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毒眼龙》

第十七章 怪物乍现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万里追风”獠牙,身形飘然落地,欲向前对倒在地上的孤鹤真人补上一掌时,突然听到身后沉声喝道:“獠大侠的手段未免太辣了一点吧?”
  那声音虽然低沉,但入耳心悸,“万里追风”獠牙怔了一怔,忙停步回头一看,只见智尘上人已站在他身后不到五尺远的地方。
  “万里追风”獠牙厉声道:“老道士,你不要以老卖老,要晓得,我并不怕你!”
  智尘上人面容一动,沉声道:“獠大侠此言差矣,贫道素以慈悲为怀,五十年来从未出手伤人,贵教如再执迷不悟,徒造成两败俱伤,使‘冥谷’天邪教坐收渔人之利……”
  “万里追风”獠牙,断然喝道:“住嘴,谁执迷不悟?”说着,双手一抡,两股劲风,猝然向智尘上人袭到!
  “万里追风”出手如电,而且距离又近,眼看智尘上人便要伤在对方手中,全场群豪,见状莫不替智尘上人捏一把汗。
  智尘上人不慌不忙,双手平伸胸前,两只宽大的衣袖,立即把胸部完全遮住,他双目微闭,恍如老僧入定,法相至为庄严……
  “万里追风”獠牙,已尽平生之力,本想两掌把智尘上人毁了,可是两股海啸涛涌的掌力袭去时,仅见智尘上人胸前的白髯微微拂动而已。
  “万里追风”獠牙,不禁失声惊呼:“铁板神功!”
  潘贞道:“这是智尘上人第二次使用‘铁板神功’,第一次是在武当山三元观台上。”
  白衫老叟笑道:“你们仅知道‘铁板神功’除了防身,还有什么妙用?”
  保坤摇头道:“不知道,请老前辈详加指示,以广晚辈见闻。”
  白衫老叟道:“铁板神功,不但可以防止敌人袭击,而且会产生反弹之力,力量大得惊人,这一招,便费了智尘老头三十个寒暑。”
  保坤奇道:“铁板神功既能产生巨大的反弹之力,适才这一招为什么不把那‘万里追风’弹伤呢?”
  白衫老叟笑道:“这便是智尘上人慈悲为怀与众不同之处,他这招手下留情,断瞒不过那台上公主的眼睛。”
  果然,台上的公主这时厉声对“万里追风”道:“快收招后退,你打不过那老道士!”
  公主的话,宛如命令,狂傲不可一世的“万里追风”獠牙,竟住手不敢再发招,不过他心中不服,以为智尘上人再不出三招,必毁在他的掌下。
  保坤挑起大拇指对白衫老叟道:“老丈未卜先知,晚辈十分佩服!”
  白衫老叟淡淡一笑道:“老夫谈不上未卜先知,不过,此理一推敲则可明了,那公主既然武功高绝,必具慧眼,也许她还练过‘铁板神功’,智尘上人手下留情,她一看便知。”
  保坤十分惊异眼前这位白衫老叟,不但武功高深莫测,而且机智过人,他到底是谁?……
  这时,一轮皓月,中天如洗,台上宫灯光芒,反而显得黯然失色。
  智尘上人见“万里追风”停手不打了,便放下双手,微笑道:“獠大侠的武功果然不凡!”
  “万里追风”獠牙,口中发出几声冷哼,面上现出一种不屑的形色。
  少林因果大师见状大怒,大步走了过去,指着“万里追风”喝道:“智尘上人,年逾百龄,德高望重,武林之中,谁不敬佩,你是何许人也,竟敢当着天下群豪面前,如此放肆,目中无人……”
  “万里追风”本来心中不服,现在听了因果大师指责他一番,不禁勃然大怒,冷笑道:“秃贼少废话,接招!”
  “招”字甫落,已经劈面拍出一掌。
  因果大师知道厉害,不敢轻接,让过一掌,大喝一声,右手平伸,缓缓击出一掌。
  “万里追风”似未把因果大师放在眼底下,仅举起手来,想硬接因果大师一掌,可是等掌风扫近时,突然感觉有异,此时要想闪避,已经晚了一步,“万里追风”的右肩头已挨上了一掌,打得他头摇了几摇,身形向后几个踉跄,才稳住马步。
  因果大师一招得手,哪肯放过,掌腿连续如雨般的击到。
  “万里追风”在掌上的功夫,本来不及因果,尤其此刻因果大师已在主动地位,所以“万里追风”身上连续挨了几掌。
  “万里追风”连连发出怪啸之声,身形又想拔起,展开“飞龙升天”来对付因果大师。
  因果大师哈哈笑道:“微末之技,还用来对付我么?阿弥陀佛!恕老衲要开杀戒了!”
  说着,缓缓举起双手,掌心红光闪闪,朝“万里追风”推去。
  这时,“万里追风”獠牙的身子,正从空中急剧的往下降,朝着因果大师推去的掌风相碰。
  白衫老叟见状微叹道:“万里追风这回栽在因果大师手中了。”
  保坤奇道:“那‘万里追风’已经展开‘飞龙升天’,怎么一下会栽在因果大师手中?”
  白衫老叟道:“因果大师现在推出去的掌法,名曰‘大罗金刚掌’,这种掌力,愈碰到坚硬阻力,愈能产生冲击之力,‘万里追风’,现在硬碰上去,岂不自找死路么?”
  二人正说间,突闻一声凄厉的惨叫,保坤循声望去,只见“万里追风”的身子,已被碰成粉碎了。
  保坤大惊失色道:“这‘大罗金刚掌’威力了得!”
  白衫老叟笑道:“其实拆穿了,一文也不值。”
  白衫老叟笑道:“老丈这话怎讲?”
  白衫老叟浅浅一笑道:“这种掌力,越坚越摧,如能避实击虚,他能奈何你吗?由此一例,可以说明,武功一途,最重要的还是见识、机智,以‘万里追风’的功力,并不在因果之下,可是他就缺乏见闻与机智……”
  保坤点头,极佩服面前这位老丈的宏论。
  因果大师用“大罗金刚掌”把“万里追风”击毙,正想身走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暴喝道:“老和尚的‘大罗刚掌’颇为不凡,老夫愿领教几招!”
  因果大师心中微微一怔!
  忙转身,只见台上飞来一人,此人个子奇矮,是个奇特怪异的矮老头子。
  因果冷笑道:“你大概是西域‘土行一叟’吧!”
  “土行一叟”身形已着地,一蹦一跳地向因果大师走来,笑道:“不错,大和尚既识得老夫,为何不束手就擒?”
  因果大师冷哼一声:“你是什么东西?有本领敢硬接老衲几掌么?”
  “土行一叟”哈哈大笑道:“大和尚,你不要用激将法,你施出的‘大罗金刚掌’,公主已经告诉过俺了,不硬接,避实击虚,你那掌力,连一点屁用都没有!”
  因果大师听了暗暗心惊,忖道:“少林镇山绝技,很少在江湖上使用,那公主怎能识得,这样看来,那公主真是胸罗万机,不可轻视……”
  因果心念未已,“土行一叟”问道:“老和尚你想什么?公主说得不对吗?”
  因果大师面色一变,正要接腔,突见慧云大师走了过来,低声道:“师兄,这矮子让我来应付吧!”
  因果大师道:“小心这矮子身怀绝技,不比寻常人物。”
  二人对答之言,都是用传音入密之法,“土行一叟”,仅见二人口在微微张动而已。
  “土行一叟”怒道:“你们在搞什么鬼,接老夫一掌试试!”
  说着,不徐不疾,举起右手,掌心发白,朝慧云大师推去。
  慧云大师正想满不在乎伸手一撩时,突然因果叫道:“师弟当心,这是‘玄门归真’!”
  慧云微微一笑,手掌一翻,竟用“微风暗送”一招迎上。
  两掌距有半尺,双方掌势相触,略一停顿,各自暴退三四步,慧云大师冷然正色道:“你是江湖成名露脸的人物,居然一照面,就用重手法伤人,‘玄门归真’本是道家正宗功夫,你是哪里偷学的?”
  “土行一叟”嘿嘿两声道:“秃贼还能识得‘玄门归真’,难得!难得!”
  慧云大师从背上抽出长剑,冷喝道:“矮子,你敢在兵刃上与贫僧一拼高低?”
  “土行一叟”不屑地一笑道:“老夫就用一双肉掌,接下秃贼三百招!”
  此语一出,气得慧云大师满面通红,他将手中长剑一抖,幻起一片银虹,向“土行一叟”头上罩了下去。
  “土行一叟”冷叱一声,身形有如大海漩涡般,呼轰回转,旋转中,双拳齐扬,短腿飞起,飘忽怪异,连击出三掌四腿,速度之快,眩人眼神。
  劲气汹涌,窒人呼吸,有若山崩地裂,漫天作响,疾闪而到。
  慧云大师怒喝一声,长剑上更加紧了三成真力,银虹耀眼,把对方的周身完全罩住。
  一时之间,掌影、剑气,漫天弥舞,使人看得眼花缭乱。
  眨眼间,他二人已斗了二十余招,由于二人功力悉敌,都无法伤到对方,可是他们愈旋愈快,所出的招式,也愈来愈凌厉诡异。
  这种骇人见闻的凶搏,看得在场的群豪嗟叹不已。
  “土行一叟”打得不耐,斗得心头火起,突然厉喝一声,星目如火,双掌圈起一道弧线,倏地,疾然推出!
  一股掌劲,宛如惊涛拍岸,巨浪排空般卷涌过去!
  白衫老叟看见了不觉惊咦一声道:“这一下慧云和尚恐怕要……”
  言犹未了,突见慧云大师闷哼一声,连连向后暴退了好几步。
  他口中已经流出血丝,显然内腑受了重创。
  “土行一叟”见一招得手后,嘿嘿几声,右手五指如钩,疾如石火般地向慧云大师面上抓去。
  蓦在此刻,突然谷外传来一阵怪啸之声!
  那啸声奇异而怪诞,眨眼间,便听到沙沙之声,谷中蓦然出现一个蛛面人身的怪物来。
  “土行一叟”乍见那怪物,心头不禁一凉,口中发出一声惊呼:“蛛面追魂魔!”
  场中群豪,看见这怪物骤然出现,不知是敌是友,心中都齐感诧异,数百双锐厉的目光,一齐集中到那蛛面物身上。
  保坤在鼎中一见那“蛛面追魂魔”出现在无底谷中,不禁一剔剑眉,喃喃自语道:“他怎么又出现了,来无底谷干什么?他到底是谁?……”
  白衫老叟哈哈大笑道:“他来无底谷还不是为了‘血潭图’,鬼王庄的消息,也是够灵通的。”
  保坤心中一动,忖道:“蛛面追魂魔的身世是个谜,他到底是谁?上次遇见他时,他的行动颇使人费解……”
  保坤正在忖思,突见到白衫老叟拍拍他的肩头笑道:“少年人,那蛛面追魂魔与你有关系,你想知道吗?”
  保坤此刻正要知道蛛面追魂魔的身世,听白衫老叟一提到,求之不得,忙道:“晚辈急欲知此事,望老丈道其详。”
  白衫老叟微微一顿道:“详情也不太清楚,老夫仅知道那魔头遭遇很惨,他从前是一位武功高绝的侠士,后来不幸中人奸计,喝了一种迷失本性的毒药,记忆力渐渐丧失,供人驱使,详情须问空空教主才知道。”
  保坤闻言怔了一怔道:“老丈说空空教主杀死晚辈的父亲,是冒牌的,依此推想,晚辈父亲尚在人间,不知是否与蛛面追魂魔有关?”
  白衫老叟叹道:“此中错综复杂的情形,一时也说不清楚,日后遇见空空教主时,自然会使真相大白,快看,他们打起来了。”
  保坤忙伸头向大鼎中看去,只见那蛛面追魂魔一阵风似的,向“土行一叟”扑去,口中发出“哇!哇”乱叫之声。
  那叫声如同金钢相触,锵锵之声,直震得功力稍差的人,掩耳不迭。
  “土行一叟”功力虽高,但看见蛛面追魂魔,扑来之势奇快怪异,不禁心头一惊,一侧闪避,此时,那蛛面追魂魔的肩头,刚好接近“土行一叟”,“土行一叟”忙伸出右手,一掌狠狠地拍在蛛面追魂魔的肩头上。
  照理而论,他一掌非重创对方不可,可是大谬不然,蛛面追魂魔,肩头仅抽动一下,他几只手便疾如石火地把“土行一叟”抱了起来。
  “土行一叟”见状大惊失色,正想挣扎,蛛面追魂魔口中又是一阵乱叫,将“土行一叟”向外一推,紧接着,便听到“土行一叟”惨叫一声,身子便横飞而起,滚出两丈多远,竟无法爬起来,显然,已受了重伤。
  这蛛面追魂魔,一个照面就将武功高绝的“土行一叟”扫倒,全场一阵哗然。
  蛛面迫魂魔望见群豪,更是“哇哇”地叫个不停,挥手踢足,大肆咆哮。
  此刻谷中一片死寂,皓月洒落一地惨白银辉,看来陡增凄凉之感。
  白衫老叟叹道:“这怪物的武功,看来愈来愈高了……”
  保坤接道:“上次在潘家霸遇见这怪物时,倘不是使用‘龙眼’,几乎栽在他的手中。”
  二人正谈间,突见台上又飞出一人,那人个子奇高,身材细弱,没有一点人气。
  此人正是西域喀嘛教中高手“齐天野叟”。
  蛛面追魂魔见飞来的人,比他要高上一倍以上,不禁又是一阵乱叫,目中红光暴射,熠熠生辉,显然内力深湛已极。
  “齐天野叟”已看出蛛面追魂魔,蛛面多手,转动身子,比常人要快得多,近身相搏,绝难讨好,只有先虚发空掌试试。
  他不敢大意,集九成真力,向对方中盘推出,掌势甫发,迅即横飘三步,又连忙拍出几掌。
  他这种试探之法,认为虽伤不了蛛面追魂魔,至少也不会一个照面受挫。
  然而,白衫老叟微微一叹道:“齐天野叟完蛋了!”
  果然,蛛面追魂魔怪叫一声,根本不理“齐天野叟”推出的掌风,身形微转,一闪而上。
  “齐天野叟”只觉眼前一花,便被蛛面追魂魔抱住,登时感到全身如同铁箍箍住似的,无法挣扎。
  蛛面追魂魔张开血盆似的大嘴,一口便把“齐天野叟”的头咬下未,抓起来便放在口中大吃大喝起未。
  这一来,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一声惊叫道:“怪物吃人!”
  白衫老叟摇头一叹道:“这怪物如此凶残,决留他不得,尚让他吃了一百个人,普天之下的武林中人,便无可以奈何他了。”
  台上站的西域喀嘛教公主,见蛛面追魂魔把活生生的“齐天野叟”吃了下去,也不禁为之动容!
  蛛面追魂魔吃了“齐天野叟”以后,一步步向台边走近场中的空气,顿时更加紧张起来,所有的人,都替在台上站的如花似玉的公主捏了一把冷汗。
  蓦然!一个白发如银,手持拐杖的老妪,从后台飘然而出。
  保坤一见那白发萧萧的老太婆,便认出是西域喀嘛教武功高深莫测的云姥姥,他吁了一口气道:“老丈以为云姥姥可能降服那魔头么?”
  白衫老叟笑道:“虽无胜望,尚还不至败得像二人那样惨!”
  “怎么?她也无法胜过那魔头?”
  潘贞惊道:“快看呀!”
  此刻云姥姥已经和蛛面追魂魔打在一起。
  云姥姥确非庸手,她手中的拐杖,如像一条蛟龙,带起风雷,忽左忽右,虚幻莫测,方圆五丈之内,黄尘蔽天,月色无光……
  蛛面追魂魔,团团打转,手在空中乱抓,口不时发出惊人的怪叫之声,可是云姥姥手中的拐杖劲力奇强,使他无法近身。
  三十招过后,云姥姥手中的拐杖渐渐挥得慢下来。此刻,蛛面追魂魔怪吼一声,身形突疾旋而起,一股奇大的罡风,旋起三丈多高,把拐风完全压了下来。
  云姥姥这时皤皤白发,无风自动,长叹一声,倒掠而起,没入夜色之中。
  台上的公主看得面色微变,蓦在此刻,蛛面追魂魔忽然“哇哇”大叫,身形陡然拔起,闪电似的飞上台去,长臂一伸,向公主面上抓去!
  台下群豪不禁同时发出一声惊叫!
  保坤见状,惊得面色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