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毒眼龙》

第三十五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红衣少女正欲举掌击向保坤时,突闻身后衣袂破风之声,红衣少女忙回头一看,只见空际闪来一道人影,在皓月照耀之下,那人身材娇小,紫巾蒙面人,双目开合之间,睛光闪闪……
  红衣少女见多识广,她一见来人那双睛光闪烁的眸子,便已测知那蒙面人,是内外兼修的高手,可是她自恃武功高强,并未因来人,而终止对保坤的杀害。
  红衣少女右手对紫巾蒙面人略作戒备,左手迅速举起,向跌倒在地上的保坤身上拍去。
  正当她掌风刚刚递出一半时,突闻身后一声沉喝:“住手!”
  那喝声虽极低沉,却宛如一块千斤巨石,撞击在红衣少女的心上,使她入耳生悸,不由自主地,把拍出去的掌风,收了回来。
  红衣少女转身问道:“阁下何人?有何指教?”说着,双目时出两道冷芒,扫向紫巾蒙面人。
  紫巾蒙面人冷笑一声,接道:“姑娘暗中袭人,已犯武林大忌,现在又欲乘人之危而下毒手,算得上一个光明的人么?”
  红衣少女怒道:“你是什么人?你知道本姑娘与那小子有一段恩怨未了么?谁要你管这闲事?”
  紫巾蒙面人不竟大笑道:“在下一生,常爱管闲事,凡是看不惯的事便要管,遇到不顺眼的人,更喜欢管……”
  紫巾蒙面人话声未了,红衣少女断喝一声道:“我的事就不准你管!”她身怀绝学,并未把紫巾蒙面人放在眼里。
  紫巾蒙面人晒然道:“你那点本领,只能吓唬别人,对在下来说,如萤光之比皓月,你如果不听忠告,擅自出手,恕在下……”他淡淡一笑,便悠然住口。
  站在一旁的黄衣少女,对突然出现的紫巾蒙面人,早已感到厌恶,她突插嘴道:“阁下竟敢管我们冥谷中人的事,相信必有超群绝伦的武功,与盖世的才华,阁下,何不脱下面巾,给我们在场数百武林高手,一睹风仪。”
  她边说身形一晃,便向紫巾蒙面人身旁欺近,伸出莹白如玉的右臂,五指如葱,向紫巾蒙面人面上抓去!
  须知,黄衣少女的武功不弱,她这抓去之式,已用了八成真力,所以捷如电光石火。
  当她抓招刚刚递出一半时,突然感觉右臂一麻,劲力顿失!紧接着,全身如遭巨锤棰击一般,登时面色苍白,额上香汗淋漓,身子一直向后暴退……
  白衣少女面色微微一变,弹身接抱黄衣少女暴退的身形。
  冥谷三女,同时感到一愕!
  在场的武林高手,都知道冥谷三女武功不弱,为何黄衣少女一招都未递出,便狼狈至此?
  他们向紫巾蒙面人瞧去,只见他静立原地,面色平静,身形未动,双目微闭,既未见他说话,也未见他出手反击,恍如老僧入定……
  全场的武林高手,都看呆了!他们不知道紫巾蒙面人到底用什么功力把武功高强的黄衣少女击退的?他是谁?……
  红衣少女略一定神,冷笑几声道:“阁下刚才不也是暗中伤人吗?这就算得上光明磊落的行为吗?”
  紫巾蒙面人庄容道:“姑娘不要血口喷人,贵教弟子,无故对在下出手,这是在场武林英雄有目共睹的事,在下并未出手……”
  红衣少女大喝一声,打断紫巾蒙面人的话反问道:“阁下既未出手,本教弟子难道是自己打伤自己不成?你这种欺世骗人的话,还好意思讲下去!”
  五湖虱仙突然嘿嘿几声插嘴道:“你这位姑娘,说话太不讲理,老不死的双目还未失明,刚才确实没有看见这位仁兄出手……”
  红衣少女怒叱一声,不屑地说道:“空空教主手下游魂,当着群豪面前,羞愧还来不及,还有何面目管别人闲事!”
  四海义乞怒道:“你这女娃,小小年纪,竟敢如此狂妄,就是你们天邪教主见了我们二人,也要礼让三分!”
  红衣少女哈哈大笑接道:“我原来以为‘武林二奇’,有什么了不起的本领,今夜一见,不过徒有虚名而已……”
  四海义乞被红衣少女抢白得怒火大炽,正欲怒责对方时,突见紫巾蒙面人,轻移身形,淡淡一笑道:“在下与姑娘本无恩怨,更用不着这位老前辈因我的事而动怒,在下见保少侠已伤在姑娘‘遥空弹指武功’之下,伤势不轻,基于救人心肠,想替他疗伤……”
  红衣少女转头见保坤此刻盘坐地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口中气喘吁吁,额上冒出冷汗……
  显然,他受伤不轻。
  红衣少女冷哼一声,问道:“你是保坤什么人,和他什么交情,愿意替他疗伤?”
  紫巾蒙面人道:“一个习武功的人,应该具有慈悲心肠,在下与保坤,仅有几面之缘,谈不上什么交情,不过……”
  红衣少女厉声打断对方的话道:“你那点子武功,本姑娘还瞧不起,如果你再这个那个的本姑娘便要出手了。”
  紫巾蒙面人面色一整道:“姑娘一定不准在下给保少侠疗伤,而要逼我出手么?”说着,双目冷芒闪闪,威势逼人!
  红衣少女也不甘示弱,睁大凤目,娇叱一声道:“今夜谁敢接近这姓保的小子,五步之内,叫他血溅当场!”
  紫巾蒙面人晒然道:“姑娘的言词,未免过于托大吧?如果五步之内,你不能使对方血溅当场,应如何处理?”
  红衣少女想了一想道:“阁下不妨试试!”
  紫巾蒙面人微微一叹道:“在下刚才已经说了,并不愿与天邪教结梁子,更没有卖弄自己才华的必要,如果姑娘一定要逼我的话,在下只有……”
  红衣少女冷嘿一声,功贯双臂,道:“逼你出手,是又怎么样?有本领尽量施为,不过到时不要后悔……”
  紫巾蒙面人笑道:“在下一生做事,从不后悔,义之所在,从无反顾,今夜姑娘如果硬逼着在下出手,只有拼力和冥谷一搏了!”
  言讫,身形一晃,红衣少女眼前已失去了人影,她忙一定神,仔细向四周打量,只见紫巾蒙面人已欺近保坤身前。
  红衣少女厉叱一声,忙伸出右手,五指迅速弹出!
  紧接着,随着指头,发出“嘶!嘶!嘶”之声,五缕指风,如迅雷奔电,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向紫巾蒙面人身上击去。
  紫巾蒙面人忙以身遮住保坤,长长的双袖,微微拂动几下。
  红衣少女登时面色大变,连声闷哼,一直向后暴退……
  她暴退寻丈开外,跌坐地上,张开樱桃小嘴,便喷出一道鲜血来。
  紫巾蒙面人冷哼一声道:“萤火与皓月相比,简直是自讨苦吃!”他挟起保坤,便想泻出场外。
  蓦在此刻,突然空际人影闪动,许多道红影,风驰电掣地闪入场中,拦住紫巾蒙面人的去路。
  紫巾蒙面人微微一怔,便刹住身形,放下保坤。
  场中群豪,见来人身形奇快绝伦,不觉同时一怔,所有的目光,一齐集中到那道人影身上。
  那道人影,身材娇小,红裳拖地,在皓月照射下,可以看出她美丽的身形和俊秀的面貌轮廓。
  那人身后同时跟着八个丫环打扮的红衣少女,俱都明目皓齿……
  这时,场中便有人惊叫道:“天邪教主!天邪教主!”
  那红衣红裙女子格格大笑道:“不错,本人便是天邪教主,想不到各位都齐集云梦山庄,幸会!幸会!”
  她双目向场中一扫,不禁收敛笑容微微色变!
  她向紫巾蒙面人、保坤二人身上一打量,冷冷问道:“阁下与那位姓保的小子有什么关系?”
  紫巾蒙面人缓缓答道:“没有什么关系!”
  天邪教主厉声道:“既然没有什么关系,请你速离开那个姓保的!”
  天邪教主的声音发出,宛如金铁交鸣之声,使在场的人听了,不禁怦怦心跳!显然,她具有着雄厚无比的内力,用此内力,推动音波,所以使人入耳心悸。
  紫巾蒙面人微闭双目,慢慢地回答了三个字:“办不到!”
  天邪教主怒道:“如此判断,本教三个弟子一定是阁下打伤的?”
  紫巾蒙面人微睁双目,笑道:“在下一生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贵教弟子,自侍武功,欺凌别人,在下不过对他们略施薄惩而已……”
  天邪教主韩娟娟一怔,心想:“以她们三人的武功而论,都在第一流以上,仍然伤在这蒙面人手中,可见眼前这位蒙面人的武功一定不弱,他是谁?……”
  紫巾蒙面人见天邪教主站着没有说话,不禁淡淡一笑道:“在下本来与贵教毫无过节,不过刚才因为在下要救这位保少侠,所以彼此起了一点小小的误会……”
  天邪教主突沉声叱喝道:“你是何人?竟敢在本教主面前言语如此放肆,你知不知道目前天邪教的势力?”
  紫巾蒙面人见天邪教主如此傲慢,心中不禁生气,怒道:“在下刚才与你善言解释,无非是想化干戈为玉帛,你要放明白,在下并不怕你……”
  天邪教主断喝道:“谁要你怕?”
  她喝声甫落,回头高声叫道:“小翠,把那个臭蒙面人拿下!”
  一个红衣红裙丫头打扮的少女,应声而出,登时挥动两只长长的红袖,如同两条灵蛇,向紫巾蒙面人身上射去!
  那红衣丫环两只红袖刚刚挥出,突听到两声“嘶!嘶”的声音,顿时两只长长的红袖,便截断成为两节,那红衣丫环,向后暴退两丈,跌坐地上。
  天邪教主微微吃了一惊,见紫巾蒙面人站在原地,双目徽闭,对红衣少女小翠的出手,恍似未见。
  天邪教主冷哼一声道:“你这点子无形正气,本教主还瞧不起眼!”
  说着,伸出莹白似玉的右手,高高举起,五指如钩,她沉喝一声道:“阁下武功不弱,能识得本教主这一招么?”
  紫中蒙面人抬头一看,只见天邪教主右手五指指缝之间,冒着黑色的气体,那黑色的气体,越来越浓,范围也愈扩大紫巾蒙面人淡淡一笑道:“教主这一招‘遥空鬼爪’招式是学对了,只可惜气势与功力的火候都不足,恐怕还伤不了在下!”
  天邪教主面孔突然凝重起来,她没有想到对方能够识破这一绝招,她略一沉忖,便道:“你既然识得这一旷古绝学,你知道这一招式所发出来的威力有多大么?”
  紫巾蒙面人睁开双目笑道:“鬼爪是一种邪门,邪不敌正,量也发生不了什么多大威力。我劝教主还是收了这一招不要使用,免得徒劳心机……”
  天邪教主格格大笑道:“什么叫邪门,古今武功,皆源于一宗,不过后来各人的造诣不同,变化自异,你分明是怕这一招亘古绝招,故意用言词来中伤……”
  紫巾蒙面人庄容道:“在下既能识得,便有破招之法,教主硬说在下怕你这一招,未免是大言欺人……”
  天邪教主怒道:“你既然不怕,那不妨就接下试试这招的威力!”
  紫巾蒙面人闭目一叹道:“在下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我本无恩怨,何必要结下梁子,多树强敌……”
  天邪教主厉声道:“阁下既不敢与本教结梁子,速将保坤交过来,并将本教受伤弟子医好,本教主还可以网开一面!”
  紫巾蒙面人突然冷笑一声道:“教主所要求的事,恕在下难于办到,教主如果一定要找本人动手,尽管施为好了。”
  天邪教主勃然大怒道:“顺我者生,逆我者死,接招!”
  这时,场中群豪顿时紧张起来,他们都知道眼前这两人的武功,都是高深莫测,他们在口头较量一阵之后,白刃战立即展开,威力定不可挡。
  天邪教主面色凝重,高高举起的右手,缓缓下降,向前伸出……
  突然,快如闪电向紫巾蒙面人面上抓去!
  天邪教主抓招一经发动,宛如雷霆万钧之势,带起锐厉呼啸的风声……
  四周顿时飞沙走石,树木向两旁倾倒,月色暗然无光……
  场中群豪骇然,沙石扬起,使他们睁不开眼睛,他们忙把稳马桩,有些功力较差的,便栽跌地上……
  威力持续约半盏热茶之久,场中才平息下来。
  天邪教主因为知道紫巾蒙面人功力高不可测,所以她这一招“遥空鬼爪”已用了十成真力,尽力施为,企图一招把对方击毙!
  当她施完这一招亘古绝学之后,向紫巾蒙面人凝目一看,不禁使她一呆!
  原来,此刻的紫巾蒙面人仍然静立在原地,双脚分豪未动,只不过蒙面紫巾,已脱下来半截,现出上半部面貌来,头巾吹落,长长的秀发,披散下来。在皓月的照耀之下,那半张面孔,非常清秀美丽……她好似一个美丽的女子。
  天邪教主吃惊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紫巾蒙面人浅浅一笑,回答道:“我是无名,也是未了,无名是我,未了将了!”
  他将紫巾缓缓拉上,罩住面孔,同时从地上拾起包头巾布,慢慢将长发包裹起来。
  天邪教主奇忖道:“无名大师是本教主的师伯,未了和尚是位功力高深莫测的老和尚,这位紫巾蒙面人怎会是他二人之中一人?……”
  她心中一动,猛然省悟道:“这位蒙面人分明是位女子,她莫非是传言中的长白山六十年未入江湖的仙狐神尼吗?”
  天邪教主心中忖动至此,便道:“你是不是传言中的长白山仙狐神尼?”
  紫巾蒙面人微微一笑接道:“教主用不着盘问在下的底细,现在教主是否还出手拦截在下?”
  天邪教主面色一沉,叱喝道:“这四周都是本教第一流高手,本教主就是不再出手,量你插翅也闯不过本教包围圈外。”
  紫巾蒙面人仰面冷笑道:“莫说是在云梦山庄,就是在你们‘冥谷’,在下是怎么样来,便是怎么样去。”
  他歇了一歇,继续道:“教主如果没有别的事,在下便要告辞了!”
  天邪教主又欲施为时,只见紫巾蒙面人挟起保坤,身形晃了几晃,便失去了踪迹。
  天邪教主见状,不禁摇头一声长叹,挟起几个负伤的弟子,消失在夜幕之中。
  一轮皓月,缓缓地向西斜去,群山静静地挺立在夜幕之中,这时万籁俱寂……
  在一座插天孤峰之上,一棵大树下,此刻,正坐着一个受伤的少年。那少年身着白衫,背插长剑,他虽然此刻身负重伤,但仍掩不住他清秀脱俗的面貌和俊美的风仪!
  这少年便是伤在冥谷红衣少女遥空弹指神功之下的保坤。
  保坤被紫巾蒙面人救出云梦山庄之后,便来到这座四野无人,插天孤峰之上。
  当他想问明紫巾蒙面人为什么要救他时,紫巾蒙面人鼻孔中仅发出一声冷哼,连头也没有回便走了。
  他心中狐疑不定,那位紫巾蒙面人的行动,使他百思不解……
  这时,已近五更左右了,保坤感觉体内气血如浪涛似的翻腾,头晕目眩,全身一阵奇热,一阵奇寒……
  他忙从怀里取出一颗药丸,纳入口中。
  蓦然,身后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声音道:“小子,你身中‘遥空弹指神功’,内部已经震伤,决难再活过三天……”
  保坤大吃一惊,心中一动忖道:“这人能在我不知不觉间,来到身后,轻功已经不弱,听他说话的中气,更证明他内力无比的雄厚……”
  保坤忖念至此,正想转头一看,突然听那冷冰冰的声音,厉声喝道:“小子,你如果想转头看一下,我便立刻杀了你!”
  其声甫落,保坤便感觉有一条冰冷的东西,架到他的颈子上,另外有一只热辣辣的手,抓住他的右肩头。
  保坤虽然没有转头看,他已体会出那条凉溜溜的东西,一定是一把刀剑之类的兵刃,抓住他右肩头的手,五指娇小,细软如棉,好似女人的手……
  这一点使他迷惘起来。
  自己身后是一个女人,这女人是谁?天邪教主?紫巾蒙面人?……
  如果是天邪教主,她会马上把我抓走,是紫巾蒙面人,她不会如此,因为她刚才救我,难道救我之后,又要杀我?何况我与她素昧平生。
  保坤正在忖想这些问题时,突又听到那冰冷的声音问道:“小子,怎么不说话,我是和你有仇!在你死前,有遗言要交待吗?”
  保坤不禁幽幽一叹道:“在下身负重伤,手无缚鸡之力,死在你的手中,颇不甘心,别无遗言。”
  他背后嘿嘿几声道:“如此说来,我是乘你之危而下手,你死得不能心服口服。”
  保坤哂然道:“在下与你缘悭一面,阁下竟乘在下无反击之力,偷袭在下,当然死也不心服口服。”
  那怪异冷僻的声音又响起说:“阁下要如何才能死得心服口服?”
  保坤深深一叹道:“在下被遥空弹指神功所伤,量也活不了多久,你就现在趁早杀了我,免得我再痛苦下去。”
  那冷冰冰的声音奇道:“你刚才说死后心不服也不服,现在又想速死,这是何意?”
  保坤摇头道:“没有什么意思,你就是不杀我,我也难活三天,反正我是死定了,不过,我的大仇未报,死不瞑目……”
  那冷冰冰的声音,似乎怔了一下,忙问道:“你的大仇未报,仇人还有谁?你死后我替你报仇吧!”
  保坤摇头微微叹道:“不必了,我生前欠了不少人的恩义人情债,死后不愿再负一笔……”
  那冷冰冰的口声,突然格格地笑了起来,良久才收敛笑声,道:“你这小子,一生恩恩怨怨太多,我现在姑念你一生的际遇不凡,给你三颗疗伤药,服后必可治愈弹指神功的内伤,然后给你两条路,任你选择其中一条,叫你死得心服口服……”
  说着伸手递了三颗白色的药丸过来。
  保坤道:“你先说出哪两条路,我认为可以才服你的疗伤之药,不然我宁愿你现在乘我之危杀了我。”
  那冷冷的声音接道:“你这个小子,古怪得再不能古怪了,有了治伤之药不服,还要讨价还价。”
  保坤怒道:“在下个性如此,贫贱不移,威武不屈……”
  那冷冰冰的声音,幽幽一叹道:“也许是因为你这小子有我相同的怪个性,所以我给你五日疗伤之期,三日之后,你身体可以复原,再调息两日,五日之后,在这峰顶上与我比武,这是第一条路……”
  他顿了一顿,又道:“或者在九月九日,随我去洞庭湖畔走一趟……”
  保坤插嘴道:“你要我去洞庭湖跳水自杀么?”
  那冷冰冰的声音,噗嗤一笑道:“不是,不是,不是要你跳水自杀,而是要你看我大战三山五岳英豪,把他们一个个打入洞庭湖中,然后使你心服口服之后,跳入湖中!”
  保坤仰面哈哈大笑道:“这条件倒是蛮古怪而且好玩的,好,好,好,在下就答应你第二个条件吧!”
  那冰冷的怪声继续道:“不过还有个附带条件,你得事前遵守才行。”
  保坤道:“说吧,什么附带的条件要遵守的。”他觉得对方提出这个条件,是罕见罕闻的古怪条件。
  沉默片刻之后,那怪声乃道:“从你伤愈之日起,你自行把双目用布蒙起来,在我没有叫你打开蒙眼布时,你不能擅自打开,否则,我便立刻杀了你!”
  保坤笑道:“这个条件我可以依得,不过我也要问你一件事。”
  “你说吧,什么事?”
  保坤道:“假如你在洞庭湖畔,打不过三山五岳的英雄,到那时,又该怎么办?”
  那怪声冷冷回答道:“你放心,我会跳水自杀的!”
  保坤摇头笑道:“阁下倒不必如此认真,不过那时我们可以在洞庭湖比试一番……”
  那怪声冷哼了一声接道:“好,我也让你在跳水自杀之前,与我比试一番就是。”
  保坤沉思片刻,问道:“阁下何以知道,三山五岳中的英雄九月九日都会齐集在洞庭湖畔?”
  那冷怪之声喈喈几声答道:“你这小子真是孤陋寡闻,九月九日洞庭湖盛会,争取价值连城的‘血潭三宝’,盛传已久,哪个不知,谁个不晓!”
  保坤问道:“那‘血潭三宝’是哪三件宝,这盛会又是谁主持的?”
  那冰冷冷的声音大笑道:“你简直是一个活乡巴佬,连‘血潭三宝’都不知道么?”
  保坤故意摇头道:“在下从未听说过什么‘血潭三宝’,更不知道有何用处。”保坤这时已略知洞庭大会可能是谁主持了。
  那怪声嘻嘻几声道:“所谓血潭三宝,就是血潭中有三件奇宝,小子你不要装傻,不久之前,你不是去过血潭一趟么?”
  保坤略略一怔,忖道:“他怎么知道我去过血潭?难道他也去过血潭,他到底是谁?”
  那冷怪之声,又笑了起来,问道:“小子,你入血潭其目的是为什么?难道不是为了那三大奇宝么?”
  保坤摇头否认道:“在下误撞误打进入血潭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三大奇宝,后来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把我救出来的……”
  那冰冷的声音微微一怔,忙问道:“那女子是谁?”
  保坤笑答道:“我并不认识她,出潭之后,她便走了。”
  保坤顿了一顿又道:“我们不谈这些,那洞庭大会主持人到底是谁呀?”
  “据我所知,主持洞庭盛会是一位女子,那女子据云便是血潭万毒公主,她已获得血潭三大奇宝,所以她就召开九月九日洞庭盛会,谁是武林第一高手,她便嫁给他,而且将血潭三大奇宝陪嫁……”
  保坤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那怪声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保坤收敛笑容,道:“如果那武林第一高手是个和尚,万毒宫主怎么办?或者是个女子又将如何?”
  “和尚当然可以还俗,女子么,只有舍弃取第二名了。”
  保坤幽幽一叹道:“想不到年将近百的万毒宫主,对‘名’与‘利’二关,还始终打不破,足见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都毁在这个上面……”
  那冷冰冰的声音又响起道:“咱们一言为定,五日之后,希望阁下践约,在此等候,并且将眼睛自行蒙起来。”
  保坤道:“当然不会失约。”说着将三颗解药,纳入口中。
  保坤突然感觉颈上那条冷冰冰的东西撤除,抓住他右肩的手,不知何时,也没有了,保坤不禁幽幽一叹,闭上双目……
  三颗解药下咽之后,他感觉立即有一股凉流,从喉咙中,缓缓流入丹田,然后再由丹田,运行到四肢百骸……
  片刻之后,保坤渐渐觉得体内的痛苦,业已解除许多,精神不觉为之一振……
  保坤暗暗忖道:“这三颗小小药丸,到底是什么东西做成的?为何有如此妙用?他既然说和我有仇,为什么还给我解药服?他为什么不乘我伤重功失之时而杀了我?他真有把握在我功力恢复之后,而能赢我吗?这个人真怪得不能再怪了!他到底是谁?……”
  纷乱的思潮,在保坤脑中起伏着。
  在这夜阑人静,插天孤峰之上,更使保坤倍感身世的凄凉,和一生不幸的遭遇……血淋淋的往事,如像潮水般的涌上他的心头……
  从空空教主在保家霸赶尽杀绝最凄惨的那一夜想起,血涧的奇遇,师父一生不幸的遭遇,以及他与云仙姑娘,潘贞姑娘的一段不平的际遇,如今她们都身陷虎口……
  保坤是一个至性至情的人,他想到以往那些悲欢离合,不禁仰面长长地一声叹息,眼中洒出几颗英雄之泪,情不自禁地念着“河满子”那首哀怨千古的词来:
  怅望浮行急景。
  凄凉宝瑟余音。
  楚客多情偏怨别。
  碧山远水登临!
  目送连天衰草。
  夜阑几处疏砧。
  黄叶无风自落。
  秋云不雨长阴!
  天若有情天亦老。
  摇摇幽幽恨难禁!
  惆怅旧欢如梦。
  觉来无处追寻!
  突然,他身后传来一阵笑声道:“好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摇摇幽幽恨难禁!’这样看起来,小子还是一个情种!”
  保坤大吃一惊。
  正想转身望去时,蓦听一声冷冰冰的沉喝道:“你如果想转身看我一眼,我会立即把你杀死!”
  保坤微微怔了一下,将转过去的半个身子,又转正回来。那笑声又起道:“这样才乖,现在再送你三颗药丸,保证你吃了以后,不会再胡思乱想,安静地调息一番吧!”
  说着,一只手从保坤左肩上伸了过来。
  保坤接过药丸,见那只手,虽然在西沉的残月照耀之下,仍然雪白似藕。
  保坤心中一动,忙将三颗药丸,纳入口中。
  一股清凉芒馨之气,缓缓从喉中流下,片刻之后,果然心如明镜,心中一切的杂念,均已消除……
  保坤忙闭目调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进入浑然忘我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