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宝旗玉笛》

第十二章 宿疾突发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夜,四更已过。
  欧阳昭和五女,目送着穷家帮主舒敬尧与黑白双童、八杰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不见之后,欧阳昭自语道:“这位舒前辈,不愧为一帮之主,武林奇杰,他的风范气度,实在令人心折钦敬!”
  显然,对于这位名震当代武林的穷家帮主,他心底无比敬佩。
  白衣追魂段冰蓉闻言,芳心忽然微微一动,望着欧阳昭含情地一笑,说道:“舒前辈若没有足以令人心折、钦敬的风范气度,何能领袖一帮,又怎能使穷家帮日趋低落的声誉,转微为强,再度突起江湖,与共执武林牛耳的少林、武当两派。
  齐名呢。”
  欧阳昭点点头道:“大姊说得不错。”
  白衣追魂段冰蓉又道:“武林之中,是是非非,虽然大都凭借武功解决了断,武功高强者,固能使人畏惧,纵横武林于一时,但,并不能令人钦敬、心服于一世,是以,一个人立身武林之中,如欲使人衷心敬佩、钦服,除却武功之外,尚必须具有高华的风范气度,高深的修养与品德……”她说至此处,略微一顿,忽地肃容接道:“三弟,你一身武学功力,虽是已高达上乘化境,当今武林,罕有敌手,但,在这风范气度、修养品德方面,还须多加注意,否则,你武功再高,也只能使人畏恨,而不能令人敬服,受人尊崇。”说罢,一双妙目紧紧地凝视着欧阳昭的俊面,俏脸儿上的神情一片严肃,令人不敢仰视。
  欧阳昭听后,心中不禁一懔,连忙肃容朗声答道:“多谢大姊训诲,小弟当谨记心腑不忘。”
  段冰蓉点了点头,收敛起俏脸儿上的严肃神情,朝他嫣然一笑。
  这一笑,风情万千,妩媚无比……
  欧阳昭心底不由微微一荡,暗道:大姊真是个了不起的女性,她严肃时的神情,威仪慑人,然而,她一笑时,却又……
  他心中正在暗想之际,段冰蓉忽然向他问道:“三弟,你在想什么?”
  “唔——”欧阳昭微微一惊,道:“没有什么。”
  吴娟娟从他的神色之间,已看出他是口不由心,遂娇嗔道:“你说谎。”
  段冰蓉柔声说道:“三弟,你何必说谎欺瞒我和二妹呢。”
  说罢,妙目凝光地注视着欧阳昭的俊面,似乎要从他俊面的神情上,看透他心底所想。
  欧阳昭俊面不由一红,呐呐地说道:“小弟是在想……”
  孙珊娇声说道:“表哥,想什么,干脆说出来好啦。”
  欧阳昭忽然心念一动望着段冰蓉说道:“小弟是在想大姊笑时真美。”
  “哦。”吴娟娟秀目斜睨了段冰蓉一眼。
  段冰蓉芳心底掠过一丝甜意,但,口里却娇嗔道:“啐!
  谁要你替我戴高帽子。”
  欧阳昭正色说道:“大姊,小弟这是真心话,大姊不信……”
  孙珊接口说道:“表哥说得一点不错,大姊笑时,的确美极了。”
  吴娟娟也道:“小妹也有这样的感觉。”
  段冰蓉微笑地望了二人一眼,说道:“你们倒是很会抓机会帮他的忙嘛。”说时,似有意若无意,情深款款地朝欧阳昭瞟了一眼。
  欧阳昭在她这样情深款款的一瞥之下,心波不禁又是微微一荡,涟漪轻泛……
  吴娟娟和孙珊闻言,两张粉脸都不禁同时微微一红。
  “大姊,你冤枉了珊妹啦。”孙珊噘起小嘴儿,娇声地说。
  “难道小妹也是替你戴高帽子么?大姊。”吴娟娟娇嗔地说。
  段冰蓉望着二人微微一笑,说道:“好妹妹,你们都说的是真心话,大姊说错了,是大姊不对,好了吧?”
  吴娟娟和孙珊闻言,都不由得格格地娇声笑了。
  二女娇笑停息,欧阳昭便即向白衣追魂段冰蓉说道:“大姊,天已经快亮了,我们早点回店去休息吧。”
  段冰蓉仰视了一下天色,螓首微微一点说道:“不错,我们赶紧回店去换换衣服休息吧,不然,待会儿天亮了,店家看见我们这副样子,要大惊小怪的。”话落,身形已当先纵起,白衣飘飘,快似飘风,直奔镇店方向飞驰。
  六人轻功,均有极高的造诣,五里路程,只不过半顿饭的辰光,便已抵达,仍由屋顶跃入店内,回房换衣歇息。
  翌日午前,结清店账,六人出店,上马登程,改道北行,一口气奔驰了七八十里,这才一收马缰,缓缓前行。
  白衣追魂段冰蓉虽然仍是头带文生巾,身着儒衫,是一个翩翩美书生的打扮,但,揭穿了毕竟是个冒牌货呢……
  欧阳昭、段冰蓉、吴娟娟、孙珊四骑并辔在前,白玉、白环二婢随后。
  孙珊忽然向段冰蓉问道:“大姊,你师父她老人家住在什么地方呀?”
  段冰蓉答非所问地望着孙珊问道:“珊妹,你喊我什么了?”
  孙珊微微一怔,愕然地答道:“大姊呀,不对么?”
  段冰蓉摇摇头道:“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个大姊吗?”
  孙珊望着段冰蓉的一身穿着打扮,眼珠儿转了转,忽地恍然大悟,笑说道:“呵!我明白了,你仍是大哥,对么?”
  段冰蓉含笑地点点头道:“当然。”
  孙珊娇笑着说道:“可是,你总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姊呵。”
  吴娟娟忽地一声娇笑道:“明明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姊,偏偏要冒充做大哥,这真是……”
  不待吴娟娟话完.段冰蓉妙目忽地一瞪,嗔道:“你不服气是吗?”
  吴娟娟见状,急忙连声说道:“服气,服气,小妹怎敢不服气呢?”她说着俏皮地伸了伸舌头,接道:“大姊,呵,不,大哥,大姊既然一定硬要冒充做大哥,就算是个大哥吧,不过,以后可千万别再竖眉瞪眼地吓唬小妹。”
  段冰蓉闻听,忍不住笑骂道:“油嘴。”
  吴娟娟俏皮地一笑,转向孙珊故意嗲声嗲气地说道:“珊妹妹呵,赶快亲亲热热地喊一声大哥吧。”
  段冰蓉忽又一瞪妙目,嗔道:“还要油嘴,我看你大概是身上作痒,想找打了。”说着扬了扬手里的马鞭儿,作了个欲打的姿势。
  “呵呀,不能打。”吴娟娟急急摇着双手,告饶地说道:“好大哥,亲大哥,你千万别打,妹妹下次再也不敢油嘴了,你就饶了妹妹这一回吧。”说时,一脸惶急的神情,似假似真,令人发笑。
  欧阳昭耳听着吴娟娟这些俏皮的话语,目睹着这些神情令人发笑的行为,忍不住哈哈笑了。
  吴娟娟的油嘴俏皮,段冰蓉正值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拿她无可奈何之际,欧阳昭哈哈一声朗笑,段冰蓉便立时抓住机会,俏脸儿陡然一寒,向欧阳昭娇叱道:“你笑什么?”
  欧阳昭张了张口,但是,不知怎地,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忽然,他剑眉紧蹙,一手按着腹部,口中发出了一声:“呵唷。”
  事发突然,段冰蓉芳心不由一惊,急问道:“三弟,你怎样了?”
  “呵唷!我好痛呵,呵唷!”
  欧阳昭弯着腰,伏身在马背上,口里不住嚷叫着。
  这一来,三女的芳心中都不禁着了慌,急忙一齐飘身下马。
  吴娟娟焦急地问道:“三弟,你是哪里痛呵?”
  孙珊更是满面焦急之色地问道:“表哥哥,痛得很厉害么?”
  欧阳昭呻吟着说道:“痛得厉害极了。”
  段冰蓉紧蹙着两道秀眉,略一沉吟,伸手从马上抱起欧阳昭的身子,让欧阳昭背倚着路旁的一株大树干坐下,凝视着欧阳昭现露着痛苦的神情的俊面,柔声说道:“三弟,你先定定神,是什么地方痛?告诉我们,我们也好想办法替你治疗。”
  欧阳昭忽然轻吁了口气,俊脸的痛苦神情尽失,睁开星眸,目光朗朗地望了三女一眼,微笑地说道:“谢谢你们的关心,我这是老毛病,不要紧。”
  孙珊深情关怀地,注视着欧阳昭的俊面问道:“表哥哥,你已经完全好了么?”
  欧阳昭点点头道:“我已经完全好了。”
  孙珊又问道:“表哥哥,你这老毛病是什么病呢?可真把人吓坏了。”
  欧阳昭望着孙珊歉然地一笑,说道:“对不起,表妹,我这是肚子痛的老毛病。”
  吴娟娟笑说道:“你这肚子痛的老毛病呵,来得是那么突然,好得更是突然,倒真奇怪少见,是很别致的毛病呢。”
  欧阳昭微微一笑道:“二姊说得不错,小弟这老毛病,确实有点奇怪少见而别致,它不但说来就来,说好就好,并且一向如此,从来不讲一点客气。”说罢,哈哈一声朗笑,长身站起。
  白衣追魂段冰蓉对于欧阳昭这老毛病的突然而发,突然而愈,出乎常情的情形,心中不由甚感讶异,因而发生了怀疑。
  她乃是个慧质兰心、聪明绝顶之人,心底略一暗想,便即恍然咀白了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和二妹、孙珊都受了三弟的作弄。
  欧阳昭长身站起,她便即浅笑盈盈地望着欧阳昭问道:“三弟,你这老毛病是真的吗?”
  欧阳昭心中不禁一跳,但面上神情却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向段冰蓉反问道:“大姊怀疑小弟装假?”
  段冰蓉含笑地说道:“三弟,你别做贼心虚好不好。”
  欧阳昭俊面不禁微微一红。
  段冰蓉接着又道:“愚姊虽然不谙岐黄之术,但是,对于治疗肚子痛的宿疾,却习有专长,并且极具心得,是以……”她说至此处,略微一顿,正色地接道:“只要病情不假,愚姊包你根治。”
  “哦!”欧阳昭笑说道:“大姊原来还是个女华陀呢,小弟倒失敬了。”
  段冰蓉嗔喝道:“你少和我油嘴。”
  “小弟不敢。”
  段冰蓉俏脸儿倏地一寒,说道:“你以为你那点鬼心眼儿,我不知道么?”
  欧阳昭故作愕然地道:“什么鬼心眼儿?”
  段冰蓉道:“你自己应该明白。”
  “我明白什么呢?”欧阳昭剑眉微皱,自语着,一脸茫然—不解之色,望着段冰蓉凝寒的俏脸儿说道:“大姊,你说清楚点好不好。”
  段冰蓉秀眉微微一扬,,笑说道:“你真要我说?”
  欧阳昭点点头,一本正经的样子,道:“否则,小弟怎会明白呢?”
  段冰蓉略一沉吟,凝视着他的俊面问道:“我问你,你的肚子痛,确实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段冰蓉嗔道:“你还要嘴硬。”
  “大姊不相信?”
  段冰蓉冷冷地道:“百分之九十九。”
  欧阳昭笑道:“大姊不相信就算了。”
  “哼!”段冰蓉道:“没有那么简单。”
  “大姊的意思是……”
  “要你自己认错赔罪。”
  “认错赔罪?”欧阳昭神情潇洒地微微一笑,装作若无其事地,拉长着语音,轻松地说道:“可是——小弟并没有过错呵。”
  “还说没有过错,哼,你假装肚子痛的意思,以为我不知道么。”
  欧阳昭闻听,心中不禁暗道:大姊真厉害。
  他暗忖未已,孙珊忽然望着段冰蓉问道:“大哥,他肚子痛,真是假装的么?”
  “嗯。”段冰蓉点了点头。
  孙珊睁大着一双冰汪汪的大眼睛,迷惑地问道:“他假装肚子痛有什么意思呢?”
  段冰蓉朝她微微一笑道:“作弄我们,也讽刺我们。”
  “哦!”孙珊两只明亮的眸珠子,骨碌碌地飘视了欧阳昭一眼,天真的娇靥上,仍显露着一丝茫然不解的神情。
  “呵!我明白了。”吴娟娟恍然大悟,娇声说道:“他是笑痛了肚子的意思,对么?大姊。”
  “对了。”段冰蓉含笑地点着头说。
  孙珊美目含情地望着欧阻昭问道:“是这个意思么?表哥。”
  欧阳昭一脸抱屈的神情,说道:“珊妹,这真是个天大的冤枉呵。”
  段冰蓉秀目一瞪,俏脸含嗔地说道:“你还不承认么?”
  欧阳昭剑眉微蹙地道:“小弟根本没有这个意思嘛,怎么承认呢?”
  孙珊娇声说道:“大姊,算了吧,也许他确实是没有这种意思呢。”
  段冰蓉目注孙珊的娇靥,笑问道:“珊妹,你相信他的话了?”
  孙珊天真地灿然一笑,点点头道:“我想他的肚子痛,很可能是真的。”
  段冰蓉含笑地说道:“珊妹,我看你大概是聪明过头,反而变得糊涂了吧。”
  孙珊微微一怔,诧异地望着段冰蓉问道:“怎样变得糊涂了?”
  段冰蓉淡然一笑道:“凭他一身精湛无比的内功火候,会有这种小毛病的可能吗?何况夜里你又曾逼着他服下两粒海珠丸呢。”
  孙珊闻听后,不禁恍然大悟,芳心暗暗忖道:是呵,我真变得糊涂了,表哥的内功那么高,怎会有这种小毛病呢?而且海珠丸又是功能治疗百病的灵药,别说是这种肚子痛的小毛病,就是再重的病症,也能药到病除的呵。
  她芳心里暗想到这里,便不由得噘起小嘴儿,睁大着一双美丽的眸珠子,望着欧阳昭嗔道:“表哥哥,你真坏。”
  段冰蓉俏脸沉寒地说道:“我看你还是识相点,赶快认错赔罪受罚吧,否则……”
  蓦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截断了段冰蓉以下的话语。
  六人一齐凝目望去,只见三骑健马,风驰电掣疾奔而来。
  这三匹健马的脚程实在快捷,转眼工夫,便已由数十丈外奔至临近。
  马行正疾,不知为了什么,马上人竟忽于此时,猛力一收手中缰绳,三匹马口中立时同声发出一阵唏聿聿惊嘶,前蹄猛扬,霍地人立而起。
  三马前蹄落地后,欧阳昭和五女这才看清楚马上之人的衣着形状,竟是三个身着玄衣,足蹬薄底快靴,头脸均用黑布包裹着,只有眼、鼻、口、耳七窍部位,留着视物、出气的孔洞的怪人。
  三个玄衣怪人,六只精光灼灼的眼睛,扫视了欧阳昭等六人一眼,当中马上的玄衣怪人,忽地沉声说道:“神州三杰听令。”
  事发突然,神州三杰都不禁为之愕然一怔。
  接着,便见那玄衣怪人从怀中取出一块长方形,写满着黑字的白绢,双手捧着,神情严肃地朗声念道:“奉教主令谕,特任命神州三杰老三为本教执法堂堂主,老大老二为左右副堂主,并赐号执法三英,自即日起,限三个月内,了断一切个人恩怨,前往本教总坛,晋谒教主,报到就职,不得违误。
  执法堂代堂主秦。”念罢,身形微长,与另两个玄衣怪人一齐飘身下马,并肩立定,朝欧阳昭、段冰蓉、吴娟娟三人恭敬地抱拳行礼道:“属下参见堂主和二位副堂主。”
  欧阳昭神情潇洒地微一摆手道:“三位请少礼。”说着,他脸容一肃,目注当中的玄衣怪人问道:“请问贵教何名?”
  “一统。”
  “贵教主何人?”
  “乃与堂主有渊源之人。”
  欧阳昭剑眉不由微微一皱,心中极感奇怪地问道:“贵教主的名号?”
  “请堂主原谅,属下无法奉告。”
  “为什么?”
  “堂主前往总坛晋谒教主就职时,就知道了。”
  欧阳昭略一沉吟,又问道.:“贵教总坛在什么地方?”
  “堂主前往时,只要往西北方行走,届时自会有人接引。”
  “不能明白告诉我?”
  玄衣怪人摇摇头,答道:“目前还不能。”
  “为什么?”
  “教主令谕,在本教尚未正式露面江湖之前,严禁对外泄露总坛地址。”
  “我也包括在内?”
  玄衣怪人道:“堂主自是不包括在内,但是……”
  白衣追魂忽然问道:“怎样?”
  玄衣怪人望了段冰蓉一眼,接道:“因为堂主与二位副堂主尚未晋谒教主,正式任职。”
  “哦——”欧阳昭忽又问道:“三位何人?”
  玄衣怪人恭敬地答道:“执法堂使者,也就是堂主的属下。”
  “三位都是?”
  玄衣怪人点点头道:“尚请堂主多多照拂。”
  欧阳昭心中忽然一动,问道:“执法堂属下共有多少人?”
  玄衣怪人想了想道:“三十三人。”
  “都是些什么人物?”
  玄衣怪人略一犹豫,旋即朗声答道:“阴阳双判、黑白二无常、四金刚、十二使者与执事弟子。”
  吴娟娟忽然格格一声娇笑道:“这些名号,听来倒是颇不平凡的样子,但不知他们的武功如何?是不是堪配呢?”
  玄衣怪人目光如电地望了吴娟娟一眼,微微一笑道:“副堂主休要小瞧了属下等人……”
  他话还未完,吴娟娟秀眉陡地一扬,娇喝道:“我就小瞧了你,你不服气么?”这话火药气味极重,大有挑战的意味。
  三个玄衣怪人闻言,蒙在黑布里的脸色,虽然全都不由微微一变,但是一统教教规森严,心里纵是不服,又怎敢回言顶撞?只得忍着气,说道:“属下不敢,不过……”
  吴娟娟秀目一瞪,喝道:“怎样?”
  玄衣怪人冷冷地道:“执法堂属下,除十三个执事弟子外,其余都是身怀绝学、功力深厚,当今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欧阳昭忽然朗声一笑道:“这么说来,三位也是身怀绝学的江湖一流高手了。”
  玄衣怪人恭敬地说道:“在堂主面前,属下焉敢如此自负。”
  欧阳昭微微一笑,陡然,星目神光电射地注视着三人,说道:“三位既都是身怀绝学的一流高手,我想与三位作一次切磋印证,领教一下三位的武学,不知三位肯赐教否?”
  “这个……”
  欧阳昭笑道:“三位不肯赏脸么?”
  三个玄衣人相互地望了一眼后,站在左首的一个玄衣怪人忽朝欧阳昭拱手一礼,恭敬地说道:“堂主武学盖世,神功无匹,属下等焉是堂主之敌,而且……”
  那玄衣怪人说至此处,微微一顿,接道:“而且教规森严,以下犯上者,形同叛教,故属下等实在难违教规而从命,尚望堂主恕罪。”
  欧阳昭略一沉吟道:“但是,我们只是印证切磋武学呵。”
  当中的那个玄衣怪人接道:“执法堂主职掌全教规戒,生杀予夺大权,身份地位,仅次于掌教教主,属下等如遵命与堂主动手,虽是印证武学,亦为教规所不容许,难辞以下犯上之罪责,须受教规之裁处。”
  “哦!”
  孙珊在旁秀目微转了转,忽然望着欧阳昭娇声说道:“表哥,既是这样情形,就由我和他们来印证一番,好么?”
  欧阳昭从这三个玄衣怪人的灼灼眼神中,虽已看出他们的内功均深厚不弱,只是不知他们的武学如何,乃才要和他们印证,借以试探他们的武学高低。哪知三人却因教规所限,说什么也不肯和他动手印证。
  孙珊的话说得恰到好处,他心中不禁微微一动。不过,他心中虽是微微一动,但却故意做作地摇摇头,含着责意的口吻,向孙珊笑说道:“表妹,你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三位使者均是身怀绝学、当代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你那么一点武学功力,岂是……”
  欧阳昭的话还未说完,孙珊忽地一顿莲足道:“表哥,你不要说啦,我知道啦。”
  欧阳昭笑问道:“你知道什么?”
  孙珊满脸娇嗔地道:“你真不通情理。”
  欧阳昭朗声一笑道:“我怎么不通情理了?”
  孙珊娇声说道:“我的武学功力虽然不好,不是三位使者的敌手,但是印证武学,又不是真的动手拚命,打败了,也没有关系呵。”
  欧阳昭听后沉吟了一下,望着三个玄衣怪人含笑问道:“三位肯赐教吗?”
  当中的玄衣怪人恭敬地说道:“堂主言重了,属下遵命便是。”
  孙珊朝欧阳昭妩媚地一笑,莲步姗姗地步出场中,俏生生地秀立着,目视三个玄衣怪人娇声说道:“你们三位,是哪一位出来和我印证印证呢?”
  当中的那个玄衣怪人向身右的玄衣怪人说道:“老三,你去和她印证一番吧,不过……”说着略顿,忽然压低声音说道:“她是堂主的表妹,你可要小心了。”
  老三点点头答道:“大哥放心,小弟知道。”说罢,缓步走至场中,气定神闲地朝孙珊抱拳一拱,朗声说道:“请姑娘赐教。”
  孙珊娇声一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啦。”话落,身形飘起,玉掌双挥,灵巧快捷地拍出了三掌。
  这三掌拍出,不但灵巧快捷绝伦,而且奇诡,攻击的部位,大反武学常规,完全出人意外。
  玄衣怪人想不到孙珊的掌式如此奇诡快捷,心中不禁霍然一惊。
  尚幸他一身武学,确有不凡的火候造诣,心中虽惊,却是不慌不乱,疾地身形飘闪,极其巧妙地躲过了这三掌。
  可是,他方躲过这三掌快攻,身形尚未站稳,陡闻孙珊一声娇喝道:“好身法,你再躲躲我这五掌看。”娇喝声中,一双玉掌疾挥,又已绝快无比地拍出了五掌。
  这一次的掌式,出得更快,也更奇。
  玄衣怪人只觉得眼前掌影闪晃,恍似五只玉掌同时击至,而且每一掌击向的部位,都是要穴。
  他一身武学造诣,虽然颇高,但是,南海碧瑶宫武学,独创一格,奇绝天下武林,乃是他生平未见之学,何况他身形尚未站稳,掌式便已电疾攻至,要想和先前样地飘身闪躲,不可能,也已无及。
  在这种形势下,他虽有心以他深湛的功力,出手硬封硬接一试,可是,这种异于一般武学常规、太过奇诡的掌式,却又使他觉得无从封接,心生戒意,而不敢冒险随便出手封接。
  因为,五只掌影同时攻至,他根本就无法分辨得出哪是真哪是幻。
  他乃是搏斗经验丰富,阅历极广之人,深知这种不辨真幻的掌式,如果随便出手硬封硬接,不但极其冒险,而且一个不好,很可能弄巧反拙,当场丢人现眼。
  他心中念头有如电光火石一闪而过,猛然一仰身形,双足跟用力一蹬地面,金鲤倒穿波,平射倒纵八尺,总算是躲开了孙珊这种奇诡快捷无比的五掌。
  这种情形,只看得旁立的另两个玄衣怪人眉头直皱,心中惊骇不已。
  写来实在太慢,玄衣怪人的身形后仰,平射倒纵出去,孙珊口中忽然一声娇笑,娇躯电疾般地跟踪飘起,裙袂飘飘,直如附骨之蛆,玉掌轻挥,奇诡的掌式,又已拍出,击向他胸肩要穴。
  这一次掌式的击出,比前两次更奇更快,玄衣怪人心中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才知道,对方虽然只是个弱质少女,但是身怀武学之神奇诡异,却是生平未见,罕世无双。
  就在看着玄衣怪人决难躲开孙珊的奇诡掌式,即将落败之时,欧阳昭忽地朗声喊道:“表妹,赶快住手!”
  孙珊闻喊,立时撤掌收式,回眸朝欧阳昭娇甜地一笑,问道:“表哥,我已经算胜了吗?”
  欧阳昭摇摇头道:“看起来你似乎可以算胜了,但是实际上却没有。”
  孙珊不由睁大着一双明眸,骨碌碌地望着欧阳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叫我住手呢?”
  欧阳昭向她微微一笑道:“印证武学,应该双方各展所学,一招一式地对拆,互相切磋,哪有像你这样和敌人生死拚搏似地一上手就是一轮疾攻,迫得对方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虽然,你是胜了,但却胜得没有一点意思,因为你不仅未见到对方的一招真正武学,而且对方的武学究竟如何?依旧一点不知,这岂是印证武学,切磋之意?”
  “哦,原来是这样的。”孙珊略一沉吟,笑说道:“那么我就和他再印证一次好啦。”
  欧阳昭点点头道:“应该如此。”
  孙珊笑了笑,缓缓地转过娇躯,望着那玄衣怪人娇声说道:“喂,我表哥哥的话,你听见了么?刚才的不算,现在我们再来好好地印证一次吧。”
  那玄衣怪人乃是成名江湖多年、素向自视极高、武功也确实不凡的桀傲人物,先前,他虽然一上来就被孙珊那奇绝快捷掌式的一轮疾攻,迫得连连后退,未能还手一招,心中极是惊异,但却甚为不服,他闻言正要点头答应,他们之中为首的那玄衣怪人忽地哈哈一声大笑道:“不用再印证了,姑娘的一身武学神奇高深,我们决非姑娘对手!”说着微微一顿,转向欧阳昭恭敬地说道:“堂主想必还有事情要办,教主令谕已经传达,属下等不便多耽搁堂主的时间,就此告辞了。”说罢,与另两个玄衣怪人齐朝欧阳昭、段冰蓉、吴娟娟抱拳一拱,身形微晃,飘身上了马背。
  欧阳昭连忙喊道:“三位且慢走。”
  “堂主有何谕示?”
  欧阳昭望着三人微微一笑,道:“三位名号可以见告否?”
  为首的玄衣怪人略一沉吟后,答道:“属下于德,弟兄三人,外号江湖人称苗岭三龙。”
  “哦!”
  原来这苗岭三龙虽是成名江湖多年,西南绿林道上的巨擘,威霸一方的人物,但,欧阳昭出道日浅,对江湖上的人物知之甚少,是以,于德报出名号后,他口中只轻哦了一声,根本就不知道苗岭三龙为何许人物?
  白衣追魂段冰蓉虽为女儿身,但她出道江湖年余,见闻颇为广博,一听眼前的这三个玄衣怪人,竟是苗岭三龙,芳心不由微微一惊暗忖道:这一统教究竟是个什么教呢?以苗岭三龙这种威霸一方的绿林巨擘,竟然甘愿充任该教执法堂使者的职务,由此可见,该教势力必然极大,高手多得不可胜数,而教主亦必是个武功奇高无匹之人,但是,这人是谁呢?怎说是与三弟有渊源之人呢?真令人费解难猜。
  白衣追魂段冰蓉芳心正在暗暗忖想之际,只听那苗岭三龙的老大于德,又向欧阳昭说遣:“堂主如果没有什么谕示,属下弟兄便就此告辞了!”
  欧阳昭望了苗岭三龙一眼,本来要想说什么的,但,略一沉吟后,却朝三人微一点头道:“三位请便吧。”
  苗岭三龙在马上又朝欧阳昭、段冰蓉、吴娟娟三人抱拳一拱道:“掌主和二位副堂主请多珍重,再见。”话落,便即一拧马缰,掉转马头,往来路纵骑疾驰奔去。
  转眼工夫,已奔驰出百十丈外,渐去渐远……
  苗岭三龙走远了。
  吴娟娟忽然轻轻地一顿莲足儿,恨声说道:“这个什么鬼一统教,真是莫名其妙。”
  段冰蓉闻言,望着她笑问道:“你不愿意做副堂主吗?”
  吴娟娟气愤愤地说道:“谁希罕做他们那个鬼教的劳什子副堂主。”
  段冰蓉笑道:“你不希罕,人家也未必就一定要你做呢。”
  吴娟娟嘟着小嘴儿道:“那他们为什么要请我们呢?”
  段冰蓉微微一笑道:“为了三弟呀。”
  “为了三弟?”吴娟娟不由一怔,愕然地望着段冰蓉。
  段冰蓉噗哧一笑,道:“你忘记了我们是神州三杰了么?”
  “呵——”吴娟娟陡然明白了似地说道:“他们为了要请三弟去做那个劳什子的堂主,所以便不得不连大姊和我也附带请上是吗?”
  段冰蓉微笑地点点头道:“对了。”
  吴娟娟忽然格格一声娇笑道:“这么说来,—我和大姊都是沾了三弟的光了。”
  段冰蓉道:“怎么不是呢,不过……”她说着忽地一顿,妙目轻飘了欧阳昭一眼,接遣:“沾上了这个光,却是极不好受呢。”
  吴娟娟诧异地问道:“怎样不好受?”
  段冰蓉缓缓地说道:“三个月以后,我们的麻烦可多啦。”
  “有什么麻烦呢?”吴娟娟不解地问。
  段冰蓉淡淡地说道:“你问三弟吧。”
  吴娟娟目光转视欧阳昭,欧阳昭不待她开口,便即向段冰蓉笑说道:“有什么麻烦?还是你说出来吧,小弟生性愚钝,一时也无法领会呢。”
  段冰蓉微微一笑,妙目凝光地注视着欧阳昭的俊面,问。
  道:“三弟,你对一统教主的令谕,准备怎样?”
  欧阳昭剑眉一轩,朗声说道:“小弟生性虽然愚钝,岂是那种盲从之流,又岂是甘愿屈居人下,受人指使约束,听人命令支配之人。”说时,俊脸神情肃穆,豪气如云,一片高傲凛然之色。
  段冰蓉点点头道:“如此说,你是决定不接受了?”
  欧阳昭坚决地道:“当然不接受。”
  静立在旁边,一直默默未语的孙珊,这时忽然插口说道:“表哥哥,你这就不应该了。”
  欧阳昭、段冰蓉、吴娟娟三人闻言,都不禁微微一怔,一齐目视孙珊,孙珊一见三人的眼光一齐向她注视,粉脸儿不由一红,低垂下螓首。
  欧阳昭问道:“珊妹,我怎么不应该了?”
  孙珊抬起头来,朝欧阳昭笑了笑,天真的娇靥上忽然现出一片严肃的神情,正容说道:“你既然不接受他们的令谕刚才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说明白当面拒绝呢?这不是不应该么?”
  “哦!”欧阳昭微微一笑道:“虽然没有拒绝,可是也没有答应呀。”
  孙珊道:“不然,我怎会说你不应该呢。”
  欧阳昭笑了笑,没有说话。
  段冰蓉忽然望着他笑问道:“三弟,你明白了吗?”
  欧阳昭一怔,问道:“什么?”
  段冰蓉笑说道:“三个月后的麻烦呀。”
  欧阳昭乃聪明绝顶之人,他心中略略一想之后,便即明白了段冰蓉所说的麻烦的因由,遂目视段冰蓉笑说道:“大姊认为三个月内,我们不前往一统教总坛报到,他们便会找我们的麻烦吗?”
  段冰蓉点点头道:“我想他们必定不肯轻易放过我们。”
  欧阳昭毫不在意地,轻松地道:“那就让他们来找麻烦试试好了。”
  段冰蓉一见欧阳昭这种满不在乎的神情,不由秀眉微蹙,道:“你以为一统教的人是很容易对付的吗?”
  欧阳昭目注段冰蓉问道:“大姊知道一统教的底细?”
  段冰蓉摇摇头道:“连听也没有听说过。”
  欧阳昭忽地朗声一笑道:“大姊也太多虑了,一个默默无闻于江湖的一统教,难道还能强过七大门派,还难对付不成?”
  段冰蓉秀眉微皱了皱,正容说道:“三弟,你休要小瞧了这江湖默默无闻的一统教,如果我判断不错,他们不但强过七大门派,电比七大门派要难对付得多。”
  欧阳昭诧异地望着段冰蓉问道:“大姊根据什么判断?”
  段冰蓉问道:“你可知道苗岭三龙是何许人物?”
  欧阳昭摇摇头道:“小弟不知。”
  段冰蓉又问道:“你觉得他们的武功身手如何?”
  欧阳昭道:“真正的武功如何虽然不知,但,从他们的身法与眼神中看来,似颇不弱,乃是内外兼修的好手。”
  段冰蓉笑了笑,道:“比起你所遇到过的那些七大门派高手如何?”
  欧阳昭想了想,答道:“可能和天山四剑、青城六道等在伯仲,之间。”说着,他一双俊目忽地凝视着段冰蓉问道:“大姊的判断,就根据他们三人?”
  段冰蓉点点头道:“这苗岭三龙乃是威霸一方,西南绿林道上的巨擘。”
  “唔!”
  段冰蓉接着说道:“以他们三人的武功,乃当今江湖上的一流好手,但是,在一统教执法堂中,仅只位居执事弟子之上的使者职事,于此可见,这一统教虽然尚默默无闻于江湖,而其教下所网罗的人物,必都是当今绿林巨擘,江湖一流好手,身怀绝学的奇才异能之士。”
  欧阳昭听后,仔细一想,觉得段冰蓉的这见解判断,确实颇为有理,遂不由剑眉微皱,脸色凝重地说道:“依照大姊的见解判断,这一统教果真找起我们的麻烦来,倒真还不可轻视,极为棘手呢。”
  段冰蓉笑道:“我只是这样判断推测,真实情形如何?是不是极为棘手,必须要到三个月后才能知道呢。”
  孙珊忽然娇声说道:“这种三个月后的事情,现在何必谈它呢,我们还是动身赶路吧,反正这个什么一统教,真敢找起我们的麻烦来,我们便全力接着他们的好啦,何况事情是不是真如大姊的所料,还不见得一定呢。”
  吴娟娟接着说道:“珊妹妹的话不错,这种三个月后尚是未知数的事情,现在谈它何用呢?大姊,你也太敏感多虑。”
  段冰蓉微笑地点头说道:“但愿这确是大姊的敏感多虑,料断完全错误不对就好了,否则……”她说着稍稍一顿,一双妙目,含着无限深情,而又有点儿忧悒地飘视了欧阳昭一眼,幽幽地接道:“大姊的心愿,便将难偿了。”
  吴娟娟闻言,不知她所说的是什么心愿?遂不由得睁大起一双秀目,凝望着她问道:“大姊,你的心愿是什么心愿呵?”
  段冰蓉朝她神秘地一笑道:“我这心愿,你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同时也会很奇怪的。”
  吴娟娟道:“那么你快告诉我吧,大姊。”
  段冰蓉摇摇头道:“不行,以后再告诉你好了。”
  “我不嘛。”吴娟娟撒娇地说。
  段冰蓉笑道:“你撒娇也是不行。”
  吴娟娟央求地娇声说道:“好大姊,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心里闷着会很难过的。”
  段冰蓉望着她那娇憨的模样儿,想了想,这才微一点头,缓缓地说道:“我这心愿,乃是待至赴过黄山天都峰之约,三弟了却血仇之后,神州三杰便即从此除名江湖,寻觅一处环境风景清幽的地方隐居,不理江湖上的恩怨是非,作那傲啸山林的……”说至此处,她俏脸儿忽地微微一红,妙目情深款款,似有意若无意地,向欧阳昭飘视了一瞥。
  欧阳昭乃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中俊彦。段冰蓉这种俏脸儿微红,妙目情深款款的一瞥,他还能不明白她芳心底心愿的深意与情怀……
  他心湖里不禁立时轻轻地,荡漾起一阵涟漪,暗忖道:我欧阳昭这是几世修来的艳福,能有……
  —蓦然,他脑海里幻现起了另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的倩影,那天真娇憨的微笑,那挺直的瑶鼻儿,小巧的樱口,细长微弯的黛眉,还有那长长的睫毛覆盖下的,像两颗黑宝石,又像是夜空蓝天上的,两颗亮晶晶的星星般的大眸珠子……
  这蓦然幻现在他脑海里的美丽的倩影是卓小燕。
  卓小燕,是他青梅竹马的伴侣,心灵上永远不能忘怀的女孩子,也是他尝受着人生折磨、苦楚,最值得可怜的时期,最关怀他的人。
  很早以前,他就已经深深地爱着她了,虽然,他并不知道她是不是也爱他,但是,他曾经暗地里发过誓愿:要娶她为妻,永远地爱护她,使她快乐,报答她对他的恩情。
  卓小燕的幻影在他的脑海里渐渐地消逝了,他却又想到了秀立在他身旁的表妹——碧瑶宫主孙珊。
  孙珊远从南海跋涉中原,浪迹江湖,历受风霜苦楚,到处寻访他,虽说完全是为了亲情、母命,但是,自从相遇以来、在这短短十多天的相处中,他已经看得很清的,她对他的温柔、依顺、关怀……很明显地,表妹对他的这种种,决不是出自于同情,或者是属于亲情的关怀,而是已产生了深厚的情爱。
  这四个女孩子,都是一般儿地丽质天生,聪慧绝世,如果要叫他在她们四人中间选择一人为妻,他必定会感觉得很难抉择,大伤脑筋。
  他心波微荡,思潮起伏了一阵之后,不由暗道:“欧阳昭呀,欧阳昭,看你怎生得了?将来如何处理她们的柔情蜜,爱……”
  且不言欧阳昭的心中思潮起伏,掉转笔锋,再说那吴娟娟姑娘,她闻听大姊段冰蓉说出心愿之后,芳心不禁很是高兴地,娇声说道:“那太好了,真好极啦。”
  段冰蓉外号白衣追魂粉面金刚赛潘安,她出道江湖只不过年余时间,若不是手底极是狠辣,杀人颇多,焉得被号追魂?
  自从和欧阳昭吴娟娟相遇,三人结拜后,她性情虽已大变,三数月来,再未杀过一人,也消失了与人争强斗胜的豪气。但是,她正值双十年华,人生青春最蓬勃旺盛的时期,怎会产生这种想法的呢?
  她的这种心愿,自有她的深意与苦心。
  只见她向吴娟娟微微一笑,旋又幽幽地轻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我们这样虽然很好,但是神州三杰的名头,已经震动整个武林,太大了,江湖上的险恶太多,我是怕三弟……”
  她说至此处,倏地住口不语,妙目凝光,情深款款地,凝视着欧阳昭的俊面。
  欧阳昭心念忽然微微一动,含笑说道:“大姊,你是怕小弟会遭遇到什么意外是吗?”
  段冰蓉摇摇头道:“你一身武学功力,已可说是当世无敌,岂是容易遭遇意外不测的。”
  欧阳昭想了想,又道:“是耽心小弟误入歧途,为恶江湖?”
  段冰蓉又摇摇头道:“三月余的相处,我已深深了解你的,心性为人,尚不致于如此。”
  “那么是……”欧阳昭猜不透她芳心底意思,不由紧紧地皱起了两道剑眉。
  吴娟娟说道:“大姊,还是你明白说出来吧。”
  段冰蓉略一沉吟,玉容陡地一肃,说道:“因为你身负血海深仇,幼年又遍受欺凌侮辱,心中不但充满着仇恨,而且性情偏激,更因为你一身武学功力太高,所以……”她说至此处;微微一顿之后,接道:“我担心会由于你那仇恨的心理,偏激的性情,和一身太高的武学功力,引起一场无边的武林杀劫。”
  欧阳昭心中不禁蓦地一懔,愕然地望着段冰蓉说道:“这怎么可能呢?”
  段冰蓉淡然一笑道:“但愿是不可能才好。”
  欧阳昭朗声说道:“大姊请放心好了,小弟虽然身负血仇,幼遭欺侮,受了很多的折辱苦楚,心中仇恨甚深,性情较为偏激,但恩怨分明,这种事情决不会由小弟身上引起的。何况……”说着略顿,神情感激地目注段冰蓉说道:“还有大姊在旁不断看着小弟呢。”
  段冰蓉听后,望着他的俊脸含情地一笑。
  孙珊忽然向段冰蓉娇声说道:“大姊,我看这样好啦。”
  段冰蓉目视孙珊,孙珊接道:“天都峰践约后,大姊二姊和表哥哥,就干脆和我们一齐到南海去住着好了。”
  吴娟娟高兴地笑说道:“那真是太好了。”
  孙珊又道:“在我们南海,除了我们南海派的弟子外,既没有什么江湖恶徒,也没有武林是非,一切都很平静,安乐……”她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朝段冰蓉嫣然一笑,接道:“站在碧瑶宫顶上,可以眺望辽阔的天空,一望无际蓝色的海洋,和那大海里起伏的岛屿,汹涌澎湃的浪涛,使人胸襟倍增宽阔、舒畅。”
  段冰蓉听后、望着她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你的盛情,珊妹。天都峰践约后,但愿没有其他事情发生,便能和你同赴南海了,只是……”她微微一顿,幽幽地轻叹了口气道:“恐怕那一统教不会容许我们前往呢?”
  显然,对于一统教,她很是重视,芳心底极为担忧。
  欧阳昭一听她又提起一统教,不由剑眉微微一皱,说道:“大姊,这些事情,还是留待天都峰践约以后再说吧,时间已经不早,我们也该动身赶路了。”
  段冰蓉又幽幽地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日色西垂,已渐渐接近黄昏时分,六人各自飘身上马,一抖缰绳,纵骑向北疾驰奔去。
  千山,位于东北辽宁省凤城县西北,亦名摩天岭。
  在凝冰崖顶的古洞中,欧阳昭和吴娟娟、孙珊、白玉、白环二婢,随着白衣追魂段冰蓉拜见了一位中年美妇人,段冰蓉的恩师冰魄夫人。
  十天之后,欧阳昭等人拜辞了冰魄夫人,段冰蓉含泪拜别恩师,和欧阳昭等人,一同离了凝冰崖。
  这时,段冰蓉已不再是个假书生,恢复了她少女的本来面貌,只是,仍是一身白衣白裙。
  她的身世,经过冰魄夫人的证实,确如欧阳昭猜测所言,她正是武林三绝笛绝玉笛郎君段君硅之女,她的母亲,也正是那夜在邙山,曾经见过一面的天魔教主华碧蓉。
  她忽然想起那夜,当她的眼神和天魔仙娘的眼神接触时,心里蓦然产生的一种极其微妙,很是莫名的异样感觉,当时,因为彼此陌不相识,所以并未在意,未加以思索,怎会忽然产生这种微妙莫名,异样的感觉。
  此际想及,她这才悟出,那种感觉,乃是属于人类与生俱来,最真的天性,母女心灵相通的感应。
  因为她是笛绝之女,欧阳昭便将碧玉笛和惊电十二式笛招传给了她,同时,并以他的内功真元,帮助吴娟娟打通了任督二脉,使她的功力突飞猛进,增加了一倍还多。
  所以,他和她们才在凝冰崖顶,耽搁了十天的时间。
  可是,就在这短短的十天的日子中,武林中已经掀起了极大的风波,到处弥漫着血腥,杀机笼罩了整个江湖。
  少林派的《金刚真经》失盗了。
  武当派的《归云剑谱》被窃了。
  其他七大门派散布在江湖上的弟子,数十人被杀。
  名震江湖的天心庄,一夜之间,竟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尸横遍地,血流成渠,令人惨不忍睹,全庄百余人,都被杀害,无有一人活命。
  然而,在这百余具尸首中,却没有卓小燕的尸骸。
  奇怪!她到哪里去了呢?是逃得活命?是被恶徒劫走了?
  是在另一个地方被杀害了?还是……没有一个人知道。
  这些,都是什么人做的呢?
  是神州三杰。
  谁说的?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在嵩山少林寺的藏经阁上,武当玄真观的大殿中,七大门派弟子被杀害的地方,天心庄的墙壁上,都留有神州三杰四个大字。
  因此,神州三杰的名号,被江湖上人改叫做神州三魔。
  神州三魔之名,轰动了整个武林,也震撼了整个武林,震骇着人心。
  当然,这些并不是神州三杰所为,神州三杰在凝冰崖顶,根本连一点影子都不知道。
  这分明是一个极其恶毒的阴谋,嫁祸他人的毒计。而这阴谋毒计的用意,也极为明显,是造成整个武林对神州三杰的恶感、愤恨,陷神州三杰于孤立,使九大门派的人一致对付神州三杰。
  但是,这究竟是些什么人所为呢?为什么要使用这样引起群愤的阴谋毒计,陷害神州三杰呢?恐怕除了当事人之外,便只有天知道了。
  因为,被杀的人已经不能说话,证明杀他们的人不是真的神州三杰,那没有被杀的呢?
  不,他们的手底不但极其狠辣,而且做得非常谨慎、干净。凡是现场目击他们的行为之人,决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于是,二十多年未入江湖的少林掌门慧果大师,亲自率领着九名高僧,踏入了江湖。
  武当掌门智清道长亲率名满武林的十二道,下了武当。
  峨嵋、青城、昆仑、邛蛛、华山、崆峒、天山七派掌门也都亲率派中精英高手,纷纷下山,到了江湖之上。
  九大门派掌门,同时亲率派中精英高手齐入江湖,这真还是武林中百年未见,骇人听闻的大事。
  当然,他们齐入江湖的目标也只有一个,那便是寻找神州三杰的踪迹。
  不过,他们的目标虽然相同,目的却有两种。
  少林、武当两派的人与神州三杰无仇无怨,只要神州三杰还给他们的师门真经、剑谱,便可无事。
  但是,其他七派的人就不同了,他们不但要替被杀的门下弟子报仇,也要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神州三杰一日不死,他们便一日难以安枕。
  这种消息,传到了东海一奇、铁笔穷儒桑子修、千手大圣石不凡的耳里,可急坏了这三位当代奇侠,也都在到处寻访神州三杰的行踪。
  他们要以长者的身份,向神州三杰责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样狠毒,不听安排?
  且说神州三杰一行六人六骑,离开了千山凝冰崖,便即往西南方向纵马疾驰,扑奔四川。
  —这时,正值二月中旬,距离三月十五日,黄山都峰的约期,恰恰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他们此行四川,乃是前往巫山玉女峰天魔宫,拜见段冰蓉的母亲——天魔教主华碧蓉,然后再转道前往黄山赴约,了断血仇。
  这天,六骑经过了一阵疾驰,身上已经见汗,于是,六人遂便轻轻一收缰绳,护马儿缓缓前行,借以略息。
  过了一阵,已是日色偏西时分。
  白衣追魂段冰蓉忽向欧阳昭笑说道:“三弟,再前行三四十里,便是湖北省境了,我们再放马赶上一程,到湖北省内落店投宿吧。”
  欧阳昭点点头道:“好。”声落,正要抖缰辔,夹马腹,纵骑朝前疾奔,蓦然,一声低沉的佛号,起自六人马后,说道:“施主等且请慢行,老憎有话请教。”
  佛号话声,虽均低沉不大,但却震人耳膜心神。
  欧阳昭和五女心中都不禁蓦地一惊,一齐愕然回首。
  陡觉微风飒然,灰影飘闪,就在六人一齐愕然回首的电闪之间,马前丈外道中,已拦路立着十个手持禅杖的僧人。
  为首的僧人,乃是个身着紫色僧袍,慈眉善目,—满面红光,威仪慑人,年龄约在七旬以上的老僧。
  九个身着灰布僧袍,年龄约在五旬之上的僧人,并肩排立在老僧的身后,一个个低眉垂目,脸上神情一派肃穆之色,宝相庄严。
  从这十个僧人的神情气度上看来,显然都是身怀绝技奇学,内功修为深湛绝顶的有道高僧。
  他们是何处的僧人?为什么突然现身拦路?
  欧阳昭不由看得剑眉双蹙,正要朗声发问之时,—忽见那为首的老僧慈目微张,精光电射地目视欧阳昭问道:“请问施主,贵姓可是欧阳?”
  欧阳昭点头朗声答道:“贱姓正是欧阳,请问老禅师法讳?”
  紫袍老僧道:“老僧慧果,乃当代少林掌门。”
  “呵!”欧阳昭口中惊呼了一声,连忙飘身下马,神情肃然地朝慧果大师躬身一揖,恭敬地说道:“晚辈欧阳昭拜见大师。”
  慧果大师低宣了一声佛号,道:“欧阳施主请少礼,老僧可当受不起。”
  欧阳昭问道:“大师唤住晚辈,不知有何教诲?”
  慧果大师脸容倏地一肃,说道:“施主这是明知故问么?”
  欧阳昭不由微微一怔,问道:“不知大师所指何意?”
  慧果大师道:“施主何必故作糊涂。”
  欧阳昭正容说道:“晚辈实在不明大师之意,尚请明告。”
  慧果大师微微一笑,忽又双睛精光电射地注视着欧阳昭,肃容说道:“请施主将敝派之物交还老僧”。
  “什么?交还贵派之物?”欧阳昭闻言,不禁大感意外,神情愕然地望着慧果大师。
  慧果大师点点头道:“只要施主将本派《金刚真经》交还老僧,老僧以少林掌门身份担保,绝不追究施主夜入敝寺藏经阁盗窃之罪。”
  这时,白衣追魂段冰蓉和吴娟娟、孙珊、白玉白环二婢,都已飘身下了马背,五女并肩,秀立在欧阳昭身后。
  孙珊一见慧果大师无凭无据,硬说欧阳昭偷了他们少林派的《金刚真经》,芳心不由有气,忍不住秀眉一皱,望着慧果大师娇声问道:“老和尚,你讲不讲理?”
  慧果大师不禁微微一怔,目视孙珊问道:“姑娘,老僧怎样不讲理了?”
  孙珊粉脸儿一寒,冷冷地说道:“你说我表哥哥偷了你们的《金刚真经》,是你亲眼看见的么?”
  慧果大师摇摇头道:“老僧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却有事实根据。”
  孙珊问道:“什么事实根据?”
  慧果大师忽然目注孙珊问道:“姑娘何人?”
  “我叫孙珊。”
  “这么说,姑娘不是神州三杰中人了?”
  孙珊摇摇头道:“我是南海派碧瑶宫主。”
  “哦!”慧果大师说道:“此事与姑娘无关,姑娘请不要多话了。”说着,目光忽地转注着欧阳昭沉声说道:“施主当时既敢在敝寺藏经阁留字,此际却又为何不敢承认,这种出尔反尔,虎头蛇尾的行为,岂是大丈夫的行径。”
  欧阳昭闻听,不禁气得俊脸变色,冷冷地说道:“大师德高望重武林,乃极有身份之人,说话怎也如此不通情理,不分皂白,含血喷人,难道……”
  慧果大师一见欧阳昭非但不肯交还《金刚真经》,并且一个劲地抵赖不承认,他虽是修为有素,涵养极深之人,此际,心中也不禁微生怒意,不待欧阳昭话毕,便即沉声断喝道:“住口!施主还要狡赖,不肯承认么?”
  欧阳昭正容朗声说道:“大师未免太强人所难了,晚辈何时夜入贵寺藏经阁,偷盗了《金刚真经》,留下何字,晚辈一点不知,如何承认。”
  豆豆书库图档,tearheavenOCR,豆豆书库独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