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若冰《百灵城》

第 二 章 奇事奇人

作者:曹若冰  来源:曹若冰全集 
  白衫书生不禁脸色微变地,低声问道:“他们的神通,竟然如此广大?”
  吴伯同正容接道:“不管那些传说可靠不可靠,总而言之,咱们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白衫书生苦笑道:“好,请继续说下去。”
  吴伯同沉思着接道:“约莫是十年以前吧!江湖上,也同今天一样,出现一张奇异的告示。”
  白衫书生截口问道:“莫非也是替乃母办喜事的……”
  吴伯同瞪了他一眼道:“少自作聪明!你再要半途打岔,我就不说了。”
  白衫书生连忙接道:“好好……我不再打岔就是。”
  吴伯同这才娓娓地接道:“那奇特的告示上,大意是说,凡是武林同道,不论有其么困难,只要是人力所能办得到的事情,他都能帮忙解决,有意者,可将所须帮忙事情,以简略书面说明,投于太原城中,‘太原客栈’门前所设置的铁箱之中,十天之内,一定有人前来接洽,除了须要履行特定的条件之外,对所请求协办事件,不收任何费用,也不接受报酬。”
  白衫书生笑道:“这倒是一个完全尽义务的慈善组织,只是不知他那特定条件,又是些其么?”
  吴伯同道:“据事后传出消息,那特定条件,第一项就是保守一切秘密,如果不遵守这一项条件的,必遭受横祸。”
  “那么。”白衫书生注目接问道:“那告示所说的,是否都完全真实呢?”
  吴伯同点点头道:“是的,完全真实,可是那些证实这告示上所说,完全真实的人,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白衫书生一怔道:“那是为甚么呢?”
  吴伯同凄然一笑道:“因为,那些人不会履行保密的条件。”
  白衫书生接道:“那是说,他们都惨遭横祸了?”
  “是的”吴伯同点首说道:“如今,一般武林同道,在江湖上所传说的,有关百灵城的点点滴滴,也就是那些人,以生命换来的。”
  白衫书生蹙眉问道:“那位百灵城城主,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吴伯同道:“这一点,传说中也没人提到,很可能那些曾经付出生命代价的人,也不会见到过。”
  白衫书生道:“那么,最先那张奇异的告示,是如何具名的呢?”
  吴伯同笑了笑道:“那告示上根本没具名,只在末尾画了一座颇为奇异的城堡。”
  白衫书生注目问道:“吴爷爷,您见过那百灵城么?”
  吴伯同苦笑道:“也算是见过,不过,那只是在晴朗的天气之下,遥眺青山翠谷之中的一角红墙而已。”
  白衫书生笑问道:“为何不走近去瞧瞧呢?”
  吴伯同道:“那峡谷的入口处,有人以‘金刚指’力,写成四个很大的大字:‘擅入者死’,吴爷爷我还没活够,也还有心愿未了,怎会以身试险哩!”
  白衫书生蹙眉接道:“这倒委实是一个奇异的所在,只是,不知是否有人试行硬闯过?”
  吴伯同笑了笑道:“这个,倒不会听说过,我想,世间同自己过不去的人,毕竟不会多的。”
  白衫书生笑问道:“那么,这回,百灵城正式要请客了,吴爷爷是否真要去叨扰他们一顿?”
  吴伯同正容点首道:“当然要去,也许不必等到八月十五,最近十天之内,就可成行哩!”
  白衫书生一怔道:“难道方才您已经在客栈门口……”
  吴伯同正容接道:“是的,方才,我已将事先写好的申请书,投入那客栈门口的铁箱中去了。”
  白衫书生讶问道:“吴爷爷您……究竟有甚么事情,需要那些人帮忙的?”
  吴伯同道:“就是我那久藏心中,一直不肯告诉你的未了的心愿。”
  白衫书生不禁色然而喜道:“现在,您愿意告诉我了?”
  吴伯同摇头苦笑:“不!目前,还不到让你知道的时候。”
  白衫书生蹙眉接道:“吴爷爷,您也和那位神秘的百灵城主一样的奇怪。”
  “是么!”吴伯同笑了笑道:“可是,人家俨然是江湖上的主宰,而吴爷爷我,却不过是一个落拓无依的孤独老人。”
  白衫书生又是神秘地一笑道:“但我却不是这么想法。”
  吴伯同目光深注地,哼了一声道:“人小鬼大!”
  白衫书生向他扮了一个鬼脸道:“吴爷爷过奖了!”
  吴伯同注目如故地问道:“你有何所见,而有这种不同的想法?”
  白衫书生笑道:“这个,我还得暂时保留。”
  接着,又含笑问道:“吴爷爷,方才您说过,那位百灵城主的第一张告示,是出在约莫十年之前?”
  “不错。”吴伯同讶问道:“你忽然问起这些干吗?”
  白衫书生沉思着接道:“我是在想,推算起来,那位百灵城主的年纪,可能不会太小了吧?”
  吴伯同忍不住笑道:“人家年纪大小,与你何干?”
  白衫书生笑了笑道:“人家的年纪大小,委实与我无关,我不过是在想,他那位母亲,怎么说也该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太婆了,却为何还要再嫁?并还要大事铺张地命儿子大贴其告示呢?”
  吴伯同蹙眉接道:“江湖上的事,说得上是无奇不有,你还是少用点脑筋,等到八月十五那天,就一切真相大白啦!”
  白衫书生苦笑道:“吴爷爷说得是,看来只好再闷上一个半月之后,再打破这闷葫芦了。”
  吴伯同接问道:“少彬,你是几时到达太原城的?”
  白衫书生道,“我是前天中午到达的,一个人呆在客栈中,可真不是味道,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到处瞎跑。”
  接着,又“哦”了一声道:“这两天中,我发现这太原城,有一个不同于其他城市的地方。”
  吴伯同笑问道:“是否是走遍全城,看不到一个十字街口。”
  白衫书生道:“是啊!到处都是‘丁’字路,走起来,真是蹙扭得很。”
  吴伯同长叹一声道:“你,不过是觉得这些‘丁’字路,走起来不方便,却不知道这‘丁’字路的形成,会经包含着多少太原人的血泪……”
  白衫书生不禁讶问道:“难道此中还有一个动人的故事不成?”
  吴伯同道:“这不仅是一个动人的故事,应该说是一篇真实的血泪史诗。”
  白衫书生连忙接道:“吴爷爷,怏说给我听听?”
  吴伯同轻轻一叹道:“目前,我实在没心情对你说故事,且等改天再说吧!”
  白衫书生笑道:“不嘛!还是现在说,说过故事之后,心情也就会开朗的了。”
  吴伯同摇摇头道:“怎么说,咱们也不能在这儿说下去,因为,这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完的,何况,我们还得赶快赶到前面不远处的‘大王庄’去。”
  白衫书生接问道:“去‘大王庄’干吗啊?”
  吴伯同正容接道:“方才,我已对你说过,我已经向百灵城投过书面申请了,我的联络地点,就是‘大王庄’预租的一家店房中,所以……”
  白衫书生笑问道:“所以,必须快点赶去,以备人家随时联络?”
  吴伯同点点头道:“正是。”
  说着,人已站了起来,白衫书生也懒洋洋地,站起身来,一面走向坐骑,一面笑道:“原来您根本没打算住在太原城中,所谓看不惯您那位官大人儿子的嘴脸,不过是一个籍口罢了。”
  两人已双双飘身上马,吴伯同已当先循官道向前驰去,一面漫应道:“也可以这么说。”
  白衫书生笑了笑道:“可是,如果到达‘大王庄’后,那百灵城的人还没来时,您一定要先说故事啊,”
  吴伯同呵呵一笑道:“少彬,也不想想,你已有多大了,却还像七八岁的小娃儿一样,一心只想听故事。”
  白衫书生涎脸笑道:“在吴爷爷您面前,少彬永远是小娃儿啊!”
  也不知是为了其么,吴伯同忽然发出一声幽幽长叹。
  白衫书生一怔道:“吴爷爷,少彬又引起您的心事了?”
  吴伯同回答的,又是一声幽幽长叹。
  白衫书上眉举一蹙之间,后面銮铃大作,一阵急骤蹄声,疾驰而来。
  吴伯同与白衫书生二人,因“大王庄”不过四五里路程,所以并没策马疾驰,而仅仅是以普通速度行进。
  此刻,一听那急骤蹄声,由后面追了上来,连忙将坐骑约过道旁,以便后面的人马通过。
  一阵挟着滚滚黄尘的疾风过处,后面的那骑人马,是由一旁通过了,但通过的同时,却发出一声惊“咦”道:“你们……”
  话没说完,一串“唏哗哗”的长嘶声中,那疾驰着的健马已被他勒住了,紧接着,沉声问道:“二位是由太原城来?”
  发话的人,是一位脸色腊黄,显然戴着人皮面具的劲装汉子。
  吴伯同微微点首道:“不错。”
  那劲装汉子注目问道:“尊驾是名震江湖,有‘无不通’之称的吴伯同大侠?”
  “不敢。”吴伯同正容接道:“在下正是吴伯同。”
  劲装汉子目光移注白衫书生道:“那么,这位少侠,就是杜少彬杜少侠了?”
  白衫书生点点头道:“不错,区区就是杜少彬。”
  吴伯同精目一转,含笑问道:“如果在下猜想不错,阁下当是百灵城中的专使了?”
  劲装汉子笑了笑道:“吴大侠只猜对了一半,我并非专使,只不过是一个送信的而已。”
  不等吴伯同接腔,又立即接道:“二位运气很不错,申请书送达时,刚好本城的神机堂堂主赶到,所以,毋须多等,最迟明天午前,就可获得约见。”
  吴伯同注目问道:“那是说,马上可以去百灵城?”
  劲装汉子摇首笑道:“不!二位还是去原先约定地址等,本城神机堂主当亲自拜访……”
  吴伯同连忙接道:“那怎么敢当!”
  劲装汉子笑道:“换一个人,可委实是不敢当,但对你吴大侠,却应该例外。”
  紧接着,又正容说道:“不瞒吴大侠说,自本城开始接受同道的申请以来,神机堂主亲自拜访委托人的人,这还算是被天荒第一遭哩!”
  吴伯同连忙谦笑道:“在下深感荣幸,只是贵城神机堂堂主的来历,能否请先行赐示一二,以免……”
  劲装汉子含笑接道:“这个,请恕在下有辱尊命,好在最迟明天午前,吴大侠就可知道他是谁了。”
  吴伯同注目问道:“那么,阁下此行是……?”
  劲装汉子接道:“在下此行,是奉命通知吴大侠和杜少侠,明天午前,不要离开约定地点。”
  吴伯同点首接道:“好的……”
  劲装汉子抱拳一拱道:“在下就此告辞!”
  一个冰冷的语声,突然接道:“慢着!”
  随着这话声,一道幽灵似的人影,晃悠悠地的飘落他们三人身旁,出现一个身裁高大,神态威猛的银衫老者,一双精目,尽在吴伯同、杜少彬二人的脸上,来回扫视后,并连连冷笑不已。
  本待即将离走的劲装汉子,注目问道:“尊驾是谁?”
  银衫老者哼了一声道:“连我都不认识,也配在江湖上闯荡!”
  那劲装汉子的涵养,倒还不错,脸色微微一变之后,居然含笑接道:“在下末学后进,本来就是孤陋寡闻,现在敬谨请教,该行了吧?”
  银衫老者笑了笑道:“这才像句人话。”
  接着,又正容说道:“老夫东方明,也许你还难得听到这名字,但‘千手太岁’这个绰号……”
  劲装汉子身躯一震地“哦”了一声道:“原来阁下就是‘碧云山庄’的银衫令主,‘千手太岁’东方大侠,真是久仰、久仰……”
  东方明冷笑一声道:“在老夫面前,少来这一套!”
  劲装汉子接连碰了几个软钉子之后,似乎也火了,立即以牙还牙地,也是一声冷笑道:“真是不识抬举!”
  东方明方自脸色一沉之间,劲装汉子又冷然接道:“你知道我来自何处么?”
  东方明披唇一哂道:“鬼鬼祟祟的百灵城,老夫还没把它看在眼中!”
  劲装汉子也披唇一哂道:“别以为你们‘碧云山庄’,夜郎自大地,俨然以武林盟主自居,在百灵城的人眼中看来,不过是一群徒拥虚名的酒囊饭袋而已。”
  这时,又有两个彪形大汉,飘落东方明身边。
  东方明反而笑了笑道:“好!好!不愧是百灵城出来的人的口吻!”
  接着,又脸色一沉道:“知道老夫叫你慢走的原因么?”
  劲装汉子漫应道:“木来我是想请教的,但现在,已没兴趣了!”
  兜转马头,即待离去。
  东方明身形微闪,已拦在劲装汉子马前,淡淡地一笑道:“本来,老夫不过是叫你带一个口信的,现在,却无此必要了。”
  劲装汉子怒喝一声:“闪开!”
  喝声中,“唏哗哗”地一声长嘶过处,连人带马,已腾拔而起,越过东方明的头顶上空,冲了过去。
  东方明怒叱一声:“躺下!”
  一串悲嘶声中,那匹冲过他头顶上空的骏马,竟被他抓住两条后腿,顺势一个车转,甩落五丈之外。
  那劲装汉子的身手,也自不凡,虽然,目前这情况,算得上是变出意外,但他却临危不乱地,于自己坐骑被人家抓住后腿的瞬间,人已拔剑飞身而起,凌空半区,一式“天河倒泻”,连人带剑地,向东方明疾射而下。
  东方明身形一闪,避过正面,一掌击向对方左肩,口中并呵呵一笑道:“百灵城出来的人,果然不同凡响,老夫居然会看走了眼,还以为你真是一个送信的哩!”
  就这谈话之间,两人已疾如电掣地,交换了三招。
  那劲装汉子,固然是剑势如虹,势沉劲猛而又奇诡莫测,但东方明的身法和掌法,却更是神奇无比地,令人莫测高深。
  他以一双肉掌,对付那劲装汉子的长剑,竟然是轻松暇豫得不当一回事地含笑道:“老夫言出必践,叫你躺下,就不许你站着……”
  劲装汉子一面绝招连施,一面冷笑道:“大爷我不是还好好的站着么!”
  东方明呵呵大笑道:“那是因为老夫还要对你说话,等老夫的话说完时,你就不会站着的了。”
  这时,杜少彬向吴伯同悄声问道:“吴爷爷,我们该帮哪一边啊?”
  吴伯同笑了笑道:“你说呢?”
  杜少彬沉思着接道:“我想,暂时谁也不帮……”
  吴伯同方自赞许地,点了点头,只听那劲装汉子怒声叱道:“有屁快放!否则,大爷少陪了!”
  东方明笑道:“现在,且由你嘴皮子上狠一狠,听着,吴伯同大侠的这笔生意,已由‘碧云山庄’接下了,不须你们百灵城费神。”
  这几句话,不但使那劲装汉子,一时之间,答不上话来,连一旁的吴伯同、杜少彬二人,也不禁为之一怔。吴伯同于一怔之后,并含笑接道:“东方大侠,在下可没向贵庄主请求什么啊!”
  东方明扬声笑道:“吴大侠,咱们之间,待会再谈。”
  这同时,那劲装汉子却呵呵大笑道:“真是狗捉耗子,多管闲事,人家当事人,可并不领情哩!”
  东方明哼了一声道:“那与你不相干,老夫话已说完——躺下!”
  那劲装汉子也真听话,东方明口中那“躺下”二字的尾音一落,他已“砰”地一声,摔倒当场。
  东方明一脚踹在那劲装汉子的胸膛,冷冷地一笑道:“本来,我只要你带一句口信,但你既敢顶撞老夫,并且还辱骂老夫,如非是还要留若你这个活口,替老夫送信,老夫真该一脚踹出你的五脏六腑来!”
  那劲装汉子色厉内荏地喝道:“你敢!”
  东方明笑道:“就算我是不敢吧!”
  话声中,只见他身形一纵又起,一声凄厉惨号过处,那劲装汉子的一条右臂,已被他生生地,齐肩拉断下来,痛得昏死过去。
  东方明若无其事地,将手中那条断臂,向那被他摔死的马尸旁一扔,然后,扭头向那随后赶来的两个彪形大汉,沉声说道:“你们两个,腾出一匹马来,将这厮绑上去,送回太原城去。”
  “是!”
  两个劲装汉子,同声恭应声中,东方明转身向吴伯同抱拳一拱道:“吴大侠,在下这厢有礼了。”
  吴伯同冷然接道:“不敢当!不知东方大侠有何见教?”
  东方明诡秘地一笑道:“吴大侠,咱们免除一切客套,干脆一点,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吴伯同漠然地接道:“我正听着。”
  东方明又笑了笑道:“阁下被人尊称为‘无不通’,以一个无所不通的人,居然会有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而要走向百灵城请求协助,岂非是天下奇闻!”
  吴伯同漠然如故地接道:“如果尊驾仅仅是为了要说这些废话,那我吴某人可要少陪了。”
  东方明连忙接道:“吴大侠请稍安勿躁……”
  吴伯同截口接道:“那么!说话就爽快一点!”
  “是,是。”东方明注目接道:“请问吴大侠,这位杜少侠,与吴大侠你是何渊源?”
  吴伯同冷然反问道:“你没听到他叫我‘吴爷爷’了。”
  东方明漫应道:“这个,倒是听到过。”
  吴伯同又反问道:“既然听到了,难道对这么极普通的称呼,还要另加解释?”
  东方明点点头道:“是的,就是因为这称呼,太以普通了,所以在下才请吴大侠你,加以解释。”
  吴伯同哼了一声道:“凭甚么!”
  东方明笑了笑道:“吴大侠请莫想歪了,在下不愿打着‘碧云山庄’的招牌吓人,同时,还得郑重声明,此行对二位而言,完全是一番好意。”
  吴伯同披唇一哂道:“如此说来,倒是我不识抬举啦!”
  东方明阴阴地一笑道:“吴大侠,这回说废话的,可不是在下呀!”
  吴伯同笑道:“这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好了,‘天窗’早已打开,该说你的‘亮话’啦!”
  东方明神色一整道:“事情很简单,就是在下方才向百灵城那厮所说的话,吴大侠的这笔生意,由‘碧云山庄’接下了。”
  吴伯同笑了一笑道:“我也不妨再说一句,我并没向‘碧云山庄’请求过些其么。”
  东方明笑道:“这是生意上的竞争,可以不须要当事人的申请,同时,‘碧云山庄’替同道们作事,也不收任何费用,更不附任何条件。”
  吴伯同淡然一笑道:“那么,贵庄此举,又是所为何来?”
  东方明正容说道:“第一:自然是为了替武林同道解除困难,因为‘碧云山庄’是武林中黑白两道的司令塔,有义务替同道们解决问题。”
  吴伯同“唔”了一声道:“这理由,倒是够堂皇的。”
  东方明笑道:“这本来是实情。”
  吴伯同接问道:“第二呢?”
  东方明神色一整道:“第二:就是要显点颜色给百灵城瞧瞧。”
  吴伯同笑问道:“方才阁下毁掉那百灵城信差的一只手臂,也是基于此一理由?”
  东方明点点头道:“不错。”
  吴伯同注目问道:“有此必要么?”
  东方明正容接道:“自然有此必要,本庄庄主,也是武林同道所公认的盟主,有义务维护武林同道的安全……”
  吴伯同含笑接道:“这些堂而皇之的理由,量吴某人不感兴趣,现在,我不妨正告阁下,你们有竞争生意的自由,区区也有选择交易对象的自由。”
  东方明不由脸色微变道:“这是说,东方明的这一记马屁,是拍到马腿上去了?”
  吴伯同微微一笑道:“东方大令主,我这个人,一向不大愿意替别人着想,所以,你如何想法,我管不着,但对我自己而言,却不能不慎重地考虑一下。”
  东方明接问道:“阁下要考虑多久呢?”
  吴伯同沉思着接道:“我想:明天这个时侯,就可以答覆你了。”
  接着,又笑了笑道:“必要时,我可以两方面都委托进行。”
  东方明点点头:“好!这事情,就暂时这么决定,明天黄昏后,在下当前来‘大王庄’拜访,不过……”
  目光一掠旁立的杜少彬,含笑接道:“看到这位杜少侠,使我联想到一位失踪已久的前辈奇人,不知杜少侠的身世,是否和那位前辈奇人,有甚关连?”
  吴伯同冷冷地一笑道:“我想,这才是贵庄要同百灵城抢生意的主要原因吧?”
  东方明笑道:“吴大侠先莫存成见,江湖上的事,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可难说得很。”
  吴伯同冷然接道:“先说你的联想吧!”
  东方明目注杜少彬,沉思着标道:“十九年前,位列当今八大门派之首的‘无极派’,吴大侠当还记得吧?”
  吴伯同“唔”了一声道:“当然还记得。”
  东方明接道:“当时的‘无极派’掌门人,是否同这位杜少侠,外表上有很多……”
  吴伯同含笑接道:“有很多近似之处,是也不是?”
  东方明笑道:“正是,正是。”
  吴伯同似笑非笑地接道:“而且,那位掌门人,也刚好姓杜?”
  东方明连连点首道:“是的,是的……”
  吴伯同脸色一沉道:“所以,阁下就联想到,杜掌门人与少彬之间,必然有甚么渊源?”
  东方明又点点头道:“在下正是此意。”
  “那么,”吴伯同冷然接道:“我可以告诉你,你这一联想,可算是完全猜对了。”
  东方明色然而喜道:“难道说,杜少侠真是杜掌门人的后人.”
  吴伯同道:“不错,少彬就是杜掌门人的嫡系长孙。”
  东方明精目中异彩连问地,说道:“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吴伯同脸色一沉,冷笑一声道:“在下替你设想,知道得多了,可并非一件好事!”
  东方明一怔道:“吴大夫此话怎讲?”
  吴伯同仰脸漫应道:“那是说,除非你能说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来,否则……”
  一顿话锋,目射精芒地凝注对方,冷然接道:“你就别想活着离开了!”
  东方明哈哈一笑道:“吴大侠,没这么严重吧!”
  吴伯同沉声说道:“老夫没工夫跟你瞎缠,快说,你打听这些干吗?”
  东方明淡然一笑道:“吴大侠,在下问出这些来,自然有原因,也自然会说出来,不过,有一点,我必须事先声明,在下可并非是因为你的威胁才说的。”
  吴伯同冷冷地一笑道:“只要你说出真实理由来就行。”
  东方明又笑了笑道:“首先,我要告诉吴大侠,凡是‘碧云山庄’的人,每一个都奉有命令,随时随地,注意杜掌门人一家大小的消息。”
  吴伯同注目问道:“你们是奉谁的命令?”
  东方明道:“自然是奉庄主的命令啦!”
  吴伯同注目如故地,接问道:“那是为了甚么?”
  东方明道:“据在下所知,当年‘无极派’的冰消瓦解,是武林中近百年来的一大疑案……”
  吴伯同截口接道:“我不须要听故事。”
  东方明笑道:“吴大侠真够性急,说甚么事情,都总得有个头呀!”
  吴伯同蹙眉接道:“最好是简洁一点!”
  “是是!”东方明含笑接道:“吴大侠,凡是你我这等年龄的人,大都知道,当年杜掌门人的一家子,都是神秘失踪的,这就是说,他们这一家人,至少还应该有人活着。”
  吴伯同冷哼一声道:“现在,你已经证实还有人活着了。”
  东方明笑道:“是的,所以我感到非常高兴。”
  吴伯同冷然接道:“还有么?”
  东方明咽了一口口水道:“现在,我得兼程赶返‘碧云山庄’,向庄主报告此一佳音。”
  吴伯同冷笑一声道:“很好!现在,我也毋须向百灵城申请帮忙了,因为,我已找到了我所需要找的人。”
  东方明一怔道:“吴大侠已找到了甚么人啊?”
  吴伯同漫应道:“就是那十九年前,使得‘无极派’瓦解冰消的人。”
  东方明怔了一怔之后,才讶问道:“真的?”
  ----------------------------------------------------
  qs 扫描  zerotang OCR  旧雨楼 独家连载 转载时请保留此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