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大地飞鹰》

第三十四章 断魂剑·断肠人

作者:古龙  点击: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一)

  如果小方真的相信了朱云说的话,真的以为手上有个伤口,他就真的死定了。
  他没有死。
  因为他对“阳光”有信心,对人类有信心。
  因为他的信心绝不是别人几句话就可以摧毁的,所以他没有死。

×      ×      ×

  朱云对自己这一剑太有把握了,对他的七星剑也太有把握了。
  所以他一剑刺出,已尽全力,只记得“攻”,而忘了“守”。
  这一剑的攻势虽然凌厉霸道,却有空门,也有破绽,他以为小方的退路全都已被封死,却忘了小方还有一条路可走,还可以“以攻为守”,从他的空门破绽中攻出去,攻他的心脏,攻他的命,攻他的必救处。

×      ×      ×

  小方没有杀朱云。
  他先以左掌斜切朱云握剑的腕,横步躲入朱云的空门,曲肘打朱云的胁,并中指食指无名指作指锋,猛戳朱云的咽喉。
  他攻的都是要害,朱云不能不闪避自救,小方右手五指忽然化鹰爪,抓朱云的面门,乱朱云的眼神,左掌已斜切在朱云右肩上。
  右肩被击,青铜剑必然脱手。
  小方乘机拔剑,剑光一闪,剑锋已在朱云咽喉。
  但是他没有杀朱云。
  “我不杀你,只因为你虽然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仇敌。”小方道:“你要杀我,只不过是在做一件你认为应该做的事。”
  剑锋下的朱云居然还能保持镇静,却忍不住要问小方:“你真的相信阳光绝不会害你?”
  “我相信。”
  “你为什么如此信任她?”
  小方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从未欺骗过她。”
  朱云忽然长叹:“我佩服你,你的确是个好朋友。”朱云道:“只可惜你的朋友未必都是好朋友,所以我劝你最好将我的剑带走。”
  “我既然不要你的命,为什么要你的剑?”
  “因为你很快就会用得着的。”朱云道:“也许并不是用来杀人。”
  “用来干什么?”
  朱云看着小方,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过了很久才说:“这柄剑也跟别的剑一样,除了杀人外,另外还有种用处。”
  “什么用处?”
  “自刎。”朱云又叹了气:“不管怎么样,自刎至少总比死在别人剑下好。”
  小方还没有开口,黑暗中忽然有个人冷冷的说:“就算他要自刎,也不必用你的剑,他自己也有剑,他的剑还比你的剑利。”
  黑暗中忽然又有剑光一闪,一柄剑仿佛忽然自天外飞来,斜插在小方足下。
  森寒的剑光,剑锋上仿佛有一只邪恶的魔眼在冷冷的看着他,正是他的“魔眼”。
  这柄剑一直在卜鹰那里,小方从未提起过,就好像已经忘了这柄剑的存在。
  但是现在他的剑又飞回来了,当然不是从天外飞来的。
  是从一个人手里飞来的。
  小方回过头,就看见了这个人,兀鹰般的锐眼,幽灵般的白衣,刀锋般冷酷,山岳般镇定。
  这个人是卜鹰。

  (二)

  小方的心沉了下去。
  最后一个要为他饯行的,竟是卜鹰。
  朱云交给他这柄青钢剑,的确不是要他用来杀人的,在卜鹰剑下,他根本全无机会。
  他们本来已经可以算是很接近的朋友,现在却已好像是两个世界中的人了。
  小方忽然笑了笑,他这一生中从未笑得如此沉痛。
  “想不到你也会来为我饯行。”小方道:“你既然来为我饯行,又何必把这柄剑还给我?”
  “因为本来就是你的剑。”
  卜鹰的声音里全无感情:“你应该记得我曾经说过,我从来不要活人的东西。”
  小方当然记得。
  也许卜鹰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他任何一样东西,他的剑,他的友谊,都没有接受过。
  卜鹰道:“现在你已经有你了自己的剑,为什么还不将你手里的剑还给朱云?”
  小方将剑还给了朱云,剑柄缠着的青绫已经被他掌心的冷汗湿透。
  卜鹰忽又冷笑:“现在你为什么还不走?是不是还想亲眼看着我杀他?”
  这句话是对朱云说的。
  朱云只有走,虽然不想走,也不能不走。
  小方忽然也冷笑。
  “你为什么一定要他走?”小方问卜鹰:“你杀人时为什么怕被人看见?”
  他没有等卜鹰回答这句话,他知道卜鹰一定不会回答的。
  他已经拔起了他的剑。

×      ×      ×

  这柄剑跟随小方已多年,每次他握起它的剑柄时,心里都会有种充实的感觉,就好像握住了一个好朋友的手一样。
  但是这次他握剑时,却好像握住了一个死人的手,冰冷而僵硬的手,就好像在跟一个死去的朋友最后一次握手诀别。
  ——这就是一个学剑的人最后一次握剑时的感觉。
  如果他肯留在这里,如果他肯将这柄剑留在地上。卜鹰绝不会出手的。
  但是他不肯。

×      ×      ×

  他从地上拔起这柄剑时,就等于已经将自己埋入地下。

  (三)

  卜鹰还是幽灵般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
  卜鹰的手里没有剑。
  卜鹰不用剑也一样可以杀人。
  他用一双空手就能接住卫天鹏闪电般劈杀过去的快刀。现在他当然也同样能用这双手接住小方的剑。
  小方的剑已刺出。
  这一剑刺的是卜鹰心脏,也是小方自己的心脏,他一剑刺出时,就等于已经将自己刺杀于剑下。
  他已经从闪动的剑光中看到了“死”!

×      ×      ×

  闪动的剑光忽然停顿,停顿在卜鹰的心脏之前,剑锋已经刺穿卜鹰的白衣。
  卜鹰根本没有出手,根本连动都没有动。
  小方在最后一刹那间才勒住这一剑,小方自己也怔住。
  他忍不住问卜鹰:“你为什么不出手?”
  他问卜鹰时,卜鹰也在问他:“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两个人都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因为他们彼此都已知道答案。
  朋友!
  这就是唯一的一个答案。
  在这一刹那间,不但剑锋停顿,世上所有的一切变动仿佛都已停顿。
  因为他们都已发现,不管别的人别的事在怎么变,他们还是没有变。
  他们还是朋友。
  真正的朋友,永远都不会变为仇敌。

×      ×      ×

  高竿上的灯笼又亮起。
  卜鹰忽然转过身,看着这一点遥远如星辰的灯光,过了很久,才慢慢的说:“你去吧!到那盏灯下去,那里有个人在等你。”

×      ×      ×

  小方没有再说什么。
  卜鹰也没有再说什么。
  有些事是用不着说出来的,世上所有最美的事都是用不着说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