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淡烟幻影》

第十一章 闯谷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独眼老者幌身扑去,其余六贼也就各纵身形,挥双掌,分朝圣手赛华陀杨少华与玄清、玄心两位道长等三人疾扑!
  神乞路衡与独眼老者单打独斗,双方各展绝学,招式势沉力掹,互争先机!圣手赛华陀杨少华等三人,与六贼是三与六比之数,正好以一敌二。
  刹那之间,只见人影纵落,掌影翻飞,劲风呼呼,十一个人分作四面飞起,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拚斗!
  这里暂且不谈,掉转笔来再说祝玉琪,掌毙夺命鬼陈兴山后,趁着要命鬼马雄,拘命鬼吴方二人心中大惊之际,展开身形,恍似一缕淡烟,疾逾飙风,迅速无可譬喻的直向谷内疾驰!
  要命鬼马雄,拘命鬼吴方二人,虽是急纵身形,随后疾追,但,祝玉琪轻功绝世,当今武林,堪誉无出其右,其身法之快捷,莫可拟比,二鬼如何能追得上?
  转瞬工夫,便已追失前面祝玉琪的身影!
  铁盆谷虽然尚未为江湖道人所知,然而,既是青衣帮总舵所在,焉得不设置伏椿暗卡,提防外人无意闯入!
  且说祝玉琪身形恍如一缕淡烟,正向谷内疾奔间,蓦闻一声沉声断喝道:“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夜闯本谷,想找死吗?打!”
  打字声落,立见五点寒星,成梅花形,自左前方两丈左右暗处,挟破空疾劲风声,直奔祝玉琪前胸五大要穴!
  暗器来势不但劲疾,并且于相距两丈左右的暗黑里,仍能认准穴道,显见打出这暗器之人,手法极高,功力精深不凡!
  但,祝玉琪身负绝世奇学,怎会把它放在眼内,身形略顿,口中一声冷笑,左手儒袖一挥,喝道:“雕虫小技,也敢拿来献丑称能,去罢!”
  声落,劲疾射来的五枚暗器,在祝玉琪儒袖轻描淡写的一挥之下,竟已全被震飞得无影无踪!
  就在这同时,暗黑处人影幌动,疾似飘风般地跃出四人,落地拦路站立,八道目光齐都投射在祝玉琪的身上,微现惊异之色!
  书中交待,这四人乃川北绿林道上的有名人物,外号人称川北四恶,一身武功均颇不弱,为青友帮总坛二流香主,铁盆谷第二道伏桩。
  大恶胡庆元忽地嘿嘿一声干笑,双目精光暴射,沉声喝道:“小鬼何人?胆敢擅闯本谷,赶快报名受死!”
  祝玉琪剑眉微轩,傲然一声冷笑道:“少废话!是识相的,就赶快让开,否则,可别怨你小爷手底狠辣!”
  大恶胡庆元一见眼前这少年书生,口气竟是这等狂妄骇人,完全没有将他们四恶放在眼内,心中不禁顿时大怒,张口发出一阵桀桀狂笑。
  笑声一落,立印面色一寒,沉声怒喝道:“好个狂妄的孺口小子,你有多大能耐,竟敢如此目中无人,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祝玉琪朗声一笑道:“小小铁盆谷,对不对?”
  大恶胡庆元嘿嘿一声阴笑道:“既知铁盆谷之名,当知铁盆谷的禁令了!”“什么禁令?”祝玉琪问。
  胡庆元冷冷地说道:“擅闯本谷者,死!·”
  祝玉琪微微一笑道:“你认为一定是吗?”
  “不信你就闯闯看!”
  祝玉琪俊目微闪,看了大恶一眼,满脸不屑地说道:“你用的什么兵刃?”胡庆元右手一撩衣襟,撤出一对钢环,分握两手,向祝玉琪一扬,双环交错一碰,发出一阵“呛啷”声响,喝道:“就是这个!小鬼!你要闯入本谷,就亮兵刃往里闯吧!”
  祝玉琪淡淡地一笑,双手一摊道:“好!你进招吧,小爷就凭这双肉掌陪你走几招好了。”大恶胡庆元一听这话,简直不是味儿,眼前之少年书生不但对他轻视到了极点,也太已使他难堪透顶!
  “小鬼!你敢轻视你家香主!”
  祝玉琪哈哈一声朗笑道:“以你这等脚色,小爷这么说,已经算是很客气了,要是不信,只要你能在小爷这双肉掌下走出三招不败,你小爷立刻自断双手,掉头离去!”
  说罢,神定气闲而立。表面上虽是神定气闲,暗里却已运聚两仪真气神功,凝神蓄势以待。祝玉琪这话说得实在太已狂妄,太已目中无人了。大恶胡庆元听后,心肺几乎被气炸,猛的一声怒吼道:“小鬼!接招!”
  怒吼声中,双环交错,揉疾进,招演“风起云涌”,威势劲疾凌厉,分击祝玉琪眉,腰两处要害他出手招式虽然劲疾凌厉,极见火候,但祝玉琪却似脱若未睹,身形不移不动,完全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直到眼看双环距离肩,腰要害,只差数寸印将击实之际,口中这才陡然一声冷哼,双手倏伸,竟向双环硬抓!
  这是一种什么打法?怎地一出乎就硬抓敌人的兵刃?
  不但太过出人意外,而且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斗!
  大恶胡庆元一见,心中不禁极感意外地微微一怔!就在这时,忽见两条人影如飞的奔来,那两条人影身形尚在二三十丈之外,口中即已大声急喊道:“胡大哥小心!这小子就是武当派的祝玉琪!”
  大恶胡庆元闻声,心中不禁霍然一惊!
  原来这如飞奔来的两条人影,正是陀江三鬼中的老大要命鬼马雄,老三拘命鬼吴方二人。“武当派祝玉琪”这几个字,在青衣帮众耳中听来,何异是一个晴天霹雳,实在极为令人震骇失色!
  说来太慢,就在大恶胡庆元心中微怔,闻名陡惊,快如电光火石一闪的刹那瞬间,递出的双环,巳齐被祝玉琪抓住!双环刚被祝玉琪抓住,胡庆元心中连念头还没有来得及转动,便即听得祝玉琪一声朗喝道:“撤手!”
  胡庆元蓦觉虎口一阵剧疼,已被震裂,鲜血泪汩往下直流,双环如何还能把持得住,顿时应应声松手,双环猛在祝玉琪的手中。
  心中不禁更加骇然大惊!连忙咬牙忍痛,双足猛一用力,倒身暴退丈外立时,要命鬼和拘命鬼二人,已经与川北四恶站立一起,祝玉琪星目神光电闪般扫射了六人一眼,口中一声冷哼,双手猛的一扬,两只钢环立时脱手飞射,疾若电掣,直朝右边三丈余外的石壁上射去!
  只听得“嚓!嚓!”接连两声轻响,火星稍闪即逝,一对钢环已完全嵌入石壁之中,丝毫不露!
  这种绝世无俦的功力,委实太已骇人,四恶二鬼都不禁被惊得目瞪口呆,睁眼望着祝玉琪只是发怔!祝玉琪见状,口中一声冷笑,身形微幌,恍如一缕淡烟,捷似凤飘电闪,自六贼身侧一闪而过,直往谷中驰去!大恶庆元忽然警觉地说道:“老二赶快吹讯号!”
  二恶金呈禄闻言,连忙自怀中取出一根竹哨,凑在嘴边,吹起一阵“呜呜”之声。这里“呜呜”之声才吹起,谷里不远之处,立刻也响起一阵“呜鸣”的竹哨之声,顷刻之间,满谷尽是这种“呜呜”的竹哨之声,响彻夜空,此起彼落,互相呼应,不绝于耳!
  祝玉琪一听这些“呜鸣”竹哨之声,知道是青灰帮规定的一种传警讯号,他虽然艺高人胆大,此际也不禁为之心惊,暗忖道:“照此情形看来,这铁盆谷青衣帮总坛,戒备颇为森严,确实未可轻视呢!”
  他心中虽在暗惊忖想,但身形却是毫不稍停,仍快速无伦地往前飞驰,同时更暗中运聚起“两仪真气神功”,护住浑身要害大穴,留神提防两旁黯黑之处隐伏的敌人,骤起突施暗袭!
  他乃是绝顶聪明之人,深知此刻已惊动全谷帮众,危机四吠,稍一失慎,便有命丧谷中之厄!
  虽然,这铁盆谷究有多人?青衣帮总坛设在何处?还有多远距离,他一概不知,不过,他极知此时此刻,唯一上策,是速战速决,越快到达总坛越好,越慢情形也就越糟,危机也就越多!忽然,迎面响起一声震天霹雳也似的大吼,喝道:“小子!站住!”
  祝玉琪闻喝,身形不由略停,俊目望处,只见对面丈外,并眉当道立着两个身材魁梧,浓眉环眼的青衣大汉,站在道中,仿佛是两座半截铁塔,手中各持着一根粗逾儿臂,长约丈许的铸铁棍。
  祝玉琪身形才停,只听得又是轰雷般地一声大吼,喝道:“小子!胆敢闯入本谷找死,接棍!”
  喝声未落,两权镭棍竟是一横扫,一直劈,挟呼呼劲风,威猛无俦地齐奔祝玉琪打来!
  这两棍势沉力猛,足有万钧之力,那怕是铜筋铁骨之躯,不要两棍齐着,只要挨上一棍,也非被打成肉浆不可!
  祝玉琪虽然身负绝世功力,对这两棍齐来之威力猛势,可也不敢轻视硬接,连忙身形疾闪,飘身避开!
  那两个大汉身材魁梧,铁棍粗沉,祝玉琪以为他们身形动作一定笨拙异常,那知事实并不如此,他身形方飘身避开,两个大汉不待铁棍招式走老,身形陡地一旋,竟是奇异非常,快捷绝伦地跟踪攻来,而且两棍招式不变,仍是直劈横扫,威力无俦!
  祝玉琪一见,心中不禁为之一震!剑眉微微一皱,暗忖道:“看不出这两个看似笨拙的大汉,竟有如是奇异快捷的身手……”
  他心中虽在暗暗惊忖,身形可是不敢丝毫怠慢,脚踩“两仪化合步法”,闪身避棍,运聚神功,左臂陡抬,儒袖拂卷直劈而下的铁棍,右手猛探,疾向横扫而来的铁棍抓去!
  祝玉琪也真是个大胆到了极点,明明知道这两根铁棍力沉势猛,非同小可,竟仍敢袖卷手抓的硬接,岂只是大胆到极点,简直是有点不知死活!两个大汉一见,他们皆自持天生臂力过人,不但毫不作避让之想,并且心中还在暗骂道:“好小子!你这真是自己找死………”
  两个大汉心中暗骂未已,手中的铁棍已均被祝玉琪左袖右手卷住抓住,两个大汉立时双睛齐瞪,猛的一声大吼,运起全身真力,双双一震镔铁棍,猛的往起一挑喝道:“去吧!”
  在两个大汉的心中,以为一震一挑,力逾数千斤,对方决然承受不起,身形定被挑飞半空,摔死当场!怎料,事实大谬不然,在这一震一挑之下,对方身形不但丝毫未曾稍动,并且依旧稳如山,气静神闲的卓立当地!
  两个大汉虽然天生臂力过人,但怎能舆祝玉琪上乘神功罡力相比,宫然是宛如蜻蜒撼石,白费力气了!忽闻祝玉琪口中一声冷笑,星目神光电射,朗喝道:“撤手!”
  随着这一声朗喝,两个大汉立印冕得持棍的手臂猛的一震,酸麻麻的,同时有一股绝大无比的劲道,猛朝二人身上推压了过来,手中的镔铁棍再也无法把持得住。
  两个大汉心中不禁齐皆骇然大惊,急忙松手弃棍,暴退寻丈!祝玉琪口中不由一声哈哈朗笑,左袖一抖一扬,一根重达六十余斤的镔铁棍,立时飞上半空!
  接着,右手握着另一棍端,随手向地下一扫,只听得“嚓!”的一声,一根丈许长的铁棍,顿时深入地下六尺还多!
  两个大汉平素虽颇自负,两臂有千斤之力,无人敢挡他们的一棍猛击,但,今夜一见祝玉琪抖袖抛棍,直飞半空,随手扫棍,深入土中六尺还多,这种功力委实太已惊人,都不禁被惊得目瞪口呆!
  祝玉琪右手择棍人土后,立即身形一幌,展开“潜影挪移”的上乘轻功身法,迅逾飘风,自两个大汉身侧一掠而过,再度向谷中疾驰深入!
  书中交待,这铁盆谷青衣帮总坛,自谷口开始,至总坛为止,伏桩暗卡,共有十三道之多,不过,负责这十三道伏桩暗卡之人,一个个武功身手虽都不弱,一道比一道强,但大多是青友帮中的二流香主。祝玉琪武功绝世,这些二流香主的伏桩暗卡,如何能挡他得住,是以他一路直闯,势破如竹,一口气竟连闯了十二道伏桩暗卡。
  这时,天色已过四更。
  祝玉琪刚好闯过第十二道伏椿,忽见对面数十丈外,二三十条人影疾跃而来,一个个身形快似飘风闪电,显然都是身负上乘轻功的一流高手!这二三十条人影,一直跃至祝玉琪面前两丈左右,便即霍地一齐收住身形。
  祝玉琪俊目微闪,略一扫视,只见为首之人,乃是一个年约四十多岁,满脸阴鹫之色的中年儒生,其他之人都是双目精光灼灼如电,太阳穴高高鼓起,年在五十以上的老者。
  不用说,行家眼里一望便知,这些人均都是功力不凡的内家高手!
  祝玉琪虽然身怀绝学奇技,但一见这种声势,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这才知道,这青衣帮总坛果真高手如云,确实不可轻视!
  不过,面对着这些江湖高手,他心中虽然暗暗吃惊,但面上神色却是丝毫不变,更是毫无一丝惧怯之色!其实,此时此地,惧怯又有何用?
  那中年儒生双目灼灼,精光直如寒电激射,朝祝玉琪上下打量了一眼,然后沉声问道:“小子!你就是武当派的祝玉琪吗?”
  “不错!”说罢并反问道:“你就是青衣帮主吗?”
  中年儒生嘿嘿一声阴笑道:“本帮主乃一帮之尊,焉是外人可以随便见看的!”“你是谁?”
  “银旗坛主银笔秀士余明甫。”
  “你们帮主何在?”
  “你要见本帮帮主?”
  “嗯。”
  “什么事?”
  “向他要人!”
  “什么人。”
  “追风客罗方之女罗姑娘。”
  “那你是为救她来了?”
  “哼!”
  “她是你的心上人么?”银华秀士余明甫说着,阴恻侧地一声冷冷笑,又道:“你要救她不难,但必须……”
  “怎样?”
  银笔秀士冷冷地说道:“让我们绑起你来,带着去见本帮帮主,听凭发落,当必将她交给你带走!”
  祝玉琪剑眉不由一轩,问道:“我不肯呢?”
  “就别想救她!”
  “你们为何要掳却她?”
  “因为她是你的心上人!”
  祝玉琪沉声喝问道:“你们究竟要将她怎样?”
  银笔秀士阴骛地笑道:“慢慢地折磨她,凌辱她,直到你这小鬼屈服为止!”
  祝玉琪只听得浑身血脉愤张,俊目通红,似欲喷火,心头猛烈震颤不已,怒极而笑的厉声喝道:“恶贼!你们也太阴毒!太无耻了!”
  银笔秀士嘿嘿一声冷笑道:“小鬼!为免你的心上人受辱受苦,我看你还是乖乖的听话的为妙!”
  此际,祝玉琪胸中已是怒火如焚,忍不住猛的一声大喝道:“恶贼!你休要做梦,接掌!”话落掌出,双掌齐推,柔风飒飒,两仪真气神功已经发出,直朝银笔秀士余明甫当胸撞去!
  银笔秀士余明甫为人素来阴鸶机沉,他早就暗中凝神提防着祝玉琪在愤怒之下,会猛然出手!是以,祝玉琪双掌推出,他也就立即两掌齐翻,倏推疾吐,内家掌力刚猛绝伦的迎着祝玉琪击来的掌力撞去!
  前书中已经交待过,这两仪真气神功,乃武林绝学的上乘奇学,取先天真一之气,离坎阴阳化合而成,取坎填离,以真阴求真阳,以真阳齐真阴,气生无形无象,力从气生,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自然无中来,以实无而形虚,以实有而形无,发时无形无声,真力暗含,真气所至,无坚不摧,威猛无俦,但却又亦刚亦柔,可凭意念变化!
  银笔秀士身为青衣帮五旗坛银旗坛主,内家功力虽然已臻上乘,为青衣帮一流高手中佼佼者,但又怎能是祝玉琪这种武林上乘奇学,两仪真气神功之敌!
  神功真力与刚猛绝伦的掌力相撞,只听得震天价的一声“轰!”然大震!顿见狂飚激卷,沙走石飞,满空尘土迷漫:那声势威力实在惊人!
  银笔秀士当场被震得踉跄连退七步,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躯扑地栽倒!群贼见状,不禁齐皆大惊!
  立时,只听喝叱之声陡起,一阵“呛啷啷”阵响声中,,寒光暴闪,人影疾纵,群贼已全部撒出兵刃,将祝玉琪困在垓心!
  群贼虽将祝玉琪围困在垓心,但都只是凝神蓄势待发,却无一人敢于轻举妄动,随便出手!
  祝玉琪岳峙渊停,神定气闲的卓立当地,星目神光电射地扫视了群贼一眼,陡地纵声哈哈一阵大笑,喝骂道:“你们这些不要脸的无耻恶贼,除了倚仗人多势众,专门群打群殴之外,还有别的能耐吗?呸!你们真丢尽了武林人的脸了!”
  说着,右手霍地一挥,寒光乍闪,悬挂在腰闾的青铜长剑,已经掣在手中,朗声说道:“来者不惧,惧者不来,小爷既敢单人只剑前来铁盆谷,岂会惧怕你们人多势众,来,来,来,你们尽管动手齐上好了!”
  群贼闻言,脸上均不禁感觉一阵热臊!
  须知这眼前群贼,俱都是成名江湖二三十年,素向自命不凡的江湖高手,往日里在江湖上群打群殴的事情,虽然并不鲜有,但,像这样二十多人围着一个武林后辈群攻的事情,还从未有过。
  因此,祝玉琪话声落后,群贼既未有人答话,也未有人发招动手,只仍围着祝玉磺凝神蓄势而待祝玉琪乃绝顶聪明之人,一见这情形,心中那有不明白的,知道群贼此际的心情,一方面是震慑于他的武功,无人敢于轻妄出手,一方面也是被他的这番话僵住,有点不大好意思遽尔发动群殴的场面!
  不过二这种形势极为明显,此际只要他一出手,群贼也就必然一齐出手无疑!
  他虽然身负奇学,功力高绝,若论单打独斗,眼前群贼,不用说,决无一人能在他手底走出十招之数,但如果群打群殴,好汉打不过人多,凭着单人只剑,独斗二十多名江湖高手,他虽然豪氛凌云,决无惧意,却按有绝对制胜把握!因此,他虽已掣剑在手,随时可以发招攻敌,但在群贼未出手之前,他也实在不愿先出手,轻举妄动!
  可是,他不动手,群贼如果也就这样围着他,老不动手的干耗着,要耗到什么时候才是了局呢?
  他心中这样一想,不禁有点暗暗焦急!正值此际,他耳中忽然传进一股极细的声音,说道:“小娃儿!这铁盆谷中,成名高手多如过江之鲫,你竟想凭仗单人只剑闯入救人,实在太也胆大妄为了!”
  祝玉琪闻言,知道说话之人用的传昔入密的上乘功夫,心中不由微一怔!因为他听音辨韵,已听出并不是阴阳仙翁古翁的声音,暗忖道:“这传声之人是谁?………”
  他方忖念间,耳边又响起那细声说道:“小娃儿!你武功虽高,但要想在铁盆谷中救人,却是势比登天扬难!”
  祝玉琪听了,剑眉不山一轩,但因不知对方是什么人,是敌抑友?下便朗声回答,便也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回答道:“我不信有那么难!”
  那细声又说道:“老夫知道你不信,不过,那只是徒自逞强,难有所获!”“怎见得?”
  “第一、眼前的这多好手,你武功虽然高绝,但强煞也只是一人一剑,就决对无法制胜!第二、青衣帮主武功之高,舆你只在伯仲之间,你纵能胜了眼前的这多江湖高手,但在久斗力乏之后,只怕很难胜得青衣帮主!”
  那细声说到这里,略微顿了顿,接着又道:“就是青衣帮主也被你击败,结果你还是不能救出你要救之人?”
  “为什么?”
  “她被囚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除了青衣帮主本人外,知道的人恐怕就只有老夫了!”“你是谁?”
  “是敌人也是友人!”
  “此话怎样?”
  “由你决定!”
  “决定什么?”
  “友舆敌!”
  “友便怎样?”
  “帮你救人!”
  “有把握吗?”
  “绝对负责!”
  “敌呢?”
  “对你当然极是不利!”
  “怎样不利?”
  “很难说!”
  “如何为友?”
  “接受老夫一个条件!”
  “你想乘机要挟?”
  “随你怎么说吧!l“我拒绝呢?”
  “接受了于你有百分之百的好处!”
  祝玉琪心里奇怪极了,也迷惑极了,很显然的,这人功力极高,但这人究竟是谁呢?要自己接受什么条件呢?………
  于是,他沉吟了半响,仍用传昔入密的功夫问道:“什么条件?”
  “你答应接受了?”
  “不一定!你先说给我听听看!”
  “老夫送你一个媳妇!怎样?”
  闹了这么半天,对方说出来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条件,当此强敌环视之际,祝玉琪真不禁被闹得有点啼笑皆非!“尊驾别开玩笑了。”
  祝玉琪语音刚落,便听那细声紧接着说道:“这是什么时候,老夫岂会和你开玩笑!”
  祝玉琪本以为这暗中传声之人在和他开玩笑,及至听了这种语气,实在不像是开玩笑,心中不禁又是一怔!问道:“尊驾究竟是谁?”
  “先别问老夫是谁,只问你接受不接受?”
  祝玉琪沉吟有顷,说道:“尊驾这条件,并不是小生不肯接受,实在是不能接受!”
  “为什么?”
  祝玉琪答道:“因为小生已经定过亲事了。”
  那细声忽地哈哈一笑道:“那不成问题,只要你接受,娥皇女英,岂不大佳大妙!”
  “娥皇女英,虽极佳妙,但还是不能接受!”
  “你这娃儿怎地这么固执!”
  “对方人品如何?是何许人?我皆未见过,岂能怪我固执!”
  “人品包你满意,并且是你见过的?”
  “我见过的?谁?”
  “老夫的掌珠!”
  “你是?………”
  “阴风使君!”
  “啊!………”祝玉琪这才恍然大悟!“怎样?她的人品不会辱没你吧!”
  阴风使君邱长吉说着略顿,轻叹了口气,接着又道:“老夫已经悟澈江湖是非,隐居蛮疆,足迹不履江湖二十多年,只因老夫生平只此一女,为了她的终身大事,乃才接受青衣帮主的邀请,重出江湖,只要你答允这头婚事,老夫不但包你救出罗姑娘,并且将你师门掌剑真解交你,由你交还师门!你奸好的考虑,考虑吧!”
  祝玉琪听了之后,沉思有顷,心念忽然一动,传声说道:“承蒙老前辈如此厚爱,晚辈岂能再事固执,辜负老前辈一片美意爱心,不过,晚辈也有一个条件,祈望老前辈赐允!”
  阴风使君一听祝玉琪的口气,已有允意,心中不禁大喜,连忙传声问道:“什么条件?你尽管说好了,老夫无有不答应的!”
  祝玉琪传声说道:“晚辈要老前辈立刻脱离青衣帮,回返蛮疆去!”
  阴风使君急忙接口答应道:“自然,自然,我把罗姑娘和琳儿二人,与你师门掌剑真解交给你之后,便即动身遄返蛮疆!”
  “好!我们就此一言为定,这里事完之后,我在太华山麓圣手赛华陀扬大侠家中等你!”“好!后天午后日落之前,我必带着她二人赶到那里!”
  阴风使君说着略顿了顿,又道:“眼前这多好手围着你,你能够脱身吗?”祝玉琪答道:“放心好了,动起手来虽然未必能胜,但如要脱身一走了之,大概还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我!”
  “我走了,你可小心些!”
  阴风使君语音才落,忽闻两声清啸划空传来,四条人影疾如流星般从天而降,直落场中祝玉琪停身之处!
  祝玉琪目光一瞥,已看清来的四人是神乞路衡,圣手赛华陀杨少华和玄清玄心两位道长。
  四人身形一落,神乞路衡首先一声大喝,双手齐挥,劈空掌力,势如排山倒海,威猛无俦的直朝两个贼人击去!
  圣手赛华陀舆玄清玄心两位道长三人,也是一声喝叱,同时各挥长剑,寒光飞洒,分朝群贼疾攻—群贼皆是成名江湖二三十年的高手,焉有不认识老化子等几人的,心中都不禁齐吃一惊,不敢怠慢,连忙各挥手中兵刃相迎!
  祝玉琪见状,蓦然一声长啸,啸声中长剑疾挥,展开“空空剑诀”,顿见剑气如虹,威势凌厉无匹的猛朝群贼狂攻!
  剎时之间,只见刀光剑影,寒光灼灼,耀目生寒,分成五堆,展开了一场武林罕见的恶斗!
  “空空剑诀”乃武林上乘剑术绝学,招式之深奥精奇,无可比拟,威势之凌厉,更是举世无双!这种精奥无比,威势无双的上乘剑术,群贼如何能抵挡得了?
  祝玉琪只才展开玫出,便即听得惨叫厉吼连连,血雨飞溅中,已有数贼伤在剑下,祝玉琪洁白的儒衫上,殷红点点,溅染了不少的血渍!
  此际天色已经破晓!
  祝玉琪一枝长剑挥舞如风,剑虹缭绕直若神龙,力斗十多名恶贼好手,不但毫无败象,且还游刃有余!
  他忙里偷闲,目光略一瞥视老化子等四人与敌动手的情形,只见圣手赛华陀、玄清、玄心道长三人,皆是以一敌三,三枝长剑招式精湛,威势凌厉,虽未占着优势,但也并未落处劣势,只是个平手局面!
  可是一看老化子这边的情形就不同了,老化子不但是以一敌四,并且手无寸铁,只凭着一双肉掌,和他雄浑无此的内家真力,搏斗四件兵刃!老化子的一身武学功力,虽较圣手赛华陀三人,要略高半筹,但以一双肉掌搏斗四名高手的兵刃,吃亏受制,乃属理所当然!
  不多大的一会工夫,老化子便被逼得迫处下风,有点应付见拙!
  祝玉琪见状,蓦地一声朗喝,长剑疾挥,一招“天地交泰”展出,只听得一声惨叫,血雨飞洒,有一名贼人重创剑下!
  说来太慢,祝玉琪长剑一招“天地交泰”展出,身形陡长,已经腾起五六丈高下,快逾电闪,直朝围攻老化子的四名恶贼扑去!身形未落,手中长剑剑虹如电,绝学奇招已经展出!
  四贼一见祝玉琪腾身扑来,挥剑攻至,心中不禁一齐大骇,才待闪身避让,但,祝玉琪身形如凤,出手如电,实在太已快捷!
  只听得接连两声惨叫,剑虹过处,血花飞溅,一剑之下,竟然重创两贼!
  祝玉琪耳边忽又响起阴风使君的细声说道:“贤婿!天色已将大亮,此时若不脱身退走,等会儿再想退出这铁盆谷,就此较困难得多了,赶快退吧!”
  原来阴风使君刚才口中虽说“我走了,你可小心些。”
  事实上并未立时离去,当然,他是不放心这位未来的准女婿,恐怕他不能安全脱险,老化子等人及时赶到,虽使他稍觉放心,但,他仍在暗中凝神监视着,以防万一,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出手暗助,俾五人得以安全退出铁盆谷!
  祝玉琪一听阴风使君传声催他赶快退走,即也用传声答道:“好!我知道了。”
  语毕,立即向老化子说道:“老哥哥赶快与杨大侠他们会合,一起撤退,由小弟一人断后!”祝玉琪话声才落,原先围攻他的群贼,又各挥兵刃朝他和老化子二入围攻过来了。
  老化子和祝玉琪一见,双双猛的一声大喝,祝玉琪长剑挥处,一声厉吼,又是一贼重创剑下。
  祝玉琪剑创一贼,老化子双掌疾挥,威猛无俦的劈空掌力也已击出!一名贼人首当其冲,立被掌力击中前胸,一声惨叫,口喷鲜血,仰身栽倒!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伤毙在祝玉琪剑下的恶贼,已有七八人之多。
  祝玉琪长剑再挥,绝学连演,猛朝群贼攻去!群贼对祝玉琪本就心存畏怯,只不过是倚仗着人多势众而已,目睹这种剑势威力,谁还有胆量接招,均不禁骇然纷纷避退!
  祝玉琪长剑连演三招绝学,硬将群贼迫得连连后退,直达寻丈,方始收止剑势,朗声哈哈一笑道:“我还以为你们这些恶贼有多大的本事,敢于横行江湖,为恶作歹,原来也只不过这点儿道行而已说着,忽地转向围着圣手赛华陀等三人狂攻的九贼,一声朗喝道:“住手!”
  这一声朗喝,声音听来似乎不大,但却震得群贼耳鼓嗡嗡作响,面色微变!
  那围攻圣手赛华陀、玄清、玄心等三人的九名恶贼,随着这一声朗喝,也即顿时收招住手,飘身暴退!
  祝玉琪星目神光电射,掠扫了群贼一眼,沉声说道:“青衣帮除黑飞狐江兆坤系我祝某血仇,祝某誓必手刃此贼外,其他诸位大都与祝某无怨无仇,烦请转告贵帮主,只要贵帮主能够本着武林道义,善为约束帮众,不在江湖上为恶作歹,祝某决不会与贵帮作对为难,否则,重九之日,祝某必再来这铁盆谷中,为武林除害!”
  说罢,身形微转,向老化子等人说道:“我们走!”
  走字声落,身形已经腾跃而起,疾似凤电驰,向谷口奔去!老化子哈哈一声大笑,与圣手赛华陀、玄清、玄心等四人,便也疾纵身影,紧随祝玉琪身后向谷外疾奔!
  五人退走,群贼谁也未敢出手拦阻,一个个都呆若木鸡似地怔立当地,楞眼瞪视着五人的身形背影,快如流矢般,接连几个起落,便已出出去百丈开外!此际,太阳已从东方海底缓缓升起。
  群贼中忽然有人叹了口气道:“这小子的武功真高,就是帮主亲自动手,也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
  祝玉琪在前,神乞路衡和圣手赛华陀,玄清、玄心道长等四人紧随其后,身形恍如风飘电闪,直向铁盆谷外疾奔。
  五人轻功均已臻达上乘,何消多时,便已出了铁盆谷口。
  老化子忽地身形一停,喊道:“小兄弟!你且停一停。”
  祝玉琪闻喊,连忙停住身形,回头望着老化子问道:“老哥哥有什么事?”老化子走前两步,目注祝玉琪问道:“小兄弟!你见着华姑娘了没有?”
  “没有!”
  “她没有被掳到青衣帮总坛来?”
  “在青衣帮总坛。”
  老化子不禁感觉奇怪地问道:“你既然没有见着她,怎知她是被掳在青衣帮总坛的呢?”“青衣帮银旗坛主银笔秀士余明甫已经承认了。”
  “知道他们掳劫她的目的吗?”  “想挟持着华姊姊威胁小弟屈服!”
  “哦!”老化子略一沉吟,问道:“刚才我们为何不直闯总坛,救她出来呢?”
  祝玉琪微微一笑道:“不用了。”
  “为什么?”
  “已经有人暗中救她去了。”
  “是谁?”
  祝玉琪道:“这地方说话不大方便,待会再告诉老哥哥好了,我们还是走吧!”
  老化子心中虽然感觉很是奇怪,不知道这前往青衣帮总坛救罗依华姑娘的是什么人?
  祝玉琪为何不肯直截明说?但,祝玉琪既说这里不方便,他当然也就不好问,于是五人便又展开身形,向前疾行。
  正行之间,忽见前面山道上出现了十多个背挥长剑的道士,身形迅似飘风般地疾奔而来。
  祝玉琪是何等目力,远远便已看清,这十多个疾奔而来,背插长剑的道士,正是武当掌门玄一道长,和玄真,玄性,玄空,及第十六代弟子高手等人。
  祝玉琪一见,心中不禁很是诧异的暗道:“掌门人怎么也来了?难道已经知道我单独前来救人之事,特地赶来接应来了?可是……”
  他这里心中诧异,思忖未已,玄一道长已经率领着一众弟子来到近前,一齐停住身形。祝玉琪连忙抢步上前,躬身行礼道:“弟子祝玉琪参见掌门人。”
  玄一道长身形略偏,旁首还礼道:“长老请少礼!”
  接着又朝祝玉琪行礼道:“弟子玄一,拜见长老。”
  祝玉琪也连忙还礼道:“掌门人请不要多礼。”
  随后,便是玄清、玄心两位道长上前参见掌门人,玄真、玄性、玄空、与第十六代弟子上前拜见长老,十六代弟子并又拜见玄清、玄心两位师叔。
  神乞路衡一生滑稽诙谐,勿论和谁,都是嘻嘻哈哈,嬉笑怒骂,无所不来,素向不拘礼节,武当派人一见面后,便相互行礼参拜不休,而且一个个都神情肃穆非常,他心中不禁觉得甚是蹩扭!
  但是,这是武当派传统的长幼礼节,他心中蹩扭尽管蹩扭,可又不便乱说话,或是阻止,只得在旁瞪眼看着,直到武当一众弟子行完礼后,这才哈哈一声大笑,翻起一双怪眼,望着玄一道长说道:“你们武当派的礼节真噜唆,老道士,这么行来拜去的,你不觉着厌烦吗!”
  玄一道长知道老化子一生游侠江湖,性情滑稽诙谐,喜爱闹笑,不拘俗礼,闻言遂微笑说道:“老化子!你看着厌烦了吗?”
  老化子点点头道:“当然,我化子看着实在蹩扭极了。”
  玄一道长笑道:“以后如再遇上这种场面的时候,甘脆闭起眼睛来,装着没有看见,不就得了。”
  老化子眯起两只怪眼道:“你要我老化子装做瞎子!”
  “这样总此看着蹩扭好啊!”
  老化子忽地怪眼一翻,摇着满头乱发的脑袋说道:“那不行!装做瞎子那更蹩扭,我老化子可不干!”
  “不干还是睁眼看着,忍耐着点儿吧!”
  说着哈哈一笑,转向圣手赛华陀稽首施礼道:“睽别数载,杨大侠凤采依旧,今天能够在此重晤,贫道实感荣幸!”
  圣手赛华陀兰霄,连忙拱手还礼,哈哈一笑道:“只不过短短数年未晤,掌门人怎地和我杨老头也变得生疏客套起来了!”
  说罢,又是哈哈一声大笑,玄一道长也是一声哈哈大笑。
  二人笑声甫落,老化子立即望着玄一道长说道:“老道士,这里事情已完,你来迟了呢!”
  “唔!”
  玄一道长闻言,便朝祝玉琪稽首恭身说道:“弟子于接得消息后,便立即率领门下弟子急急赶来,竞还是迟到了一步,尚祈长老恕弟子迟到之罪!”
  祝玉琪闻言,心中暗道:“果然,掌门人是赶来接应来的……”
  不过,他颇觉奇怪不解,掌门人怎会知道自己来此救人?而且武当山距此匪近,掌门人怎地来得这快的呢?………
  他心中感觉奇怪,脸上也就自然的流露出诧异迷惑之色。
  老化子一生闯荡江湖,见多识广,性虽滑稽诙谐,喜欢闹笑,但却是有名的精灵鬼,一见祝玉琪脸露迷惑诧异之色,便巳明白了他的心意,哈哈一声大笑道:“小兄弟!
  老道士带人赶来接应,你很感觉奇怪,是不是?虽然这是我老化子哥哥的妙计安排,但却是灵鹞雪儿的功劳!”
  “唔!”
  祝玉琪这才恍然明白,向玄一道长谢道:“为了玉琪个人私事,劳动掌门人法驾亲自赶来接应,实使玉琪衷心感激!”
  玄一道长微笑着说道:“长老太客气了,但不知罗姑娘怎样了,救出了没有?”
  祝玉琪答道:“多谢掌门人关怀,罗姑娘现在青衣帮总坛,虽然尚未救出,但已有人暗中往救,预料今夜必可脱险!”
  “哦!”玄一道长点了点头。
  祝玉琪接着又道:“掌门人此来甚好,玉琪正有事要和掌门人商谈,请掌门人与玄清,玄心随同玉琪前往太华山杨大侠处一行,其余门下弟子可命他们先行返山好了。”玄一道长闻言,恭应道:“弟子议遵长老法谕。”
  说罢,便命三师弟玄真和玄性、玄空,率领门下弟子先行返山。
  玄真道长恭谨应命,朝祝玉琪等众人稽首为礼作别,即与玄性、玄空率领着第十六代弟子转身由来路出山,迳返武当而去。
  玄清道长带着第十六代弟子走后,祝玉琪便即向众人说道:“我们也走吧!”话落,便即举步前行,儒衫飘飘,步履安闲的向山外走去。
  忽然,一声鹤唳划空,祝玉琪身形略停,抬头举目望去,只见灵鹤雪儿双翅平张,星飞电掣般疾驰而来。
  祝玉琪撮口一声清啸,灵鹤闻声,双翅微东,直向祝玉琪立处泻落!灵鹤雪儿身形甫下着地,陡闻一声娇喊:“祝哥哥!”
  鹤背上跃起两个身形纤娜,背插长剑的少女,直朝祝玉琪身旁纵落!
  老化子一见,瞪着两只怪眼笑骂道:“你两个小丫头,胆子可真不小,竟然也跑到这里来了!
  原来这乘着灵鹤而来的二女,乃是圣手赛华陀的爱女爱徒,杨小环和史莉玉两位姑娘。
  二女身形纵落,一听老化子的笑骂,史莉玉秉性温柔,知道老化伯伯爱开玩笑,只朝老化子温婉地一笑。
  杨小环闻听,却是莲足一跺,小嘴儿一噘,朝老化子“啐”了一声,娇憨的脆声说道:“老化子伯伯真是个老没正经,专门一见面就骂人,环儿以后真的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时,还瞪起一双秀目,狠狠地而又天真地白了老化子一眼。接着,却转向祝玉琪甜甜地一笑,娇声问道:“祝哥哥!罗姊姊还按有救出来吗?”
  祝玉琪点点头道:“没有。”
  杨小环天真地说道:“她在什么地方?现在我们一起去救她去!”
  祝玉琪摇摇头道:“不用去了。”
  “为什么?”
  杨小环心底感觉奇怪极了,瞪大着一双秀目,骨碌碌地望着祝玉琪问道:“祝哥哥!你怎不要救她了?”
  祝玉琪微笑的说道:“不是的,已经另外有人去救了。”
  “哦!”杨小环又问道:“另外的那人是谁?一定能将罗姊姊救出来吗?”
  祝玉琪点了点头道:“嗯,回去再告诉你吧。”
  杨小环道:“那么我就和史师姊仍骑着雪儿先回去,好么?”
  祝玉琪笑道:“好。”
  杨小环高兴地笑着向圣手赛华陀说道:“爹啊!环儿和帅姊骑着雪儿回去了。”
  说罢,便拉起史莉玉的玉手,双双跃起,裙袂飘飘,身形轻灵曼妙的直往灵鹤雪儿的背上落下。
  灵鹤雪儿朝祝玉琪点了点头首,倏地一昂,一声低呜,双翅展处,駄着二女冉冉上升,盘空一匝,迳往太华山方向飞去!
  二女乘鹤去后,祝玉琪等众人也就立即各展身形,飞驰出山,直奔陕西太华山麓而去。
  按下祝玉琪等众人一行暂且不提,掉笔且说一说阴风使君邱长吉,这老怪一生所作所为,虽然善恶不定,性情偏激乖戾异常,唯独对其爱女邱慧琳溺爱逾恒,岂只视若掌上明珠,简直就爱若性命。
  他这次携带爱女重入中原,名义上虽说是接受青衣帮主邀请,担任青衣帮的最高执法,实际上乃系欲为爱女觅一佳婿。
  自从鄱阳湖畔见了祝玉琪之后,他就看中了祝玉琪,认为祝玉琪与爱女正是天生的一对,最合理想的人选,是以乃才有以交还武当掌剑真解,作为祝玉琪允婚的条件,要祝玉琪考虑后赴青衣帮总坛找他!
  老怪在青衣帮中地位特殊,因此他在青衣帮中居住的地方也是特别的,除了伺候他的人,经过他的特许,可以随便出入外,其他青衣帮众,未经他的允许,任何人皆不准随便进入。
  罗依华姑娘被青衣帮众掳却来铁盆谷中之时,即被邱慧琳姑娘见到,邱慧琳姑娘知道罗依华姑娘舆祝玉琪有着极深的渊源关系,也知道或许是她的情敌,但她爱屋及乌,就和老怪一商量,暗中将罗依华姑娘救到她的香闺中。
  她将罗依华姑娘救到香闺中后,罗依华姑娘对她当然是芳心感恩非常,又见她生得极美慧,性情温婉,于是二女便在闺房中结拜了姊妹。
  祝玉琪单人只剑闯入谷中的消息传到总坛,老怪立即飞身赶往,隐身暗中以传音入密的功夫与祝玉琪谈话,只要祝玉琪答允婚事,不但交还武当掌剑真解,并且负责救出罗依华姑娘。
  其实,这时罗依华姑娘不但已早被救出,且在邱慧琳姑娘的香闺中,二人已是无话不谈,正好得蜜里调油呢!
  书中交待,祝玉琪今夜闯入铁盆谷中时,也是机缘凑巧,恰值青衣帮主和黑飞狐江兆坤,率领着一批高手前往千山去了,否则,祝玉琪和老化子等人焉能那么容易的安然退出。
  祝玉琪与老化子等人退走后,老怪这才悄然飞身返同居处,将经过情形告诉了二女,邱慧琳姑娘一听祝玉琪已经允婚,芳心里自是高兴非常,但女孩儿家总是害羞的,当着新结拜的罗妹妹面前,也不禁粉靥泛红,羞态映然!
  罗依华姑娘对于心上人琪弟弟允婚之事,芳心里虽然不免有酸酸的感觉,但她巳和邱慧琳姑娘结成姊妹,何况地又是个聪明极顶的江湖女儿,知道琪弟弟完全是为了她,情非得巳!
  因此,她芳心底那点酸酸的感觉,只是随生随减,顷刻之间即完全消逝,化为乌有了!
  青衣帮将罗依华姑娘囚于密室之中,在发觉姑娘被人暗中救走后,虽曾立即派人不少帮众四出追踪搜寻,但,如何能搜寻得着,他们又怎知道姑娘是被老怪暗中救去,藏在邱慧琳姑娘的香闺中呢!
  祝玉琪退走后的当日午后,罗依华姑娘在老怪父女的安排下,化装成一个青衣帮众,易钗而弁,穿着一袭青衣,随着老怪父女二人离开了青衣帮总坛,出了铁盆谷,三人便即展开脚程,直奔陕西太华山而去。
  老怪父女救走罗依华姑娘的种种情形,青衣帮众虽无一人知道,也意料不到,不过,却落在一个人的眼里。
  只是这人对祝玉琪也具有极端的好感,也知道罗依华姑娘与祝玉琪有着极深的渊源关系,是以他虽亲眼目睹老怪父女救走罗依华姑娘的情形,但却隐守着这个秘密,没有泄露一丝风声!
  原来这人便是曾在鄱阳湖畔与祝玉琪动手试招,而定交的青衣少年书生,他既已与祝玉琪定交,罗依华姑娘被掳劫来铁盆谷中,他岂能坐视不救!
  可是,当他暗中悄悄地潜到密室附近之时,便立即发现两条黑影,身形似凤地抢在他之前扑近了密室,出手快如电疾地点了看守帮众的穴道,“进入密室,救出了罗依华姑娘。”
  他内功精湛,已臻上乘,隐身暗处,运目凝神一看,便即看清楚了是老怪父女,虽然并不知道老怪父女为何要救走罗依华姑娘,不过,他心中甚是明白,老怪父女既冒险救出姑娘,必与姑娘有着渊源,决无恶意!
  于是,他目睹老怪父女救走姑娘之后,便就悄然返回他自己的卧室,做作不知。且说老怪舆爱女邱慧琳,罗依华姑娘三人出了铁盆谷,展开脚程一路疾行,于第二天的日落时分,便已抵达太华山麓。
  这时,祝玉琪已将老怪和他暗中传昔说话的经过情形,秘密的告诉了玄一道长和老化子哥哥。
  老化子这才知道祝玉琪忽然退出铁盆谷的原因,玄一道长也这才明白祝玉琪要他同来太华山麓的理由,是为了阴风使君邱长吉已经答允交还本门掌剑真解之事。
  灵鹤雪儿早经祝玉琪指示,在九宫树阵上空翱翔盘旋,等候老怪与二女的到来,雪儿目光锐利,盘旋空中,百里方围之内的事物皆在它的眼下,老怪和二女还在数十里外,它就已发现,引亢长鸣报讯。
  是以,老怪和二女到达之时,祝玉琪和玄一道长等众人,已经齐出迎候在九宫树阵之外。老怪身形一停,祝玉琪便即急步上前,朝老怪躬身长揖一礼,朗声说道:“晚辈祝玉琪拜见老前辈,老前辈守信如此,晚辈衷心感佩!”
  祝玉琪话声甫落,老怪忽地双眼遽张,碧光激射,冷芒灼灼有如寒电般地,注视着祝玉琪说道:“小娃儿!你想赖账么?”
  祝玉琪不禁微微一怔,问道:“老前辈这话怎讲?”
  老怪道:“见了老夫不拜见老丈人,却喊老前辈,这不是想赖账么!”
  祝玉琪闻言,不禁顿时俊面通红。
  老化子忽地哈哈一声大笑道:“你这老怪,真是脸皮厚到了极点,一见面什么话还控有说,就要我这小兄弟拜见你这老丈人,不觉着害臊么!”
  老怪面色一沉道:“老化子,这种事你休要岔口,老夫一生行事,虽然偏激,但向来言出必行,最重信义………”
  老怪话还未完,祝玉琪急忙说道:“老前辈但请放心,晚辈决不是那种不守信义之人!”说着,便即恭身长揖行礼说道:“岳父在上,小婿祝玉琪拜见!”
  老怪一见,连忙伸出双手扶着祝玉琪,哈哈大笑道:“贤婿赶快少礼!”
  说着探手入怀,取出一本小绢册子,和一本龙眼大小,色呈墨绿光华的珠子,托在掌心里递给祝玉琪说道:“我这个老丈人远自蛮疆来,身上除了这两样东西外,别无所有,现在就把它送给你作为见面礼吧!”
  祝玉琪一见,知道小绢册子便是师门掌剑真解,那墨绿光华的珠子,虽然不识,但知老怪既拿出来送给他,必然是颗罕世之宝。于是也就不作无谓的客套,伸手接过,躬身谢道:“多谢岳父!”说着便将绢册和珠子纳入怀中揣好。
  阴风使君哈哈一声大笑道:“不要谢了,只要你能善待琳儿华儿就好了。”祝玉琪连忙点头道:“小婿知道,琳姊姊,华姊姊均是……”
  是什么?………没有说下去,俊面一红,星目微闪,掠过了并肩秀茌旁边的二女一眼,接着又道:“岳父尽管放心好了。”
  阴风使君点了点头道:“贤婿!刚才我送给你的那本绢册和墨绿珠子。绢册是你师门至宝掌剑真解,不用说你也知道,只是那粒墨绿珠子,乃武林罕世奇珍寒冰珠,至于它的功用途,琳儿尽知,她会告诉你的!”
  说着略顿,又道:“贤婿!我把琳儿交给你了,从今以后,她便是你的人了。”祝玉琪点了点头。
  老怪陡哈哈一声笑道:“琳儿终身有托,老夫心愿已了,该回返蛮疆去了。”说罢,转望了爱女和罗依华姑娘一眼,缓缓地说道:“琳儿!你们姊妹和他,三个人要好好的相处啊!爹爹可要走………”
  说到这里,老怪的声音似乎已经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声未落,身形一幌,便已腾身跃起,疾掠而去!邱慧琳姑娘急的娇声喊道:“爹爹!”
  祝玉琪也连忙喊道:“岳父!”
  老怪直如未闻,起落之间,便已远去数十丈之外。
  邱慧琳姑娘从小在老怪宠爱下长大,未曾须稍离过,今天乍别,忍不住芳心怅然,鼻头一酸,娇躯一歪,扑在罗妹妹的芳肩上,呜咽地哭了!
  阴风使君头也不回的走了,返回蛮疆去了。
  邱慧琳姑娘在罗依华姑娘的劝慰下,也停止了呜咽。
  祝玉琪上前向邱慧琳姑娘一揖说道:“岳父已经走了,琳姊姊也别难过了,他日如能有暇,小弟当与华姊姊陪同姊姊前往蛮疆一行,并作小住!”
  邱慧琳姑娘亲情深重,乍与老父分离,芳心里虽然极是难过,但经祝玉这两声姊姊一喊,再这么一安慰,不禁感觉蜜甜甜地,妙目凝光,深情脉脉地望着祝玉琪的俊面,臻首微点。祝玉琪随即又向华姊姊一揖说道:“华姊姊!你受惊了!”
  罗依华姑娘自见了心上人之后,心中就似乎有着千言万语,要和琪弟弟说,尤其是关于她父亲,追风客罗方的消息,伤势如何?现在什么地方?她恨不得立刻向心上人问个清楚,见到她父亲,只是因为阴风使君和琪弟弟说话,她不便插口相问。
  书中交待,罗依华姑娘被掳当时,只知道追风客罗方已经负伤,但仍在青衣帮恶徒苦斗,并不知罗方已因伤势过重,魂断荆山荒谷之中。
  这时,一见琪弟弟和她说话,便再也忍不住的望着祝玉琪急问道:“琪弟!我爹呢?你可曾见到他老人家?知道他老人家怎样了么?……”
  祝玉琪闻问,不禁俊目泛红,神色黯然的说道:“他老人家已经……”
  祝玉琪话还未完,罗依华姑娘已经瞪着一双秀目,神情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了?”祝玉琪叹了口气,沉痛地说道:“伤势过重,救治不及……”
  “啊!”
  祝玉琪下面的话还未说出,罗依华姑娘已经一声娇呼,一阵急痛攻心,“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娇躯往后便倒,当时晕了过去。
  祝玉琪心中不禁一惊!他眼明手快,急地上前一步,手一伸,便挽住了姑娘向后倒去的娇躯,急急喊道:“华姊!华姊!”
  圣手赛华陀见状,连忙飘身上前,伸手按姑娘的脉博说道:“祝少侠不要急,她只是因为真力消耗过度,未能调息复原,乍闻恶耗之下,经不住悲痛攻心,而致窒息昏厥,过一会自会醒来,不过,醒来后,即必需抑止悲伤,好好调息七日,使其真力复元,方能无碍!现在可先将她抱回屋里去好了。”
  祝玉琪听完圣手赛华陀的话后,便即点了点头,抱着姑娘的娇躯,疾步进入九宫树阵,向茅屋走去。
  众人亦即疾步跟着走进九宫树阵,只有邱慧琳姑娘仍秀立原地未动,可是,这种情形,谁也没有注意到,都疏忽了没有招呼姑娘同行。
  邱慧琳姑娘见众人一个也不理她,芳心里不禁难过到了极顶,她以为众人都瞧不起她,所以才这样冷淡她,故意不理她!
  当然她并不知道众人完全是一时的无心的疏忽,事实确无一人有瞧不起她的意思!她眼看着众人都走入了九宫树阵,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不禁气得一跺莲足,娇躯一扭,转身纵起身形,凤飘电闪般疾奔而去!
  且说祝玉琪抱着罗依华姑娘,疾步走入茅屋,将姑娘的娇躯放躺在睡榻上,圣手赛华陀取出一粒芬香扑鼻的药丸,递给祝玉琪说道:“祝少侠!请把这粒药丸给她服下,不但能使她醒得快一点,对她的身体并且还有点益处。”
  祝玉琪连忙道谢,伸手接过药丸,纳入姑娘口中。
  不多一会儿的工夫,姑娘慢慢地醒了过来,她秀目徐睁,看了屋内的众人一眼,口中悲喊了一声:“琪弟!”
  娇躯一挺,忽地跃起,纵扑在祝玉琪的肩上,“哇”的一声,放声哭了起来。
  祝玉琪连忙扶着姑娘的娇躯,安慰的劝说道:“华姊姊!你的身体尚未复原,千万不要过汾悲伤,快不要哭了。”
  圣手赛华陀在旁说道:“祝玉琪,你不要劝了、让她尽性的哭一会儿,泄掉心中的悲痛也好,不然悲悒积于心中,对她的身体,反而有害!”
  祝玉琪闻言,于是也就不再劝慰,只默默地扶着姑娘的娇躯,任由姑娘伏在他的肩上痛哭,泪水湿透了他的儒衫。
  姑娘哭声凄惨悲切,令人听来鼻酸!
  老化子,圣手赛华陀、玄一、玄心、玄清道长诸人,都是年高的老人,他们虽感鼻酸,却还能克制忍耐!
  但,杨小环和史莉玉倒底是女孩儿家,心地脆软,她们早巳被姑娘这悲凄的哭声,引得秀目湿润人两行清泪挂在粉腮上!
  祝玉琪虽是英雄右泪不轻弹,但因他心中敦厚仁慈,乃至情至性主人,何况他与罗方父女的关系渊源深厚逾恒,华姊姊如此悲恸失声,他心底当然也难过非常,如线的泪珠,忍不住簌簌下落。
  姑娘放声痛哭了一阵,终于慢慢地止住了悲声,自祝玉琪的肩上,缓缓地抬起臻首,忽地矫躯一转,口中喊了一声:“路伯伯……”
  又扑在老化子的怀里,呜咽了起来。
  老化子本只是克制忍耐着心中的酸楚,姑娘这一扑在他怀里,也忍不住落下了两滴老泪,声音凄怆的说道:“华儿!你快不要再哭了!”
  罗依华姑娘止住了鸣咽,从老化子的怀里站起娇躯,睁着一双红肿的妙目,扫视了屋里的众人一眼—忽然望着祝玉琪问道:“琪弟!琳姊姊呢?”
  “啊!”
  祖王琪闻问,不由掹然一怔,这才想起邱慧琳姑娘来。
  老化子却是陡然一惊,说道:“不好!我去看看去!”
  说着身形已急跃出屋,向九宫树阵外奔去,祝玉琪和罗依华姑娘一见,亦即连忙幌身跟出。三人赶到九宫树阵外一看,那里还有邱慧琳姑娘的人影。
  老化子不禁一顿脚道:“糟了!”
  罗依华姑娘急道:“琳姊姊她怎样了?”
  老化子叹了口气道:“必是因为我们一时疏忽,没有招呼她,生了误会,掉头走了!”祝玉琪剑眉微微一皱道:“这怎么办呢!”
  罗依华姑娘道:“琪弟!我们赶快追吧!”
  老化子摇摇头道:“现在如何能追得上!何况又不知道她往那一个方向去了呢!”
  正说之际,忽闻一声鹤唳,罗依姑娘脸现喜色的说道:“雪儿来了,琪弟!我们乘着雪儿去追琳姊姊吧!”
  老化子点头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
  这时,玄一道长,圣手赛华陀等众人均已来到,玄一道长问明情形后,立即向祝玉琪说道:“如此长老就赶快乘着灵鹤去追吧,免得姑娘孤身一人,在路上生出差错,就不好了。”
  祝玉琪点了点头,撮口一声清啸,灵鹤闻声,一声长鸣,双翅一束,疾如流星般泻落。祝玉琪便即朝罗依华姑娘说道:“华姊姊!我们走吧!”
  罗依华姑娘臻首微微一点,但忽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吧!”
  祝玉琪问道:“华姊姊!你为什么不去了?”
  老化子忽地哈哈一声大笑道:“小兄弟!华儿和你一起去,也许不大方便,还是你一个人去的较好,你赶快去吧!”
  祝玉琪乃绝顶聪明之人,一听老化子这话,立印明白了意思,俊面不由微微一红,讪讪地说道:“那么诸位请回去休息着吧!”
  说着身形微闪,使已纵身跨上鹤背,灵鹤昂首一声长鸣,双翅一张,冲空直上的飞去。
  灵鹤在空中盘绕了两匝,祝玉琪使立即发现了邱慧琳姑娘的芳踪,正秀立正太华山的一座小峰顶上,凝眸望着远处沉思出神……
  任由山风吹拂着她的裙袂,吹散了她一头如云的秀发……
  她默默地站立在山顶上,灵鹤雪儿在她身后降落,她似乎都一无所觉,身形动也未曾动一下。祝玉琪飘身下了鹤背,走到她身后,低声喊道:“琳姊姊!………”
  “嗯。”
  她缓缓地转过娇躯,妙目满含幽怨地望了祝玉琪一眼,忽然冷冷地说道:“你来做什么?”
  祝玉琪微微一怔!低声说道:““小弟特地来找姊姊来了。”
  姑娘声音仍是冷冷地说道:“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祝玉琪略微一顿,说道:“小弟来向姊姊陪礼来了。”
  “陪礼?”邱慧琳姑娘忽地格格一声娇笑,但面上神情却仍是冷冰冰地说道:“你又没有得罪我,谁要你来陪礼!”
  “姊姊!你何必生气呢!”
  “生气!哼!”姑娘瑶鼻儿一皱,冷哼了一声道:“我配生你的气吗?”
  祝玉琪微笑的说道:“姊姊既然不生小弟的气,那么就和小弟一起回去吧!”“和你一起回去?回到那里去?”
  面上神情虽仍然是冷冰冰的,但语气已经缓和了不少。
  祝玉琪道:“杨大侠家中。”
  邱慧琳姑娘声音陡又冷冷地说道:“要去你一个人去吧,我不去!”
  “为什么?”
  “他们都瞧不起我,不理我,我去看冷面孔去?”
  “姊姊!你误会了。”
  “误会?哼!”姑娘口中又是一声冷哼,说道:“你不要理我好了。”
  “姊姊!你听小弟说嘛!”
  祝玉琪俊面微露焦急的说道:“他们并没有一个人有瞧不起姊姊的意思,只是因为当时………”
  “怎样?”
  “因为华姊姊昏厥了,故而疏忽了招呼姊姊,引起了姊姊的误会!”
  “哦!”姑娘妙目凝注着祝玉琪的俊面问道:“琪弟!你这话是真的?”
  “小弟怎敢骗姊姊!”
  祝玉琪说着,忽地走前一步,伸手拉起姑娘的一只柔荑,紧接着又道:“姊姊!和小弟一起回去吧!华姊姊在等着你呢!”
  姑娘的一只柔荑忽地被祝玉琪紧握着,芳心不禁微微一跳,顿时霞生满颊,但并没有挣扎缩回。
  当然,她是不愿意缩回,也不想缩回!
  姑娘对祝玉琪本就无“气”可言,何况祝玉琪一来之后,就一口一个姊姊的喊个不停,姑娘芳心里的那点无由之气,早就消逝了,只是因为女孩儿家的天性,使她不得不故作矜持!
  姑娘含羞地点了点臻首,问道:“华妹她不要紧么?”
  祝玉琪答道:“她已经醒过来了。”
  祝玉琪话声甫落,忽闻身后传来“噗哧”一声轻笑,二人霍然一惊!祝玉琪身形疾转,星目电扫望去,却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