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归元神掌》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春去秋来,岁月如流,冬暖夏凉,天道循环依旧。武林中倒是一时相安无事……
  八年后,正是一目泪尼遭受定魂掌力,十年期满的时候,情形就大不相同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轰动了整个武林黑、白两道,不知哪里来的消息,说“太上老人”已经坐化。
  太上老人坐化,本来已经够惊人的了,但是,武林中轰动的不只是他的坐化,而是他遗下来的人间三宝:“长青丸”、“无形衣”,与武林中朝夕梦寐以求的——“九九归原掌法”。
  太上老人之所以能够被白道人物尊为武中之圣,被黑道人物视为眼中之钉,除了他一心菩萨慈悲胸怀,以及满身化外武功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拥有人间三宝。
  权势诱身,利欲盅人,自古皆然,太上老人坐化,引不起人们太大的兴趣,瞻仰武圣遗容,祭奠摸拜典范,乃是理所当然之事,可是没有几个人存有这种心肠
  三宝!三宝!三宝!
  简直被这人间三宝迷了心窍。
  太上老人常居东海之东,确实地点,没有一个人晓得,如今各门各派高手,汇集齐鲁之滨,都想寻些端倪,藉以捷足先登。
  茫茫的曙光,照耀着整个魔林。这是一个大好的日子。
  那个被鬼谷第一掌人定魂掌所害,在魔林中站了十年之久的女人,今天就要开始复活了。今日的魔林,表面上和往日并没有两样——静静的,冷冷清清的。朝阳照在女人的面上。女人慢慢地睁开了一双满含泪水的眼睛,缓缓地舒活了一下筋骨,脸上的表情,严肃得有些近于冷酷。无声的泪水,默默地从那双仅有的眼眶里流了出来,流过腮边,流过芳唇,沾湿了衣襟。
  她仍旧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望着面前的古松,望着古松杆上的“九九归原秘诀”。可是,古松依旧,字迹全消,不知什么时候,连一点痕迹都不见了!凝望,沉思,沉思,凝望。
  “唉!”终于,她叹出了十年来的第一口气。“师妹!”古松之上,飘落一条人影,站在女人面前。这人正是昨夜戏弄无耳道长的第一弟子,十年前被师妹赶出魔林的七分洞主第二传人——“不笑寨主”。
  “师妹,一切的事情,我都明白了,希望你能原谅我。”
  “唉!”那女人慢慢地低下了头,沉思了半天又道:“师兄,你还怪我吗?”不笑寨主望着自己的师妹,千头万绪,齐上心头,他看看天,看看地,又看看四周的一切,突然狂笑起来。
  忧郁了十年的心情,今天终于开朗了。
  “过去的事情别再提了,一切都怪大师兄,不然,我不会离开魔林,你也不致遭定魂掌的暗算。”
  提起大师兄,不笑寨主满腔愤怒,面前的女人一脸哀怨。这一对青梅竹马的情侣,受了大师兄阴沉鬼叟的离间之计,几度挫折,终于翻脸。
  其实,阴沉鬼叟为人,并不坏到极点,只是其人善攻心术,与不笑寨主同时钟情于师妹,为了爱情,竟至不择手段,先是鼓动师父七分洞主将两人逐出师门,来到魔林之后,又挑拨两人之间的感情,诱使师妹赶走不笑寨主,结果,西洋镜被拆穿,弄得两面不讨好,羞得无地自容,掩面而去。
  旧事不堪重提,故人聚首,自是分外伤感,不笑寨主猛觉心头一阵辛酸,望着师妹道:“师妹,咱们走吧!离开魔林,愚兄陪你先去报这十年之仇,再作道理。”
  “不行!”女人说话的声音非常低沉,像是有什么严重的事情似的,但听她说道:“想不到一目之仇未报,十年之恨又来,报仇解恨固然要紧,可是,有一件事比这个还要重要。”
  不笑寨主闻言一怔,连忙问道:“什么事?”“师兄,你可知道东海之中,万丈崖下,有个水火沟吗?”“水火沟?”不笑寨主略加思索之后,又道:“传言水火沟乃一神秘幻境,难道人间果真有此一地?”
  “这就对了,师兄,你看那棵古松!”不笑寨主循师妹所指,往古松杆上一看,见到字迹重现,惊喜之情,油然而生,道:“日来盛传太上老人坐化,遗下人间三宝,目前各地高手,都已聚集海滨,待机而动,难道他老人家的修行之所,真是这万丈崖下的水火沟吗?”
  “师兄,你再看这个!”女人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彩色丝巾,往不笑寨主面前一张,神秘地说道:“这就是水火沟的地图。”
  不笑寨主一看之下,脸色突变,一把抢住彩色丝巾,忙道:“快走!师妹,咱们找个地方再仔细研究。”
  “哈哈……”两人未及动身,突然一阵冷笑传来,一股劲风夹着暗器破空之声而至,不笑寨主猛提师妹一跃,纵上古松尖顶,女人怒目一瞪,骂道:“好家伙,藏头露尾的,居然暗算到我‘一目泪尼’头上来了。”“什么一目泪尼,两目泪尼的!我偏要叫你骚尼姑,当了尼姑还谈情说爱的,告诉你,再这样嚣张的话,老子让你再站十年。”
  不笑寨主一听来者不善,深恐自己师妹一目泪尼,经过十年煎熬,内力不济,受人暗算,当下低声说道:“师妹,你的功力尚未复元,让我来收拾他!”可是,一目泪尼却似早已胸有成竹,轻松地望了不笑寨主一眼,微笑道:“师兄,你真以为我的武功全废了吗?”
  说着,脚步未动,人已来到松下,这时,身前不远处,现出定魂掌关龙的影子来。
  一目泪尼见到关龙,不免气上心头,指着关龙道:“姓关的,赶快过来看看你的定魂掌力吧!好好看看你家姑奶奶是不是被你废了!”
  关龙一脸得意神色,嘻嘻言道:“骚尼姑,你先别发狂,定魂掌下,从不伤失去功力之人,不过,要是把老子脾气惹起来,准叫你在魔林再站上十年。”“废话少说,有本事的话,快亮你的熊掌吧!”
  一目泪尼强压下十年来的愤怒,本想大事完成之后,再找关龙一清旧帐,不想这家伙却自己送上门来。
  真是——
  十年一觉魔林梦,仇恨都到眼前来!
  这时,一目泪尼的一目不再流泪,猛射出一道蚀骨寒光,跟着袖中一抖,一串亮晶晶的珠子飞出来,口中喊道:“看珠!”
  关龙稳足拿桩,双掌平伸,暗运功力,以奕遽变。但见那串珠子,一个炸弹开花,上下左右,东西南北,四面八方,粒粒亮珠,像有系统似的,在一目泪尼的控制之下,逐渐向定魂掌关龙头部罩去。
  关龙一见来势不对,急忙一个翻仰,身形斜卧于地,双掌向上,想以雄浑掌力,抵住神珠来袭。
  只是,眼看着一串零落的珠子,像磁铁似的,不离关龙头部,这一下,可把马关龙急死了。
  眼睁睁地瞪着几十颗神珠,凭他的掌力,竟无法把它逼开,关龙急得两眼冒火,神珠贴在掌力边缘,时分时合,关龙惊恐之余,一口气来了个就地十八滚,跳开原地五、六丈远,但神珠却像魔鬼似的,紧追不舍。
  半个时辰之后,关龙满头大汗,双掌不敢稍松。一目泪尼眼射寒光,愈来愈烈,嘴角不时露出丝丝冷笑。“让你尝尝我‘夺魂神珠’的厉害!”这时,不笑寨主坐在松顶,呆得说不出话来。“夺魂神珠”?这是什么门道?一串平凡的珠子,居然有如此大的魔力?一目泪尼望着关龙失魂落魄的狼狈样子,狠狠地哼了一声,接着说道:“姓关的,你家姑奶奶在这十年之中,练成了这一套‘夺魂神珠’,算来你的功劳不少,今天先让你尝尝第一招。”
  “骚尼姑,先用不着神气,这套鬼把戏也奈何不了我。”
  关龙为神珠所逼,几乎说不出话来,这一说话,中气外泄,神珠紧跟着又逼近尺许,粒粒神珠逐渐围拢,几乎就要套上关龙头颅。
  “哼!你真以为你的掌力能维持十年之久吗?”一目泪尼言罢,目光威力顿增,大喊一声,道:“姓关的,看珠呀!”
  关龙闻言不由一瞪神珠,此时已经连成一环,慢慢接近头颅,马上就在套下去了。风云一时的定魂掌关龙,身为鬼谷门下第一掌人,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即将丧生一目泪尼的“夺魂神珠”之下,瞪着步步下降的神珠,想不出半点脱身之策,正当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忽听身后一声急喝道:“关龙,快闭眼!”
  慌忙中,关龙未及思索,使出残余精力,双掌拼命一推,紧闭双目,一纵一跳,终于逃出神珠威力之外。
  一目泪尼功亏一篑,不想置其于死地,当下左手一抬,粒粒神珠成串收回袖中,狠狠地瞪了远处的人一眼。
  “嘿嘿嘿!骚尼姑,想不到十年不见,你倒耍出这一手鬼名堂来了。”说话的是一个灰衣老儿,头罩披风,威仪逼人,两目炯炯露出一副奸诈神色。不笑寨主一见灰衣老儿出现,反身跃至一目泪尼身旁,尖酸刻薄地挖苦他,说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个没有耳朵的老贼头!怎么?昨天夜里徒弟落荒而逃,今日里,老的就来讨回面子啦!”
  来人正是鬼谷七魂之师——“无耳道长”,不笑寨主这一番话,说得他颇具修养的老脸上,顿然一热,厉声怒道:“口舌之利,算不得好汉,快把东西拿来,老夫可以免你一死。”“大爷与你鬼谷从无瓜葛,拿什么给你?”“少装糊涂,快把丝巾拿来!”一目泪尼一听不妙,想不到自己一时大意,却被有心人窥知了秘密,看情形麻烦事是躲不掉了。
  “什么丝巾布巾的,光天化日之下,难道想敲诈勒索不成?”无耳道长挂着一张狰狞的面孔,缓步欺上前来,口中喃喃言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师妹,让我来对付他。”不笑寨主挺身而出,一目泪尼颇不放心,低声道:“这老家伙很扎手,师兄千万小心!”
  “哈哈哈哈,好,老夫要是不让你们师兄妹一起上来,倒是欺负后辈,动手吧!别让老夫久等!”
  看他满脸傲慢,似乎天下人都不是他的敌手,不笑寨主心中早已冒火,面对着这个无恶不做的老魔头,他晓得不用绝招、险招,绝没有取胜的希望。
  事头成骑虎难下之势,不拼命斗个一招半式,是无法离开魔林的,当下瞧一目泪尼笑道:“无耳道长一番盛意,受之有愧,却之不恭,师妹,咱们来伺候他吧!”
  说着,左脚跨前一步,右掌一扬,突见条条细索,撒向天空,有若万蛇钻洞,令人心乱神迷。
  不笑寨主执一端,功聚一掌,一招“群魔狂舞”,条条细索,张牙舞爪,状极缠绵,看似柔软,实是坚硬得紧。
  无耳道长对于他们师兄妹的把戏,颇为震惊,天底下名刀宝剑多得是,自己闯荡江湖数十年,哪曾见过如此这般的兵刃?
  心中虽然震惊,手下却是不敢怠慢,眼看细索同遭环身,连忙左手一挡,右手一抡“鬼火魔剑”,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法,朝细索砍去。
  以无耳道长身居黑道魁首,位居七魂之师的功力,一支“鬼火魔剑”在手,对付不笑寨主的细索,应当是力同吹灰,转眼之间,即奏奇效,然而剑砍在细索上,细索不但毫无断裂之象,反而软绵绵的缠上了剑身。
  这一下,无耳道长的锐气大减,脸上十分沉重,大概眼前的人物,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简单。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无耳道长并不晓得,不笑寨主所甩的细索的来由,当然更无法判断这细索的威力……
  这细索,乃十年前不笑寨主因自己与师妹,受师兄阴沉鬼叟的煽动与离间,被逐出魔林之后,落泊江湖之际,偶遇异人,无意中得此绝技。
  当年不笑寨主情场失意,四海为家,郁郁不乐,促成了他沉默寡欢的性格,不笑寨主之名,也是因此而起。
  一日,他徘徊在阴山深处,回忆着前尘往事,一怀愁绪,涌上心头,黝黑的脸上,找不到半块干坦的之地。
  一阵臭气传来,令人欲呕,接着,一个尖细的,沙哑的声音吟道:“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
  循声望去,但见一株秃树上,躺着个奇矮奇瘦的小老头儿,满头赤发,两眼发红,身穿红色短裤,红色上衣,上衣中间开扣,露一片瘦巴巴的胸膛,胸膛之上,长几撮长短不齐的红毛,嘴巴歪向一边,嘻嘻地笑个不停,满嘴空洞洞的,一无所有。
  看样子,八成有点像个怪人。不笑寨主瞧在眼里,明在心里,武林之中难以相貌论英雄,这红老头儿虽然其貌不扬,说不定还是个前辈高人呢!
  心里这样想着,脚下趋前,双手一拱,恭言道:“在下愁恨困身,前辈何苦奚落?”“嘿嘿……”红老头儿依旧躺在树上摇着二郎腿,两眼朝天,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两手不断地扶摸着胸前的杂毛,轻轻一笑,漫不经心地道:“感恩非君子,知愁不丈夫。”
  不笑寨主看他这副样子,心中有些不乐,但仍不敢形之于色,只是无奈何地期期问道:“前辈此言……”
  话没等说完,红老头儿抢着道:“傻小子,有什么好愁的呀!你们那档子事,都是大师兄一手造成的,杀了他,不是什么都解决了吗?”
  “这个……”“怕什么?怕打不过他是吧?让我老头子传你点绝招儿,不就行了嘛!”不笑寨主对大师兄早就恨之入骨,无奈自己功力逊他一筹,心有余而力不足,此番听红老头儿要传他一手,没等得及高兴,先“扑通”一声,忙谢道:“老前辈栽培之恩,终身难忘。”
  “哎呀呀!瞧你这小子,多酸呀!我刚说过的话,你又忘啦?”红老头儿身形一动,改卧为坐,腿敲着树杆,手指着不笑寨主,笑道:“你可知道老头儿要教你什么?”
  “晚辈不知。”红老头儿双手托腮,沉思片刻,抬头道:“我教你一手‘三千烦恼丝’吧!”“三千烦恼丝?”“嗯!用这‘三千烦恼丝’保证称可以解恨消愁。”
  于是,红老头儿闪身落地,把不笑寨主、一目泪尼,与阴沉鬼叟三人,从在七分洞主门下习艺开始,把阴沉鬼叟的阴谋鬼计,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最后,并把自己的三大绝技之一——“三千烦恼丝”,传于不笑寨主。
  当时,不笑寨主非常奇怪,自己师徒之间几年来的恩怨,人家居然能够了若指掌,难道这红头老儿与七分洞主有什么不寻常的关系?
  不管有什么关系,这红老头儿确是一代奇人。一代奇人传下来的绝技,岂能等闲视之?无怪乎连无耳道长这老魔头,都要心惊不已了。
  却说无耳道长连施几招奇奥鬼火剑法,没能将不笑寨主的“三千烦恼丝”制住,心头已经不是味道,于是一边应敌,一边极力苦思破解之法。
  一个时辰过去了,这一场奇异的拼斗,仍无法停止下来,条条细索,仍牢牢地缠绕着不清。
  自古常云:姜毕竟还是老的辣。
  无耳道长虽然一时被“三千烦恼丝”所困,但几招猛攻过后,却见他鬼火魔剑突然入鞘,展开左右双掌,左掌护住门面前推,右掌稍下,改推为拿。
  鬼谷一派,向以掌法闻名,这一招果然奏了奇效,只见他左掌推开“三千烦恼丝”纠缠,右掌运足八成功力,猛吸不笑寨主身形。
  不笑寨主急打千斤坠,隐住身形,掌力又加两成,一时仍无法冲进无耳道长的掌力圈内。
  相持一久,不笑寨主渐感内力不支,本来稳住的身形,已呈前倾状态,稍一松懈,即有丧命的危险。
  一目泪尼见状大急,这个时候,自己再不出手,眼看着不笑寨主就要一命呜呼了。可是,如何出手,才能抵得住无耳道长浑厚的掌力,换下不笑寨主来呢?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时间一刻一刻地过去,不笑寨主额上现汗珠,面趋苍白,生死存亡,全在一念之间。一目泪尼急不择路,心想:“即使让师兄受伤,也不能看着他送掉性命。”当下一个跃身,正待加入战圈——
  忽听一响“哎哟”之声传来。无耳道长双掌一收,左手捧着右手,怒骂道:“哪个大胆的小子?胆敢暗算老夫!”魔林深处,传来了回声,道:“好道长,天下事大家平分秋色,何必这样赶尽杀绝!”无耳道长虎目四顾,不见半个人影。原来正当他运功制敌之际,右腕被人以隔空找穴手法,点住了脉门,看来此人亦非泛泛之辈。
  无耳道长正待再度出手,关龙连忙走到身旁,低声道:“师父,我看这里埋伏不少,咱们还是先走吧!”
  无耳道长轻应一声,望着不笑寨主与一目泪尼道:“暂且饶你们一命,等到东海时再作道理。”
  言罢,身形已杳,关龙跟着急纵而去……
  魔林之中,恢复了片刻的寂静。
  不笑寨主被无耳道长掌力所震,跌坐于地,闭目行功调息。片刻之后,缓缓睁开眼来,悠悠言道:“想不到消息传得如此快。”
  一目泪尼向前弯腰问道:“师兄,你的内伤怎么样?”
  “不要紧,已经没有事了,真该感谢方才出手伤无耳道长那人。”
  “既然无碍,我看还是早点动身吧!”不笑寨主点头同意,两人身形微动,便如流星赶月般,失去了踪影。东海之地,古代乃指中原以东之海而言,相传太上老人居于东海之东,万丈崖下,水火沟,依今日地理眼光考之,其地当在济州岛之上。
  魔林中,不笑寨主与一目泪尼,无意间泄露了机密,立时传遍了武林各地,看样子这万丈崖水火沟,似乎已经成了必争之地。
  一目泪尼师兄妹两人,穿出魔林之后,不敢怠慢,急忙展开脚程向东赶去。一路无语,不觉间,夕阳已经西斜,金色彩霞,映满西天,难免引起多情人儿的幽思。
  此刻,天色渐晚,两人肚中早已唱起空城之计,连忙运功双足,力聚丹田,不消盏茶工夫,已经来到白马镇上。
  这日正逢白马镇庙会,迷信风俗,中国自古有之,人们白天庆祝了一天,到晚上热闹的景象,并无稍减。
  华灯初上,星月无光,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两人在前街找到一处客店,要了一个套间,安歇下来。
  不知是否因为庙会的关系,店中客人越来越多,有的嘻嘻哈哈、吵吵闹闹,有的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直到午夜过后,才逐渐平静下来。
  不笑寨主唤店家送来两斤黄酒,一目泪尼随便点了几色酒肴,师兄妹两人促膝谈心,对酌话旧。
  半生哀怨,十年离散,如今两人都已年逾三旬。回首前尘,无不感慨唏嘘,千言万语,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这一对有情人,只因一个大师兄作弄,害得他们如此凄惨,思想之下,一阵辛酸涌上一目泪尼心头,竟禁不住从红润的眼眶之中,滴下伤感的泪来。不笑寨主见状,忙安慰道:“过去的事情别再想啦!师妹。”
  一目泪尼只是静静地叹息,不笑寨主不忍师妹过于伤心,想找些话题,来调剂一下室内的空气,于是又道:“师妹,你刚才那一手‘夺魂神珠’可真厉害,没想到十年不见,你的武功居然有了这样大的造诣。”
  “那里比得上你的‘三千烦恼丝’呀!”谈到武功,一目泪尼精神稍微一振,当下侃侃言道:“说起来,这也是一段奇遇。”“来,师妹,再喝一杯,说给我听听。”不笑寨主又给一目泪尼斟满一杯酒,一目泪尼举杯一饮而尽,一时容光焕发,眼睛望着屋角,沉思于回忆之中。
  于是,一目泪尼说出了这一段“夺魂神珠”的经过——十年前,她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少女,自幼随师父七分洞主习武,在武林中,堪称色艺双全,不知迷感了多少江湖年轻好汉。
  大师兄阴沉鬼叟、二师兄不笑寨主,当时皆非等闲角色。可恨的是,两人同时钟于这个绝色的师妹,到头来闹得不欢而散,而她也因此事而自毁一目,带发修行,自称一目泪尼。
  师兄妹三人,先后离开了七分洞主,结果又在魔林占地为王,赢得了“魔林三妖”的称号。阴沉鬼叟为了达到独占一目泪尼的目的,乃极力对不笑寨主加以破坏,终于把不笑寨主逼出了魔林,后来,一目泪尼明白了他的鬼计,也和他绝了同门之缘,把他也赶了出去。
  那时候,一目泪尼的心情坏到极点,情场屡遭变故,难免弄得心灰意冷,失意之余,下定决心,终生不出魔林,专心一意修行。
  然而,人生就是感情动物,过度的创伤,只靠遮掩是瞒不住的。一夜,一目泪尼正当望月兴叹之际,突被一阵阴恻恻的笑声惊醒,只见面前树阴之下,硬生生地站着一个男人,看情形不会怀有什么好意。当下一面暗自戒备,一面怒声喝道:“来者何人?”
  那人移动着脚步,大摇大摆地向一目泪尼走去,口中并张狂地答道:“鬼谷门下第一掌人。”
  听口气,真有些不可一世的样子,一目泪尼冷哼一声,大叫道:“站住!”这一叫,倒很有效,那人真的站住了,但没有多久,又嘻皮笑脸地说道:“骚尼姑,用不着紧张,今夜我来,不为别的,只是想试试掌力。”
  “哼!”一目泪尼又哼了一声,似乎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嘴巴一撇,冷冷言道:“想死的话,可以找阎罗王,何必让我多费手脚。”
  “哎呀!”那人也不大高兴了,指着一目泪尼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流泪,见了棺材又想家。骚尼姑,看掌!”
  一目泪尼一听看掌,连忙运足功力护身,这时,那人缓缓地推出了一掌,不言不语,没等一目泪尼弄清来路,一股奇寒,已经袭上了她的全身。
  刹那之间,但觉得骨软神散,整个人像着魔似的,一点也不能动弹。
  发掌的人走近她的身边,转了一圈,然后仰天一阵狂笑,带着狂傲的笑声,得意洋洋地走了。
  剩下一目泪尼站在那里,好像被人点了穴道,可是以一目泪尼的功力来说,虽然不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但解穴之道,亦曾随师父修习多年,为什么这一次她竟束手无策了呢?好好的一个人,能想、能着,为什么偏偏不能动呢。
  说到不能动,倒真百分之百,不折不扣的不能动。一个武功深厚的人,一旦中了定魂掌力,连眨眼的能力都没有了,哪里还能谈得上举手投足。
  起初,一目泪尼还想设法解脱定魂掌力的束缚,几天的时间过去,她逐渐开始感到失望,因为这定魂掌并非普通一般的点穴,既然已经受掌力所制,就表示她的功力低于发掌之人,是绝对没有办法解脱得开的。
  堂堂七分洞主的徒弟,名震江湖的一目泪尼,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在这儿站一辈子吗?
  魔林是个人迹罕至的原始荒林,站在那里,一身武功无用,别说遇到仇家,就是来只毒虫猛兽,不是得眼睁睁的立以待毙吗?
  一目泪尼从小跟着师父长大,对于自己身世,一无所知,长成后离开了师父,在江湖上博得不少英名,如今在情场上再度失意。失意之余,又受了关龙的定魂掌力,一切不幸,降于一身,落得如此下场,心里越想越觉凄怆,一个人孤伶伶地站在荒凉的魔林之中,有谁能够来救她呢?
  如果阴沉鬼叟不走,如果不笑寨主还在,或许他们可以在和她想办法,可是,现在一个都不在她身边,其他的人,谁会晓得名震江湖的魔林之中所发生的不幸呢?
  豆豆书库扫描 风云潜龙OCR 豆豆书库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