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百灵城》

第十三章 各显神通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吴伯同冷笑道:“别恬不知耻地狂吹了!也不想想,在目前这情况之下,你能使出‘瑜珈术’来么!”
  百里玄呵呵大笑道:“为甚么不能,你敢正视我的目光么!”
  他的话声才落,一阵清脆的木鱼声,忽然随风传来。
  百里玄闻声心惊,眉峰也为之一蹙。
  但吴伯同却是精神大振地,“唰、唰、唰”一连三剑,将对方逼退五步。
  说来也真有点邪门,自那神秘的木鱼声一起,百里玄的战斗精神与功力,好像一下子就瓦解了似地,失去了还手之力。
  这情形,不但百里玄心头大惊,脸色也为之大变,连吴伯同也感到大惑不解。
  但目前,是杀敌第一,想不通的事,干脆不去想,手上一加劲,百里玄已呈岌岌可危之势了。
  吴伯同得理不饶人,手中的精妙绝招,有若长江大河似地,源源而出。
  陡然,“当”地一声暴震过处,百里玄手中的长剑被震飞,紧接着,吴伯同剑势一沉,飞快地横斩百里玄的腰部——
  “吴大侠,要活的!”
  这陡地传来的一声娇喝,使得吴伯同心头一震,幸亏他对兵刃的使用,已达收发由心之境,就当以寸许之差,要斩中百里玄的腰部之瞬间,改斩为平拍,一剑将百里玄拍倒在地,紧接着,扬指凌空连点,制住百里玄前胸的三处要穴,一面并朗声笑道:“多谢神尼相助!也多谢神尼提醒!”
  人影一闪,丈远处已出现一位面幛丝巾的青衣女尼,向着他淡然一笑道:“吴大侠不必客气,贫尼并没帮你甚么。”
  吴伯同明知对方就是曾经一再地以木鱼声帮助他和杜少彬的悟空大师,但他却仍然忍不住地,注目问道:“神尼就是悟空大师?”
  悟空大师点点头道:“不错。”接着,又沉声说道:“张大侠,请快点过来,我们必须争取时间。”
  暗影中传来张三的语声道:“是!在下这就来啦!”
  微风飒然!业已恢复本来面目的张三,已出现他们面前。
  悟空大师接道:“张大侠请照我方才的计划,将百里玄带过一旁。”
  张三恭应道:“在下遵命。”
  说着,俯身将百里玄提起,向暗影中疾射而去……
  也不知是百里玄自己加以撤除?还是被悟空大师暗中扫荡过了,目前这在平时警戒得特别森严的禁区,今宵,却是静悄悄地,连鬼影子也不见一个。
  片刻之前,吴伯同与百里玄打得如火如荼,固然无人过问,这回,张三将百里玄带走,也不见有人阻拦。
  吴伯同一直在希望着,能与这位神秘的悟空大师有面谈的机会,现在,他算是如愿以偿了。
  可是,一时之间,他不但不知该如何与对方说话,而且,也几乎有不知所措之感。
  但悟空大师似乎不曾体会到他心头的感受,立即沉声说道:“吴大侠,咱们闯!”
  说着,展开行云流水般的步伐,向石府所在的那一片峭壁之下,疾奔而去。
  吴伯同也只好收拾起紊乱的心情,随后急赶,一面却搭讪着笑道:“大师,看情形,目前在月光晚会上的那个阿布多也是假的。”
  悟空大师头也不回地答道:“是的,也正是由于阿布多本人守在石府之中,咱们这救人的行动,可千万大意不得。”
  吴伯同点首接道:“在下记下了。”
  悟空大师道:“而且,一交手,就必须以快速行动,迫使其没法施展‘瑜珈术’。”
  吴伯同连连点首道:“是的,是的……”
  接着,他有点讷讷地说道:“在下有个冒昧的请求,先请大师曲谅才好。”
  悟空大师似乎怔了一下道:“甚么事啊?”
  吴伯同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师能……能否将面纱除下来,让在下一瞻丰彩……”就这说话之间,已到达峭壁前五丈之处。
  悟空大师似乎是笑了一下道:“以后有机会的。”
  峭壁前一片寂静,且不闻一丝人声。
  而且,峭壁下石府中的大门,也是洞开着的,里面还亮着灯光。
  悟空大师摆手止住吴伯同续续前进,一面低声说道:“等一等。”
  吴伯同目注那不闻一丝人声,也不见一个人影的石府大门,蹙眉说道:“莫非他们已经跑掉了?”
  悟空大师静立着,有如一尊石像,没有接腔。
  吴伯同这才想到对方是在以无上玄功,默察那天然石洞中的情况,不由得心头暗道一声“惭愧”,接着,也自行凝神默察起来。
  说来也真是不可思议。
  这位神秘的悟空大师,尽管是戴着面纱,但不论是就身装、口音、以及由那幛面丝巾中,所能隐约地看到的面部轮廓去判断,怎么说,也不会估计她是三十以上的人,比起吴伯同来,可说是差了一大截。
  可是,她所表现的神秘,所显示的功力,以及处事之老练,与所具的那股特殊气质,却令人既感其高深莫测,也油然而生敬畏之心。
  也就是因为这些原因,使得这位不论是武功、机智,以及江湖阅历,都算得上是当代武林中,顶尖儿人物之一的吴伯同,在她的面前,竟然没来由地,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吴伯同虽然也正在凝神默察着,但却是静不下心来,而一无所获。
  这情形,不由使他心中苦笑着:“在她面前,我是返老还童,变成小娃儿了……”
  他念转未毕,悟空大师已向他发问了:“吴大侠已看出端倪来了么?”
  吴伯同讪然一笑道:“好像里面没有人了。”
  悟空大师轻叹一声道:“是的,石府中已没有人了。”
  说着,已当先向石洞中走去。
  不错,这一个“百灵城”中绝对禁地,就是一个天然石洞,加以改建而成,范围相当大,住上百来个人,那是轻松得很的。
  里面的设备,完善而豪华,举凡日常所须,应有尽有。
  而且,里面的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就像是其中主人偶然外出,马上就要回来似地,而绝不含有要逃避强敌,而匆促撤离的现象。
  因为,那些嵌在洞顶,作照明之用的稀世奇珍——夜明珠,也还是那么完整无损地,发出柔和的光辉。
  这两位,在石府中走马观花似地,匆匆测览之间,悟空大师忽然身躯一震道:“不好,我们上当了!”
  紧接着,石洞门口传来一声冷笑道:“现在才想到,已经太迟啦!”
  随着话声,一阵“隆隆”之声过处,石府的大门口,已被一扇铁门封闭了。
  大门虽然封闭了,但铁门上却有一个约莫五寸见方的缺口。
  悟空大师与吴伯同二人,互视着,发出无声的苦笑。
  吴伯同轻叹一声道:“这算是阴沟里翻船。”
  悟空大师也幽幽地一叹道:“只怪我太大意了,明明知道这里面没有人,如何还要进来。”
  那铁门上的缺口处,传来一串暖昧的阴笑道:“进去成亲啊……”
  由于里外明暗互异,由洞内向外瞧,但见一张模糊不清的面孔,在缺口处晃动着。
  吴伯同急怒交迸之下,不由截口一声厉叱道:“闭嘴!”
  门外那人呵呵大笑道:“吴大侠,在下是一番好意呀!老光棍配俏尼姑,不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么……”
  但他话刚说完,却立即发出一声惨号。
  原来吴伯同既因自己同悟空大师的自投罗网而心急,更愤于对方的口齿轻薄,忍无可忍之下,乃扬指凌空点出一指。
  这一指,不偏不倚,刚好废了那人的一只眼睛,痛得那人惨呼声中,掩目而退。
  这情形,使得悟空大师连宣佛号道:“孽障算是自讨苦吃。”
  门外传出一声朗笑道:“叫你别强行出头,偏不听话,现在,悔之已晚了吧?”
  原先那人的语声,切齿说道:“阿大侠,这笔血债,您要替我加倍索还。”
  那清朗语声笑道:“只把眼睛,算得了甚么,他们两个,一共有四只眼睛哩……”
  吴伯同截口沉声问道:“外面说话的是阿布多?”
  那清朝语声笑道:“不错啊!”
  吴伯同厉声叱道:“阿布多,你如果算一号人物,就该打开门来,咱们凭真本领,拼个强存弱亡……”
  阿布多语声笑道:“别作梦了,吴伯同,我阿布多不受激,你们两个,就认命了吧!”
  悟空大师摆手道:“吴大侠请稍安勿躁。”
  顿住话锋,目注铁门上那小方格问道:“阿布多施主,能否答我一问?”
  阿布多的语声道:“那要看你问的是一些甚么而定了。”
  悟空大师接道:“贫尼问的是杜公子、季巧儿,与上官伦大侠的生死。”
  阿布多的语声道:“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他们都还活着,而且,活得好好的。”
  悟空大师接问道:“你将他们移到何处去了?”
  阿布多笑道:“横直你们已成釜底游鱼,告诉你们也无关紧要。”
  接着,语声带笑地反问道:“这儿入口的第三关,那个天然隧道,二位都还记得么?”
  吴伯同插口问道:“你把他们转移到隧道中去了?”
  “不错。”阿布多的语声接道:“那比任何地方都要安全,尤其当你们两个已经落入陷阱之后……”
  悟空大师截口笑道:“施主以为已经将我们困住了?”
  阿布多的语声笑道:“除非你们擅长五行遁法。”
  吴伯同冷笑道:“你知道你们的太上城主百里玄,已经被我们制住了么?”
  阿布多的语声道:“知道了,只因我在隧道中多耽了片刻,才使你们得手,不过,这已无关紧要,只要擒住你们这两个首脑人物,其余的小喽罗,还能不乖乖听话么?”
  吴伯同笑道:“也许你是暂时将我们困住了,但要想擒住我们,却还差得太远。”
  阿布多的语声笑道:“鱼儿既已入了网,不管它有多大,也不管捕鱼的人有多笨,总有法子宰割它的。”
  接着,又阴阴地一笑道:“这洞府中,甚么都有,独独缺乏食物,现在,二位懂我这个笨渔夫的办法了么。”
  吴伯同禁不住怒叱一声道:“卑鄙无耻的东西!”
  阿布多的语声,呵呵大笑道:“别骂街了,你们中原有句甚么成语叫‘春宵一刻值千金’,依区区拙见,还是好好地把握这最后几天大好时光,多多逍遥几次吧!”
  悟空大师不带一丝火气地问道:“施主也知道你们那位太上护法甄大元,也已经作了阶下囚么?”
  悟空大师虽难知任侗、吴世玉等人,在甄大元那边的进展,却还不敢确定甄大元是否已经受擒,但依时间推算,应该算是已经成功了。
  同时,不论那边成功与否,为了给阿布多以精神上的打击,先行透露出来,也是好的……
  阿布多似乎怔了一下道:“我不信。”
  悟空大师笑道:“不信,你就等着瞧吧!”
  阿布多也笑道:“纵然你所言属实,也还有我阿布多哩!”
  话锋略为一顿,又得意地笑道:“只要我阿布多还活着,纵然天翻地覆了,我也有力量,把它平反过来。”
  一个冰冷的语声适时接道:“哼!真是大言不惭!”
  阿布多显然是吃了一惊地,怒声问道:“谁?”
  那冰冷语声道:“你老子任侗。”
  另一个语声接道:“区区吴世玉。”
  吴伯同心头一喜道:“世玉,那边情况如何?”
  吴世玉的语声道:“爹!那边已圆满解决……”
  任侗的语声,同时说道:“甄大元已就擒,季云娘随后就会赶来。”
  吴世玉并接问道:“爹!您和神尼没甚么吧?”
  吴伯同苦笑道:“神尼同我,都没受甚么损失,赶快将阿布多制住,打开铁门……”
  这同时,阿布多已怒叱一声:“匹夫找死!”
  “锵”地一声金铁交鸣声中,传出任侗的呵呵大笑道:“真是见面不似闻名,我还以为你阿布多真有三头六臂……”
  下面的话,却没接下去,只听一连串金铁交鸣声中,传出阿布多的冷笑道:“现在,你该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啦!”
  听他们这对话,显然是任侗落了下风。
  这情形,只急得吴伯同促声喝道:“世玉,不快点把门打开!”
  吴世玉的语声苦笑道:“爹!找不到那控制开关的枢纽啊!”
  悟空大师却平静地接道:“吴大侠莫急,且让令郎慢慢的去找。”
  阿布多的语声冷笑连连地道:“如果十招之内,我不叫你躺下来,我阿布多就不配到中原来,逐鹿这武林霸主的宝座。”
  任侗的语声怒叱一声:“作梦!”
  “锵”地一声大震过来,阿布多的语声狂笑道:“怎么样啊?”
  很显然,任侗虽然是在全力相拼,但阿布多的身手实在太高明了,使他欲振乏力。
  这情形,急得吴伯同促声说道:“世玉,先帮任叔叔解决那番狗。”
  吴世玉的语声接道:“孩儿遵命。”
  吴伯同沉声喝道:“注意那厮的‘瑜珈术’……”
  “孩儿知道。”
  吴世玉的话声才落,不远处传来季云娘的语声道:“任大侠,这儿情况如何?”
  任侗的语声扬声说道:“云娘快来,这小子扎手得很……”
  这时,吴世玉已加入战圈。
  阿布多力战两大高手,仍然是攻多于守地锐不可当。
  任侗的话声一落,季云娘已有匹练横空似地,疾射而来,人还未到,已扬声喝道:“二位闪开……”
  阿布多暂中衡量眼前形势,已无法力敌,只好不等季云娘赶来,奋力攻出一招,将任侗、吴世玉二人迫退一步,长身飞射而去,人已凌空,冷笑一声道:“暂时便宜你们这几个……”
  季云娘到达之后,首先探询这儿的情况,并立即将石洞的铁门打开。
  吴伯同来不及说甚么客套话,却是首先促声说道:“诸位,目前,我们得立即赶赴广场上去,迟则不及。”
  其余诸人同时点首,在季云娘的前导之下,纷纷向广场上赶去。
  ※            ※             ※
  那洞府禁地之前,真的百里玄已受制,阿布多也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匆匆离去。
  但那广场上的赏月晚会中,高坐首席的假百里玄与阿布多,却仍然是旁若无人地,谈笑风生。
  当那一轮皓月,升上中天时,假阿布多向班拉卡一使眼色,以真气传音说道:“时间已到,可以说明了。”
  班拉卡道:“可是,那位钱太多还没回来。”
  假阿布多道:“钱太多的离去,是有点可疑,但我们可以不必管他。”
  班拉卡道:“还有,两位太上都还没消息传来。”
  假阿布多道:“两位太上,都曾经交代过,时间一到,我们就可自行作主。”
  班拉卡道:“至少该先向年轻的城主打个招呼。”
  假阿布多点点头道:“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
  双方传音至此,班拉卡即向百里光以普通语声说道:“城主,是否该向大家说明一下了?”
  百里光微微一怔道:“啊!时间是差不多了。我们就按照预定计划进行吧……”
  班拉卡点点头,忽然纵登桌面下,合掌三击之后,震声大喝道:“诸位请静一静,咱们奉城主之命,有话和大家说。”
  广场上,那些高谈阔论,逸兴遄飞的群豪们,立即静止下来,而所有目光,也一齐向班拉卡身上投射。
  班拉卡清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之后,才精目环扫,沉声说道:“诸位,今天是本城城主太夫人大婚的吉期,同时,对诸位来说,也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好日子,诸位想必都急于知道此中原因吧?”
  此人的语声虽然不算高,但娓娓道来,却使全场近二千人的场面,每一个角落,都听得清清楚楚。
  由于班拉卡于轻描淡写的谈话中,所显示的无上功力,以及那暖昧的话意,顿时使得全场群豪都蹙起了眉头。
  要说其中也有例外的,好像只有“华山派”的那位掌门人,“紫衣龙女”查素娥了。
  她,尽管由于面幛丝巾,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由她那静如止水的幛面丝巾上判断,足证她的心情也是静如止水,而且,她还以无比平静的语声说道:“说下去,我们都在听着。”
  查素娥的语声虽然平淡无奇,但全场群豪们,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班拉卡含笑接道:“如所周知,自‘无极派’于十七年之前,冰消瓦解之后,武林盟主一职,即为‘碧云山庄’中行庄主所取代。”
  接着,精目环扫,又沉声说道:“我想,这该是全体同道们所公认的事实?”
  答话的,仍然是查素娥那平静的语声:“不错……”
  班拉卡脸色一整道:“可是,由此刻起,武林盟主的战位,已经转移给‘百灵城’了。”
  此话一出,有如一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上,顿时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向四周扩散着,扩散着。
  起初是一声不约而同的惊“啊”,接着,却是一片“吱吱喳喳”的窃窃私语之声。
  查素娥幛面丝巾一扬道:“这倒真是算得上双喜临门呀!”
  “多谢查掌门人!”班拉卡向着查素娥含笑点首之后,才正容接道:“本城城主少年英杰,为了俯顺舆情,才不得不勉强承诺,出任艰钜……”
  查素娥截口娇笑一声道:“是谁敦请贵城城主,出任武林盟主的?”
  班拉卡道:“自然是在武林中,极有声望的人物啊!”
  查素娥道:“我要你列举出具体人物来。”
  班拉卡脸色微微一变,但立即很自然地一笑道:“前任盟主中行庄主,算不算得上是有声望的具体人物?”
  查素娥“哦”了一声道:“可以。”
  班拉卡笑道:“那么,敬请中行庄主,向同道们说明一下,以释群疑。”
  “好的。”中行锐站了起来,扬声说道:“诸位,这位大师所言,均属实情,本人便是首先提议将盟主转移的人。”
  查素娥哼了一声道:“还有谁?”
  班拉卡道:“还有各门各派的掌门人……”
  查素娥截口冷笑道:“你看我还像一位掌门人么?”
  班拉卡讪然一笑道:“谁不知道查掌门人,是当代六大掌门人中的领导人物……”
  查素娥再度截口道:“可是,如此一件大事,我却事先不知道,请问,这是表示我查素娥无能,还是你们有甚么见不得人的阴谋?”
  班拉卡脸色一沉道:“查掌门人,说话请先行检点一下。”
  查素娥冷笑道:“这算是教训?还是警告?”
  班拉卡也冷笑道:“你怎么想,就怎么算吧!”
  这时,忽然一个奇异的行列,由场外走了过来。
  那奇异的行列,一共是七位,为首是“百灵城”的太上城主百里玄,和太上护法甄大元,以次是“四海穷神”钱太多,和“黑白双姬”,以及“秦岭双凶”等人。
  这一个行列,除了为首的百里玄与甄大元之外,都是群侠方面的人,但事实上,百里玄、甄大元二人,真力被封闭,“哑”穴被制住,已成了一个十足的傀儡。
  可是,在“百灵城”中的人看来,这七人中,除了“四海穷神”钱太多之外,都是他们自己的人,只不过不知他们这时赶来,所为何事而已。
  当然,查素娥是知道其中内幕的,尤其是当那位冒充钱太多的吴伯同经过她的身边时,还以真气传音向她联络过。
  这一个奇异的行列,默默地穿过广场,就在距首席座位约莫十丈外的一个较高的斜坡上,一字横排,面向广场静立着。
  虽然这一个奇异的行列,吸引了群豪们的注意,但查素娥的话声,却充满了火药气息,也更具吸引力。
  只见她,幛面丝巾一扬,冷笑一声道:“谈教训,你不配!谈警告,你也是差得太远!”
  班拉卡冷然接道:“这是说,你不接受本城的领导?”
  查素娥“唔”了一声道:“凡是一切以暴力和阴谋所造成的偶像,我一概反对。”
  班拉卡不再理会查素娥,却是精目环扫全场之后,沉声说道:“诸位之中,是否还有人不愿接受本城的领导和节制的?”
  广场上,立即爆出一片怒吼道:“我反对……”
  “我也反对……”
  “咱们拥护查掌门人……”
  “对啊!拥护查掌门人作我们的盟主……”
  班拉卡脸含阴笑,一面挥舞着双臂,一面沉声喝道:“大家静一静,再听我一言……”
  经过班拉卡一再的震声嚷叫,才算将群豪们激动的情绪,暂时压了下去。
  班拉卡这才冷冷地一笑道:“凡是不愿接受本城领导的人,本城决不勉强,不过,咱家不好听的话,说在前头,‘百灵城’的宗旨是,非友即敌,所以,凡是在场的人,除非是接受本城节制,否则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
  他的话声未落,广场上又爆出一片怒吼,有些人甚至跳了起来:“咱们大家联合起来,毁了这鬼城……”
  “对啊,毁了它……”
  “冲啊……”
  “杀呀……”
  “啊!不好了,我好像中了毒……”
  “我的真力消失了啊……”
  目睹广场上群豪们的惊惶与混乱情形,班拉卡纵声大笑道:“冲呀杀呀!你们为甚么不冲了……”
  查素娥冷笑一声道:“阁下别得意得太早,好戏还在后头哩!”
  班拉卡一怔道:“你,居然没中毒?”
  查素娥娇笑道:“没中毒的,又何止我一个人而已。”
  接着,却是震声大喝道:“诸位请忍耐一下,查素娥负责保证,马上有人送上解药来。”
  班拉卡笑道:“真是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
  查素娥娇笑道:“不信,你且等着瞧吧!”
  扬手向人丛中一指道:“哟!那边不是已经有人在分发解药了么!”
  不错,就在这一阵混乱之间,那站在斜坡上的七位,已只剩下四人,这剩下的四位,就是百里玄、甄大元、吴伯同、和季云娘。
  季云娘是以后,也就是乘混乱之间赶来的,吴伯同已由“四海穷神”钱太多的身份,恢复了本来,当然,他与季云娘仍然静立原地,一方面是守住百里玄、甄大元这两位特别重要的人质,一方面也是便于指挥和收镇慑之效。
  至于“黑白双姬”、任侗、张三、吴世玉、朱千里、秋香等人,也一个个都以本来面目,在中毒的群豪中分发解药。
  另外,还有两位绮年玉貌的青衣侍女,也在协同分发解药,可是,却没人知道这两位青衣侍女,究竟是何来历。
  查素娥目前所指的,也就是这批正在分发解药的人。
  她的话声未落,人群中有人沉声问道:“查掌门人对敌人的阴谋,既已洞烛机先,却为何不早点暗中通知我们……”
  查素娥截口笑道:“阁下,洞烛机先,以及分发解药的,都另有其人,查素娥不敢掠人之美,也不愿代人受过,但我却知道,人家之所以不曾事先暗中通知诸位,是有原因的。”
  这一个使目前局势,急转直下的谜底,不但群豪们急须知道,连那暂时以班拉卡为首的首席上的人,也都静听着没有作声。
  查素娥话声一落,立即有人接问道:“那位暗中解救我们的人是谁,又是因何原因,不事先告诉我们?”
  ----------------------------------------------------
  qs 扫描  lionking OCR  旧雨楼 独家连载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