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绝命旗香罗扇》

第二十一章 怪客怪事恩怨难分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仲玉凌空吐爪,暗运奇门真力,硬把秋菊吸到手中,如同老鹰抓小鸡似的,飘落当地。
  随之,单掌连挥,反复开了,“啪啪啪”几声脆响,秋菊小脸蛋上,已挨上几个巴掌,被掴得糊里糊涂。
  正要启口呼叫,仲玉又在她“灵台穴”上轻轻一点,小丫头只低哼一声,顿即身软如绵倒地昏昏睡去。
  仲玉这飞身,吐爪、掴人、点穴一连串动作,非但一气呵成,毫无间隙,而且既快又奇。
  是以,直把那怪人和宫装女子,看得目瞪口呆,忘了仲玉捉弄的对象,是己方的人,竟愣立当地……心里自在奇怪,这是什么功夫?凌空吐爪掴人点穴不说,竟能由掌中发出巨大吸力,把人给硬生生吸住,岂不是神乎奇技,这少年武学恁地了得。
  绣纹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未婚夫婿,武学已精进如此地步,喜的是将来必然前途似锦,称霸武林,自己脸上也光彩。
  接着,仲玉轻声一笑,嘻皮涎脸地道:“你这位姑娘,真要我的心?只要你喜欢,我也愿意的话,那还不简单,如果你喜欢我,我并不喜欢你,这颗心怎么会要得到呢,嘻嘻……”
  仲玉也学会了俏皮,信口开河,有意调笑,绣纹在旁直感肉麻,暗地好笑,但可把宫装女子气得媚目圆睁,羞得脸泛桃花,当即一声娇叱。
  “狂徒!”
  随之,娇躯猛欺,素掌连挥,排出一股冷热相兼,如冰如火的劲道,直向仲玉当胸卷到。
  仲玉身形微侧,右掌斜吐,把来势化卸了去,又笑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而要的是我姐姐,可是你现在要她的血,也没有用了,等着,还剑给你。”
  说着身形横飘一丈,单足朝地上一踢,“呼”地半截白骨血光剑,应声飞上半空,残红闪烁,笔直下坠。
  就当断剑离地五丈,仲玉陡地猛提真气,身躯顿如一个汽球,冉冉上升,他的头顶不偏不斜,正对着剑端……
  这看得怪人和宫装少女,心仪胆惊不已,而绣纹则好不焦急,心里暗恨。这冤家不知在玩什么鬼花样了……真不怕死,竟拿肉头去顶撞断剑……
  其实,她哪知道,仲玉已得五老传功,现在的内力和轻功与从前比较,简直是天壤之别了。
  这时,仲玉的头颅,与剑端仅数尺之隔,忽地往左一回,身形侧转,头上脚下,右手一挽,已把断剑握在手中,随即飘然而下。
  陡然,一声长笑,右手微扬,断剑立化血光,夹着破空之声,疾向宫装女子面门射去,并说道:“丫头接着,这便是你们稍欠火候的白骨血光剑!”
  宫装女子初见仲玉,把她心爱如命的奇形剑,踢向半空,而又飞身去接,芳心好不焦急,暗忖:他怎么拿到手的?如此间断火候,又岂不要多费一年时间……他存心夺剑怎么办?……莫非……
  方忖此,陡见血光疾射而来,心下暗地欢喜,这少年不识货,也没有强夺之意,少时,便叫你们—对双双效命我的剑下……
  待血光临近面门,当即身躯一侧,素手反绕,已把断剑接在手中,拿起一看,顿时,花容惨变,银牙咬得格格作响,气得几乎伤心大哭起来。
  于是,把断剑递给那怪人,恨声道:“师傅,你看……”
  未说完,娇躯已自腾起,欺近仲玉身前,眸射怒火擒隐泪,杀气罩面浅笼悲愁,厉声道:“强徒,我尹翠鸾与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什么断我的剑,而破坏我报复血海深仇的利器……如今,剑已毁坏仇难报……我也不要活了……野男女,姑娘与你们拼了……”
  说着,珠泪双流,好不凄怆,随即娇躯猛扑,素掌连挥,排出巨股奇劲,向仲玉二人涌去。
  他们原见宫装少女,手捧断剑,面容惨变,心知有异,之后听她说是用白骨血光剑,报雪亲仇的,如今剑已毁,人家亲仇难报,而且又哭得那样伤心,料想她之所以如此冷漠毒狠,是有原因的,于是,顿生同情而兼追悔。
  旋见对方排劲涌到,仲玉刚想探掌,发出奇门真劲,软制宫装少女,询问究竟。
  恰时,绣纹已身动在先,凌空发掌,硬向宫装少女尹翠鸾来势封住,并说道:“尹姑娘,先请息怒,我们谈谈好吗?”
  两劲相撞,顿起一声闷响,随之红绿身影暴退,绣纹和尹翠鸾功力悉敌,轩轾不分。
  但尹翠鸾痛心奇剑被毁,亲仇难报,岂肯甘休,于是娇叱一声,红影飞射,玉掌翻舞,又向绣纹猛扑,并恨声道:“你们都是老贼一党,毁我兵刃,还有什么好谈的。”
  说着,已自展开那怪人——文长老传授她混元秘笈中,独步武林的“冰火阴阳掌”,只见掌如瑞雪飞舞,势若钱塘潮涌,直向绣纹周身攻到,真是凌厉无比。
  而绣纹见对方,狠命猛攻意在必胜,旋也施展本门“绝学玄阴荡花掌”硬向尹翠鸾掌影中递进。
  那边仲玉与那怪人也已斗在一起,顿时喝啸连声,身影飞腾,掌劲排出,爪势碎石,果真紧张激烈。
  只见仲玉身如青云,忽上忽下,飘左飘右,而双掌挥动之间,势起狂飙,声若风雷,把怪人罩在一片猛烈掌影之中。
  那怪人果真了得,虽然身拖千斤重的铁凳,而且铁链扣着胸骨,但是,纵跃飞步,却是敏捷异常,在仲玉凌厉的掌势下,毫无惧色,尤其双手捧着铁凳忽撞忽挡,虽看不出有无招式,确也迫得仲玉不敢近身,莫奈其何。
  这两场拼斗展开,所拼出的余劲,卷起漫天尘土,变成黄雾腾腾,遍地青草,在重重尘土中,散飞不迭,远远望去,只见黄雾滚滚,包罗着飘忽不停的人影……
  因而使这往日宁静,如同鬼域的荒野,沉人在难分难解的杀伐中……
  少顷,绣纹虽极力施展招式,攻守兼顾,立于不败之地,她总由于同情,不忍重施绝招,而再造遗憾,因为她了解,一个满腹沉冤,报仇不能的人,在心情气度上,必然难容万物。
  尤其,似尹翠鸾身负血海深仇,苦心积虑炼剑,把复仇的希望,寄托在剑上,如今,剑既被毁,亲仇难报,当然不会放过毁灭她希望的人。
  绣纹是知事达理的女子,焉能使尹翠鸾,在她的绝技下伤残,如果尹翠鸾先不露声色,仍是那么毒很冷漠,怕早做她桃花铁印下之鬼了。
  是以,她横格尹翠鸾,一招“彩凤掠翼”,随即右掌平推,式化“潜潮迫岸”,逼退对方身形,接着娇躯横移,莲足点处,已跳离战圈范围。
  豆豆书库扫描  ong1639 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