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淡烟幻影》

第五章 鬼叟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七月。
  夕阳西下,晚霞初现。
  那霓虹似的云彩,悠悠地飘荡在蓝色穹苍。
  屋顶,塔尖,甚至于花草树木,整个的大地。就好像被照射在现代的霓虹灯下,披上了一袭美丽的轻纱似的晚装。
  晚凤习习,丝丝凉意,使人感觉,夏,已去,秋,至矣。
  这是一条通贯东西的官道,往西日余里,便是陕西省境。
  就在这黄昏晚霞映照,遍地瑰丽,晚凤轻拂之际,忽见自这条官道的东首,飘飘然的来了个少年 书生。
  只见这少年书生,头戴天蓝色的儒生巾,身着白色儒衫,腰盘天蓝色丝带,面如薄粉,目若朗星,两道剑眉抖飞入鬓,鼻若悬明,唇似丹涂………
  真是玉面朱唇。丰神如王。
  不但俊逸出尘,更是潇洒脱俗………  他,步履从容的在官道上向西走着。
  那翩翩的凤度,清高脱俗的气质,难以言喻的风仪,真令人有着一种凛然不敢仰视的感觉!
  从这少年书生那高华绝俗的气度,凤仪,衣着上看来,必然是个出外游毕的官宦后裔,富绅公子可是,身边怎没有一个书僮跟随?并且连一匹代步的坐骑都没有?………
  是这附近的人氏?………
  但,在当地人的记忆里,这十数里附近的乡村间,似乎从不会见到过这样的一个少年美书生嘛?从外地来的啰?咦!这书生走得好快!刚才看着还在官道东面老远的,最少也在里把路之外。
  怎地就这一忽儿的工夫,他就已从面前走过去了的啥?  你看他那一步一步,不疾不徐的样子,怎的竟是恁快的啥?真奇怪!再仔细看看他的脚;呵呀!不得了!
  只见他每一跨步,纵没有丈把远,少说点,也有个七八尺。并且,不但不慌不忙,毫不费力的样子,还轻飘飘的,根本就是足不沾地嘛!
  我的天!那里是走路,简直是在飘呀!不!不是飘!飘也没有这么快啊!是飞!不管他是飘也好,飞也好,人走路,那有个足不沾地的道理?………
  除非是鬼!呵!鬼………
  不对!那有那么大胆的鬼?在这虽是黄昏,天还没有黑的时候,敢出来现魂,在官道上走路!是人,决对没错,一定是人!
  然而,人走路怎的足不沾地,轻飘飘的啥?………
  真怪!这少年书生究竟是谁?………
  祝玉琪。
  武当派丢失了“掌剑真解”的事,不但武林中没有一人知道,即连武当派的人,也是这次开启宝库后才知道的事情,直截了当的说,只不过三四天前的事。
  蛮疆一怪阴风使君邱长吉,既然亲口说出武当“掌剑真解”在他手里,这当然是事实,不会有假。
  虽然阴风使君已经说过,只要祝玉琪答应婚事,他便立即将“掌剑真解”交给他送返师门。
  虽然,老怪欲将一生爱逾性命的义女,邱慧琳姑娘嫁给祝玉琪,这在其本心的出发点上,并不是恶意。但,男女婚嫁,乃人生终身大事,必须双方均皆心愿,了无勉强才行!
  邱慧琳姑娘虽然丽质天生,清秀脱俗,容华绝代,堪喻为九天仙女,月里嫦娥临凡人间………但,祝玉琪与她才只初次见面,纵是“一见钟情”,因尚未了解她的性情,怎会遽尔贸然允婚!
  尤其是阴凤使君这种以师门至宝,作为威胁逼婚的条件,更引起祝玉琪心匠极端的反感!闲语少说 书归正传。
  阴风使君邱长吉,带着他的义女邱慧琳姑娘走后,祝玉琪也就立即向迫风客罗方父女,与老化子神乞路衡告辞。
  罗方虽欲挽留祝玉琪多住几天再走,但祝玉琪急着要往武当送信,通知“掌剑真解”已获下落的消息,怎样也不肯多留!
  在罗依华姑娘的芳心中,她当然更希望这位时时萦念于怀,青梅竹马的伴侣琪弟弟能够留下来,最好留到她跟神乞路衡学成“五行掌”,“凌空七式”,“二十四手掣龙手”后,与他相偕并肩游侠江湖………
  可是………
  祝玉琪仍是离开了鄱阳湖,跨上灵鹤雪儿,直飞武当山去了。
  此际,武当山上除了明鹤明悟两位长老,与第十六、十七两代弟子,寥寥二三十人外,玄一掌门与其七位师弟,及第十六代中一部份功力较高的优秀弟子,都已分别下山,四出寻访“掌剑真解”的下落。
  祝玉琪见了明鹤明悟,便把获得“掌剑真解”下落的经过情形,告诉了二人,并请二人另派几个弟子下山去分头寻找掌门人,与其他弟子返山。
  随后,祝玉琪便又骑着灵鹤,离开了武当山。
  他骑在灵鹤背上,心中在暗想:“往那里去?……”
  庐山野马谷?日子还早,现在才只七月初头、距离八月十五中秋节日,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去青衣帮?………
  青衣帮的总坛设在何地?不知道。 行道江湖?………
  这样骑着雪儿,置身空中,怎知道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如何行道法?天下也没有这样行道江湖的祝玉琪心中暗想了一阵之后,便决定一面行道江湖,一面打听青衣帮的总坛所在,暗中前往一探为免惊世骇俗,他就命雪见飞往荒野无人之处降落。
  反正是行道江湖,并不需要决定何往的目标,于是,他便沿着官道,步履从容的向西缓缓步行。
  别看他只是步履从容,看似一步一步,缓慢慢的样子,实际上较诸武林中“陆地飞行”的轾功尤快!须知祝玉琪获奇缘遇合后,一身所修习的,无一不是武林上乘的旷古奇绝之学,尤因曾获服八粒罕世仙品“翠玉果”,其内功力深厚,足抵一般武林人物两甲子以上之苦修。
  这还是因为他奇缘遇合后,才只不过一年多的时间,所习“两仪真气”,也才具五六成火候,若再经年余不停地苦修勤练,必可臻达武学中所传说的,所谓“六贼不侵”,内家至高无上的“玄通化境”。
  内功火候,若果真修到“六贼不侵”,“玄通化境”的境界时,也就是到了佛家所说的:“心生空明”,“无相无物”,“物我俱忘”的境界。
  功力臻达此境,便也就到了吐气成罡,挥袖生飚,弹指如电之境了!随便吐气,挥神,弹指,皆可伤人于百步之内!换句话说,只要稍一举手投足,均足以致敌于死命!
  若能再更上一层楼,也就到了意随念动,势在意先,以意克敌的绝境,连举手投足都不需用了。并且,气之所至,山为之开,水为之裂,足喻为:“气吞河岳”!
  功力如果真修为到这种最高绝的境界,虽不能说可以飞升成道,但却可修成金刚不坏之躯,驭气飞行,瞬息百里,飞行绝迹!
  当然,以祝玉琪目前的一身功力,五六成火候的“两仪真气”神功绝学,虽已可睥睨当今武林,能望其项背着为数极鲜,但与这种最高绝境相距,还差得很远呢!
  祝玉琪漫无目的地沿着官道向西,灵鹤雪儿在空中一忽儿飞去老远,一忽儿又折回来,在他的头顶上空翱翔!盘旋!
  因为他从没有在江湖上行走过,没有一点江湖阅历,故他一路行来,不但不知道自已己到了什么地方,而且已经被人在后面暗暗地跟缀上了,尤是丝毫无觉!那些暗中跟缀他的人是谁?乃是青衣帮派出的一批高手。
  原来,青衣帮铁旗坛主铁掌震河溯黄俊雄,自武当山挫败在祝玉琪“两仪真气”掌力之下,负伤返回青衣帮总坛之后,立将经过情形向帮主报告了一遍,并说这祝玉琪若不及早除去,青衣帮不但极难雄霸江湖,就是在“正邪不两立”的传统上,他对青衣帮也将颇为不利!
  以后他势必会在江湖上到处寻找青衣帮人的晦气。如其让他在江湖上找青衣帮人的晦气,不如先派出帮中高手多名,暗探他的行踪,在其漏单孤身一人时,合力斓截,将他毁却!
  青衣帮主虽然没有亲眼目睹祝玉琪的武学功力如何高深,但他可清楚三手追魂秦忠的一身武学功力,以他那等武功造诣,竞未经得起对方的两只儒袖挥拂之力,便即毙命,由此可见对方功力之高!
  尤其是铁掌震河溯黄俊雄,素以掌力雄浑刚猛见长,威震武林,一对铁砂掌,更具有数十年之功候,生平罕遇敌手,怎竟也只于一掌相对之下,便即落败,并且内腑还被震伤………这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是以,青衣帮主在闻听黄俊雄的这番报告之后,虽未完全相信,却已有八成相信黄俊雄并没有故作夸张渲染之词,对方虽只有十多岁年纪,一身功力武学,确实已臻高深莫测之境!
  当然,他也认为黄俊雄的见解不错,这祝姓少年,若不及早除去,必然后患无穷,定必成为青衣帮日后雄覇江湖的阻挠!
  于是,他便依照黄俊雄所言,派出了二一十名高手,分成三批,往江湖上探听祝玉琪的行踪,施以狙击!
  这天,祝玉琪已入陕西省境,走至秦岭山脉附近………
  当然,祝玉琪并不知道这里是陕西,是秦岭山脉。
  此际,天已暮黑。
  蓦然,陡闻两声轻喝:“打!”
  声方入耳,便见数点寒星,挟丝丝破空锐风,自左旁山凹间电射而出,向他身上数处要穴打来。
  祝玉琪身负绝学,虽然不会得把这几支暗器放在眼内,但因变生突然,心中也不禁微吃一惊!心中虽然微吃一惊,手底可是毫不怠慢。
  只听他口中一声朗喝道:“鼠辈!尔敢。”
  朗喝声未落,足下微挪,身形半转,右臂儒袖拂处,一股强劲绝伦的内家罡气已经拂出,迎向袭来的暗器卷去。
  别看那些暗器来势劲疾,锐凤划空,声威颇为骇人,但在祝玉琪的袍袖一拂之下,竟齐被震飞得无影无踪!
  祝玉琪拂袖震飞袭来的暗器后,立即星目神光电射地,望着凹处朗声喝道:“朋友!你们这样藏头缩尾的暗算伤人,不嫌丢脸吗!既然看得起我祝玉琪,何不甘脆现身出来,让我祝玉琪拜识拜识呢!”
  祝玉琪话声甫落,立即听得山凹里,傅出一阵桀桀怪笑。
  笑声凄厉,直若鬼哭狼嚷,听来令人毛悚然!凄厉怪笑整既落,便即听得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喝道:“姓祝的小鬼!难道老夫等还会怕你么!”声落,便见山凹处人影连闪,凤凿飒然,疾若惊电般地纵出七人,在祝玉琪对面,相距八尺左右,一字排立。
  祝玉琪星目略一扫视,只见这七人中间,除当中一人,是个穿着长袍,年约七十开外,枯瘦干瘪的老者外,其余六人,都是一身短打,年纪约在四十至六十之间,并且都是双眼精光似电,两太阳穴高高坟出,只要是稍习武功之人,一看就知,这些人尽皆是内功精深的武林高手!
  尤其是那个身着长袍,枯度干瘪的老者,双睛精光灼灼,直若冷电寒芒。更为慑人!明眼人一看即知,这枯瘦干瘪的老者,内功火候较诸六人尤为精深,并且亦必系这六人之首!
  祝玉琪这一看清现身之七人,均皆是内功精深的内家高手之后,虽然身负旷世绝毕,心中也不禁暗暗大吃一惊!不过,这七人是何来历,他虽然一个也不认识,但从他们的穿章打扮上,他心中已经有点明白!
  祝玉琪的不愧为当代武林的天纵奇才,他心中虽然暗暗吃惊,但面上神色却是丝毫不变。只见他神态从容自若的,朝七人拱手微微一揖,朗声说道:“请恕小生眼拙,不识七位何人,拦着小生有何见教?”
  那枯皮干瘪的老者,忽地嘿嘿一声干笑道:“小娃儿!你就是冒充武当弟子的那姓祝的小鬼么?”
  祝玉琪剑眉不禁微微一挑,但旋又忍住,朗声说道:“不错!小生正是姓祝,也正是武当弟子,尊骂是谁?怎说小生冒充?………”
  枯瘦干瘪老又是嘿嘿一声干笑道:“好!你说不是冒充就不是冒充吧!………”说看,双睛陡地一瞪,精芒直如寒电激射般地,望着祝玉琪冷声喝道:“小鬼!你懂得杀人偿命么!”
  祝玉琪不禁微微一怔!但随即便毫不考虑地点点头说道:“不错!杀人确实应该偿命,血债更应还!”
  那枯瘦干瘪的老者闻言,陡地纵声发出一阵令人惊心悸栗的喋喋怪笑。
  笑落,倏地朝祝玉琪一声猛喝道:“祝小鬼!那么你就拿命来吧!”
  祝玉琪不禁又是一怔!闭道:“尊驾何人?我与尊骂有仇么?”
  枯瘦干瘪的老者冷净地一笑道:“小鬼!那三手追魂秦忠,你敢说不是毙于你手下的么!”“哦。”
  祝玉琪口中轻“哦”了一声,心中暗道。“不出所料,果然是青农帮的人………”原来早在七人现身之时,由于天色暮黑,衣服的颜色,无法分辨清楚,但祝王琪已经直觉地料到这七人,乃是青衣帮的人。
  缘因这七人的穿章打扮,与那天武当山,他所见到的青衣帮的人的穿章打扮完全一样。
  书中交待,祝玉琪料的一些儿也不错,这七人正是青衣帮派出的三批高手之一,为首之人,乃青衣帮金,银,铜,铁,玉,五旗坛主之首的金旗坛主邛睐宠爱,也就是那个枯瘦干瘪的老者。
  这邛崃鬼叟本号三尺金枪王旺春,仗着掌中一枝三尺长的金枪,奇诡的招式,于五十多年前成名江湖,二十年前隐匿邛睐山中,因其形容枯度干瘪,状似鬼魅,故江湖中人乃以邛崃鬼叟呼之。
  其他六人,乃金旗坛下香主,一个个内功身手都极不凡,均是青衣帮中的一流高手!闲话就此交待过不提。
  祝玉琪星目电闪般地扫视了七人一眼之后,点点头道:“不错!三手追魂秦忠确然毙于小生掌下,尊骂等七位在这里等候小生,是要替他报仇么!”
  邛睐鬼叟嘿嘿一声冷笑道:“小鬼!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老夫等不是为了替他报仇,在这里等着你干吗!”
  祝玉琪忽地哈哈一阵朗声大笑道:“好!好!尊驾等既然要替三手追魂报仇,小生当然不能使诸位扫兴!”
  说着略顿,星目神光电闪倏逝的凝注着邛崃鬼叟说道:“要报仇就请动手吧,你们七位是那位先上,还是一齐来!”
  说罢,神定气闲,岳峙渊停的傲然而立。
  表面上看似神色气闲,其实话声一落,就已立即暗中调运真气,功聚双掌,蓄势以待!换句话说,他这种做法也就是武学上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必先动。”伺敌机先,以静制动的原理!
  邛崃鬼叟陡地桀桀一声怪笑喝道:“小鬼!你好大的口气,凭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也配老夫等七人一齐动手么,你先接老夫一掌试试!”
  话落,掌出,右掌推处,一股绝强的劲风,挟卷着狂飚,猛朝祝玉琪当胸撞去!这邛崃鬼叟功候果然不凡,掌劲确实刚猛惊人。
  祝玉琪虽然身负奇学,一见邛峡鬼叟这种刚猛绝伦的掌力,心中也颇暗惊,当下不敢怠慢,身形微幌,横飘八尺避开。
  在邛崃鬼叟以为这一掌推出,对方功力究竟如何,是不是如铁旗坛主铁掌震河溯黄俊雄所说的那般高深莫测,便可分晓!
  那知他掌力才推出,蓦见对方身形一闪,竟已似一股白烟般地轻飘飘地向右横飘了出去。邛崃鬼叟心中不禁一怔!暗忖道:“这小子使的是种什么身法,竟恁般奇妙………”
  凭他数十年苦修,精湛的内功修为,渊深的武学阅历,竟也未能看出祝玉琪所使的是种什么身法,这实在的太丢人了。
  一掌劈空,立即身形半旋,又与祝玉琪面对而立,距离仍在八尺左右,方要再度推掌劈出之际,却见祝玉琪微笑的摇着手道:“老家伙!你且慢点儿,好不好!”
  邛崃鬼叟一声冷嘿,喝道:“小鬼!你还有何话说?”
  祝玉琪仍旧神定气闲的微笑着说道:“老家伙!你急的个什么劲呢,要动手,也得先说出你的名号来,让小生知道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啥!否则,你要是和三手追魂秦忠一样,丧命小生掌下,小生连你的姓名都不知道,那你不是死得太冤枉了吗………”
  祝玉琪虽然是俊脏含笑的说着,伹这些话的意味,却含着令人不堪忍受的轻视与不屑!
  邛崃鬼叟纵横江湖五十多年,凭仗着一身精深的功力,与掌中一根三尺金抢奋诡招式,威震西南诸省,生平罕遇敌手,几曾有人敢说过一句轻视他的话?
  祝玉琪的这番话,他如何能忍受得了!祝玉琪话声甫落,他已经气得七窍生烟,猛然一声暴喝道:“黄口孺子!也敢在老夫面前卖狂,今天老夫要不将你毙于掌下,替三手追魂偿命,也就枉称邛崃鬼叟了!”
  祝玉琪一听眼前的这个形如鬼魅,枯瘦干瘪的老者,就是名震江湖数十年的邛峡鬼叟,心中也不禁更是暗吃一惊!
  须知祝玉琪虽然初出江湖不久,对当今江湖上的高手人物,尚知之不多,但对数十年前的一些老辈人物,却听他爷爷祝万松向他提说过不少,故一听邛崃鬼叟之名,心中顿即暗吃一惊!
  当然,他之所以吃惊,也是因为他自下山数日来,虽也会过好几个当今江湖高手,但却总觉得未能一展绝学神功,他的一身武功,究竟如何的高深?高深到了怎样的程度?他自己实在还在茫然无知之中。
  其实邛睐鬼叟武学功力虽然颇为高深,以他目前的一身绝学神功,纵不能敌两个邛崃鬼叟,一个邛睐鬼叟,却绝非他的敌手。
  不过,他心中虽然暗惊,表面神色却是从容如旧,并且故作不知鬼叟之名,脸露诧异地望着鬼叟说道:“什么!你叫什么鬼叟?既是鬼叟,为何不好好的守在鬼域里,却跑到人间来作什?………”
  邛崃鬼叟一听,连心肺都几乎要气炸了,那还会让祝玉琪再说下去,陡地凶睛怒瞪,精芒电射地一声暴喝道:“好大胆的小鬼!听得老夫名号,还不赶快跪地求饶,竞还敢胡言乱语,出口伤人………小鬼你就接招吧!”
  话落招出。
  —这老鬼武学功力确然不凡,也未见他身形如何幌动,便已欺近祝玉琪身前三尺左右,探臂伸掌,五指箕张,直朝祝玉琪胸前抓到!
  祝玉琪一见邛崃鬼叟这种出手声势,果然骇人,当下那敢怠慢,口中一声冷哼,足踏“两仪化合步法”,避过鬼叟的攻招,双手倏出,右手截切鬼叟脉门,左手骈指如戟,戳点鬼叟乳下“期门”要穴。
  出手不但沉稳,而且快捷绝伦!鬼叟心中不禁霍然一惊!赶忙偏身撤掌,变招还攻。
  所说“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鬼叟乃是内功深厚,武学精湛,成名江湖数十年的大行家,祝玉琪虽只才一招出手,但因其出手快捷巧妙回异寻常,心中那还有不明白的,对方年纪虽青,看似文弱,实在乃是个身怀奇毕的武林高手,黄俊雄所言确是不虚!鬼叟这一看出祝玉琪果然身怀奇学,那还敢再存轻敌之心,立时双掌一紧,展开招式,全力抢攻。
  祝玉琪本欲一开始就展开“两仪化合掌法”,拿鬼叟一试身手的。不知怎的一来,竟没有施展。只凭他祖父传他的一套三十六式“乾坤巅倒掌法”与敌!要知乾坤巅倒三十六式掌法,乃他祖父祝万松当年成名的掌法,鬼叟也是成名江湖数十年的老魔,那有不认识这套掌招的道理。
  是以祝玉琪一展开这套掌法,鬼叟骄敌之心不禁又起。双掌虽然仍是不停地抢攻,口中却已阴恻恻地冷笑道:“老夫还以为你这小娃儿身负什么奇绝武学,敢于这样狂傲,目中无人,原来只不过凭仗了祝老鬼当年的这套乾坤巅倒三十六式,嘿嘿?”
  说着,口中还不住嘿嘿冷笑。
  这时,二入已走过十多个照面。
  祝玉琪剑眉忽地一挑,朗声喝道:“老鬼!你接接这一招着!”
  朗喝声中,双掌一紧,招式立变,展开了“两仪化合掌”,一招“阴阳交泰”向前拍出。
  鬼叟竟没有看清祝玉琪这一招是怎么出手的,只觉得眼前掌影一闪,祝玉琪的双掌,竟已疾若电掣般地分上下,向他的胸腹要害打到!
  鬼叟心中不禁骇然一凛!要想偏身避让,或者出招封挡,均已无及,忙不迭的身形猛地往后一仰,“金鲤倒穿波”,方始险险的避开祝玉琪突然变招,电闪般攻到的这一招“阴阳交泰”。
  他虽是应变极快。险险地避过了这一招,但浑身已经透出冷汗,打心底往上直冒凉气!暗中滴咕:“这小鬼果真辣手!看来不用兵刃,今夜恐怕不易收拾他哩!”
  他心念一动,右臂反探,斜挂在背上,赖以成名的三尺金枪,已经撤在手中。旁立的六名香主,一时之间,虽还不好意思一拥齐上,但见鬼叟已经撤下金枪,便也就连忙各将兵刃撤在手中。凝神注目而视。
  这种情形,已经很为明显,邛崃鬼叟如果不能将祝玉琪收拾下来,其余六人必然立刻各摆兵刃一涌齐上!
  祝玉琪星目直若寒电冷芒般地朝群贼扫视了一眼,陡地朗声哈哈一笑道:“好不要睑的恶贼,你们竟要想动兵刃群殴么!”
  鬼叟桀桀一声怪笑,喝道:“少逞口舌之利!小鬼!今夜此地,就是你溅血断头,偿还三手追魂秦忠血债之所,亮兵刃动手吧!”
  “亮兵刃!”祝玉琪两手一摊,朗声笑道:“你们要用兵刃动手,就用兵刃动手吧,小生身上又没有带着兵刃,拿什么兵刃来亮呢!”
  邛崃鬼叟嘿嘿一声冷笑,喝道:“好!小鬼!你就接招吧!”
  话出招到,身形陡长,进步欺身,手中三尺金枪一幌,金光闪闪,挟锐凤,劲疾绝伦地直向祝玉琪面门戮去!
  祝玉琪一声朗笑,侧首偏身,右手一伸,直抓抢身,左手陡出,骈指疾点鬼叟腰下“章门”穴。鬼叟口中一声怒嘿,滑步侧身避开指戳,掌中金枪微挫,变招再攻,直朝祝玉琪腰肋扎去。二人一搭上手,幌眼就是十多个照面。
  别看祝玉琪只是一双空手,邛崃鬼叟手中多着一枝金枪,但鬼叟不但没有占着丝毫优势,并且还被迫落在下凤,二十多个照面一过,鬼叟更不济了,掌中金枪招式已渐趋缓慢,现出不支现象!
  旁立六贼一见情形不妙,正拟各摆兵刃跃身枞出,一拥齐上之际,陡闻祝玉琪一声朗喝道:“撒手!”
  随着祝玉琪的朗喝,只见眼前金光一闪,邛崃鬼叟手中赖以成名的一枝三尺金枪,竟然脱手破空飞去!
  不但金枪脱手破空飞去,同时还感觉胸中血气微微翻涌,身子摇幌,连退数步,方能拿椿稳住。群贼见状,不禁大惊!连忙跃到鬼叟身侧问道:“怎么样?王坛主!”
  鬼叟虽被祝玉琪运足“两仪真气”震飞他掌中金枪时,且波及内腑,但受伤程度却极为轻微—闻问,立即凶睛陡瞪,精芒电射在一声喝道:“你们不要管我,这小子千万不能放过,动手齐上?”
  群贼闻言,立即各纵身形,分四面将祝玉琪围困在核心。
  这六名香主虽都是青衣帮中的第一流高手,但他们将祝玉琪围困在核心后,却都只是凝神作势的目注着祝玉琪,竟没有一人敢于冒然出手进招!原因是他们都有自知之明,他们的武学功力,均不如邛崃鬼叟深厚,邛崃鬼叟尚且不敌,他们上去又济得甚事?
  虽然他们自信,合六人之力,决不至落败,但这第一个出手的,却很难说,因此谁也不敢轻妄出手。
  当然,其中只要有一人先出手,其他五人也就立即各摆兵刃递招齐上!
  群贼虽只将祝玉琪围住,并没有即时出手递招,但这种形势祝玉琪看在眼里,心中也着实吃惊!
  这时,他虽已试出他自己的武学功力,确然远胜一般江湖高手,若论单打独斗,眼前的这七个江湖高手,他自信没有一个能在他手底下讨得了丝毫便宜,但,七人齐上群欧,情形可就不同了。俗语云:“英雄难敌四手,好汉打不过人多。”
  他虽然身负旷世奇学,“两仪真气”更是威力无俦,但倒底孤掌难鸣,实无丝毫制胜的把握!请想,在这种情形下,池心中怎得不凛然吃惊哩!
  他心中虽是凛然吃惊,表面神色却仍是丝毫不变,不过,暗地里更在筹思如何应付,出奇制胜之策………
  邛崃鬼叟内腑伤势本极轻微,只略一运功调息,便即痊愈,一见群贼只将祝玉琪围住,并不出手,顿时大怒,猛地一声怒喝道:“你们都是死人么,怎不动手!”
  暍着,身形霍地疾长跃起………
  也就在此际,陡闻一阵尖锐刺耳的怪笑,发自他们先前跃出的山凹间。
  笑声有若枭嚎,岂只刺耳,且还震得使人心悸神颤!从这笑声中,可以听出,此人内家气功极为精湛,分明已臻达炉火纯青的化境,否则,怎有如此使人心悸神颤的威力!这是谁?内家功力恁高?………
  祝玉琪心中不禁一惊!岂只是祝玉琪心中一惊,邛崃鬼叟等群贼心中何尝不均是大吃一惊!桀桀笑声甫落,便见那山凹间人影一闪,飘飘然的走出一个男不男,女不女,装东怪异的矮小老者来。
  那山凹距离祝玉琪与群贼立处,最少也有五六丈远近。
  五六丈远近的距离,那矮小老者,仅在微一挪步之间,便巳到了祝玉琪等八尺之处站立着。这矮小老者施展的是一种什么轻功身法,怎的恁地快捷?真是疾逾电掣!
  邛崃鬼叟等群贼除了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之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这矮小老者是怎么过来的!
  祝玉琪的不愧是一代天纵奇才,一见这矮小老者施展的轻功身法,立即想起祖父曾经对他提说过的,一种武林失傅绝学,“潜影迷踪”轻功身法。
  这一想起,祝玉琪心中不禁暗暗惊骇诧异!
  忽然,祝上琪又发现了这矮小老者的足下竟是轻飘飘地,足不沾地,虚空而立,心中当下不禁一凛,暗忖道:“这矮小老者何人?是何来历?看来一身武学功力显然已臻化境,为何这等装束长相?………”
  由于这矮小老者的突然现身,身肜又是虚空而立,群贼都不禁惊骇错愕地退开一边,暗中在揣测着他的来历?……
  忽见那矮小老者的两只细眼陡地一张,精芒直若冷电激射般地瞪视着祝玉琪,口中又发出一阵尖锐刺耳,慑人心神的桀桀怪笑!
  怪笑既落,便听他尖声地阴笑道:“小娃儿!你“两仪掌法”已练得不错了嘛!”
  祝玉琪不禁感觉意外的愕然一怔!暗忖道:“这矮小老者究竟是何来路?竟然认识两仪掌法……”
  书中交待,两仪奇学,乃失传武林两百多年的绝学,举目当今武林,能识得的人,可说是绝无仅有,这矮小老者竟能识得,一口道出,祝玉琪怎得不感觉意外的为之愕然一怔!
  就在祝玉琪这么愕然发怔之际,矮小老者忽地冷声的喝问道:“小娃见!澜沧异叟是你何人?”祝玉琪不禁又是愕然一怔!暗付道:“甚么澜沧异叟?我不但不认识,连听也没有听说过嘛……”
  想着,茫然地朝矮小老者摇了头道:“澜沧异叟何人,晚辈并不认识!”
  “你不认识?”
  矮小老者似乎也不禁有些儿感觉意外的为之一怔!当然,他并不相信祝玉琪这句“不认识”是真的,但,他从祝玉琪那种茫然的脸色上,似又觉得祝玉琪的这句话,并不是在说谎!
  因此他不禁有点犹疑的望着祝玉琪,沉声问道:“小娃儿!你真不认识?”祝玉琪又摇摇头道:“浼辈真的不认识。”
  “你说谎!”
  “晚辈不敢。”
  “那么………”矮小老者略一沉吟的问道:“你这两仪掌法是跟谁毕的?”祝玉琪朗声答道:“晚辈恩师。”
  “你师父是谁?”
  “徒忌师讳,请恕晚辈未便奉告!”
  矮小老者陡地一声冷暍道:“好小子!你胆子可不小,竟敢在老夫面前耍狡弄滑!”祝玉琪神色一整,朗声说道:“晚辈所说乃系实情,何耍狡弄滑之有?”
  矮小老者阴恻恻地一声尖笑道:“小娃见!你分明是澜沧老鬼的传人,却故意推说不认识,欺骗老夫,这不是耍狡弄滑是什么?”
  祝玉琪陡地哈哈一声朗笑道:“小生如果真如老前辈所说,是“澜沧异叟”的传人,焉有不敢承认的,老前未免太也不相信小生了!”
  “那你不肯说出师承何人,又是为何缘故?”
  祝玉琪点点头道:“虽然徒忌师讳,未便随便奉告,但门派却无甚不可奉告,不过………”说着略顿,又道:“街请老前辈先将号讳示告小生。”
  说罢,俊目神光湛湛,凝望着矮小老者。
  矮小老者一见祝玉琪俊目神光湛湛,心中也不禁微微一惊,暗道:“这小娃儿好精深的内功……”
  心里想着,口中却嘿嘿一声尖笑道:“小娃儿!你可曾听说过,西藏罗沃池畔………”
  祝玉琪一听说起西藏罗沃池胖,不禁蓦地记起他祖父祝万松向他说过的黑白两道,许多武林异人冲,一位介乎黑白两道之间的异人,心中不由陡然一惊,不等矮小老者说完,便面现惊异之容的目注着矮小老者脱口惊呼的问道:“啊!老前辈是罗沃池畔的阴阳仙翁古………老前辈么?………”
  祝玉琪这“阴阳仙翁”四字脱口说出,邛崃鬼叟与其手下六个香主闻言,心中均不禁猛地一惊,一个个都是面现惊异之色!那邛崃鬼叟在惊异之外,心中更是亦喜亦忧,忧喜参半。
  书中交待,这“阴阳仙翁”古彤,乃百多年前名震武林的高手,一身武学奇诡怪异无比,功力高不可测,为人个性乖僻,亦善亦恶,介乎正邪之间,全凭与之所至,一生所行所为,尽皆决于其喜怒一念之间!因其身具阴阳两礼,上半月属“阳”,下半月属“阴”,乃得号“阴阳仙翁”。
  早于八九十年前,这阴阳仙翁古彤,不知怎地突然绝迹江湖,即连他建筑在罗沃畔,布置得富丽堂皇的三间茅屋,也于斯时忽地变成了一片平地,从那时以后,江湖上再也无人见过他的踪迹!
  当时江湖上谣传纷纷,但都离不了:“阴阳仙翁已被一个极厉害的强仇害死了。”只是,这强仇是谁?始终无人知道,成了一个谜!
  事隔八九十年,阴阳仙翁的名号,在武林黑白两道人物的心中,差不多已经完全忘去,想不到今夜竟又出现于此,祝玉琪怎得不感惊异,邛崃鬼叟等群贼又怎不惊异万分哩………
  本来嘛?八九十年的时间,武林中几可说已经面目全非,老的一代差不多都已先后逝世,年青的一代除了曾听得师长偶尔提说过当年武林中,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武学高绝,名震武林的高手外,怎料到他会依然健在人世呢?
  闭话交待过去不提,且说祝玉琪话声甫落,阴阳仙翁古彤口中立即一声嘿嘿尖笑道:“总算你这小娃儿见识不差,不错!正是我老人家!”
  祝玉琪心中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一个传说已死去八九十年的人,居然还活在世上,并且于今夜出现于此………
  人死焉能复活?………
  照此说来,阴阳仙翁当年突然失踪,并非真的死去!阴阳仙翁百多年前,即己名震武林,武功高绝,百年后的今天,再现江湖,其功力如何,不言可知!那么,这八九十年来,他绝迹江湖,不用说,定是隐在什么深山大泽,苦练什么更高深更奇奥的武功了。
  别的不说,单就是刚才所显露的那“潜影挪移”上乘轻功,即乃武林失传绝学。
  既能“蹑空虚立”,其内家气功分明已臻达超凡人圣的化境!设非如此,焉能“蹑空虚立”?因为这种“蹑空虚立”,完全凭藉着一口内家真气!
  祝玉琪心中正在暗暗惊骇之际,忽闻阴阳仙翁冷声喝道:“小娃儿!年纪青青,怎就言而无信!”祝玉琪不由一愕,迷惑的望着古彤问道:“晚辈怎么言而无信?”
  阴阳仙翁细眼陡睁,喝道:“小娃儿!你在装迷糊么!”
  “请老前辈明示!”
  “快报出你的师门吧!”
  “啊!”
  祝玉琪这才恍然明白古彤说他言而无信的道理,连忙肃容朗声说道:“晚辈乃武当门下。”“玄一老道的弟子?”
  祝玉琪摇摇头道:“不是!”
  “谁?”
  “晚辈恩师乃武当第十一代俗家弟子。”
  阴阳仙翁不禁微微一愕,诧异地问道:“第十一代俗家弟子?”
  祝玉琪点了点头。
  “武当第十一代弟子还有人在?”
  祝玉琪又摇了摇头。
  祝玉琪这样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禁把个阴阳仙翁古彤弄得迷糊了。
  旁立着的邛峡鬼叟一见,认为是挑拨好的机会到了,心中暗忖道:“我何不如此这般一番,挑拨老鬼收拾掉这小子,岂不大妙………”
  他心念一动,便即飘身抢升而出,朝阴阳仙翁行礼说道:“古老前辈切不可听信这小鬼的胡言乱语,他既是武当弟子,武当现代掌门玄一老道怎会不认识他,分明冒充。你老人家千万不要让他给蒙骗了。
  邛崃寇叟话声方落,阴阳仙翁古彤忽地细眼猛张,精芒直若冷电寒芒激射,但并没有瞪着祝玉琪,出乎意外地竟是瞪视着邛崃鬼叟。
  邛崃鬼叟只觉得阴阳仙翁的两道目光,寒气森森逼人,好像两把利刃,浑身顿时不禁机冷冷地打了个冷噤,身不由己的往后退了一步。
  只见阴阳仙翁面色陡地一沉,喉管里发出了一声慑人的冷哼!望着邛崃鬼叟沉声喝道:“你是谁?难道没听说过我老人家的规矩,在我老人家的面前,也有你随便说话的余地么!”
  原来阴阳仙翁生性不但怪僻,而且孤傲异常,自百年前威震江湖,即立下了一个规矩,就是不管在何时何地,任何场合之下,在他与别人答话之际,从不准第三者在旁开口插嘴!否则,他就认为对他不敬,必然施予惩戒!
  邛崃鬼叟自然不知道阴阳仙翁有这么一个规矩,要是知道,纵令他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他一见阴阳仙翁这种冷峻的词色,心中已感觉到有些儿不妙!当然他尚还不知道已经犯了他的规矩,触犯了他!
  虽然他仍旧弄不明白阴阳仙翁口中所说的规矩,是一种什么规矩,但听得问他是谁,他焉敢不答。
  他连忙躬身小心的答道:“晚辈名叫王旺春,外号三尺金枪。”
  在阴阳仙翁面前,他可不敢报出邛崃鬼叟的外号。
  “老夫没听说过,你师父是谁?”
  “晚辈师父名号金枪震关西刘飞鹏。”
  “哼!” 阴阳仙翁又是一声冷哼,说道:“飞鹏那娃儿他没和你说过我老人家的规矩么?”邛睐鬼叟摇摇头,恭敬地答道:“没有。”
  阴阳仙翁道:“他还活着吗?”
  邛崃鬼叟道:“家师已逝世三十多年了。”
  阴阳仙翁微一点头道:“念在你师父曾与我老人家有过一面之识的份上,待会儿我老人家一定不太难为你就是!”
  说着,声调又忽冷峻的喝道:“到原来地方站着去!”
  邛崃鬼叟虽然被阴阳仙翁弄得宛似一头雾水,有点莫名其妙,但阴阳仙翁既是这么说,他那里还敢再说一句什么,去招惹不快呢!是以,阴阳仙翁话声一落,他便立即一声不啃的退到原处站立。
  邛崃鬼叟退开后,阴阳仙翁便又向祝玉琪问道:“小娃儿!你这话可真?”祝玉琪正容答道:“在老前辈面前,晚辈怎敢说谎!”
  “你真是武当弟子?”
  “当然。”
  “玄一老道怎会不认识你?”
  “晚辈初返师门,参谒掌门,故不认识,不过………”
  “不过什么?”
  “现在已经认识了。”
  “教你两仪掌法的,是不是另有其人?”
  “没有。”
  “你师父究竟是谁?”
  “恩师已仙逝两百多年,晚辈实在不便妄提恩师名号。”
  “你师父已逝世两百多年了。”
  “嗯。”
  阴阳仙翁不禁一阵愕然!随又问道:“那么你是怎样?……
  “奉恩师遗命,收列为武当第十二代弟子。”
  “你的武功是从遗笈自习的?”
  “是的!”
  “你不知道你师父的名号么?”
  “知道,但并不是老前辈所说的澜沧老前辈。”
  “除两仪掌法外还有其他的功夫吗?”
  “两仪真气神功,步法,身法,空空剑诀。”
  “哦!”
  阴阳仙翁一双细眼里,忽地射出一种异样的光彩,望着祝玉琪问道:“你是在什么地方得着你师父的遗笈的?”
  祝玉琪犹疑了一下,目注着阴阳仙翁问道:“请恕晚辈斗胆,老前辈问这些究竟是?………”
  阴阳仙翁沉吟了一阵,忽地叹了口气道:“小娃儿!这件事我老人家已搁在心中百多年了,始终没对任何人说过,老夫看你心性甚为良厚,很想告诉你,作为一个了结,只是………”“只是什么?”
  “老夫将这件事告诉你之后,你不但不得告诉任何一个人,并且老夫还有一个附带条件!”“什么条件?”
  阴阳仙翁先不作答,却朝旁立的邛崃鬼叟等扫视了一眼问道:“你与他们有何过节?”祝玉琪道:“他们找晚辈要替三手追魂秦忠报仇!”
  “三手追魂秦忠是个什么人?”
  于是祝玉琪便将毙杀三手追魂秦忠的经过,说了一遍。
  “哦!”
  阴阳仙翁望了邛崃鬼叟等一眼,便又向祝玉琪说道:“三手追魂固是死有应得,但他们要替他报仇,却也是江湖义气,小娃儿,你准备怎样对付他们?”
  祝玉琪剑眉微微一挑道:“晚辈准备接受他们的挑战!”
  “你一个人行么?”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晚辈对此没有顾虑过!”
  阴阳仙翁对祝玉琪这种凛然的豪气与谦虚,心中不禁很是激赏,赞许,存下了暗助的念头。
  祝玉琪话声一落,阴阳仙翁立即朝邛崃鬼叟等群贼说道:“你们尽管动手解决你们间纠纷吧。”话落,也未见他身形如何移动,便已立身在三丈开外。
  这种轻功身法,实在太已骇人!群贼闻言,立即各撤兵刃,纵身跃出,又将祝玉琪围在核心。
  此际,邛崃鬼叟先前被祝玉琪脱手的三尺金枪,已经检回。
  只听他口中一声大喝,霍地进步饮身,金枪一抖,枪尖立即化成五点金星,作梅花形,直朝祝玉琪胸前五大要穴戳去!邛峡鬼叟一出手,其余六贼,也就立即一齐出手。
  刹那间,刀光剑影,纷向祝玉琪左右前后,浑身上下要害递去!一个个均是出手快捷,招式又辣又狠!
  祝玉琪一声长笑,脚踩两仪化合步法,展开身形,竟在一片刀光剑影中游身穿梭疾走起来。阴阳仙翁在旁运目凝视,只见他儒衫飘飘,身形飘忽,倏东忽西,忽南倏北,恍如飞蝶穿花。倏高忽低,疑似巧燕绕林!分光穿影,脚出鬼没!不仅是玄奥,而且妙极!
  岂只是奇,而且神透!其身形之飘忽,迅捷,简直无伦比!幌眼二十多招,七人攻招越来疾,也越来越狠,辣透!毒透!恨不得立使祝玉琪溅血当地!
  虽是如此,祝玉琪仍是气定神闲,七人的兵刃依旧连他的一片衣角也沾不上,有的眼看一招即将递实,不知怎的突觉眼前人影一闪。
  眼睛一花,招式竟又走空,失去祝玉玉琪的踪迹!这种打法,明眼人一看就知,这七个虽然攻招疾厉!狠毒!不但丝毫伤不了祝玉琪,并且连万分之一的制胜的希望皆无!
  反过来说,若不是祝玉琪心存仁让,不愿随便伤人,只要他出手还攻,七人必得立时落败负伤!
  转瞬又是十多招,祝玉琪不禁打得兴起,正拟出掌还玫,给七人一点厉害看看之际,忽闻阴阳仙翁已是不耐地在旁喊道:“小娃儿!这样打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赶快给他们一些厉害,叫他们认败服输算了。”
  祝玉琪连忙朗声应道:“晚辈遵命。”
  也就在这时,忽听距斗场五丈开外的一颗技叶浓密的大树上,一个娇甜的声音喊道:“祝少侠!接剑!”
  话落,便见寒光一闪,一道银虹自树上飞投而来。
  邛崃鬼叟一见,左掌忽地向上一扬,劈出一股绝强劲凤,将那枝长剑劈得升起七八丈高下。祝玉琪见状,心中不禁大怒,口中一声怒喝道:“恶贼!真不要脸!”
  喝声甫落,抖然一声清啸。
  清啸声中,身形已宛似一股白烟般自刀光剑影中疾升而起,探臂伸手,直向那枝长剑剑柄抓去。好个祝玉琪,的不愧是身负绝毕的奇才,竟是不偏不差,抓住把手,这种武功身手实在骇人。陡闻一声鹤唳划空,灵鹤雪儿忽地自高空俯冲下来。
  祝玉琪连忙喊道:“雪兄!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别下来!”
  灵鹤闻喊,又是一声划空唳鸣,直朝高空飞去。
  祝玉琪话声一落,身形似一股白烟般地飘然落地,恍如幻影乍现,岳峙渊停地伫立在七贼两丈开外。
  七贼都被祝玉琪这种恍似淡烟幻影般的神奇轻功惊震住了,一个个都不禁瞠目望着祝玉琪发怔!
  祝玉琪双目神光湛湛的望着邛崃鬼叟朗声喝道:“邛崃老鬼!你以为小爷没有兵刃,就不能胜得你们么,现在小爷就不用兵刃,看看小爷能不能收拾你们!”
  说着便侧脸朝那棵大树上朗声喊道:“是那位姑娘借剑给小生的,盛情厚意,衷心感激!只是小生已决定不用兵刃制胜,谨此奉还,就请现身出来吧!”
  祝玉琪话声落后,大树上静悄悄地却无丝毫声息反应,当然也就更不见人现身,祝玉琪不禁感到很是奇怪!就值此际,陡闻一声冷喝道:“小鬼!接招!”
  声落,风声飒然,人影纵横,七贼竟是一齐各出兵刃,疾逾飘凤电闪,分自四面袭到。
  祝玉琪想不到七贼竟是这等无耻,乘他不备之际,突然同时进袭,这简直是无赖透顶嘛!祝玉琪心中顿时大怒,一凿怒喝道:“恶贼!无耻!”
  喝声中,已展开两仪复合身法,恍似一股白烟,飘身丈外,避开七贼的突袭,右手向下微按,“哧!”的一声,手中的长剑顿时没入上中,只剩剑把露在土外。
  这时,七贼已第二度各出兵刃攻到。
  祝玉琪一声长笑,身形微幌,便又穿入一片刀光剑影之中。
  这一回可舆先前不同,祝玉琪不但已决心要将七贼败于掌下,并且因恨他们无耻偷袭,心中已是泛起怒意。
  说实在的,他这回乃是含怒出手,已存了给七贼吃点苦头的决心!只见他身形一穿入刀光剑影中,两只儒袖立即交相疾拂,两仪真气神功,已经随袖挥出!刹那间,只见劲风骤起,狂飚急卷,声势威猛,好不惊人!
  就在这刹那瞬间,七贼几乎每人都发出了一声闷“啊!”!随着这些闷“啊”,刀剑漫天飞舞,破空飞去!
  原来七贼手中的兵刃,在祝玉琪双袖疾拂之下,已经悉数被震脱出手,一个个的身子也均被震出八尺,丈把之外,站立不住,跌倒地上。
  尚幸祝玉琪没有存心要他们的性命,受伤并不太重。
  虽是如此,七贼已尽皆亡魂胆冒,爬起身来,站在当地,楞楞地望着祝玉琪只是发怔!阴阳仙翁忽地一声喝道:“你们还不想走么!”
  邛崃鬼叟闻喝,心中一颤,连忙朝阴阳仙翁恭身答道:“晚辈遵命!”
  说着,便转身望着祝玉琪恨恨地说道:“小鬼!今夜之辱,老夫有生之日定然不忘,异日当必寻你了结!”
  祝玉琪纵声哈哈一阵狂笑道:“好!你小爷随时等着你就是!”
  阴阳仙翁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还啰唆个甚么!你再练三十年,也是不行!”说着,左手微微一挥道:“走吧!”
  别看阴阳仙翁与七贼相距两三丈,仅只左手微微一挥,七贼顿时感到一阵微风拂来,而这阵微风,竟然暗含着一股强大无比的劲力,逼得七贼站立不住。身形飘飘欲起!
  邛崃鬼叟心中顿时大惊!连忙朝六贼一声低喝道:“走”!走字整落,身形已当先疾纵跃起,接连几个起落,便已消失在黑暗之中。阴阳仙翁忽地纵声哈哈大笑道:“小娃儿!你处理得很是不错,应该赞许!”
  祝玉琪闻言,玉面不禁微微一红,谦逊的说道:“尚望老前辈不吝教诲!”
  阴阳仙翁又道:“这几个家伙虽然含恨而去,异日终必寻仇,不过,你大可放心,纵令他们再练个三五十年,也是不能如愿,当然,这还须靠你自己继续努力,否则,此滑彼长,他们如再苦练十年,以你目前的功力,就很难说了!”
  祝玉琪连忙躬身肃容答道:“多谢老前辈教诲,晚辈自当谨记!”
  阴阳仙翁点点头道:“异日他们果真寻仇时,不妨放手收拾掉他们,免得将来料缠不清!”祝玉琪答道:“至时晚辈当酌情处理!”
  “嗯!”
  祝玉琪忽然想起隐身大树上,掷剑给他之人,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怎的到现在仍未见现身?心念一劲,便不禁转头朝那棵大树上望去。
  阴阳仙翁好像已知道他的心意,朝他微微一笑道:“她早就走了。”
  祝玉琪急问道:“老前辈认识她么?”
  阴阳仙翁摇摇头道:“是个女人。”
  “晚辈知道。”
  “很漂亮呢!”
  祝玉琪闻言,这才悟出阴阳仙翁的语意,俊面不禁一红,赧然的说道:“老前辈取笑了。”
  阴阳仙翁忽地朝他微微一笑道:“她连剑都没有带走,看来是送给你………”送给你做甚么?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来,祝玉琪乃聪明绝顶之人,那弦外之音,怎会听不出来,不由大窘!
  忽听阴阳哈哈大笑道:“小娃儿!别害羞!男子汉,大丈夫,应该豪放一点,焉可学那娘儿腔,羞答答的样子,岂不有失男子气概,受人讥笑!”
  祝玉琪道:“晚辈受教!”
  阴阳仙翁又点点头,忽然仰首望了望翱翔在头顶上空的灵鹤雪儿,面色陡地一沉,声音又恢复先前的那种冷峻,望着祝玉琪问道:“小娃儿!这只大白鹤你是从那里得来的?”祝玉琪道:“乃恩遗赠!”
  “哦!”
  阴阳仙豺轻“哦”了一声之后,便好像思索什么似的在沉吟着。
  祝玉琪忽然想起阴阳仙翁说要告诉他的事,便问道:“老前辈不是要将………告诉晚辈的么!”“嗯!”
  阴阳仙翁沉吟地望着祝玉琪说道:“老夫告诉你之后,可不准你对任何人说出。”视玉琪点点头道:“晚辈遵命!”
  于是,阴阳仙翁便把为何要找澜沧异叟,或者他的传人的原委,简略扼要的告诉了祝玉琪。
  原来阴阳仙翁的授艺恩师,乃是舆澜沧异叟同一时期的武林高手,二人性情都甚怪僻,彼此虽无仇隙,但却是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曾暗中约地比斗数次,每次都要苦斗三日夜,而其结果,始终是个平衡局面,难分高下。
  阴阳仙翁之师临终之时,曾遗命阴阳仙翁苦练绝学成功之后,必须去找澜沧异叟或其传人,继续比斗,不分高下不休。
  阴阳仙翁遵师遗命,绝学练成后,曾在江湖上递访澜沧异叟或两仪绝学的传人,只是遍寻无着。
  至于澜沧异叟究竟是谁?作者可以在此作一交代,他就是本书第二集中,姜克荏遇到的那个怪老头,也可说就是祝玉琪的师租。
  只是,祝玉琪并不知道而己。
  阴阳仙翁把这情形告诉了祝玉琪后,祝玉琪这才明白,不禁剑眉紧绉地说道:“晚辈所习,虽是两仪武学,只是晚辈乃是武当弟子,恩师也非澜沧老前辈啊!”
  阴阳仙翁哈哈一笑道:“小娃儿!你不用说了,那只白鹤乃当年澜沧怪叟所豢养之物,你虽名列武当门下,实在即是两仪传人,也许你自己真的不知道吧了。”
  祝玉琪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老前辈!澜沧异叟既然称叟,想必他当时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是么?”
  阴阳仙翁点点头道:“当然,他如果他现在还活在世上的话,最少也有两百七八十岁的年纪了,两百年前他就已是个须发俱白的老叟了。”
  “这就不对了。”
  “什么不对?”
  祝玉琪道:“晚辈恩师遗容,晚辈曾经拜谒过,他老人家乃是个中年秀士打扮的人!”“哦!”
  阴阳仙翁沉吟了一阵,忽地自语道:“对了!一定是这样的,决对不会错!”祝玉琪不解地望着他问道:“老前辈!你说什么不错!”
  阴阳仙翁朝他一笑道:“小娃儿!你是两仪奇学的第三代传人!”
  “哦………”
  别哦了,小娃儿!来!我们动手比划比划吧!”
  阴阳仙翁脸色顿又阴沉起来,声音又恢复了冷峻。
  祝玉琪闻言,不禁一怔!望着阴阳仙翁道:“老前辈要和晚辈此?………”“嗯!” 阴阳仙翁点着头。
  祝王琪道:“晚辈怎可与老前辈动手!”
  “有何不可!”
  “老前辈乃武林中的前辈尊长!”
  阴阳仙翁忽地哈哈一笑道:“是老夫要舆你动手的,你怕什么!”
  祝玉琪摇摇头道:“晚辈实在不敢!”
  “为什么不敢!”
  “晚辈焉敢目无尊长!”
  阴阳仙翁双睛陡瞪,精光电射地喝道:“胡说!”
  祝玉琪二见阴阳仙翁这么硬逼着要他动手,心中也就不禁有气,霍地剑眉一挑,朗声说道:“老前辈怎的不通情理!”
  “老夫就是不通情理!”
  “不通情理,晚辈可就也要放肆了。”
  “最妙。”
  祝玉琪又犹疑地道:“老前辈真要与晚辈动手?”
  “不真,难不成老夫还和你这小娃儿开玩笑!”
  “老前辈不怕被人讥笑以大压小么?”
  阴阳仙翁忽地哈哈一笑道:“现在这里除你与老夫之外,没有第三人在场,你败在老夫手下,你自己会好意思说出去吗?你不说出去,又有谁知道!”
  祝玉琪道:“如果晚辈侥幸胜了呢?”
  “不会的。”
  阴阳仙翁摇摇头道:“老夫只凭“潜影挪移”身法与“流星拂穴手”和你动手,你就必败!”“老前辈真的只凭这两种武学与晚辈动手吗?”
  阴阳仙翁点点头道:“当然真的,不过,小娃儿!你可要小心了,这两种皆是绝世奇学,老夫化了八十年心血,始才练成,威力可非同小可呢!”
  祝玉琪点点头道:“多谢关照!晚辈倒有点不相信!”
  “对!这才不愧为两仪传人。要试试就动手吧!”
  阴阳仙翁说罢,便等候祝玉琪动手进招,可是祝玉琪却岳峙渊停地伫立当地,凝目注视着他,动也未动。
  阴阳仙翁喝道:“小娃儿!为何还不动手!”
  祝玉琪冷冷地道:“是老前辈要与小生动手,就请老前辈先动手吧!”
  阴阳仙翁曾听他师父说过,两仪奇学,最长以静制动,闻言已知祝玉琪之不肯先动手的原因。于是便一声暴喝道:“小娃儿!老夫出手了,你可得仔细留神着!”
  与敌动手天下哪有还未出手就这样招呼对方仔细留神的,祝玉琪闻喝,心念不禁一动,赶紧俊目凝神注视着阴阳仙翁的身法,手法。
  只见阴阳仙翁脚下微挪,身形飘忽之间,便已欺进他身侧五尺左右,右手袍袖微扬,拂向他的肩井穴,左手五指稍曲,弹向他的胸前。
  祝玉琪乃一代天纵奇才,悟性极强,一看这种招式,看似普通平常,无甚奇处,实含无穷变化,神奇妙用。
  祝玉琪本在注目凝神,以静制励,以不变应万变,一见阴阳仙翁古彤欺身进招攻到,当下怎敢怠慢,急忙足踩“两仪化合步法”,身形微闪,一面避招还招,一面留心注意阴阳仙翁的身法手法的变化。
  陡听阴阳仙翁又是一声喝道:“小娃儿!仔细了!”
  喝声才落,阴阳仙翁身形陡地变得快捷如风,宛如化身幻术,变成了十多个阴阳仙翁,围着他绕转,双手十只指头,更是变成万千指影,迅逾电掣地戳拂他周身要穴。
  祝玉琪一见,如何敢稍稍怠慢,连忙展开“两仪掌法”,配合“两仪身法”,“两仪步法”,小心应付。
  原来,这时阴阳仙翁才真正的展开了三十六正反“流星拂穴手”,与“潜影挪移”的上乘轻功身法!.须知这正反三十六“流星拂穴手”,乃根据阴阳相克,乾坤互合,天干地支,正反六合之数研创而成。
  也就是集阴六,阳六,干六,坤六,天千六,地支六,合为三十六之数,而正反使用。又因每一式之间,均分正反两式,以正反化合制敌,故实质上共有七十二式。
  就因为这种招式按阴阳相克之理,乾坤互合之妙,天干地支之异,不但神奥奇诡,而且更玄而又玄,令人莫测高深!
  “潜影挪移”身法,乃按六爻之数,八卦易理创练,亦可正反使用。
  祝玉琪虽已尽展“两仪”绝学,毕竟因功候尚浅,临敌经验不够,如何能够与敌!四五十招过后,便已被逼得有点手忙脚乱。
  尚幸,阴阳仙翁虽是每式均走向他身上要穴,但出手分寸拿捏得甚稳,不等指风沾上,便已撤回!
  祝玉琪这时心中已经完全明了这位善善恶恶难测的武林前辈异人的用心,于是也就坦然应付。当然他还是尽力封架闪避还招,不过到了实在无法闪躲时,他便甘脆不躲了。
  阴阳仙翁是何等人物,那有看不出他这种心意的,心中不禁暗道:“你这小鬼头,真聪明精灵得紧!”
  阴阳仙翁心中在这样暗想,手底也就更加加紧!祝玉琪当然也就更加凝神注意。
  陡闻阴阳仙翁一声大喝道:“小鬼!这是最后正反三式!”
  祝玉琪赶紧注意,但还是未能看清,只觉眼前人影指影一花,阴阳仙翁已收招停势,站在三丈开外。
  祝玉琪正要上前相谢,已听阴阳仙翁哈哈一声大笑道:“小子!你这一生足可傲视天下武林,享用不尽了,望你好自为之!”
  话落,身形已飘然跃起。 祝玉琪赶忙躬身长揖朗声说道:“多承老前辈垂爱,晚辈………”
  祝玉琪话还未完,便又听得阴阳仙翁哈哈说道:“小子!捡起地上的那把剑带在身边,她乃是我老人家的义女,你小子得好好的对待她,否则,我老人家可不饶你!”
  说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笑声曳摇,越去越远,幌眼便已寂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