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起死回生
 
2020-03-1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寒意料峭,月黑风高。
  浙东天台山麓的崎岖小径上,正星飞丸泻般的奔行着一老一少两个人影。
  直到那两条人影奔行的脚步缓下来后,才看清他们的衣着面貌。
  那年老的乱发披肩,胸前长髯,身着灰袍,腋下还夹着一个动也不动的女子。
  那年幼的只有七八岁,头挽双髻,蓝色衣裤,生得眉清目秀,—脸乖顺而又慧黠模样。
  只听那蓝衣童子叫道:“外公,我们一口气奔行了十几里路,您又带着娘,该休息休息了吧?”
  灰袍老人“嗯”了一声,轻轻把腋下的女子,放在路旁一块大青石上。
  这时,月儿已由云层中透出了亮光,照见那女子满身血污,但却掩不住她那曾使天下武林人人倾倒的绝世姿容。
  那女子静静的仰卧在青石上,依然动也不动。
  蓝衣童子双眸满噙泪水,情不自禁扑倒在那女子身旁,哀声凄厉的叫道:“娘!快醒醒,我是翎儿,娘!快睁开眼来看看我!”
  灰袍老人长长叹了口气,却并未说什么。
  忽见蓝衣童子回身抓住灰袍老人的衣襟道:“外公,娘怎么不说话呢?”
  灰袍老人复又叹息道:“傻孩子,你娘已死了,人死那有还会说话的?”
  翎儿不由捶胸顿足道:“不!娘没死。她是天下绿林盟主,她若死了,天下绿林又有谁来领导?”
  灰袍老人默然摇摇头道:“她为你养父胡柏龄报仇而死,你昨晚明明在场亲眼看到的,你养父胡柏龄,当年英雄盖世,还不是照样被人杀死?你娘一个女人,能死得这样壮烈,若她死后有知,也该瞑目九泉之下了!”
  翎儿圆睁着—对愤怒而又伤痛无比的大眼睛,自言自语道:“外公,将来翎儿长大后,也要替娘报仇!”
  灰袍老人惨然一笑道:“傻孩子,你娘这次为你义父胡柏龄报仇,已经酿成天下武林空前浩劫,多少武林当代高人,都惨死在昨晚一场激战厮杀之中,恩怨情仇,已经无法分清了!
  由于这场激战厮杀,已使黑白两道元气大伤,你还有什么仇可报,又要向谁报仇?”
  翎儿神色愈见悲戚,呆了呆道:“外公,你究竟要把我娘的遗体,带到什么地方呢?”
  灰袍老人仰望夜空,半晌才道:“外公住在长白山,当然是要把她带回长白山埋葬罗!”
  翎儿眨动一对大眼睛道:“长白山离这里有多远?”
  灰袍老人道:“远得很,有好几千里路。”
  翎儿吃惊的啊了声道:“外公怎能带着娘走这么远的路?”
  灰袍老人面色凝重道:“这是你娘临终前的遗言,要我独力把她的尸体带走,我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番嘱托,等离开天台山我们便雇一辆骡子赶路,到那时就用不着像现在这样吃力了。”
  翎儿揩了一下额角的汗水道:“外公,我口渴的很,什么地方有水?”
  灰袍老人向前一指道:“前面不远有条山涧,我带你去。”
  翎儿有些不死心,回头望望躺在大青石上的女子—眼道:“可是娘没有人看守!”
  灰袍老人略—犹豫道:“我们马上回来,这么短的时间,不会有人来的。”
  说罢,当先为翎儿带路,直向前面不远处的山涧奔去。
  这一老一少,果然很快便赶回来。
  翎儿走在前面,当他返回原处时,立时失声大叫道:“外公,娘不见了!”
  灰袍老人乍听似乎有些不信,直到他奔近前查看过以后,才愕然愣在当地。
  那放在大青石上的女子谷寒香,竟真的不见了。
  这样短暂的时间,竟然发生如此巨变,她究竟是被什么人带走了呢?……
  就在灰袍老人愕然不知所措之际。蓦地,一阵衣襟飘风之声,由远而近,接着大约十条左右人影,由来时的路上,飞快的奔了过来。
  霎时来到眼前。
  灰袍老人何等目力,不等对方近前,便已看出这伙人正是谷寒香昔日的心腹亲信,其中有男有女。
  为首的是曾做过副盟主的钟一豪,依次是余亦乐、麦小明、文天生以及江北四龙的出云龙姜宏、飞天龙何宗辉、多爪龙李杰和喷火龙刘震。
  另有两名风韵楚楚,姿色动人的女子,是一身白衣的苗素兰和紫衣紫裙的万映霞。
  灰袍老人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谷寒香的遗体是被他们搬走了。
  但他却不能就此罢休,因为谷寒香临终前,当众宣布要自己把她的遗体独力带走,再由翎儿亲手埋葬,他不能辜负她的临终遗言。
  还没有等他开口,便见钟一豪抱拳一礼道:“原来是庞老前辈在这里,庞老前辈一路带着谷盟主遗体,一定很辛苦了?”
  灰袍老人哼了一声道:“钟一豪,少来这一套,你们把谷寒香的遗体盗走,却反而装腔作势来问老夫,简直是猪八戒下山—一倒打一耙。”
  此语一出,钟一豪等八男二女,全都为之一怔。
  灰袍老人犹自余怒未息,喝道:“快快把谷寒香那丫头遗体交出来,否则,老夫豁上这条命不要,也要跟你们拼个你死我活!”
  钟一豪正要上前理论,却被余亦乐一把拉住道:“钟兄稍安勿躁,待兄弟和庞老前辈讲几句话。”
  灰袍老人道:“你有什么话讲?”
  余亦乐一向文士打扮,为人也斯文儒雅,深深施了一礼道:“庞老前辈请说实话,谷盟主的遗体当真不见了么?”
  余亦乐这两句话虽然问得不疾不徐,而且颇有礼貌,但听在灰袍老人耳朵里,却不啻火上加油,当下鬓发怒张,大吼道:“余亦乐,你还敢拿人开心!”
  余亦乐算是沉住了气,微微—笑道:“晚辈是正正经经向庞前辈问话,怎说是拿老人家开心?”
  灰袍老人怒不可遏道:“谷寒香的遗体刚才还在这里,明明是被你们盗走了!”
  余亦乐神色一怔道:“有这种事?谷盟主的遗体是怎么弄丢的?”
  灰袍老人道:”老夫若看到她是被你们盗走的,现在也就用不着多费口舌了?”
  余亦乐默了一默,不再理会灰袍老人,目光转注翎儿道:“翎儿,你和庞老前辈在一起,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翎儿这两三年来,一直和余亦乐等人生活在一起,当然是无话不谈,忙道:“余叔叔,外公说的不错,他带着我娘和我,由万花宫一口气跑到这里,因为要休息,就把娘放在那大青石上。”
  他说着,还特别抬手一指那块大青石。
  余亦乐眉头微皱道:“既然你们在这里休息,人怎会不见了呢?”
  翎儿道:“是我口渴,外公带着我到前面小溪找水,当我们回来时,娘就不见啦!”
  “你们离开这里有多长时间?”
  “只是不大一会工夫。”
  余亦乐回头望了望随来的众人一眼,默默不语。
  在同来的八男二女当中,麦小明年纪最小,性子也最暴,而且喜怒无常,一向除了谷寒香的话他不敢不听,可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在众人默默无语之下,他却冷哼一声,突然上前两步,喝道:“庞士冲,你少在这里故弄玄虚,现在若把谷盟主的遗体交出来便罢,不然的话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庞士冲怒极之下,反而拂髯一笑道:“小娃儿,可能谷寒香那丫头活着之时,把你惯坏了,今晚老夫倒很想趁这机会教训教训你!”
  在钟一豪等八男二女中,虽然钟一豪和余亦乐都是武功高不可测,独当一面的一时之雄,但纯以武功而论,却以麦小明为最高,他年少气盛,又天生好斗,闻言之下,立刻翻腕拔出长剑。
  还是余亦乐沉着冷静,一见不妙,连忙挡在麦小明身前道:“麦小兄弟,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可莽撞!”
  麦小明叱道:“什么没弄清楚,既然盟主的遗体方才还在这里,咱们为什么没看见,难道这么短的时间就会被人盗走不成?”
  说着拨开余亦乐,喝道:“庞士冲,小爷让你先出手。”
  庞士冲嘿嘿一笑道:“老夫早就听说你小子原是天台万花宫的人,先随万花宫主佟公常学过三招两式,后又改投到神杖翁邓秋门下。
  武林中讲究的一人不拜二师,你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可见必定是个杂种无疑,小子,用不着顾忌,尽管动手吧!”
  麦小明蓦地腾身而起,直向庞士冲掠去,人尚未到,剑尖已绽开两朵银芒,分刺庞士冲“将台”、“期门”两处大穴。
  动作快得有如电光石火,威势凌厉至极!
  庞士冲扎桩如山,脚下并未离开原地,宽大的袍袖一拂,呼的—掌,迎着刺来的剑势拍了出去。
  他含愤出手,这一掌威势有如排山倒海,浪击礁石,带动得地面飞沙走石,连远在两三丈外的钟一豪等人,都衣袂飘飘,站立不稳。
  须知庞士冲的武学造诣,在当今之世,已难得找出几人敢于与他抗衡,更何况麦小明昨晚早已力战而倦。
  他在庞士冲的掌风迎面撞击之下,不但刺出的剑势被迫荡偏,连疾扑向前的身躯,也被迫后倒退回来。
  好在是麦小明,落地之后,并无损伤,若换了一般武林人物,势必被掌力击成重伤。
  余亦乐忖度眼下情势,如果他们—伙人展开联手合攻,虽可胜得庞士冲,但却没有把握将对方制服。
  于是余亦乐再度拦向麦小明身前道:“庞老前辈,晚辈就算相信你方才说的话不假,但你总该对我们有个交代!”
  庞士冲双目眨动了一阵道:“老夫对你们还有什么可交代的?”
  庞士冲似乎已觉出谷寒香的遗体,并非被对方一伙人盗走,顿了顿道:“这是老夫自己的事,为什么要向你们交代?”
  余亦乐道;“老前辈话不能这么说,晚辈们都是谷盟主生前的忠心属下,若你能完成她的临终嘱托,把她带回长白山入土为安,我们感谢还来不及。
  但是偏偏你却把她的遗体丢失,这让我们这些谷盟主的生前属下,如何能不向你追究?”
  庞士冲被问得有些语塞,干咳了几声道:“如果这事当真不是你们暗中搞鬼,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展开搜索。”
  余亦乐道:“人已被盗,又到哪里搜索?”
  庞士冲道:“事情是刚才不久才发生的,那盗尸之人,必不可能走远,现在有各位帮忙,老夫相信必可找到。”
  忽听钟一豪道:“万—找不到谷盟主遗体,庞老前辈必须答应我们一件事!”
  庞士冲愣了楞问道:“什么事?”
  钟一豪道:“必须把翎儿小兄弟留下!”
  庞士冲冷然笑道:“岂有此理!翎儿是老夫的亲外孙,如今谷寒香既然已经不在,在这世上,唯有老夫是他的唯一亲人,当然要由老夫抚养。”
  钟一豪道:“老前辈此言差矣,翎儿小兄弟虽然是你的亲外孙,但谷盟主却并不是你的女儿,当年若不是谷盟主把他救起带回抚养,他那能活到今天?”
  庞士冲哼了一声道:“钟老弟这话固然不错,老夫就是为了谷寒香对翎儿有救命之恩,又有抚养之情,所以才一直对她暗中相助,但现在终究死了,这继续抚养翎儿的责任,除了老夫还有哪个?”
  钟一豪道:“庞老前辈的话固然不错,但晚辈们是谷盟主的旧部属,谷盟主死了,我们照样也有责任抚养她的遗孤!”
  庞士冲冷笑道:“有老夫在,还轮不到你们!”
  余亦乐见事情又要闹僵,很可能再度引起拚搏,只好排众而出,道:“庞老前辈,钟兄,两位用不着争吵,在下倒有个圆满解决的办法。”
  庞士冲不屑的道:“你有什么办法?”
  余亦乐道:“办法很简单,也十分公平,不妨让翎儿小兄弟自行决定他要归谁抚养。”
  此语一出,钟一豪等七男二女果然情绪都平静下来,所有目光不约而同齐齐集中在翎儿脸上。
  余亦乐这办法显然对他们有利,因为翎儿在四,五岁时,便由谷寒香救回扶养,把钟—豪等人早就视为亲人。
  而庞士冲是他的外公,却是昨夜才知道的事,何况他和庞士冲相处尚不足—天,根本不可能产生多大感情。
  庞士冲何等老辣,当然是明白这办法对自己大大的不利。
  但他若是立即反对,却又等于自行认输。无奈之下,只好转过头道:“翎儿,你今年已经七八岁了,总该有亲疏之分!”
  翎儿点点头道:“翎儿自然知道谁亲谁疏,娘在世的时候,以娘最亲。”
  他口中之娘,不消说是指他养母谷寒香。
  庞士冲顿了一顿道:“那么现在呢?”
  这是最大的关键时刻,在场所有的人都迫不及待的,凝神静听翎儿如何回答。
  翎儿睁着一对闪亮的大眼睛,视线先望向庞士冲,然后缓缓转到钟一豪、余亦乐、麦小明、文天生、苗素兰、江北四龙等八男二女脸上,但却久久不曾开口。
  庞士冲心下大急,不得不以充满感情的语气道:“翎儿,你既知亲疏之分,就该明白咱们中间有着血肉相连之情的,他们虽然也待你不错,却总是外人,更何况……”
  庞士冲顿了一顿,又道:“更何况他们从前所以待你很好,只是看在你养母谷寒香的份上。如今谷寒香已死,你如果跟了他们走,他们今后是否还像以前那般待你,那就很难说了!”
  钟一豪冷笑道:“庞老前辈,现在是翎儿小兄弟自己说心里话的时候,用不着你老人家施行攻心战术!”
  余亦乐也接口道:“钟兄说得对,若庞老前辈临时动之以情,那就不算翎儿小兄弟的自由决定了,而且更失公平。”
  果然,翎儿的视线依然盯在众人检上,却一直不肯开口。
  只听苗素兰道:“翎儿,快快说话,用不着害怕!”
  苗素兰这句话,照样也是在运用攻心战。
  因为,这几年来,翎儿的生活起居,多半是由她协助谷寒香照顾,翎儿对她,几乎也像对谷寒香一样。
  庞士冲担心翎儿被苗素兰打动,他在武林中,不论身份地位,都非比寻常,一旦翎儿开口不愿跟随自己,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必须认帐。
  为了不使翎儿做出决定,庞士冲立即高声说道:“既然翎儿不愿当着众人之面表明心意,那就用不着逼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找回谷寒香的尸体,若为翎儿的事耽误久了,反而因小失大,依老夫之意,还是马上展开搜寻的好。”
  钟—豪道:“就依老前辈的话,咱们马上展开搜索!”
  在万花宫地下的山腹密室中,墨玉蒲团上正坐着一位面色红润,五绺长髯的中年儒士。
  他就是已年届一百六十高龄的三妙老人。只是由外表看来,仍像一位中年模样的人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三妙老人才缓缓由墨玉蒲团上站了起来,走向另一间密室。
  在三妙老人打坐的石室中,四壁看不到有何洞门,但见他在石壁上轻轻敲了三下,石壁立刻无声无息的裂开一个洞门。
  三妙老人立即迈步而入。

相关热词搜索:妙绝天香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武争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