手扯下一块衣襟,将“龟”包起,微一扬手朝“银旗令主”丢了过去,说道:“姑娘请接住!”
  “银旗令主”伸手接住,语音甜美无限地道:“谢谢公子。”
  青衫书生微微一笑,道:“姑娘请勿客气。”语声一落又起,接道:“如今‘藏宝龟图’已入姑娘之手,姑娘该履行那‘依从我一件事情’的允诺了。”
  “公子说的是。”“银旗令主”玉首微点地道:“那是一件什么事情,公子但请直说好了,只要是我力量办得到的,我无不答应依从。”
  “如此,我先谢姑娘了。”青衫书生拱了拱手道:“我请姑娘移玉寒舍小作盘桓。”
  “银旗令主”微微一怔,道:“现在就去么?”
  青衫书生点头道:“是的,姑娘。”
  “银旗令主”道:“府上离此地很近么?”
  青衫书生道:“不算太远,四天路程可到。”
  “银旗令主”微一沉思,问道:“什么地方?”
  青衫书生道:“中条山‘追魂堡’。”
  “银旗令主”芳心倏然一凛,目光透过面纱,问道:“公子是‘追魂堡’少堡主‘追魂公子’?”
  青衫书生微一点头,道:“是的,在下正是罗天宏。”
  “银旗令主”心念电转,沉思了刹那,道:“能得公子邀请,能得进入‘追魂堡’盘桓作客,这实在是件无上光荣的事情,不过……”
  话声微微一顿,接道:“我想先返回谷中一趟,半月之后再前往拜访公子。”
  “追魂公子”罗天宏道:“但是我却希望姑娘现在就随我同往敝堡盘桓作客。”
  “银旗令主”皱了皱秀眉,摇头道:“公子原谅,我必须将‘藏宝龟图’立刻送回谷中复命!”
  罗天宏星目一凝,道:“姑娘不能稍缓时日么?”
  “是的。”“银旗令主”微一点头道:“谷主令谕森严,我若不立刻返回谷中覆命,谷主必然会降罪!”
  罗天宏略作沉思地道:“姑娘既然定要先回谷中覆命,我自是不好勉强姑娘,让姑娘作难!”
  “银旗令主”连忙点首为礼的说道:“谢谢公子。”
  罗天宏抬手一摆,道:“姑娘先慢言谢,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银旗令主”道:“公子请说,我当洗耳恭听。”
  罗天宏淡笑了笑,突然伸手道:“姑娘请把‘藏宝龟图’还我!”
  “银旗令主”一怔,情歹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道:“公子……”
  罗天宏道:“半月之后,姑娘驾莅敝堡时,我当将它再交与姑娘。”
  “银旗令主”目光如电地透过面纱,凝注着罗天宏的俊脸问道:“公子此举之意可是不相信我,怕我失约?”
  罗天宏道:“这只是原因之一。”
  “银旗令主”道:“另外的原因是什么?”
  罗天宏摇头道:“目下我不想说。”
  “银旗令主”默然沉思了片刻,道:“如果我不肯将‘藏宝龟图’交还公子呢?”
  罗天宏道:“那只怕由不得姑娘。”
  “银旗令主”美目眨动地道:“公子难道要对我出手用强取回么?”
  罗天宏道:“姑娘应该明白,我既能由‘夜游鬼吏’手中夺下,交与姑娘,也就能再由姑娘手上夺回!”
  “银旗令主”再次默然了刹那,道:“如此说来,我必须现在就依从公子,随同公子前往贵堡,别无选择的余地了?”
  “是的,姑娘。”罗天宏点点头道:“这本是姑娘答应过我的条件,否则姑娘就得将‘藏宝龟图’交还我,两条路听凭姑娘选择。”
  “银旗令主”暗暗深吸一口气,道:“公子应该明白,我此番奉命来此的任务,便是获得此龟,没有此龟,我将无法回谷向谷主复命。”
  罗天宏淡淡地道:“那是姑娘的立场,在我的立场来说,姑娘要带着此龟回谷复命,就必须先履行诺言,依从我移驾随我同往敝堡作客一段时日。”
  “银旗令主”美目一眨,问道:“所谓‘一段时日’是多少时日。”
  罗天宏道:“多则一月,少则半月。”
  “银旗令主”目光深注地道:“为什么要那么久的时日?”
  罗天宏微微一笑,道:“这问题,姑娘到了堡内之后就明白了。”
  “银旗令主”暗暗深皱起了两道秀眉,默然未再开口,她在沉思,考虑,作着选择与决定。
  罗天宏也未再开口说话,星目凝望着她,耐心地等候着她的决定。
  经过一阵沉思考虑,“银旗令主”终于倏地一摇头道:“公子原谅,我必须坚持我自己的立场。”
  罗天宏淡淡地道:“那就请姑娘将‘藏宝龟图’交还我好了。”
  “银旗令主”摇头道:“这也得请公子原谅,‘藏宝龟图’
  本是我此来的任务,没有它,我如何回去向谷主复命!”
  罗天宏道:“姑娘,俗语说得好,‘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银旗令主”玉首轻点地道:“公子说的是,但是我却衷心希望‘兼得’,希望公子成全我。”
  罗天宏淡然摇头道:“我也请姑娘原谅,并不是我不肯成全姑娘,而是……”语声一顿,道:“姑娘,请把‘藏宝龟图’交还我,不然,我可要出手用强了!”
  “银旗令主”芳心暗暗一凛,道:“公子既然不肯成全我,定要出手用强夺回它,我无可奈何,虽明知不是公子之敌,也只好拼死全力……”
  罗天宏突然朗声一笑,打断了“银旗令主”的话声,道:“姑娘拼全力护‘龟’乃是应该的,‘拼死’则大可不必!”声调一落又起,道:“姑娘请小心,我要出手了!”
  话落,立即举步朝“银旗令主”身前逼去。
  一直静立一旁作着壁上观的十三郎,此刻突然开口说道:“阁下且慢动手!”
  罗天宏脚下一停,侧首望着十三郎问道:“朋友有何见教?”
  十三郎道:“俗话说得好‘送佛送到西天’,阁下既然已经帮了这位姑娘的忙,何如就帮忙到底,成全了她呢!”
  罗天宏冷冷地道:“朋友应该明白,这并不是我不肯成全她,而是她自己没有诚意。”
  十三郎道:“阁下,凡事脱不出一个‘理’字,她说的乃是理,乃是实情!”
  罗天宏神色冷漠地道:“那只是朋友你的看法,我却不以
  为是,再说这是我与她的事,用不着朋友你来多口废话!”
  十三郎浓眉微微一扬,话题倏地一变,道:“那么我想请教阁下两个问题,可以么?”
  罗天宏目光一凝,道:“两个什么问题?”
  十三郎道:“请阁下先回答我可不可以?”
  罗天宏微一沉思,点头道:“你问吧。”
  十三郎道:“我请问阁下定要这位姑娘前往贵堡的用意是什么?”
  罗天宏淡漠地道:“朋友原谅,这问题目前我不想说,也不愿说。”
  十三郎道:“阁下,事无不可对人言。”
  罗天宏轻声一笑道:“朋友说的是,不过,那得要看是什么事,再说这是我和她事先讲好的条件,我帮她取得‘藏宝龟图’,她便依从我一件事情,所以这问题,我没有告诉朋友的必要!”
  十三郎道:“如果我定要知道,定要阁下说呢?”
  罗天宏冷冷地道:“说不说在我!”
  十三郎两道浓眉微挑了挑,话锋倏地一转,道:“阁下,我再请问,那‘藏宝龟图’是武林前辈的遗物?”
  罗天宏道:“那当然。”
  十三郎目光凝注地问道:“阁下知道是什么人的遗物么?”
  罗天宏道:“我当然知道。”
  十三郎道:“如此我请问是什么人的遗物?”
  罗天宏摇头道:“你别问了,我也没有告诉你的义务!”
  十三郎星目略一眨动,又道:“那么我再请问,‘藏宝’是些什么‘藏宝’,阁下也知道么?”
  罗天宏点头道:“我不但知道,而且十分清楚,不过……”语声微微一顿,道:“我请问朋友你这是第几个问题?”
  十三郎神情微微一怔,浓眉微皱,旋而淡然一笑,道:
  “既如此那就算了。”声调倏地一冷,道:“我希望阁下别勉强这位姑娘,让她走!”
  罗天宏道:“事情的经过是朋友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事实上我既未勉强她,也没有不让她走!”
  十三郎星目凝注地道:“阁下这话算数?”
  罗天宏剑眉一扬道:“以我‘追魂堡’少堡主的身份,岂是那食言无信之人!”
  十三郎淡淡地道:“如此倒是我失言了!”一顿,倏地转向“银旗令主”一挥手道:“姑娘,你可以走了。”
  “银旗令主”美目透过薄纱,深望了十三郎一眼,盈盈一福,道:“谢谢相公。”随又朝罗天宏盈盈一福,道:“半月之后,我当履约前往贵堡拜谢公子。”
  罗天宏一抬手道:“姑娘别忙走。”
  “银旗令主”美目掠视了十三郎一眼,望着罗天宏问道:“公子还有什么见教?”
  罗天宏道:“我还是那句话,请姑娘把‘藏宝龟图’交还我再走。”
  “银旗令主”尚未开口,十三郎已接着开口说道:“阁下,不是‘食言无信’之人,言犹在耳,怎么立刻就反悔不算了?”
  罗天宏脸色一寒,双目电射地道:“朋友,你太多管闲事了!”
  十三郎淡漠地道:“我生性就是爱多管闲事,改也改不了。”
  罗天宏冷冷地道:“你自信管得了么?”
  十三郎道:“管得了管不了,要等事后才能知道。”
  罗天宏冷声一笑道:“如此我就先试试你!”
  他口里说“试”就动手,突然抬手一掌直拍十三郎胸窝。
  十三郎双眉倏地一扬,道:“阁下好恶毒的心肠,我和你无仇无怨,一出手就想置我于死地!”
  话声中,闪电抬手挺掌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十三郎身形卓立未动,罗天宏却身躯一晃,后退了三大步。
  一掌受挫,他脸上立时变了色,目射惊芒地喝问道:“朋友,你究竟是什么人?”
  十三郎冷冷地道:“少堡主阁下,我就站在你面前,是什么人,你不是看得清清楚楚么。”
  罗天宏暗暗深吸了一口气道:“朋友能接得下追魂掌力的一击,该是当今武林有名的人物,我请问朋友上姓高名?”
  十三郎神色淡漠地道:“少堡主太高抬我了,事实上,我只是个武林末学,江湖无名小卒。”
  罗天宏冷笑道:“朋友如此自谦,可是瞧不起罗天宏,认为我罗天宏不配知道朋友的大名?”
  十三郎道:“少堡主言重了,‘追魂堡’名震天下武林,为当今武林五大家之一,以少堡主的身份焉有不配之理。”
  罗天宏接口道:“那你为何还不肯赐告?”
  十三郎道:“我只是因为我名不经传,说出来你少堡主不知道。”
  罗天宏目中突然闪过一丝诡芒,冷声一笑,道:“朋友,我明白你的心意了。”
  十三郎目光一凛,问道:“少堡主以为我是什么心意?”
  罗天宏冷笑道:“朋友是怕我从姓名上查出朋友的出身来历,怕我追魂堡对付你,是不是?”
  十三郎剑眉倏地一轩,一笑道:“少堡主好心智,我生平最受不得一个激字!”语声一顿,冷漠如冰地道:“我姓十名叫三郎。”
  罗天宏一听,果然从未听说过这名字,眉头不由微皱了皱,目光深注地道:“十朋友定要管这件闲事么?”
  十三郎一点头道:“不错,我已经管定了。”
  罗天宏道:“十朋友和‘天香谷’有渊源,有交情么?”
  十三郎冷冷地道:“毫无渊源交情。”
  罗天宏道:“既是毫无渊源交情,为何一定要管这种闲事?”
  十三郎道:“一是因为我生性爱管闲事,二是因为我既然已经管了,就必须管到底!”
  罗天宏眼珠转了转,道:“十朋友不会另有什么用心吧?”
  十三郎道:“少堡主以为我会有什么用心?”
  罗天宏目光瞥视了“银旗令主”一眼,道:“讨好她,赢取她的芳心好感!”
  十三郎双目微睁,道:“会么?”
  罗天宏冷笑一声道:“须眉汉,昂藏躯,朋友何乃糊涂不敢承认!”
  十三郎摇头道:“少堡主阁下,我十三郎顶天立地,既未装糊涂,也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罗天宏目光凝注地道:“十朋友当真不明白我这话的意思么?”
  十三郎正容说道:“我请少堡主说明道理!”
  罗天宏又是冷声一笑道:“俗语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江湖传说,‘天香谷’四旗令主,人人允称人间绝色……”语音一顿又起,接道:“因此十朋友才借此机会讨好她,用以赢得她芳心的好感,和她结交,是不是?”
  十三郎双眼微微一扬,道:“是便怎样?”
  罗天宏似乎想不到十三郎会毫不迟疑的直言承认,神情不由愕然一呆!
  可是,十三郎却于这闪电刹那间,心念倏地一动,冷声道:“这大概也是少堡主之所以帮忙她,不惜结仇‘鬼府’,从那位‘鬼吏’手中夺取‘藏宝龟图’交给她的原因用心吧!”
  罗天宏突然阴声一笑,道:“十朋友高明,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反打一耙的心智,实在令人佩服!”
  十三郎双眉再次微扬,道:“这么说,少堡主之帮忙她纯是出自侠义心肠,并无别的用心了!”
  罗天宏道:“事实本就是如此。”
  十三郎星目深注地道:“少堡主此语可是出自肺腑?”
  罗天宏正容说道:“句句由衷,字字出自肺腑!”
  十三郎道:“好,如此我请问,少堡主既是出自侠义心肠的帮忙,并无一点别的用心,那又为何不让她回去复命?”
  罗天宏道:“十朋友,我说过‘不让她回谷复命’这话么?”
  十三郎双眉微扬,道:“这话你虽然没有说过,但是明知她没有那‘藏宝龟图’便无法回谷复命,却强要她交出,并且不惜动武强夺,这不等于不让她回谷复命而何?”
  罗天宏冷冷地道:“这是她背信不履行约言的结果,怎能怪我!”
  十三郎道:“她不是已经向你解说了么,回谷复命,最多半月之期定当前往贵堡拜候践约,只不过是将践约日期移后半月,岂能说她‘背信’!”
  罗天宏冷声一笑道:“这话虽然不能说她背信,然而,十朋友应该明白,她回谷复命之后,如果就此不再出谷,不践约了,那便如何?”
  十三郎目光瞥视了“银旗令主”一眼道:“以我看,她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语声一顿即起,转望着“银旗令主”,问道:“姑娘是么?”
  “银旗令主”自十三郎现身之后,就一直十分注意十三郎的神情言语,她觉得十三郎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浑身却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冷傲,神秘,高深莫测以及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
  “追魂公子”罗天宏,虽然生得剑眉星目,玉面朱唇,人品俊逸,洒脱不俗,可是和十三郎相比,他就逊色了,缺少了十三郎那种令人难以言喻的气质。
  人,都是爱美的,好奇的,尤其是女人,对这种欲望比男人更甚更强烈!
  以“追魂公子”罗天宏的相貌,如果说是当代俊逸奇男,则十三郎应该是俊逸中的俊逸,奇男中的奇男!
  在十三郎未现身之前,追魂公子罗天宏在银旗令主心目中固然是一位美男俊逸,印象颇好,可是十三郎现身以后,情形就不同了,她芳心中那点颇好的印象立刻被十三郎夺取了,吸引了。
  因此,十三郎话声一落,银旗令主立即美目倏射异采,语音无限甜美的点着玉首说道:“是的,十相公,天香谷上至谷主,下至一名无足轻重的属下,无一不是千金一诺,言出如山,重信之人!”
  罗天宏微微一笑,道:“姑娘,这只是你自己的说法,可是事实如何呢?俗语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姑娘是不是千金一诺,‘重信’之人,那就难说了!”
  这话,只气得“银旗令主”娇躯不禁轻颤,芳心为之气结,沉声叱道:“罗天宏,你……我真想不到名列当今武林‘五大家’之一,‘追魂堡’的堂堂少堡主,竟是这么一个多疑之人!”
  罗天宏道:“姑娘,俗语有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江湖人心诡诈,口是心非之人比比皆是,这焉能怪我多疑!”
  “银旗令主”道:“这么说,你认为我是那口是心非,心地诡诈之人了……”
  罗天宏淡淡地道:“姑娘请别多心,我只不过是那么譬喻……”
  “银旗令主”截口道:“罗天宏,你不必巧言辩饰,这等譬喻已经很够了!”
  罗天宏耸耸肩胛,神情有点轻浮地道:“姑娘要是一定认为这样,我就莫可奈何了。”
  “银旗令主”冷哼了一声,目光倏然凝注地问道:“罗天宏,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这……”罗天宏做作地略一沉思,道:“只要姑娘肯将芳名赐告,并除下面纱,让我一睹姑娘的绝世芳容,庐山真面目。”
  “银旗令主”道:“我姓梁名挹芬,至于除下面纱一节,尚请少堡主原谅,恕我不能遵命!”
  罗天宏道:“为什么?”
  “银旗令主”梁挹芬美目一眨,反问道:“少堡主听说过‘天香谷’的规矩么?”
  罗天宏微微一怔,道:“什么规矩?”
  梁挹芬道:“有关除下面纱示人真面目的规矩。”
  “哦……”罗天宏想了想,道:“我不想欺骗姑娘,这‘规矩’我听说过。”
  梁挹芬道:“如此,少堡主不该有要我除下面纱之说。”
  罗天宏微微一笑,道:“姑娘,以我‘追魂堡’少堡主的身份,我想该是并未辱没姑娘。”
  梁挹芬淡淡地道:“谢谢少堡主的抬爱,我深感荣宠,只是我不敢高攀,也没有那福份。”
  罗天宏道:“姑娘太客气,‘追魂堡’与‘天香谷’齐名武林,正是门当户对,只要姑娘愿意,就没有什么不敢高攀,没有福份的了!”
  梁挹芬道:“那只是少堡主的看法,而我自知福薄命薄,实在无福消受少堡主的抬爱。”
  罗天宏语音倏然一冷,道:“这么说,姑娘是坚决不愿了?”
  梁挹芬摇摇玉首,道:“少堡主原谅,我确实不敢从命!”
  罗天宏嘿嘿一笑道:“姑娘,你考虑过后果么?”
  梁挹芬冷冷地道:“我早考虑过了。”
  十三郎心中突然转过一个意念,接口道:“罗阁下,你愿意相信我么?”
  罗天宏问道:“相信你什么?”
  十三郎道:“请先回答愿不愿意相信我。”
  罗天宏略一沉思道:“这问题,得要看是什么事情,当相信的我自无不信!”
  十三郎道:“少堡主如果相信我,我便替梁姑娘作个保,如何?”
  罗天宏道:“你要替她作什么保?”
  十三郎道:“担保梁姑娘半月之后,一定前往贵堡践约!”
  罗天宏道:“请问十朋友是凭的什么替她作保?”
  十三郎道:“就凭我这个人!”
  罗天宏轻声一笑道:“十朋友认为这样可以么?”
  十三郎浓眉微微一挑,道:“少堡主可是不相信我十三郎?”
  罗天宏淡淡摇头道:“这无关相信不相信的问题,而是事实上可不可以的问题。”
  十三郎星目倏地一凝,道:“少堡主这话的意思怎样讲?”
  罗天宏微笑道:“我请问十朋友,十朋友替她作保,届时她如果不践约,十朋友将怎么办?”
  十三郎道:“我相信梁姑娘决不是那种背约无信之人!”
  罗天宏道:“万一是呢?”
  十三郎道:“那你就唯我是问!”
  罗天宏点头道:“十朋友这份心胸实在令人钦佩,可是……”话儿一顿即起,道:“我与十朋友素昧平生,从未相识,除了知道十朋友的大名以外,其他根本毫无所知,倘然真有了那‘万一’之说,我又到哪里找你十朋友去?”
  这话是理,也是实情。
  十三郎浓眉微皱了皱,心念电转了转,道:“这里西街上有座大酒棚,你知道不?”
  罗天宏微一点头,目光一凝,问道:“十朋友是大酒棚梁铁汉的手下?”
  十三郎摇头道:“不是,我和梁铁汉毫无瓜葛,我只是那儿的酒鬼赌鬼。”
  罗天宏阴诡地一笑道:“大概也是那儿的色鬼吧!”
  十三郎冷然一点头道:“堡主说对了,梁姑娘万一失了约,少堡主就到大酒棚找我好了。”
  罗天宏道:“你一直在那里么?”
  十三郎道:“我既然替梁姑娘作保,在今后二十天以内,我当不离开那里。”
  罗天宏点了点头,目光倏又凝注地问道:“我找着你十朋友,你十朋友又将如何呢?”
  十三郎道:“梁姑娘如果真失了约,背了信,那就是我的问题了。”
  罗天宏淡淡地道:“我知道那是十朋友的问题,但是我却想先知道十朋友如何对我交待?”
  十三郎星目深望了“银旗令主”梁挹芬一眼,道:“那时我只有两个交待办法,一是拜访天香谷主请她令谕梁姑娘前往贵堡践约,向你少堡主道歉,一是请她交出‘藏宝龟图’交还少堡主。”
  罗天宏道:“天香谷主如果不肯呢?”
  十三郎浓眉微扬,道:“凡事总得讲个‘理’字,天香谷宅如果不讲理,我无可奈何,就只好以武论理了!”
  罗天宏目光深注地道:“在天香谷以武论理,十朋友有把握敌得过天香谷主,能赢?”
  十三郎浓眉再次上扬地道:“纵然是血染天香谷,我也在所不惜!”
  罗天宏突然阴声一笑道:“十朋友这份豪气实在令人钦佩万分,只是……”语声一顿,眼珠转动地摇了摇头,道:“我不希望你十朋友这么做,不希望十朋友为此事血染天香谷!”
  十三郎问道:“那么少堡主的意思呢?”
  罗天宏道:“我希望十朋友最好置身事外。”
  十三郎道:“这么说,少堡主是不相信我,不答应我替梁姑娘做保了!”
  罗天宏淡淡地道:“并不是我不相信,十朋友万一真个血染天香谷,遭了不幸,与我何益,何况俗语说得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是因我而死’,我心岂不愧疚难安,所以,我衷心希望十朋友置身事外,不必趟这浑水!”
  十三郎道:“谢谢少堡主的好意,只是我这人生性十分固执,向来言出不移,说出了的话,决不更改!”
  罗天宏道:“如此说,我是非得答应让你替她做这个保不可了!”
  十三郎点头道:“是的,少堡主一定得给我这点情面!”
  罗天宏心念暗转了转,道:“十朋友可愿意接受我的条件?”
  罗天宏问道:“什么条件?”
  罗天宏笑道:“请朋友移驾随我同往敝堡作客半月,梁姑娘践约之日立即任凭十朋友自由!”
  十三郎双眉一轩,道:“你想拿我作人质?”
  罗天宏淡淡地道:“我这是为十朋友好,也是免得十朋友将来血染天香谷!”
  十三郎冷凝地一笑道:“如此我请问,梁姑娘如果背约,少堡主便要我怎样呢?”
  罗天宏双目一眨道:“那就委屈十朋友在敝堡继续住下去。”
  十三郎道:“有期限么?”
  罗天宏微一点头道:“有,为奴十年,期满即可恢复自由之身。”
  十三郎突然冷声一笑道:“少堡主不觉得这条件太苛刻了么?”
  罗天宏淡淡地道:“我这条件也许是太苛刻了些,但是接不接受,主权还在十朋友你自己。”
  十三郎道:“我不接受这条件,就不能替梁姑娘做保,是不是?”
  罗天宏道:“不错,条件本该双方同意方能有效成立,十朋友有权不接受条件,我也有权不接受十朋友的保证!”
  虽然,他本意就不想十三郎替梁挹芬作保,虽然他心中对梁挹芬另有图谋,但是这番话说来却是合情合理,令人有着无理可驳之感。
  但是,十三郎乃是个生性冷傲刚强极端之人,他既已决心插手管定这件事情,怎肯就此半途无功而退!
  因此,他心念电转间,暗暗深吸了口气,冷声道:“罗阁下,你的条件我虽然不能接受,可是我仍然希望你接受我的保证!”
  罗天宏冷然摇头道:“十朋友,你太不讲理,也太欺人过份了!”
  十三郎道:“你既然要讲理,不欺人,那就应该让梁姑娘走!”
  罗天宏道:“办不到!”
  十三郎双眉一挑,道:“少堡主阁下。事情我既已决心管定了,你办不到也得听我的!”
  罗天宏目射煞芒的道:“这么说,你十朋友是打算不惜与我追魂堡结仇为敌了?”
  十三郎神色冷漠地道:“追魂堡虽然名列当今武林五大家,威震江湖,但是我还不在乎!”
  豆豆书库图档 7dayOCR  豆豆书库独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