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绝命旗香罗扇》

第十九章 生死一线突降玉罗刹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绣纹方当掣剑之际,陡闻一声慈祥的召唤,正值这危险难解的时候,芳心好不惊喜,迅即凌空回身,来一个巧燕斜翻云,翩然落地。
  同时,一股奇劲乍涌,如同山崩,公孙子阳在呼风声之中,被荡去数丈远,巨眼飞星,楞立当地。
  就在公孙子阳荡飞甫立的当儿,场中已立定一个,身穿玄色罗裳,头披黑纱,面貌清瘦的中年妇人,煞眉聚梢,目露凶残怒视着公孙子阳。
  这凌芒似的眸光,直把这老家伙,盯得心惊肉跳,错愕惶愧不已,暗道:完了,这杀人不泛眼的女屠夫,怎么也赶来了,非但今天这档子事,难讨到便宜,而且她若要乘此时,了解十五年前,长白山伤夫之恨,我这条老命,准保不了。
  此时,绣纹急步向前,朝那中年妇人盈盈裣衽,道:“绣纹拜见师伯,您瞧,玉姐她们落得这样了……”
  说话中,秀目含泪,凄苦万状……
  这中年妇人,正是幻影罗刹玉娇龙,自踞虎谷与文仲玉分手后,遂携爱徒言姣蓉,即往桃花源与云霄会面,师姐妹忱谈数日,旋即受托携徒赶来黔北,谁知在途中,又遇“欲仙幽苑”苑主,赏居士简方云,为着当年旧仇,展开一场生死争斗。
  因此撇下言姣蓉,单身一人逗留黑水溪,当她袖伤简方云之后,同时接到云霄水火灵鸠传音,获知桃花源在三日之内,劳山阴风使者,云雾山四略狂人,黄山淫魔方子彤,点苍山主林啸风,侵却“洞天别苑”,是以她才火急赶来连环峰,急召仲玉和六洞主疾返桃花源对敌,恰遇着绣纹拼斗公孙子阳。
  她闻听绣纹之言,心中微微一震,敢情她才知这悲惨的结局,己方也是损失惨重,当即稍一点头,罗袖轻拂,把绣纹托扶起来,默默无语,瞩目那边正在作生死之拼的六洞主和满地死尸……
  然后又凝视着已经昏死和受伤深重的仲玉等四人……
  当她见到言姣蓉满身是血,一袭白色罗衣,染成了紫褐色,头发披散,伏在一个陌生白衣女身上,似已死去,而仲玉身上,也伏着一个红衣女子,蓬头漓血惨不忍睹。
  顿时,万箭穿心痛如刀绞,一种抵犊情深的冲动,泪珠滴落如雨,旋即慢慢走近言姣蓉身边,把娇躯扳过来,蜷卧在草地上。
  只见言姣蓉面红如火,唇似黑墨,面貌异样,气若游丝,肩、胸、腹等处,钉着几支飞蝗毒箭,紫红色的鲜血,正从刀口处,潺潺外流,真是可怜悲惨。
  幻影罗刹玉娇龙乍见之下既痛心又惊愕,当然,她已看出这毒发的现象,除了独门解药之外,只有当年傲霜玉姬,所炼就的“冰连澄心丹”与天山神翁凌进斗,所炼就的“雪兰回天粉”方可起死回生。
  但如今,傲霜玉姬已四十年未履江湖,不知所踪,而天山神翁凌进斗,亦是数十年销声匿迹,解毒灵药何处去求?在目前说,只强迫“血雨寒屯”交出独门解药了。
  然而,她见爱徒那样,不由肝肠痛断,竟忘了大敌当前,情势危急,只一面流泪,一面为言娇蓉拔出毒箭,擦拭血渍,陡地一声凄嚎:“蓉儿……”
  双手环抱言姣蓉身躯,自在轻声唏啼,流露出人间至亲至爱的情感……倒把公孙子阳……搁置一边了……
  也难怪,言姣蓉是她似若生命的弟子,如今见到这般惨状,怎能不亲情毕露,痛极伤怀。
  而绣纹见义姐以身体维护仲玉,乃至身受箭伤,因此一半感激一半酸楚,所感激的是,马婉吟舍身救仲玉,恩同再造,而酸楚的是,测知他二人,必已产生浓密的情感,如今却又落得香消玉殒。
  这两人在她的情感天平上,都有极重的份量,一个是情如手足的义姐,一个则是未婚夫婿,天下最惨痛的事,不过于情感的缺失,挽回无望,现在因保存了夫婿,却失去了金兰闺盟,确也令人心惨意沉。
  因为,她察出仲玉只是身中花毒,生命无碍,惟对马婉吟所中的毒箭,不但身无解药可施,而且连毒名也认不出,内心侥幸与遗恨交织,已使之浑噩无措。
  这时,她泪流粉面,喂仲玉吃过一粒药丸,便伏在马婉吟身上,哀哀恸哭……
  顿时,场中又成了掩旗息鼓的形势,杀气低沉,哀声袅袅。
  公孙千阳和十几个高手,竟也为眼前的景况怔住了,照他们往常的行为习性来说,眼见对方伤亡惨重,疏于防范之时,这该是斩草除根的机会!只要一举而上,万箭齐发,岂不圆满结束。
  但是,不知他们忧虑什么,是天良复生,抑是正道启萌,一个个目瞪口呆,怔立一旁,好象真是局外之人,作无意义的壁上观。
  少顷,公孙子阳想到了,此时在目前,决不会善罢,因为,他知道江湖盛传的幻影罗刹,不是好惹的,而且自己曾身受其劫,当年若不是负伤之后逃得快,如今焉有安生?今番地爱徒受此重伤,岂肯会放过报复的机会。
  思此,更是胆寒,因此萌起避退一舍的动态,暗忖:对她们施予暗算,以其绝高身手,必难得逞,反而会死到临头,不如暂缓避一时,待屯主莅临,再作计较。
  于是,主意打定,掉首朝身后众高手,用眼示意,令其潜身退去,当然那些劫后余生的高手,焉有不会其意之理,落是安然逃命,随即身形缓退,陡然四散飞射,如同一群惊鸟投林,向山下树丛中跃去。
  跟着,公孙子阳也腾起身躯,殿后接尾迁纵。
  但,未待他启步一丈,陡闻幻影罗刹娇喝一声:“老贼休走!”
  声起人动,只见玄影一闪,已拦在公孙子阳身前,睑浮杀机,告眼圆瞪,恨声道:“当年袖下亡魂,罪恶深重,不知悔改,如今又伤本门弟子,新仇旧恨叠结,真可谓万死不足以赎……你且说我徒儿,身中什么毒箭?真有无解药?快说!”
  幻影罗刹想是愤恨过极,说话不但声色俱厉,近平咆哮,而且言态之下,端的凶猛,根本不像一个慈怀似的女人。
  因此,把公孙子阳只吓唬得内心狂跳不已,顿感生命大受威胁,处于当此情形,不得不随风转舵,乃呐呐地道:“玉女侠且请息怒,老朽确不知这群后生。是芳驾师门弟子,只当全是身属洞天别苑的未举。”
  “胡说!”
  幻影罗刹怒插道:“洞天别苑也是本门一派,岂是你们绿林道好惹的。”
  公孙子阳。唯唯接道:“洞天别苑虽是贵师门一派,但与本屯有一段宿怨未了,今日这场结局,老朽原是奉命而为,何况本屯死伤近百了,也不能说是天意,如今,老朽愿奉献解药,速治高足五毒飞蝗箭伤,其他未结之事,尚待敝屯主亲裁!”
  说完,向前躬身递过一瓶药丸,旋又接道:“这是五毒箭的独门解药,内服外敷,灵验异常……至于当年误伤尊夫之事,确因老朽一时失手,至于令他坠岩身亡,如今扰在愧疚,其是非曲直,但凭芳驾详察后,再行了断。”
  幻影罗刹见公孙子阳语意中肯,态度恳切,不象虚音伪装的样子,待见满地死尸,对方果然伤亡不少,而且独门解药已经到手,是以,胸中之气也消除大半,再思及当年血仇旧恨,原是自己丈夫错在事先。不能全归咎别人,真要了断也只有待以后再说,眼前救人要紧。
  正虑忖间,陡地空中响起几声:“咕咕,咕咕,咕咕!”急促的鸟鸣,出现一只凤头红羽,大若鹰隼的奇鸟,振翘绕空飞翔……
  幻影罗刹冷冷地道:“那么今日这场纠纷,你将如何处理!”
  公孙子阳接道:“今日这场未了的结局,本屯断不能善罢,至于如何处理,还待敝屯主裁决。”
  幻影罗刹冷笑一声,说道:“无论论理动武,老身可权代洞天别苑作主,而且为着文长中,当年一件血怨,也誓必找贵屯主结算,但因有急务在身,不能在此久停……”
  说此,仰空望了望,正在盘旋飞翔的奇鸟,随又向正在恶斗的五洞主瞥了一眼,接道:“所以,尚请代为转告贵屯主,就说洞天别苑必于今年五月端阳,再来连环峰,了结旧怨新仇……现在并请你唤止贵屯那五位拼斗的高手,不然,老身插手阻拦,就不好看了。”
  公孙子阳干笑一声,接道:“既然玉女侠如此决定,老朽当为你转告,只是切勿忘记端阳之期……”
  语毕,掉头大声呼啸一回,尤明怀和那四主事,即收剑止招,纷纷向这边跃来。
  公孙子阳旋即向幻影罗刹抱拳为礼,道:“玉女侠,彼此一言九鼎,端阳盛会之时再见,恕少陪不送。”
  言迄,扭身抬步,展开上乘轻功,迎合尤明怀与四部主事,齐向山下纵去,转眼间,便消失于林荫之中。
  随之,幻影罗刹腾至绣纹身边,说道:“绣纹,桃花源当大敌环伺,赶快救人要紧,以便前往护院。”
  绣纹闻言芳心一震,霍地立起身来,睁着疑惑的眼睛,呆呆地瞧着幻影罗刹,似乎她没敢相信,刚才师伯的话是真。
  这时,那只绕空飞翔的奇鸟,又发出咕咕咕地长鸣……
  绣纹适才出于悲伤钻心,不曾听鸽鸽,这下忽听熟悉的啼叫,确信乃师正在危难之中,否则,不会放出这只水火灵鸠,千里传警。
  心惶之余,当即玉指按樱唇,撮口一吹,发出一声冗长而尖锐的啸音,而那只水火灵鸠,一闻这啸声,迅速扑翅飞落,站在绣纹肩上,咕咕低鸣不已,状至亲热而焦急……
  这一下,绣纹顿时落人惊愕的深渊,六神无主……手抚着水火灵鸠的羽毛,眼瞧着仲玉和马婉吟,流泪默然不语……
  少时,水火灵鸠忽又振翅,飞上半空盘旋不已,接着,陡闻幻影罗刹低声道:“丫头,事已至此,还发愣怎地,这里有独门解药,快给玉儿和这位姑娘服下,我来救你言师妹,和那位姑娘……”
  说着,伸手递过数粒白色药丸,即赶至言姣蓉和慎芳身边,俯身分别喂予解药。
  此刻,五个洞主带着一身伤痕,和精疲力竭的倦容,已围了过来,只见她们头上乌发,宛如鸡窝,紧身褡袄已被刺破许多洞口,雪白的胴体,半隐半露的露出来,形状十分狼狈,由于眼前情形异常,也没给幻影罗刹和绣纹见礼打招呼。
  因为,看着眼前的情形,太使她们错愕了,不但惊于幻影罗刹骤然莅临,绣纹适时现身,更惊于仲玉等四人,缘何伤的那样?莫非“血雨寒屯”之内,真有艺比天人的高手?……
  尤其,她们见烟波洞主马婉吟,脸呈黑紫,血漓周身,倦卧在绣纹怀中,似已离死不远了,一种闺情冲动,想到十余年来,同食同寝,同行同战,从未分离,生袂死别的悲哀,顿时充满心怀,随即五个人低嚎连声,纷纷俯伏马婉吟四周,嘤嘤痛泣起来,真是哭出了人间最怨惨的哀声,泄露了闺中至高的友情……
  而飞云洞洞主沈秋,更是长声凄嚎,呼天抢地,而手紧抓马婉吟的衣襟,痛哭得死去活来,似平硬要挽住其死别的亡魂。
  也难怪,她与马婉吟友爱最密,宛如同胞姐妹,而且都是孤苦零仃的人,对人世间的感慨相同,今见闺中誓友因伤濒亡,想到平日的情义,和往后的追怀,怎不令她断肠伤心?绣纹也被她们凄切的哭声,触动得流泪不止。
  但是,她相信马婉吟不会死,因为服下了独门解药之后,现在的脸色较早先要好了,在目前情形来说,虽不能马上复原,但绝不会丧命,于是,安慰道:“诸位姐姐,不必太过伤心,吟姐已服下解药,伤势谅无大碍,只是此番多承照顾玉弟,小妹好生感激,待反院后,而陈院主定当重谢……”
  五洞主听绣纹如此一说,顿即宽心不少,这才止住悲声,接着,落霞洞洞主程妙香轻喟一声道:“维护少院主之事,是凭她们的责任,哪敢当院主致谢,不过,这两个多月来,倒使你受尽了委屈戏辛……” 这句话又触到了绣纹的痛处,回忆为到仲玉吃尽千辛万苦,反落得际影形单,满腹怨气,伤心处眼泪又如断线珍珠,洒落粉面,旋朝即将苏醒的仲玉,幽幽睇以一眼,长叹一声,道:“小妹生不逢时,天赐薄命……也不能怨谁,又复何言……”
  言下雨笼深愁,欣然感喟不已……
  “绣纹!”
  幻影罗刹倏地道:“玉儿和这位姑娘,现在怎么样了?苏醒过来了没有?”
  绣纹瞅着仲玉和马婉吟,方待回话。
  陡闻仲玉轻吁一声,接着挺身坐了起来,怀中蜷卧着血渍满身的马婉吟,再见五个洞主全都是发散衣破,心下大惊,已知是怎么一回事,当即朝绣纹轻声道:“纹姐……你找到我们了……马洞主为何伤得这样?”
  绣纹见仲玉,苏醒过来,暗自欣慰,旋幽怨的睇他一眼,答道:“她不是为了救你,怎会伤的这样?还问……”
  仲玉闻言一怔,努力思索着,昏迷之前的情形……他不大相信,马婉吟是因为救自己,才至于重伤,当时两场战斗开展,马婉吟不可能抽出空来救援。
  但是,根据事实,马婉吟确已伤得不轻,加以回想这几天相处之中,她的一言一态,常是表露隐含,难以领悟的情意,再加上绣纹肯定的这样说,慢慢由怀疑而相信是真的。
  然而,一个天真倔强的马洞主,为了救自己一命,如今竟落得这般惨状,怔愕之下,内心难过万分,因而对马婉吟产生了感恩的深情,当即掏出二粒师门取药“龙骨髓香丸”,递给绣纹道:“纹姐,这是解毒愈伤圣品,就喂给马……洞主服下吧。”
  绣纹默默接过,看也没看一眼,尽自为马婉吟服药,表现出从未有的少女矜持,可是她心里在暗想,奇怪与他分别才一个多月,怎会变得如此温文体贴,跟从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莫非由于回心转意,而变好了……
  是以,芳心好不快慰,窃窃自喜,但仍冷然千面,表情上不露出任何痕迹。
  其实,她不知仲玉由忏悔澈悟,已改变了执性,大大与前不同,如今除了狂性傲骨未改之行,在气宇上、风度上已变成一个温柔有礼,儒雅大方的少年。
  此刻,仲玉正瞧着一双星目,脸上毫无表情,呆呆地瞧着绣纹和马婉吟……心中则充满了喜、爱、愧、忧交错复杂的成分,已堕入另一种幻觉的境界中。
  所以,他忘了此外的一切,好象这整个山野,除了他和绣纹、马婉吟之外,再没有其他人物存在。
  五个洞主见少院主,面对一双痴情女子发呆,也闷着不吭气,静坐一旁。
  绣纹美目低回,见他紧紧地瞧着自己,芳心一甜,粉面也随之映上两朵红云,这是她许久以来,她第一次受到仲玉的重视,窃喜之余,想到他尽坐在自己身旁,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而且虑及院中,情势紧急,亟待救援,师伯在此,他还没拜见,当即冷冰冰地低声道:“师伯在那里,正给师妹和一位女子医伤,适才还问起你,还不去拜见,呆在此地干什么?”
  仲玉闻言猛然一震,这消息对他来说,无异晴空焦雷乍响,顿使他浑身紧张,幻影罗刹来临,他并不感到如何重要,而最令他关心的是,姣蓉与慎芳的负伤,给予情感上的刺激太大。
  是以,未待绣纹的话落音,身形已凭空提起,逼住一口气,脚不点地,疾向那边射去。
  这时,慎芳尚在似醒未醒的浑睡中,娇躯侧卧地上,罗裳划成一个大圆弧,看样子正如一场春眠。
  而言姣蓉则如同一个半死人,平躺在地上,毒发后火红的脸蛋,面呈苍白,黑黑似的唇页,也已稍现血色,但此刻的情形,较前似好了许多,幻影罗刹正为她整理秀发和衣裳。
  仲玉身形着地,服眼一扫慎芳,和言姣蓉心中惨然一痛,当即伏地跪倒,并说道:“拜见师伯……玉儿粗心大意,对师妹未尽维护之责,致使她受致重伤,殊请罪过,恭待师伯责罚。”
  幻影罗刹倏地眼射凌光,如同两道利箭,顿把仲玉看得心头一跳,旋又缓和下来,柔声道:“玉儿不必多说……起来……你师妹受伤不是你的过错,这我知道不能怪你,好在伤势已无大碍,休养旬日即能复元……”
  “玉哥……”
  倏然,慎芳已坐起身来,插道:“那些没死完的毛贼呢?怎么一个也不在了……”
  说着,蝴蝶般地,扑至仲玉跟前,待见言姣蓉那种形状,芳心一阵难受,也不管幻影罗刹是什么人,霍地俯身紧隈着姣蓉,娇呼道:“蓉妹妹呵,你怎么会伤得这样……”
  幻影罗刹漠然瞟了慎芳一眼,冷冷接道:“她是为了救你,才伤得这样……”
  慎芳一听,更是心疼欲碎,顿时哀声,凄婉恸哭不迭,嚎出了存留心中的内疚,和无以图报的感激。
  幻影罗刹不知慎芳与仲玉是什么关系,竟对爱徒如此情重,于是问仲玉道:“玉儿,这位姑娘是何人,她好象和蓉儿非常友爱!”
  仲玉迟疑一下,答道:“她是玉儿四师姐,傲霜玉姬的记名弟子,叫温慎芳,也是天星妃子前辈的首徒,和蓉师妹很要好……”
  说着,扶起满脸泪痕的慎芳姑娘,为之介绍道:“芳妹,蓉妹妹的伤势已不碍事了……这是我师伯玉前辈,快快拜见。”
  慎芳闻言,顿即抹拭了一下脸上泪痕,微低点头,朝幻影罗刹盈盈下拜,轻声道:“芳儿拜见玉前辈,敬祝福躬德安。”
  幻影罗刹听说眼前这位姑娘,竟是名垂江湖四十年,傲霜玉姬天星妃子的门徒,惊愕之下,急忙抬袖扶起,眼吐慈祥,直朝慎芳上上下下打量不停,心里已由讨厌而转好感,遂笑道:“姑娘此行大礼,要折煞老身了,令师一代高人,老身恨末观见,今天得见前辈弟子,却也是缘份所注,不过,以后尚希姑娘多多照顾玉儿才好……”
  滇芳沐承于一派慈爱亲情中,低唯连应,隐藏了往日的刁钻和顽皮,竟装得象一个深受礼教薰陶的大家闺秀。
  接着,幻影罗刹满面惊喜之色,又向仲玉道:“玉儿,傲霜玉姬前辈,竟是你的四师姐?……孩子,真是你的造化,少不得她老人家,已传给你不少的绝艺了?”
  言下表情十分兴奋无比的快慰……仲玉本想将单身入黔,所遭遇的经过,概述一遍,还没开口,恰时空中又响起耶只水火灵鸠,咕咕咕地长鸣,这时,红绿人影疾闪,绣纹和三个洞主,已并立幻影罗刹眼前。
  绣纹回头朝仲玉,淡淡一瞥,又向慎芳惊疑地瞟了一眼,说道:“师伯,我们得赶快起程,现在可先护灵鸠带个讯息回去,以免师傅焦急,她老人家孤身一个,怎敌得住强势侵袭……”
  绣纹这蓦然插身,和她仓惶的神态,顿使仲玉和慎芳起了不同的感应。
  慎芳乍见这陌生而容貌端庄,娇丽非常的绿衣少女,其不但色比花艳,姿胜西子而且风凡俊美、举止大方、回眸传神,给予人一种亲切之感。
  顿时,被绣纹那种雍容脱俗的气质,给吸引住了,不由心下暗赞,这少女貌如牡丹,气似秋菊,神若腊梅,质比菡羞,倒真是占尽了女人逸丽的优点,她是什么……会不会是绣纹姐姐……
  由此一分审祥,二分暗赞,七分倾慕,睁大了一双明亮的秀目,一眨不眨的瞧着绣纹。
  而仲玉见绣纹仓惶的神态,就有了不大妥当的预感,再听“洞天别苑”强敌环伺,想及乃母的安全,顿时血脉贲张,心急似火,刚待绣纹的话说完,忙接问道:“师伯,您可知现在院中的情形为何?我娘是否安然无恙?”
  幻影罗刹没即刻回答仲玉,电目一扫,睑罩严霜,巡向绣纹道:“绣纹,你赶快以灵鸠传讯给你师傅,就说我们两日内必定返回桃花源……”
  绣纹轻应一声,身若飘风,绿影一闪,径自招呼水火灵鸠去了。
  接着,幻影罗刹才向仲玉道:“院中和你娘的安危先不必问,现在你和绣纹即可连袂起程,务必两日之内到桃花源……师伯我带着你蓉妹妹,还有这几位洞上姑娘,随后赶来……”
  仲玉虽听命师伯的吩咐,但不知乃母的消息,心中好不急煞,真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是又不敢多问,愣了一下,才道:“师伯,玉儿这就告辞了。”
  说完,欠身一揖,也没向慎芳招呼一声,顿即身起惊云,跃至绣纹跟前,低语几句,伸手一拉绣纹衣襟,旋即双双腾身而起,宛如一对鸳鸯比翼,快似流星,竟向前瞻亭右方山丘,疾扑而去。
  而他们的上空,也同时飞翔那只水火灵鸠,振翅轻啼,越空消失于林荫中。
  如此一来把慎芳给愣住在当地了,原以为幻影罗刹也会吩咐她与仲玉一起走,没有想到竟把她给拦置一边,顿时,芳心又酸又急,眼瞧着仲玉一双倩影渐渐远去,大不是滋味……
  但,当着长辈面前,又不好意思开门,抢着要去,然而,自己留在后面,实在不甘心,之后还是忍不住,朝幻影罗刹裣衽道:“玉前辈,您派遣吩咐,是不是把我忘掉了?”
  幻影罗刹笑道:“如果温姑娘不怕这场纠纷,就和老身一道如何?”
  慎芳哪肯愿意,当即面露不悦接道:“我要先走!”
  幻影罗刹不知她与仲玉的关系,只当她是外人,深恐缠着仲玉,而破坏与绣纹的婚姻情感,是以不理会她,如今竟要求先走,幻影罗刹以为她别具用心,当即脸色一沉道:“姑娘不过是助拳而已,为何竟要先走,你是不是想要破坏他们的……”
  “什么,破坏不破坏!”
  慎芳原是火爆性子,愤急之下倏地吭声插道:“我要先去,就得先走,救我未来的家,救我的婆婆,这是为人之子媳的责任,恕晚辈不听吩咐,就此告辞了。”
  说完,娇躯一扫,莲足点地猛弹,身形起处直似一朵,追风掣电的白云,转眼间便消失在树林中。
  幻影罗刹听完她的话,才知道她也是仲玉未婚妻室,当即也不再追究,随之抱起言姣蓉,招呼五个洞主一声,领先衔尾展开身法,疾纵而去。
  接着,几条红衣人影飞扑,也向对面树林跃去。
  顿时,杀气腾腾的连环峰,又恢复了往常的宁静,只剩遍地死尸,无声无息地陈列着。
  仲玉和绣纹,越出了连环峰毗邻的层层翠峦,脚下加足劲力,不停地朝前飞驰,一路上翻山越岭,不知走过多少途程。
  但是,在这一段不算短的过程中,他两人从没有说一句话,仿佛都有着难以启口而万斛沉重的心事,谁也不理谁,固然并肩同驰,比翼双飞,可是却如同陌生一般,而两人心中,则各怀着想法,与对异性方面,不可怯步的根本自尊。
  在仲玉来说,他是百分之百的回心转意,已蕴藏多少日子的歉疚,和情感分裂的遗憾,只期待着与绣纹相晤,把满脸冰冷而温热后的情感,作一次坦诚露骨的传道,以解除日夜相思,与萦回心中的惭愧。
  虽然没有绯色的希望,两人永修鸳盟长相厮守,但把内心要说的话和必须表露的心迹,向伊人倾吐之后,总比压在心头舒服得多,也不会产生无尽期的遗憾了。
  岂知,在前瞻亭外,芳踪倏现,仲玉怀着一腔热恋,追寻数十里,竟未得一亲芳泽,甚至吝缘一面,之后绣纹二次现身晤面,表露出一副任何男人忍受不了的冷漠之态,大反以往温柔,给予仲玉的是冷若冰霜。
  人都是有自尊心的,安不懂得知难而退?何况仲玉生怯奇傲,见绣纹不理他,怎好面歪缠。
  而绣纹她是吃仲玉的排头吃怕了,以前三番两次受仲玉的冷嘲热讽,或当面责折辱,女孩子气量本窄,哪能受得了?她之所以对仲玉那般温顺,一则是芳心早巳期许,暗祈月老红绵托终身,二则是奉乃师之命,委身以嫁……
  在她意想中,只以为与仲玉会情投意合,心心相印,哪知“欲仙幽苑”一场误会,而至情裂生恨,分道扬镳,但是,她仍爱着仲玉,否则不会尾随他,暗里以尽维护之责。
  前次为送食物,被仲玉发现追寻,她本想即予晤面,以便款曲沟通,可是又恐仲玉作贱她,以蒲柳之姿,傲出孤媚之事,而且她想到男人们的情感,是不易掌握的固然即使与仲玉摒弃前嫌,再给和好,却显得自己低贱,将就委屈,岂不有失少女尊严?是以,她明知仲玉有意,消除旧怨,而故施以欲擒故纵的情感术,若即若离,冷若冰霜,使仲玉不会看低她,如此,以后夫妇间,才有各自无上的地位。
  他们两人这种心理形成,是以,奔驰了数十里地,没有说一句话,有时尽管不期然的,同时掉过头来,脸对睑碰在一起,四日交晖,但即刻便把眼神移向别处,假装不是有意看对方。
  如此以来,一次无意,二次有意,三次故意,两人心中都泛起了微波,甚至暗地好笑,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沉默而具有喜剧性的旅程,在他们绝顶的轻功下,又奔过了两座山头,来到了一块深谷似的盆地。
  两人一阵狂奔,竟走错了途程,于是只得停下身来,一面辨认方向,一面打量环境。
  这块盆地范围不大,大约百丈方圆,其中遍是野草,四周,小丘群立,林木高葱对面地的尽头,有一座山洞,黑漆一片看不到底,不知是人居之所,还是默居之穴。
  仲玉朝绣纹关怀的看了一眼,只见她鬓发蓬松,鼻尘沁出点点汗珠,惟恐她体力不支,乃先开口说道:“纹姐,我们在此休息一刻,再走好吧?”
  绣纹没有回答,只点了点头,表示并不反对。
  于是,两人并肩坐在盆地口,默默的休息。
  仲玉到底是男人,对这种沉默,确是感到不舒服,过了片刻,他实在闷不过了说道:“姐姐,请原谅上次那场误会,是我的不是,如今事隔许久,愿你不要再记着才好。”
  绣纹轻咳一声,道:“我何尝愿意老是记着,只是那次给我教训太大了,从那时候起我才知道,男人的嫉妒远胜过女人,也领悟到一个女人,常被男人逼得无容身之地的结果,所以……”
  “所以你还在恨我?”仲玉接着说。
  “我恨你作什么?”绣纹斜睇他一眼。
  接道:“只恨我生为是个女人,更恨自己苦命,注定了遭受折磨,受别人欺负的贱运……”
  “纹姐!”
  仲玉面色一整道:“从今以后我仲玉若对你再有三心二意,便遭万刀分尸,死无……”
  “胡说!”
  绣纹娇叱一声,秀目蕴泪,嘤声道:“我不过说说而已,谁要你发那吓死人的鬼誓,你这样折腾我,倒是把我杀了干净……”
  说着,竟呜呜哭泣起来,双手捧面,两肩抽动,很是伤心,顿把仲玉愣着了,不知如何是好。
  少顷,仲玉双手环抱着绣纹肩膀,慰道:“我发誓原是表明对你的心迹,怎会是故意折动你,我们日子正长,必须互帼谅解,才能欢乐和谐。”
  绣纹闻听仲玉一番婉言助慰,心知必是出于真诚,这才心宽才顺,慢慢停止哭泣,而娇躯也慢慢向仲玉怀中送去,宛如一团芳香郁浓的棉花……
  陡地,“呀呀!救命呀!”一声凄厉而尖尖的惨叫声,随风隐约传来。
  使得仲玉和绣纹,霍然一震,这荒无没人迹的山野,竟有呼救之声,端得奇怪。
  绣纹仔细听了一回,道:“听这声音,好象是个女子,想是遭到了什么凶险了。”
  仲玉接道:“我们去看看如何,见死不救,未免太不人道了。”
  绣纹点头应允,于是两人暴射身形,循声疾扑而去。
  豆豆书库扫描  ong1639 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