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豪侠出山 巧逢玉女
 
2020-05-17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株凌霜傲雪,终岁常青的千年古松,似为何等极为锋利之物所袭,中腰折断!
  一只螳螂,竟把两条螳臂,插入了坚硬的山壁!
  一根竹笋,居然会长在悬崖旁的岩石上?而笋的左侧,尚有一头死鹰,致命伤是咽喉上嵌进一片枯叶?
  在古松根部的断面上,又有人留下两只足印,并把仅余二三尺高的树干,几乎完全踩得陷入土中!
  附近的另外六株古松,所有枝上松针,完全脱落在地,但不是被风吹的,因为,松针一齐落在松树四周,覆盖得异常均匀,粗看好像替这三五丈方圆,铺了一层绿油油的地毯!
  相距六七丈宽的绝涧对面,长满苍苔碧藓的削壁上,也不知被甚么人?用甚么方法?把古铜色的衣襟,撕成碎片以后,在削壁上深深嵌出了一个“恨”字!
  奇迹,这是七桩奇迹。但它们却确确实实的发生在庐山大汉阳峰的一处险坡之上!
  这些奇迹,若在猎户、樵夫等普通人看来,极可能误会传说到山精鬼怪方面。
  但在具有上乘法眼的武林高手眼中,仔细辨认之下,却认得出这是代表当世武林各大门派的几种旷世神功,而这七种功力的表现火候,也只有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才能锻炼到如此湛深程度!
  七桩奇迹产生以后不久,便有两位武林奇客,在这庐山大汉阳峰,登临揽胜!
  一位是武当派掌门人清玄真人的师弟清虚真人;另一位则是名满江湖,交游极众的“五尺金刚”卞广!
  大汉阳峰,又号“庐山第一主峰”。登峰纵目,隐约可睹汉阳烟树,雄奇秀逸,无以比伦!清虚真人与“五尺金刚”卞广,正在峰头指顾烟岚,彼此谈笑风生,但偶一注目峰下险坡,长眉忽耸,向卞广讶然说道:“松树龙鳞铁骨,其寿极长。且越是年代久远,越是名贵,樵子山民,轻易不愿加以砍伐!怎的这坡上那株古松,断得似甚奇特?我们一同下去看看好么?”
  卞广含笑点头,两位武林奇客,遂施展极上乘的轻功,直下险坡,但到了那株断松近前,卞广看出松树断处齐整,毫无砍削残痕,竟被断桩上奇异脚印,引起兴趣,心头反覆寻思之时,清虚真人的目光,却也被双臂插入岩石的那只螳螂,吸引得一动不动!
  卞广正待向清虚真人研究古松为何物所断?以及松桩上的奇异脚印,是何种功力?清虚真人业已微微“噫”了一声,诧然自语说道:“掌门师兄,为了何事到过此处?”
  卞广含笑问道:“令师兄清玄真人法驾,轻易不离武当,道长怎见得他到过此处?”
  清虚真人指着山壁上的那只螳螂说道:“这山壁坚逾精钢,以两条极为脆弱的螳臂,竟能破壁而入,惟敝门先天无极气功可以致之,也惟有我掌门师兄方具此等火候!”
  卞广略作省视,亦点头同意道:“如此看来,当真是令师兄法驾莅临过了,而且那株古松也断得蹊跷,一平如削,极似‘点苍派’的流云水袖!”
  清虚真人应声说道:“不错,敝门无极气功是以刚克刚,点苍流云水袖则讲究以柔克刚。翠袖轻拂,断树如刃,应当是点苍掌门流云仙子谢逸姿的杰作!”
  卞广讶声道:“两位掌门人同时在此留下手泽,不知是何用意?且待我们看看还有甚么其他迹象可寻否?”
  两人立刻齐向四周一阵扫视,竟不约而同地齐声惊呼道:“这……这似乎不可能吧!”
  停有片刻,“五尺金刚”卞广咋着舌头道:“石上插笋,应是竹枝帮帮主凌霄的表记;枯叶毙鹰,不问可知是出于崆峒黄叶道人手法;这满地松针,除少林掌门了尘大师的‘浩大神功’,别无二家。只是那布屑所嵌的‘恨’字,却不知是何路数?”
  清虚真人凝眉沉声道:“卞兄见闻渊深,察微知著,怎的单把此人忘了?”
  卞广想了一下,轩眉叫道:“莫不是恨天翁?”
  清虚真人点头道:“恨天翁除古铜衣衫外,从未穿着过他色衣服,只需看这布屑颜色,便可知端的。何况尚有那个‘恨’字,作为证明呢?”
  卞广惊道:“五大门派掌门齐临,已非寻常盛举,想不到连隐名多年的恨天翁也参加此会,且每人留下一种神功,用意安在?”
  清虚真人那形如满月的圆脸上,聚起多条皱纹,沉吟良久后,说道:“这恐怕只有他们六人才能解答……不过我们或可在此地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卞广向四周巡视片刻,道:“小弟眼拙,不知道兄所说,系指何象征而言?”
  清虚真人用手一指那截断树道:“就是此树令人费解!”
  卞广随指望去,微微摇头道:“断树所留脚印,小弟看过,踏树入土,虽然用的是上乘千斤坠身法,惟此人功力稍差,以致在断树之上留下脚印,是以未加注意!”
  清虚真人叹道:“卞兄这次可是走了眼了!这株古松盘根错节,仅就踩树入土而论,即恐非系点苍等五派掌门及恨天翁六人之所能,至于这两个脚印,则更是玄之又玄了!”
  卞广再仔细观察一番,仍然不解的说道:“道兄前半段猜测,小弟尚可同意,至于所留脚印,却实在看不出有甚奇特之处?”
  清虚真人轻叹一声,说道:“卞兄平时心细如发,今天可能是太感意外,以致失去以往的敏锐审察能力。请看这两只脚印,特别细窄,仿佛是女子所留,而这留印之人功力,简直已经到达出神入化之境,盖以非仅踩树留印,竟然在这坚逾铁石的断树平面上,连线缝针孔都刻画得清清楚楚……”
  卞广不待清虚真人话完,又仔细看了一遍,失声叫道:“道兄说得不错,这脚印确实是一对弓鞋的痕迹,而且还是一双新鞋,不但是针线缝纹,连布帛织纹都刻画出来了呢!”
  清虚真人皱着眉头道:“卞兄在江湖之上,交游颇广,可知近来有武功特殊的女子问世?”
  卞广摇头道:“小弟尚无所闻,江湖上女子谙武者不多,如点苍掌门流云仙子谢逸姿,已属人中麟凤,巾帼豪雄,小弟实在想不出另有甚么高明人物!”
  话语未了,背后忽有人冷哼一声,道:“孤陋寡闻!”
  卞广与清虚真人都不禁大吃一惊!因为那声音近在咫尺,以他们两人的功力修为,居然有人站立身后,犹自不觉,则此人不是神仙,即是鬼魅!
  及至二人回头一看,更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原来在距他们三尺之地站定一位白衣女子,年龄虽不甚大,却别有一股慑人心魄的威棱神态!
  这一女子的脸色,异常苍白,简直没有一丝血色,再加上长发披散,乍一望去,几不似活人!
  卞广愣了半晌,才发话问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那女子冷冰冰地答道:“非人非鬼,我乃山川之精,玉石之灵!”
  她声音中也有一股悸人的飕飕寒意。卞广又呆了一下,然后出声喝道:“胡说!我就不信世上有精魅的存在!”
  那女子仍是冷冰冰的说道:“你有目无珠,应该挖掉眼睛!”
  话声中抬起苍白的手腕,在卞广的眼前一晃,卞广的一双眼珠,立刻被挖了出来!疼得手按眼眶,乱跳乱嚎。那女子却不知用了甚么手法?卞广的眼珠虽然被挖,但未见丝毫血迹!
  清虚真人见状,又惊又怒,随即大喝一声,双掌提足十成劲力,对准白衣女子推出。
  武当的先天无极气功,誉满江湖。清虚真人又是派中第一高手,掌力自极雄厚,但白衣女子仍然稳立不动,双眼未睁地举手一拂,竟将清虚真人震得后退数步,坐倒在地。
  白衣女子随即手指清虚真人,说道:“你那几手猫脚功夫,也敢向我递爪子,真的太以不自量力!你师兄堂堂一派掌门,也不敢对我如此!”
  清虚真人跌坐地上,愧怒惊骇,交相而至!呆望半晌之后,始吃吃问道:“我师兄怎么啦?”
  白衣女子冷哼一声,答道:“他比你略知分寸,现下正在一个好地方!”
  说时,手指汉阳峰下的山谷,脸上现出一种得意神色!
  清虚真人闻言,心中又是一寒,呐呐问道:“我师兄莫非遭了你的毒手?”
  白衣女子冷笑说道:“我没有那么好的兴致杀他!可笑中原这些名满江湖的武林高手,俱都有名无实,个个都显露了一手自以为不同凡响的绝世武功,但经不起我双足一踩!”
  清虚真人失惊叫道:“那断树平面上的脚印,是你留下来的?”
  白衣女子轻哼一声,说道:“正是!我不过略施小技,便将六大高手引至此处,等他们抖足威风,我才在古松上轻轻踩了一下!”
  清虚真人听得出神,竟忘却了心中恐惧,又复问道:“结果如何?”
  白衣女子复笑说道:“你自己刚才已仔细看过,他们都认败服输,乖乖的听我吩咐,俱都由此跳落深谷!”
  清虚真人脸色一变,白衣女子见状知意,又复微笑说道:“道长放心,此谷并不太深,他们都死不了,但也无法走脱!”
  清虚真人又急急问道:“为什么?”
  白衣女子脸色一寒,道:“因为我不放他们走!”
  清虚真人似懂非懂地想了一会,说道:“我相信你的武功确是深奥,但是我不信你说的这些话。他们六人之中,有五人是武林宗主,相距又天南地北,你用甚么方法将他们一齐诳来此处?”
  白衣女子微笑道:“我自有方法,这件事我也不需要你相信,好在你今天不丧命,以后自然有机会出去打听一下我说的是否属实?”
  清虚真人呆了片刻,乃又说道:“你如此作法,究竟有何用意?”
  白衣女子双睛一瞪,道:“全无用意,我只是兴之所至!”
  清虚真人不禁默然,白衣女子又复说道:“你都问完了吗?我现在心情特别好,可以答覆你任何疑问!”
  清虚真人略作思索,道:“别的我也不想知道,只是你的姓名及师承门户可以相告吗?”
  白衣女子咯咯地笑道:“前一个问题你不问我,我也会说,我姓温,单名一个冰字,至于师承门户,你问得太可笑了,普天之下,有人够作我的师傅吗?”
  清虚真人一呆,道:“那你的武功不会是与生俱来的吧?”
  温冰道:“这倒不是,十年前我完全不懂武功,无意中被我发现一册练功秘笈,潜修十年,遂在天下不作第二人想!”
  清虚真人不禁动容,问道:“甚么秘笈?”
  温冰一笑道:“你是个出家人,怎的贪嗔未除?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那本秘笈叫‘玉尸真解’,来历并不载于任何武林典籍!你以后可以告诉别人,就是我‘玉尸’温冰,举世无匹!”
  清虚真人喟然道:“说了半天,还是名心作祟!你的用意在扬名,方法很多,你为什么偏偏要采用这种方式呢?”
  温冰笑道:“这是最简便的方法,天下闻名六大高手,被我一网打尽!”
  清虚真人道:“除了恨天翁外,其余五人都是一派宗主,你不怕武林中人群起为仇吗?”
  温冰仰面向天,厉声长笑道:“连掌门人都在我掌握之中,余子何足论哉!”
  清虚真人正容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六人并非当代之冠!消息传出后,定会有人前来找你麻烦的!”
  温冰漫不经意地说道:“我就是要引那些人来!天下实在太大,我无暇前去一一找寻,只好拿这六个人作为引子,使得那些绝世高手自动跑来找我!”
  清虚真人想了片刻,说道:“我想你之所以不杀我,就是要利用我替你出去传扬消息吧?”
  温冰微笑道:“阁下倒有自知之明,以你的材料,只有这点利用价值!”
  清虚真人脸色动了一下,道:“照你的口气,似乎你对那六人另有利用之处?”
  温冰笑道:“不错!你的脑筋聪明,日后你若是发现这六人中有一人,再度现身江湖,就证明他已经对我屈服,乐为我用矣!”
  清虚真人想了一下,道:“能让我见掌门师兄一面吗?”
  温冰将脸一沉,道:“不行!他们都在谷底,而且我保证他们的性命无虞,不过谁要是想见他们,就必须要先通过我这一关!”
  清虚真人作色道:“他们不定在受着如何的虐待呢?”
  温冰诡异地笑道:“那就由你怎么去想了,现在你知道的差不多啦,可以走了!别忘了告诉天下人,我叫‘玉尸’温冰,就栖身在这汉阳峰头!”
  清虚真人站起身形,一言不发,准备取道下山,温冰却喊住他道:“把那个瞎子带走!你还算是名门正派出身呢!怎么连朋友都不顾了?”
  卞广早已痛晕在地,清虚真人经过这一阵突变,由于心情过于紧张,竟把他给忘了,经温冰这一说,不禁满脸绯红,连忙过去将已失双目的“五尺金刚”扶起!
  卞广在疼痛中悠悠醒转,目眶中眼球已失,留下了两个黑洞,奇怪的是滴血全无,双手在空中一阵乱抓,口中怒骂道:“妖女!你有本领连大爷的命都拿去!”
  温冰冷笑道:“你方才因为出言不逊,所以才变成有目无珠,再要多说几句,我就叫你变成有口难言了!”
  卞广正待大骂,清虚真人却伸手一点他的哑穴,挟着他向山下如飞而去!
  惊人的消息传得很快,武林中到处都在喧腾着“玉尸”温冰的名字,有些人还在怀疑这事的真实性,可是五大门派的掌门人齐告失踪,又似乎证明了它是确有其事!
  因此,灵山胜境的庐山,立刻就被大家视如鬼域,一个个都谈尸色变,恨天翁孑然一身,自然无人为之闻问,怪的是五大门派的弟子们,也都噤若寒蝉,不作一点表示!
  时光瞬息三月,已是秋风送爽季节!
  晓来谁染霜林醉?秋天的景色,原在凄凉中含着美丽,但因庐山发生这怪事,遂使得空负秋光,无人品赏,尤其是大汉阳峰,静得几乎连秋虫都不敢作声!
  然而,出人意外的事儿,终于发生。在一个静寂的秋夜,新月如眉,那向无人迹的大汉阳峰头,却有了人影,有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前面是一个身材英挺的青年人,二十五六年纪,斯斯文文的打扮,朦胧的月光下,仍可以看出他俊美的脸部轮廓。
  后面跟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童,挑着一副轻担,从衣着上看来,他必是那年轻人的跟随小厮!
  汉阳峰顶的景象已略为改变了!那些骇人听闻的武林陈迹,都已消除殆尽。
  满地的松针干黄,石上插笋,只剩下几段枯枝,枯叶毙鹰,也只有几片残骸,仅是断树宛然,崖壁上的“恨”字尚存!
  夜!显得阴森怕人!
  这二人上得峰顶之后,后面那小厮怯生生地说道:“公子,咱们还是下去吧!这地方有甚么好玩?”被称为公子的青年人,轻叱道:“胡说,你懂得甚么?”
  小厮嘟着嘴道:“小的不懂,不过这地方实在没有意思,黑沉沉的,甚么都看不清楚!等白天再来不是一样吗?”
  青年人摇头笑道:“蠢才!蠢才!古人还有秉烛夜游的呢!你哪懂得其中乐趣?”
  小厮将头一抬,道:“古人为什么要点蜡烛?还不是为了看不见,您喜欢晚上玩,也该找个月亮好的日子!”
  青年人微微一笑,道:“你倒真会辩,步月登山,对别处都适合,惟独庐山不然。岂不闻:‘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庐山之妙,正如纱中美人,雾里鲜花,是在朦胧隐约之间……”
  小厮将担子放下,道:“公子读的书太多,我说不过您,反正您是主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这酒菜都凉了,要不要我生个火热一下?”青年人摇头道:“不用,不用!爬山爬热了,冷酒正好解热!”
  小厮道:“还是生个火好!”
  青年人微笑道:“为什么?”
  小厮低声说道:“我怕鬼,深山野地,又是夜晚,正是鬼出没的时候,有个火也好壮壮胆子!”
  青年人失笑说道:“别胡说啦!子不语怪力乱神,鬼魂之说,乃是愚夫俗子的自欺之谈。快把酒菜摆出来,我要好好的欣赏一下这庐山夜色!”
  小厮无可奈何的打开挑来的盒子,将菜肴一件件地摆出来,安好杯、筷,青年人一面自酌自饮,一面游目四顾,神情极为愉悦!
  小厮坐在对面,也端着一杯酒,猛嘬了两口,才怯怯地说道:“您书箧里不是有本聊斋吗?我还看得懂,那上面说山精鬼怪,都是在这种地方出没,先变成一个美女来迷人……”
  青年人鼓掌大笑,道:“那是蒲留仙的痴人说梦,你怎么就真的相信了?别怕,有我在呢!要是真有女鬼来了,我就敬她一大杯!”
  一语方毕,石后忽然有女子的声音道:“妾身拜领!”
  二人惊然回顾,青年人倒还好,小厮却怪叫道:“我的妈呀!真的有鬼来了!”
  话完,猛一头钻进青年人怀中,青年人把他推开来,说道:“兴儿!别胡闹,这明明是个人!怎么会是鬼呢?”小厮战战兢兢抬起头来,那女子已经莲步生姿地走将过来,含笑说道:“公子不相信妾身是鬼吗?”
  青年人摇头道:“不相信,在下向持无鬼之论,而且小姐清丽如仙,全无鬼气!”
  女子微笑道:“公于既持无鬼之论,则所谓鬼气何来?”
  青年人一怔,遂即歉然笑道:“这倒是在下失言了,不过在下之意,是根本不相信小姐是鬼!”
  女子微笑道:“公子虽是读书人,胆气却不在小!”
  青年人淡淡一笑,道:“这倒不是我胆子大。是我读的那些书告诉我:只要胸中存有浩然正气,妖邪自然辟易!因此我才无所畏惧!”
  女子微微一笑,说道:“公子似乎与一般书生不同!”
  青年人笑道:“小姐所说的读书人,大概是指的那些读死书的腐儒而言!他们哪里当得起‘书生’二字?”
  女子柳眉一挑,含笑说道:“公子认为怎样才算是‘书生’呢?”
  青年人轩然笑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结交天下人,熟知天下事,而后方足养成浩荡胸怀,不负‘书生’本色!”
  女子鼓掌道:“壮哉!这哪里是书生?简直是豪杰了!”
  青年人道:“心向往焉,未敢居也!”
  女子笑道:“公子何必太自谦呢?”
  青年人摇头道:“在下不是自谦!所谓豪杰也者,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仗三尺剑,快意恩仇,在下憾无此力,只得书生以终,不敢作豪杰想也!”
  女子道:“公子太客气了,那种豪杰,不过是市井匹夫而已!逞一己之勇,流五步之血。公子胸中大有丘壑,有笔如椽,有舌如刀,写人间不平事,为弱者作不平鸣。这种千古文章,名山事业,不更显得伟大吗?”
  青年人举起面前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大笑说道:“高论!高论!得小姐一席话,使我豁然开朗,看来在下倒不应妄自菲薄呢!”
  女子欠身席地坐下,说道:“公子不吝赐妾身一杯酒吗?”
  青年人高兴地笑道:“小姐说哪里话来?只怕淡酒粗肴,不足以款待嘉宾。兴儿!替小姐预备杯、筷!”
  兴儿战战兢兢地替她安好杯、筷。但在斟酒之时,手仍是抖个不停!
  女子微笑对他说道:“小哥还在疑心我是鬼吧?”
  兴儿颤声道:“小姐……您长得很漂亮,就是样子有点怕人!”
  女子将散乱的头发掠了一下,笑道:“那一定是因为我的脸色太白了!”
  兴儿道:“不错!白得像死人一样!”
  青年人连忙叱道:“兴儿!没规矩!”
  女子却笑着道:“不能怪他,不是他一个人有这样感觉!”
  青年人略感兴趣地道:“也许在下说得太唐突,小姐的脸色确是迥异常人!”
  女子微微一叹,道:“妾身自幼罹了一种奇症,脸色即已如此!妾身也知道过分惊世骇俗,是以潜居深山,不想与俗人见面!”
  青年人笑道:“在下蒙小姐赐见,深感不以俗人相视为荣!”
  说完,似乎觉得过于唐突,急忙陪笑道:“小姐请恕在下一时无状!”
  女子不待他说完,即叹声说道:“公子上山时,妾身已在石后!听得公子与尊价谈话,深佩公子胸襟超俗,这才贸然现身相见,又蒙公子盛情相待,妾身感激还来不及呢!”
  青年人举着酒杯,笑道:“别客气,一客气就落俗套了,今日相逢大不易!小姐倘不以为交浅言深,你我就此杯酒论交,作个林泉知己如何?”
  女子也含笑将杯举起,说道:“公子雅意,妾身拜受了,请!”
  两人仰头将酒喝尽,放下杯子。青年人刚要开口,女子已抢先说道:“妾身姓温名冰,冰冷的冰!”
  青年人一笑,道:“在下复姓独孤,单名一个策字,乃计策之策!”
  温冰在报出姓名之际,曾经敏锐地注视独孤策,见他毫无所动,好似对这名字从来未闻,遂轻轻一笑,道:“独孤姓氏,中原极为罕见!”
  独孤策微笑道:“不错,在下祖籍原为突厥,自远祖以来,因心慕上国衣冠,举家内迁,经数世陶冶,除姓氏未改外,其他大概都差不多归诸汉化的了!”
  温冰“哦”了一声,道:“怪不得公子身材这般轩昂,心胸这般开阔,原来在公子的血液里,还留着令先祖昔年的大漠雄风呢!”
  独孤策哈哈大笑,说道:“小姐为什么不说是野性未驯呢?”
  温冰也跟着大笑起来,她冷峻的眸子中已闪着一丝柔情,苍白的双颊上,也透露出一点红润,只是被模糊夜色遮住,不易被人发觉!
  笑声过后,温冰又复问道:“公子今年贵庚几何?家中还有哪些人?”
  独孤策双眉一蹙,正色说道:“我父母早亡,今年虚度二十五,孑然一身!”
  温冰微喟道:“原来公子的身世很索寞!”
  独孤策淡笑道:“大概是我这个姓氏不佳,寒门人丁一向单薄,不过我反觉得无牵无碍,正好藉此机会以偿夙愿,畅游四海八荒的名山胜地!”
  温冰轻声道:“公子思想很超脱,这次打算在庐山耽搁多久?”
  独孤策道:“我本来萍踪无定,这儿的风景很好,尤其是现在枫叶正丹,秋容如醉,我很想多玩几天,只可惜山居不易,每天跑出跑进,过于费力一点!”
  温冰情不自禁地脱口道:“蜗居便在此峰谷下,公子若不嫌弃,不妨屈驾小住!”
  独孤策站起身形,长揖为礼,微笑说道:“好是太好了,只是对小姐是否不太方便?”
  温冰起身,笑道:“没甚么!妾身也是一个人,双亲均早岁见背!”
  独孤策轻声道:“我们身世差不多,倒正应了白居易的诗句:‘同是天涯沦落人……’”温冰不待他说完,急忙接口道:“别念下去了,风萍偶聚,总是前缘,如今夜深露重,公子还是到妾身蜗居去休歇一下,明晨我陪你看日出,又别是一番风味呢!”
  独孤策闻言对兴儿说道:“食物用具暂时不必收拾,我们这就随同温小姐下谷便了!”
  言罢,三人遂向谷边走去,兴儿向下一望,不禁失声叫道:“这儿没有路,怎么能下去呢?”
  独孤策也过来望了一下,说道:“温小姐!你就住在这下面吗?”
  温冰道:“不错,这下面风景还要好呢!花开四季,草绿终年……”
  独孤策道:“我不是说那些!此地绝壁千仞,猿猴难渡……”
  话音未了,他的身子便已被温冰凌空挟起,像一头飞鹰似的向下降落,耳畔还听得兴儿的惊呼之声!可惜温冰此时看不见独孤策的脸色,否则准会撒手把他摔下深谷!或是像对付“五尺金刚”卞广一般,挖掉他两只眼睛!因为独孤策在她胁下,正目闪内功到了绝顶火候的炯炯精芒,并带着满脸得意微笑!
  到了谷底以后,温冰招呼独孤策走进一座洁净石洞,微笑说道:“独孤兄,我们既然杯酒论交,便不必再公子小姐的那样称呼,我叫你独孤兄,你叫我温姑娘好了!”
  独孤策此时双目精芒,又已尽敛。点头微笑,说道:“温姑娘快人快语,独孤策敬如尊命!”
  温冰取出一壶美酒,及几色酒菜,放在石桌椅上,向独孤策微笑说道:“独孤兄,请你暂时自斟自饮,我去把你那书僮接来!”
  独孤策长揖笑道:“多谢温姑娘,兴儿胆小!倘若独在峰头,准把他吓得半死!”
  温冰嫣然一笑,白衣微飘,轻盈无比地,回身出洞,直上绝峰。
  对方才走,独孤策目中的炯炯精芒,又复射出!
  他估计:以温冰的出奇功力,上下大汉阳峰,再加上兴儿必然的设法延宕,最快也要半个时辰以外,方可回到洞内!
  换句话说,也就是自己有半个时辰可以利用。
  独孤策把握良机,闪身便往洞深之处走去!
  天下事,往往万密一疏;天下事,往往更难如人愿!
  独孤策是往洞内而行,假如他是往洞外而行,则情势必将整个改变!
  因为在“玉尸”温冰所居石洞之外,如今正并肩站着两个幽灵似的人物!
  左边一个,是位形若陈年僵尸的白发婆婆,两鬓之间,并各有一挂纸钱,随风飘拂!
  右边一个,则是位二十七八的绿衣美妇,美得出奇,美得几乎不像人,而像幽魂艳鬼!
  白发婆婆与绿衣美妇,站在这石洞之外,一动不动,俨若幽灵。但均已运用“天耳察音”的内家绝顶玄功,倾听着石洞以内的一切声息!
  这时,独孤策业已到了洞底!
  石洞并不太深,但洞底却另有一间石室。
  这石室门外,用极粗铁栅封死,门内则设有六具蒲团,每具蒲团之上,坐着一位名震江湖的武林人物!
  独孤策只认识坐在第三具蒲团上的“点苍派”掌门“流云仙子”谢逸姿!
  但他根据武林传闻,及对方容貌,也可认出其余五位是:“武当派”掌教清玄真人、“竹枝帮”帮主凌霄、“崆峒派”掌门黄叶道人、“少林派”掌教方丈了尘大师,及在当世武林中,独树一帜的“恨天翁”公羊寿!
  这六位武林高手,全是趺坐蒲团,闭目入定!
  在他们身上,看不见丝毫伤痕,在他们脸上,也看不出丝毫愤怒神色!
  他们被困此间,本在独孤策的意料之中,但如此安然无恙,却出乎独孤策的意料之外!
  不大从容的半个时辰,不容他多作思忖!
  独孤策双掌齐扬,凝足十二成的“大悲金刚手”功力,便往石室门外的极粗铁栅震去!
  这时,洞外的白发婆婆,与绿衣美妇,正欲举步走进!
  峰顶的“玉尸”温冰,也正欲回转!
  独孤策双掌一落,便知不妙!
  因为极粗铁栅,竟是虚设!慢说他凝足十二成的“大悲金刚手”掌力,便是用上一成微力,也可把铁栅震开!
  “当啷”巨响,石火星飞,惊得室内六位武林奇人,一齐愕然睁目!
  更惊得洞口的白发婆婆,及绿衣美妇,相顾失色地,止步不进!
  独孤策抢步入室,向“点苍派”掌门“流云仙子”谢逸姿,恭身笑道:“小弟独孤策,参见表姊!”
  “流云仙子”谢逸姿,妙目凝光,看着独孤策,摇头叹道:“独孤表弟,你往昔智勇双全,聪明天纵,今日难道猜不透我们这种反常举措,含有深意?”
  独孤策闻言,方自微愕,洞口忽然传进一声宛如夜枭悲号的凄厉冷笑!
  恨天翁公羊寿双眉一蹙,怪叫说道:“罢,罢,罢,这妖孽想是气运未终,竟奇巧无伦地,恰于此时撞来,致使我们百日苦心,毁诸一旦!”
  一面恨声说话,一面古铜色的袍服一闪,便自出室,往洞外追去!
  其余五位掌门人物,包括独孤策在内,均一齐随后急赶!
  赶到洞口,那两位幽灵似的人物早杳,只地洞外石壁之上,被人用内家玄功,嵌入了一方绿色丝巾,及一根长长白发!
  恨天翁公羊寿指着这一方绿丝巾,及一根长长白发,顿足叫道:“可惜,可惜!不仅‘白发鬼母’赶到,连‘绿衣幽灵’,竟也一并前来,这是多好的歼敌良机?谁知阴错阳差地,又被她们见机而遁!鸿飞冥冥,弋人何慕?叫我怎不举首恨天?江湖中从此又多事了!”
  独孤策绝顶聪明,此时业已猜出大概,不禁俊脸绯红地,愧然无语!
  这时,大汉阳峰峰顶,宛如星丸跳掷般地,驰下一条矫捷白影!
  来人自然便是到处遍寻书僮兴儿不见,失望赶回的“玉尸”温冰!
  温冰刚刚驰过一方崖壁突石,石后蓦然出现了“恨天翁”公羊寿口中所说的“绿衣幽灵”及“白发鬼母”!
  “白发鬼母”挥袖发出三枝白骨制成的叉形小箭,“绿衣幽灵”则弹指发出一缕绿色淡烟!温冰功力再高,也闪避不开这种完全出于意外的蓦然袭击!
  “嘤咛”一声,娇躯立软,向幽谷之中,一坠十丈!
  独孤策带着一种愧悔心情,提气纵起,半空中双伸猿臂,接住温冰,来了个软玉温香抱满怀!
  “绿衣幽灵”与“白发鬼母”,怎肯被谷下的六名绝顶武林好手,追及包围?在出手袭击温冰之后,立即电疾腾身,消失于茫茫夜色以内!
  对方既走,当前急务,自然是察看温冰伤势!
  温冰伤势不轻,她一共中了两种当世武林中的最为恶毒暗器!
  一种是“七煞魔烟”,一种是“追魂白骨令”!
  “流云仙子”谢逸姿心中一动,向独孤策问道:“独孤表弟,你的那粒‘法华丹’呢?赶紧喂给温姑娘服下,并运用‘大悲禅功’,替她驱除四肢百穴之间的‘七煞魔烟’毒力!”
  独孤策一面如言施为,一面方闻知“白发鬼母”萧瑛,与温冰有杀母之仇,生平恶迹,并擢发难数!温冰艺成以后,由“恨天翁”公羊寿带她遍谒各派掌门,定下这条复仇歼恶妙计!
  因为“白发鬼母”萧瑛,浪迹天涯,行踪飘忽无定,性情又极狡猾,生平手段虽辣,但若无十成把握,决不出手!
  故而各派侠士,屡欲行诛,均未如愿!目前二位掌门之中,“竹枝帮”帮主凌霄,及“崆峒派”掌门黄叶道人,早岁均曾与“白发鬼母”萧瑛结有深仇!预料在这项消息,传遍江湖以后,萧瑛必来与温冰结纳,则身陷重困,插翅难飞。既可使温冰报却母仇,也可为武林除一巨害!
  谁知“白发鬼母”萧瑛竟约了一位比她更难缠的“绿衣幽灵”田翠翠同来,又恰被独孤策撞破机关,泄漏秘密,以致不但白费六位武林奇侠的百日苦心,并使温冰受到了严重伤害!
  独孤策越听越觉愧汗无地,但忽然想起一事,又复扬眉问道:“温姑娘既属正人,为何她挖取‘五尺金刚’卞广双目之举,又是那般残酷?”
  “流云仙子”谢逸姿笑道:“世间万事,皆有因果。‘五尺金刚’卞广,不仅是位伪善君子,与‘白发鬼母’萧瑛,‘绿衣幽灵’田翠翠等,暗通声气;昔日并对温冰之母,见死不救,温姑娘才会骤下辣手,挖他双目!”
  独孤策问知究竟,深觉自己愧对温冰,等她醒来之后,却以何言相对?
  “武当派”掌教清玄真人,见独孤策一面施展“大悲禅功”,为温冰疗伤祛毒,一面愧悔得俊脸通红,满头大汗,遂念了一声“无量佛”号,含笑相慰,说道:“独孤老弟不必难过,人世间一切吉凶祸福,皆是前定,我们这桩谋略,被你满怀好意地,无心揭破,显然只是‘白发鬼母’萧瑛的气运未终!”
  独孤策剑眉双挑,接口问道:“请教真人,‘白发鬼母’萧瑛的武功火候,到了甚么地步?”
  清玄真人目光一扫其余五位一派宗主,苦笑说道:“我们这些人中,倘若单打独斗?恐怕无人敢说有把握能制‘白发鬼母’死命!”
  独孤策目中神光一射,又复问道:“绿衣幽灵田翠翠呢?”
  “恨天翁”公羊寿应声笑道:“武功火候相若,但谈到机智诡谲方面,‘绿衣幽灵’田翠翠比‘白发鬼母’萧瑛,还强胜一筹!”
  说到此处,独孤策忽觉温冰娇躯,略微动了一下!
  遂伸手为她略诊脉息,向“流云仙子”谢逸姿,蹙眉苦笑,说道:“表姊,温姑娘所受的‘追魂白骨令’‘七煞魔烟’,侥幸已为小弟的‘法华丹’,及‘大悲禅功’治愈,再有一盏茶时,便将醒转,我把她交给你吧!”谢逸姿愕然问道:“独孤表弟,你要把温姑娘交给我则甚?”
  独孤策低头恧然答道:“小弟想在温姑娘苏醒之前,先行告退!”
  谢逸姿摇手笑道:“独孤表弟,你这就小家气了!温姑娘报复母仇之举,虽然被你破坏,但你完全出于无意,何况还用罕世灵药,独门禅功,救了她一条性命。等她醒来,由我们为你解释误会,或许可以化嫌修好的呢!”
  独孤策仿佛心意已定,仍然捧着温冰娇躯,递向“流云仙子”谢逸姿,满面尴尬神情,说道:“这桩误会,自然请表姊及诸位前辈,向温姑娘婉言解释,但小弟在未曾设法赎罪之前,委实无颜与温姑娘相见!”
  “恨天翁”公羊寿怪笑问道:“独孤老弟,你打算怎样赎罪?”
  独孤策轩眉答道:“仗三尺剑,踏万重山,独孤策不辞走遍四海八荒,也要寻得‘白发鬼母’萧瑛,下手生擒,交与温姑娘,报复杀母之恨!”
  “恨天翁”公羊寿听得怪笑连连地,抚掌赞道:“好方法,好志量,独孤老弟英雄肝胆,豪侠襟怀,我公羊寿异常佩服,并祝你早如心愿!”
  “流云仙子”谢逸姿,一面伸手接抱温冰,一面向独孤策含笑说道:“独孤表弟,‘白发鬼母’萧瑛的一身恶毒功力,委实绝高。你只要能探得她的确实踪迹下落,通知今日在场的任何一人,也就算是对温姑娘有了交待!大可不必逞强恃技,妄图生擒……”独孤策不等“流云仙子”谢逸姿说完,便即接口笑道:“小弟今日这场乱子,闯得不小,并极为咎心!故而深觉除了生擒‘白发鬼母’萧瑛以外,根本别无方法能向温姑娘致歉谢罪!”
  语言了处,向六位武林宗主,恭身长揖为礼,便自儒衫飘飘,施展绝世轻功,直上峭壁!
  “恨天翁”公羊寿目送独孤策背影,隐入藤蔓杂树之间,回头向“流云仙子”谢逸姿笑道:“谢仙子,你这位表弟的人品武功,可称双绝,竟然足与温姑娘颉颃,委实是武林中百年难见的清才秀质!”
  谢逸姿微笑说道:“我这独孤表弟的缘遇极佳,自幼便蒙早遁红尘,不问世事的空门怪侠‘大悲头陀’慈悲,遂成就了他不凡气质,及一身超群艺业!”
  少林派掌教方丈了尘大师听得大惊,说道:“大悲上人系一代空门怪杰,有通天彻地之能,独孤老弟竟能得他慈悲?真是福缘不浅!”
  说到此处,峭壁间人影忽现,独孤策竟又是丸跳星掷地,匆匆赶回!

相关热词搜索:碧玉青萍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险入魔谷 销魂荡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