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金剑寒梅》

第二十九章 黑夜追踪 斗西怪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戈碧青快似流星,眼看即将追及前面那黑影,只差十数丈的距离,立即猛提一口丹田真气,展开“百禽身法”绝世轻功奇学,身形恍若巨鸟飞掠,挟劲风直朝那黑影身后扑去。
  那黑影,乃名列当今武林四奇的“西怪”,外号人称“怪面神君”的叶伸畅。
  西怪忽闻身后飒飒微风袭来,就知身后之人掠身扑到,心中不由微微一惊,赶急右足外滑,也未见他身形如何晃动,便已飘身向左斜跨出八尺开外,相对而立,双眼精光直似冷电寒芒激射般地凝视着戈碧青,满脸尽是惊疑骇异之色。
  须知西怪乃当今武林中有数的老魔头,一身武学功力巳臻登峰造极绝境,纵横江湖几达百年,除南叟北尼武功与其只在伯仲之间,比斗数次均未能分出胜负外,生平从未遇见一个敌手。
  老魔本因闻听其首徒赤掌魔獠陈启泰,与天雄帮一众高手等,向他述说戈碧青的武功如何如何之高,形容得简直是举世无双,当今武林中绝无人能是其敌手,老魔心中不但不服,也极为不信。
  在老魔的心中认为,一个年纪不满二十的少年,就算他从娘肚子里就学武练功,也只不过是二十年的时间,还能高到那里。
  是以,老魔一听戈碧青等已来到函谷关落店,乃才特地前来一探究竟,想单独的先斗一斗这个最近几个月来轰传江湖,震惊武林的少年书生,其武学功力究竟是怎样的高法。
  老魔来到之时,恰值笑老化子诙谐笑话之际,故戈碧青等均未发觉。
  因为戈碧青等没有发觉,老魔便趁韵晴姑娘娇嗔出掌向笑丐肩胛打去时,以米粒打穴手法,弹出一粒泥沙暗袭笑丐后腰志堂穴。
  须知武学功力练至上乘境界之人,其耳目之灵聪,可远及十数丈外,老魔潜身到距离戈碧青等三丈左右,见戈碧青竟仍无所觉,认为戈碧青的武学功力并不如众人所形容的那么高深莫测。
  戈碧青随后急追,在老魔以为,凭他几达百年修为的轻功身法,当今武林中除南叟北尼与天雄帮主与他不相上下外,绝无人堪与比拟。
  那知,刚向前驰出不远,立即发觉身后追来这人的轻功身法,较他似乎并不稍逊,便即猛提一口丹田真气,将轻功展至极限。怎料,不但依旧设有能将距离拉远,戈碧青反而越追越近!
  戈碧青虽然并不知道当前之人便是昔年与南叟北尼齐名,名列二邪中的西怪,但他从老魔那超绝的轻功身法上,却已判断出当前这人,必是个内功造诣高深的武林绝顶高手。
  是以,戈碧青身形落地后,并没有跟踪疾扑,只气定神闲的停立当地,望着老魔喝问道:“尊驾何人?竟敢暗算伤人!”
  西怪虽然没有见过戈碧青,但曾听众贼说过戈碧青的穿着打扮长相,故戈碧青身形落地,他一看清楚之后,立即知道这少年书生,可能使是群贼口中所传说的,武功盖世的戈碧青。
  西怪闻问,嘿嘿一声干笑道:“老夫何人,明天的英雄大会上自会明白,现在何必多问。”
  戈碧青微微一笑道:“看尊驾身手,当非泛泛无名之辈,何意学那鼠窃狗偷辈的勾当,暗算伤人!”
  西怪老脸不禁一红,但旋即阴恻恻地一声冷笑道:“老夫闻听传说,你这小娃儿自负一身武功不凡,欺人极甚,不把武林同道放在眼内,才特地前来看看,顺便给你们一个警告,要你们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西怪说到这里,略微一顿,双眼精芒灼灼,望着戈碧青又喝道:“小鬼!你大概就是那个什么叫做戈碧青的小鬼了吧!”
  戈碧青点点头道:“不错!小爷正是戈碧青。”
  西怪嘿嘿一声干笑道:“戈小鬼!老夫尚有他事待办,现在暂且失陪,明天英雄大会中我们再见吧!”
  这老魔头本意欲想先找戈碧青斗一斗的,不知怎的一来,竟忽地转变了念头。
  原来他见戈碧青的轻功身法,竟凌驾他之上,心中忽地起了怯意!想等到明天英雄大会时,让别人先与戈碧青动手,他好在旁边留神观察戈碧青的武学功力,然后再做对付之策!
  由此可见,这老魔实在狡猾之极。
  不过,老魔一生纵横江湖,未遇敌手,素性骄狂高傲自负,除南叟北尼,与天雄帮主陆天雄外,从不把一般武林道放在眼内,怎地今夜竟对戈碧青心生怯意了呢?
  盖因天雄帮的一众高手与赤掌魔獠陈启泰,把戈碧青形容得太神化了,在老魔的心理上首先就受了很大的影响,况又亲眼目睹戈碧青这种超逾于他的绝世轻功,那还能不心生怯意。
  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话一点也不错。
  因此,老魔这才于骤然间打消了先斗一斗戈碧青的念头。
  老魔话声一落,也未见他身形如何晃动,便已腾空跃起。
  老魔既未说出名号,戈碧青当然不肯让他就此走脱,何况笑丐已经伤在他的暗袭之下,生死尚不知呢?
  是以老魔的身形刚跃起,戈碧青便也已疾逾电闪风飘般地掠起,口中同时一声朗喝道:“老鬼,你不留下名号就想走吗?可没那么容易!”
  说着,已落在老魔的前面,拦阻住去路。
  西怪杰杰一声怪笑道:“小鬼!凭你也配拦阻得住老夫吗?”
  戈碧青朗声一笑,冷冷地说道:“拦不拦阻得住尊驾在我,走不走得了呢,却在尊驾你自己。”
  西怪心中虽然已生怯意,但在这种情形下,脸色也不禁微微一变,顿时大怒,猛地一声喝道:“小鬼!你找死!”
  喝声中,右臂疾招,挫腕翻掌,掌心外吐,猛地往外一推,一股劲道暗含阴柔掌力已经推出,直往戈碧青当胸撞去。
  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戈碧青是何等武学功力,一见对方吐掌推出的掌力,不带劲风狂飙,就知道必是一种劲道暗含的阴柔掌力。
  这种阴柔掌力表面看来,似乎极为平淡无奇,没有多大威力,实质上要较诸一般阳刚掌力威力尤大,俗语有示:“柔能克刚”,同等内功修为的人,这两种掌力相接,吃亏的必是使用阳刚掌力之人。
  不过,这种阴柔掌力不但非常难练,并且非内功火候臻达上乘境界的高手也绝难练成。
  戈碧青早从老魔与他几乎不相上下的轻功上,料断出老魔必是个内功深厚的顶尖儿高手,故表面上虽是一副神定气闲的样子,其实心中早在暗暗地全神凝注老魔的神情举动,以防老魔突然出手袭击。
  举目当今武林,练有这种阴柔掌力之人,为数极寥。
  老魔阴柔掌力甫一推出,戈碧青心中顿即微微一惊!当下那敢有丝毫怠慢,口中一声冷哼,右臂儒袖猛地朝外一拂,“一阳神功”罡气已自随袖拂出,向老魔撞来的阴柔掌劲迎去。
  虽然“柔能克刚”,阴柔劲力乃阳刚劲力的克星,但这种一阳神功罡气岂同凡响,不但能刚,且亦能柔!换句话说,也就是刚则刚,柔则柔,乃是刚柔并济的绝世神功奇学。
  两股劲力相接,只听得“砰匐”一声震响。
  听声音,两股力道似乎均不太强,没有多大威力,但西怪的身躯却随着这声并不惊人的震响,摇晃着连连踉跄后退出三步,方始拿椿稳住,一条右臂更是被震得酸麻不已。
  反看戈碧青仍是那般气定神闲,岳峙渊亭的伫立当地,身形晃也未曾晃动一下,与先前无异。
  这一来,西怪心中不禁骇然大凛,他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凭他这种自负当今武林无人能敌的内家阴柔掌力,不但没能将戈碧青震退,反被戈碧青震得膀臂酸麻,踉跄后退!暗自忖道:“这真有点儿邪门,怎么只这样一拂袖,就有如许强劲的力道,这是一种什么功力,是怎么练成的?……”
  正值西怪这么骇然暗忖未已之际,忽闻戈碧青一声冷笑道:“我还以为你这老鬼有多大功力,敢于口发狂言,说小爷不配拦阻你,原来也只不过如此…哈哈……”
  说着,哈哈一声朗笑,满脸不屑之色的又望着西怪讥讽的说道:“怎么样?老鬼!你小爷还配拦阻得住你吗?”
  虽说是西怪对戈碧青心中早生怯意,这时更又骇然凛悚,但,他毕竟是当今武林屈指可数的老魔头,戈碧青的这种讥讽冷语,如何能忍受得了,闻听之后,连心肺都几乎气炸!
  只见他两只凶睛一瞪,面貌狰狞的望着戈碧青嘿嘿一声冷笑道:“小鬼!你认为这么一下,就一定能拦阻得住老夫吗?”
  戈碧青轻鄙一笑道:“除非是你小爷不想拦你了。”
  西怪猛地一声喝道:“小鬼好狂看掌!”
  喝声未落,两臂霍地一圈,双掌猛推疾吐,竟潜运起九成功力,推出阴柔掌劲,直朝戈碧青撞去。
  戈碧青见状,剑眉不由一挑,星目神光电射似地一闪即逝,口中一声朗喝道:“老鬼!你真想找死!”
  声落,双掌已经推出。
  这次,双方不但均是双掌齐出,而且都运上了八成以上的功力。
  双方掌力击实,只听得“轰!”的一声暴震,这回可与前回完全不同,顿时狂飙急卷,沙走石飞,周围十数丈方圆之内,尽皆是劲风狂飙!
  那声威着实骇人非常。
  随着那声暴震,西怪身形当场被震得踉跄连连,后退出五六步去,方能拿格站稳,胸口血气直往上翻涌,喉头发甜。
  西怪心知内腑已被震伤,脸色不由得骤然勃变,连忙暗中调息运气行功,抑止住胸中上涌的血气。
  这一回掌力相接,戈碧青虽然占了绝大的优势,但两只胳膀却也被震得酸麻不已,身形摇晃后退两步,始才稳住。
  西怪一面运功抑止内腑伤势,一面举目凝神的朝戈碧青望去。
  但见戈碧青剑眉紧皱,凝神而立,虽然仍旧是渊停岳峙的样子,但明眼人一看就知,戈碧青的情形,比西怪可能并也好不了许多。
  戈碧青的这种神情看在西怪眼里,心中的惊怯不由顿即全消,胆气大壮!
  原来,老魔见戈碧青剑眉紧皱,以为戈碧青内腑也被震伤,说不定比他伤得还重,在那里咬牙强忍,运功调息疗伤。
  其实,老魔又怎知道,戈碧青是因为他不但能接下他的一阳神功八成功力的一掌,而且震得他双臂酸麻,立足不住,后退两步才能稳住,乃是他练成神功奇学以来,第一次遇上的劲敌硬手,心中十分骇异!
  是以,他乃才剑眉紧皱,暗暗思测老魔是谁?
  这倒并不是戈碧青愚笨,或者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因而没有想到西怪这个人来。
  盖因在戈碧青的心中,认为凭西怪在武林中的身份名头,决不会做这种卑鄙无耻的暗袭行为,故始终没有怀疑到当前的老魔便是西怪!
  于此足见戈碧青的心性之淳厚,他纯以君子之心在度量旁人,并不曾以西怪是个邪道魔头便心生怀疑!
  西怪心中的惊法顿消,胆气大壮,便立即凶晴陡瞪,精光直若寒芒冷电激射地望着戈碧青发出一阵桀桀怪笑。
  笑声好似厉鬼哭嚎,又如夜枭啼叫,不仅难听刺耳至极,简直的令人毛发悚然,心悸神颤!
  怪笑声落,立即一声猛喝道:“小鬼!再接一招吧!”
  话未落,身形已经纵起,直向戈碧青扑到,左手五指箕张,抓肩井,右手食中二指直取双睛。
  身形迅似飘风,出手捷逾闪电,的确不愧是成名多年的老魔头,火候造诣果然不同凡响!
  戈碧青一见老魔纵身扑到,并未伸手接招,只脚下微挪,便已横跨三尺,避开老魔的凌空一击。
  老魔一身武学功力,修为几达百年,乃当今武林绝顶高手,身手岂是等闲,一见戈碧青挪身避开,双手招式当然也不会走老。
  只听他口中一声冷嘿,身形半旋,双手已经变招换式,分左右,迅捷无伦地直朝戈碧青腰间插去。
  戈碧青仍是双臂垂直,既不接招,也不还招,口中一声轻“嗤”,身形微闪,已飘身横跨出八尺之外。
  西怪两番出手疾攻,见戈碧青皆只闪身避让,并不还手,也就越发的认为戈碧青内腑受伤颇重,心中已生怯意,不敢接招还手。
  因此,在戈碧青第二次避招后,西怪便也就收招止势,瞪起一双凶睛,望着戈碧青嘿嘿冷笑的道:“小鬼!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吗?”
  戈碧青微微一笑道:“老鬼!你又有多大能耐!”
  “为何不敢接招动手!”
  “不敢!”戈碧青哈哈一声朗笑道:“凭你这老鬼也配与小节动手嘛!”
  “你敢瞧不起老夫。”
  “哼!”戈碧青冷哼了一声又道:“与一个连姓名字号都不敢说出的人动手,胜了又算得甚么!”
  “你认为你一定胜得了老夫吗?”
  戈碧青剑眉忽地一挑,星目神光电闪即逝的道:“胜了你便怎样?”
  西怪阴恻恻地冷笑道:“只要你能胜得老夫,老夫便立即退出江湖,江湖上只要有你这小鬼在一天,老夫绝不露脸!”
  戈碧青心念忽地一动,说道:“你这话能算数么?”
  “为什么不能?”
  戈碧青微微一笑道:“算了吧,一个连姓名字号都不敢说出的人,说话那里还能算数。”
  说着,略微一顿,又道:“我看你这老鬼不如依着小爷良言相劝,从那个狗洞里钻出来的,还是回到那个狗洞里去,免得在小爷面的既不敢道出名号,而又想称雄逞凶的丢人现眼。”
  西怪当时本因为以他的身份名头,竟出手暗袭了笑丐,乃才不愿道出名号,免得传到江湖上,脸上难看。
  但戈碧青这样一再的讽言轻视他,焉能忍受得住,何况他本是个生性骄狂凶横,自负极顶的老魔头呢!
  是以戈碧青的话声一落,老魔头的一张脸孔已气得变成了猪肝颜色,心中更是怒不可遏!
  只见他陡地仰面发出一阵杰杰怪笑,笑声凄厉有如鬼嚎,岂只刺耳,简直令人心悸!
  戈碧青知道这老魔已被他激怒到了极点,于是就越发的凝神注视着老魔,不敢稍稍大意。
  西怪笑声甫落,戈碧青立即便又唱道:“老鬼!你光鬼嚎个什么!”
  西怪凶睛忽地一瞪,望着戈碧青怒喝道:“小鬼!老夫只因你年青无知,才不愿与你一般见识,有心放你一条生路,那知你这小鬼偏偏不识好歹,不但定要追问老夫的名号,并还一再的出言无状,轻视老夫,今夜老夫要不教训教训你,给你一点厉害尝尝,也就枉为名列武林四奇中的人物了!”
  话落,身形已疾若电闪般地直朝戈碧青扑到。
  戈碧青闻言,心中不禁微微一惊!
  武林四奇,南叟乃他曾祖父,北尼乃一年老比丘,东魔传说已死多年,眼前这老魔既然自称是名列武林四奇中的人物,那还用问吗?不是那号称西怪的怪面神君叶伯畅还有谁?
  西怪身形刚扑出,戈碧青已横跨六尺避开,朗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怪面神君叶伯畅。”
  西怪嘿嘿一声冷笑,喝道:“老夫名号也是你随便说得的吗?少废话,小鬼!拿命来吧!”
  话未落,又已掠身疾向戈碧青扑到。
  老魔接连三番出手,戈碧青均闪身避开,并未出招还手,这第四次掠身疾扑,戈碧青焉能容他再逞凶横!
  老魔掠身疾扑未到,戈碧青正拟偏身避招,挥掌还攻之际,蓦然,一个意念疾如电光火石般地自他心中一掠而过,足下微挪,倏已飘身横跨出丈外,星目神光似电,稍闪即逝的望着西怪朗声喝道:“且慢!”
  老魔凶睛一瞪喝道:“小鬼!你怕了是不是?”
  戈碧青剑眉微挑,哈哈一声朗笑道;“笑话!小爷焉能怕你!”
  “那你为何还不动手?”
  戈碧青微微一笑道:“老魔!你急个什么劲,要动手,小爷自当奉陪。但,我们也得先讲好条件再动手才行!”
  西怪微感怔然的望着戈碧青道:“要讲什么条件?”
  戈碧青略一沉吟道:“我们动手是不是必须判出胜负高下?”
  西怪阴恻恻地一笑道:“不判胜负高下,老夫难道还和你开玩笑不成!”
  “这就是了。”戈碧青点点头道:“如果你败在小爷手下呢?”
  西怪脸色不禁倏地一变,旋即嘿嘿一声干笑道:“你以为你一定能胜得老夫么?”
  戈碧青摇摇头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我们必须先说好胜负后的条件!”
  西怪杰杰一笑道:“胜者为先,你胜由你,我胜随我,这还有什么条件可说的。小鬼,废话少说,动手吧!”
  戈碧青仍旧摇摇头道:“你这话听来虽然颇为有理,但,我觉得我们还是事先说好的好。”
  西怪稍稍沉思一下,忽地阴恻恻地一笑道:“小鬼!如果你落败了呢?”
  戈碧青剑眉倏地一挑,毫不犹豫地说道:“小爷如果落败,立刻自绝当场!老鬼,你呢?”
  西怪陡地纵声一阵杰杰怪笑道:“好!小鬼!老夫今夜如果败在你的手下,立即遁迹荒山,江湖上只要有你在一天,老夫绝不再复出!”
  “明天的英雄大会也不参与?”
  “当然!”
  “你这话算数吗?”
  “你呢?”
  “大丈夫,一言九鼎!”
  “跟你一样!”
  “好!”戈碧青星目神光电射地一点头道:“我们就以三十招为限!”
  “三十招!”
  “嗯。”
  “你以为三十招就可判出胜负吗?”
  戈碧青点点头道:“大概够了。”
  “如果不呢?”
  “便算我输!”
  好大的口气,简直狂得骇人听闻!
  怪面神君叶伯畅面色不禁陡地一变,随即仰天发出桀桀狂笑道:“好!好!老夫纵横江湖一生,从还没有看见有人敢在老夫面前说过这样的狂话!”
  戈碧青淡淡一声冷笑道:“今天,不是有了吗?”
  西怪两只凶睛中陡地暴射出两道冷电寒芒似的凶光,瞪着戈碧青厉声怒喝道:“小鬼!接招!”
  喝声中身形已经扑出,双掌一错,分左右,抓肩,打胸,迅捷无伦地疾向戈碧青右肩,胸前递到。
  话已说明,戈碧青当然也就不再客气,口中一声朗笑,身形微偏避招,双掌疾出还攻!
  一个是威震江湖数十年,武功修为高深莫测的当代巨魔,一个是身负旷古绝学神功的盖世奇才!
  这二人一搭上手,立即各展一身奇学,互争先机。
  刹那间,只见四只掌影翻飞,稍沾即离,两条人影腾跃飘忽,乍合倏分,真是快逾电闪风飘!
  双方出手不但尽皆沉稳快捷,极见火候造诣不凡,并且招招精奇神妙,式式均具无穷玄机!
  晃眼二十招已过,戈碧青似是稍占先机,但也只不过是略占优势而已,急切之间,若想将西怪败于掌下,实在极为困难!
  戈碧青心中明白,先前把话说得太满了,在这剩余的七八招之内,如再不施展百禽身法,配合无形掌精华绝招,将西强败于掌下,三十招一过,自已便得履行诺言,自绝当场。
  心念一动,双掌立即猛朝西怪虚攻一招,以进为退,双肩微晃,身形已飘身疾退出丈外!
  西怪见状,猛地一声暴喝道:“小鬼!你想赖帐吗?”
  声未落,身形已经疾逾电闪地跃起,跟踪戈碧青扑去!
  西怪身形刚跃起,戈碧青已是气纳丹田,发出一阵龙吟般地清啸!
  清啸声中,足尖微微一点地面,身形已经拔空升起七八丈高下,展开百禽身法,直若巨鸟盘空,配合着无形掌精华绝招,“骤雨狂风”,双掌幻化成万千掌影指影,笼罩着西怪疾扑而下。
  须知无形掌法乃旷古奇学,招式已是精妙万端,神妙莫测,最后精华三绝招,更是罕世无匹,何况又配合百禽身法凌空下击,威力更为凌厉无伦,举目当今武林,能接得住这种罕世绝招的,可说绝无仅有。
  西怪一身武学功力虽然已臻达绝顶化境,但几曾见过这种旷古绝学奇招,心下不禁骇然大惊!连忙气沉丹田,身形下坠,足尖稍一沾地即起,飘身往左面纵出一丈五六开外。
  戈碧青心中早已盘算过了,知道老魔在这一招凌空扑击下,必然往左右两边纵身闪避!
  是以,西怪身形刚向左纵起,戈碧青半空里微一拱腰,两腿倏间忽伸,腰挺处,身形已恍若惊电游龙般,招式不变的跟踪西怪头顶空际扑去!
  戈碧青这种腾身半空,尤能游移十数丈距离,蹑踪击敌的轻功身法,不但是西怪万万料想不到的,而且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谭!
  西怪双足不过刚刚沾地,身形尚还未站稳,戈碧青已经跟踵扑至,并且掌指劲风已经袭体,再想跃身闪避,如何能够。
  虽已不及闪避,以西怪的一身超绝武功,当然不会就这样不理不动的任由戈碧青下手!
  就在这掌指劲风已经袭体,岌岌可危之际,西怪蓦地一声吼喝道:“小鬼!老夫与你拼了!”
  身形倏塌,双臂陡抬,掌心向上,凝聚毕生功力,分左右,猛往戈碧青疾扑而下的身躯两边腰肋打去!
  西怪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拚命打法,戈碧青如不变式闪身避招,虽能将西怪伤毙掌下,但自己亦必难逃西怪双掌之危!
  戈碧青怎肯与西怪硬拼,虽说三十招只剩了五六招,但,焉知在这五六招中,不能胜个一招半式呢?
  是以,戈碧青猛提一口丹田真气,双臂倏张,往下疾扑的身形已经变式朝前窜出八尺左右,翩然落地。
  身形甫落,单足微一沾地,便又腾身跃起,口中一声朗喝道:“老魔!你再接小爷这一招看!”
  于是招演“殊途同归”,右手五指箕张,左手食中二指骈指如戟,分上下,抓“肩井”,戳“气海”。
  戈碧青这种身悬半空,追踪扑击,避攻换式,足一沾地即起,变招再度攻出,直似一气呵成,其快速程度,岂止是快逾飘风闪电,简直无法喻拟!
  西怪虽然一身功力高绝,但一着失机,便着着受制,在戈碧青这一招神奇快绝的“殊途同归”的疾攻下,不但是不及闪避,且连故技重演,再来一次两败俱伤的拚命打法,都已不能!
  眼看西怪绝难逃出戈碧青这一招疾攻之际,陡闻路旁数丈以外的一棵大树背后,一个清脆的声音低喝道:“小鬼!休得猖狂欺人,打!”
  打字出口,已见三点寒星分上中下三路,直奔戈碧青身上三处要穴,并且距离已近在尺许。
  显然,以暗器暗袭之人,是先打出暗器后方发声。
  不过,这人在距离数丈以外,而能认穴,可见发这暗器之人的功候造诣之高,亦非寻常!
  在这种情形下,戈碧青怎还能顾得去伤西怪,双足微微用力一点地面,暴身疾退丈外,目注那棵大树背后,朗声喝道:“什么人?敢施暗袭!”
  忽闻一声银铃划空般地格格娇笑道:“是我!”
  那声音直若出谷黄莺,既清脆又悦耳!
  声落人现,竟是个年约三十许,娇艳美极的少妇。
  戈碧青心中不禁微微一惊,暗忖道:“这女人是谁?……”
  只见她莲步轻移,走近戈碧青对面丈余俏立,两只似水般地淫荡的眼睛,望着戈碧青妖媚地一笑,娇声说道:“看你这小鬼,人倒是长得怪俊的,怎也凭地心狠手辣,你叫什么名字,是何人门下?”
  戈碧青一声朗笑道:“小爷名叫戈碧青,是何人门下,你还不配问。”
  说着,俊面倏地一沉,喝道:“你是谁?”
  少妇脸上陡地掠过一丝惊异之色,旋又格格一声娇笑道:“哦!你就是戈碧青吗?……”
  这时,西怪已经飘身到了少妇身侧,说道:“仙娘!这小子一身武功确实高不可测,万万留他不得,你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合力将他除去吧!”
  这少妇原来就是司徒芳信笺中所说的黄花仙娘。
  黄花仙娘闻言,便朝西怪微一点头道:“好!”
  好字落声,二人身形便即霍地一分,挥舞双掌,各展绝学奇招,分左右向戈碧青猛攻!
  黄花仙娘方自晃身发招出掌朝戈碧青攻去,陡觉左侧有一股强大的劲风撞来,心中不禁一惊,连晃身形,飘身暴退八尺,定睛望去,原来是一只毛长五六寸许,浑身雪白如银的猴子,正站在丈余远的地方,咧着一张猴嘴,瞪着两只精光炯炯的金睛,瞬也不瞬的望着她呢。
  她一见这只白猴,心中便就立即明白了刚才撞来的那股强大劲风的来源,不由有气,杏眼陡瞪,一声娇喝道:“孽番!你也敢暗袭欺人!”
  喝声甫落,倏地跨前一步,双掌齐推,顿见狂飙急卷,威力万钧的猛朝灵猴小白劈去!
  她这双掌齐推,虽然威力万钧,刚猛无俦,但灵猴小白又怎会惧她,口中一声啸叫,两只毛掌挥处,竟也发出劲势凌厉绝伦的内家掌力,迎着她劈来的那股威猛的掌力撞去!
  她虽也曾听说过,戈碧青身边有一只白猴,武功亦是甚为了得,已有不少的高手败于它的掌下。
  不过,她总觉得有点不信,认为猴子毕竟只是个畜牲,畜牲怎能与人相比?虽听说有些武林异人豢养一些灵猴、人猿、猩猩之类的灵兽,传授拳术扑击之技,用以护洞守山,厉害非常,普通江湖高手,欲想稍越雷池一步,不但均极因难,弄不巧还伤在这种灵兽手下……
  但,那只是一种传说,江湖上却从无一人亲眼目睹过。
  再者,若说一只猴子也能练成内家掌力,这更是武林奇谭,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是以,在黄花仙娘心中以为,凭她数十年的内功修为,双掌推出的力道何止千斤,纵不能立将灵猴小白毙命掌下,起码也得将它震飞出两三丈开外去,落个骨断筋折,重伤当场!
  那知,两股掌力相接,“轰!”的一声震天价的震响过后,双方身形皆被震得踉跄三步。
  黄花仙娘这才相信,天雄帮群贼的传说并没有夸张渲染,这只白猴,确实是个不可轻视的畜牲!
  这时,西怪与戈碧青又已动上了手,二人各展绝学奇招,狂攻猛扑,互争先机,打得激烈非常!
  看情形,在短暂时间内,这二人似乎颇难分出胜负。
  但行家眼里一看就知,西怪较戈碧青却相差了那么半点儿,时间一久,必然落败无疑!
  就在这时,忽见自函谷关那边的来路上,距离二三十丈外,三白二黑,五条人影,疾似飘风闪电般地驰跃奔来!
  黄花仙娘内功精湛,双睛如炬,黑夜尚能辩物于十丈之内,况值此八月十四日,月明如昼之夜!
  故虽相距二三十丈开外,即已看清来的五条人影,乃是三个白衣少女,和两个老花子,心中不禁暗暗一惊!
  三个白衣少女她虽不认识,但两个老化子她却认得是名震江湖的丐帮长老,醉笑二侠丐。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黄花仙娘心中暗暗一惊之际,五条人影飞驰跃到丈余远近,陡闻一声娇叱,两条白影直若电掣般地齐朝西怪而去。
  这二人是谁?
  不用说,当然是庄韵晴庄韵秋两位姑娘。
  西怪的武学功力虽较戈碧青差了那么半点儿,但戈碧青若不施展百禽身法,配合无形掌精华绝招,要想容容易易的将西怪击败,却也极为困难呢!
  不过,二女这一出手,情形可就不同了。
  一个戈碧青,西怪已经不能应付裕如,何况加上二女,他怎还抵挡得住!
  故他一见二女同时掠身扑到,口中便即一声怒吼,猛朝戈碧青虚攻一招,以进为退,暴退两丈开外,瞪着一双凶睛,望着二女厉声喝道:“丫头!你们要以多为胜么!”
  二女身形扑空,已经飘身落地,俏立在戈碧青身侧。
  韵秋姑娘闻言,瑶鼻儿一绉,一声冷嗤,娇喝道:“你配呀!”
  黄花仙娘这时已飘身与西怪并肩而立,忽地格格一声娇笑道:“哟!小妹妹,你说他不配,那么你们两个又为什么要一齐出手呢!”
  韵秋姑娘粉脸不禁一红,一声娇叱道:“贼妇!少逞口舌之利,你敢与你姑娘一较高低吗?”
  黄花仙娘又是格格一声娇笑道:“小妹妹!你那么凶干嘛?难道我还会怕你!”
  说着面色陡地一沉,喝道:“丫头!现在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可没有时间与你动手,只要你有胆量,明天英雄大会上,本仙娘必叫你称心如愿就是!”
  接着又向西怪说道:“叶兄!我们走!”
  走字声落,已与西怪纵起身形,朝天雄帮总坛方向驰去。
  韵秋姑娘才待掠身去追,戈碧青却拦着她道:“秋妹!别追了,今夜暂且由他们去吧!”
  ------------------------------
  xmwjw 扫描, lionking ocr ,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