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事如春梦了无痕
 
2019-07-1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这是条精美的三桅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坚实而光润的木质给人一种安定迅速而华丽的感觉。
  阳光灿烂,海水湛蓝,海鸥轻巧的自船桅间滑过,远处的海岸已经只剩一片朦胧的灰影,船舱下不时传来娇美的笑声。
  这是他自己的世界,绝不会有他厌恶的访客。
  他已经回来了,正舒舒服服的躺在甲板上,喝着用海水镇过的冰冷的葡萄酒。
  只可惜这时候车马忽然停下,他的梦又醒了。

×      ×      ×

  楚留香叹了口气,懒洋洋的坐起来,车窗外仍是一片黑暗,距离天亮的时候还早得很。
  ——车马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停下?难道前面又出了什么事?
  楚留香已经发现有点不对了,就在这时,车厢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拉开。一条黑凛凛的大汉铁塔似站在车门外,赤膊、秃顶、左耳上挂着个闪亮的金环,身上的肌肉一块块凸起,黑铁般的胸膛上刺着条人立而起的灰熊,大汉的肌肉弹动,灰熊也仿佛在作势扑人。
  三更半夜,荒郊野地,骤然看到这么样一条凶神恶煞的大汉,实在很不好玩。
  楚留香又叹了口气:“老兄,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是我的胆子小一点,岂非要被你活活吓死?”
  大汉也不说话,只是用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瞪着他。
  楚留香只有再问他:“你是不是来找我的?”
  大汉点了点头,却还是一声不响。
  “你知道我是谁?来找我干什么?”楚留香又问:“你能不能开一开你的尊口说句话?”
  大汉忽然对他咧嘴一笑,终于把嘴张开了,露出了一嘴野兽般的森森白牙,就好像要把楚留香连皮带骨一口吞下去。
  楚留香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他的样子可怕而吓一跳。
  就算他真的要吃人,楚留香也不是这么容易就会被吃掉的人。
  楚留香之所以被他吓了一跳,只不过因为他忽然发现这条大汉的嘴里少了样东西,而且是样最不能少的东西。
  这条大汉的嘴里居然只有牙齿,没有舌头。
  他的舌头已经被人齐根割掉了。
  楚留香苦笑:“老兄,你既然不能说话,我又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你说怎么办?”
  大汉又咧开嘴笑了笑,看起来对楚留香好像没有恶意,而且好像还在尽量表现出很友善的样子,但却忽然伸出一双比熊掌还大的大手去抓楚留香。
  原来这条四肢发达的大汉头脑也不简单,居然还懂得使诈。
  可是楚留香当然不会被他抓住了,这一点小小的花样怎么能骗得过聪明绝顶的楚香帅?
  就算他的手再大十倍,也休想沾到楚留香一点边,就算有十双这么大的手来抓他,楚留香也依然可以从容游走,挥手而去。
  令人想不到的是,轻功天下无双的楚香帅,居然一下子就被他抓住了。
  这双手就好像是凶神的魔掌,随便什么人都能抓得住,一抓住就再也不会放松。

×      ×      ×

  密林里有个小湖,湖旁有个水阁,碧纱窗里居然还有灯光亮着,而且还有人。
  这个人居然就是楚留香。

×      ×      ×

  布置精雅的水阁里,每一样东西都是经过细心挑选的,窗外水声潺潺,从两盏粉红纱灯里照出来的灯光幽美而柔和。
  一张仿佛是来自波斯宫廷的小桌上,还摆着六碟精致的小菜和一壶酒。
  杯筷有两副,人却只有一个。
  楚留香正坐在一张和小桌有同样风味的椅子上,看着桌上的酒菜发怔。
  他一把就被那大汉抓住,只因为他看得出那大汉对他并没有恶意,抓的也不是他的要害。
  他当然也有把握随时能从那大汉的掌握中安然脱走。
  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他实在很想看看那大汉究竟要对他怎么样。
  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那大汉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把楚留香架在肩上,送到这里来,替楚留香扯直了衣服,拿了张椅子让楚留香坐下,又对楚留香咧嘴一笑,用最支吾的态度拍了拍楚留香的肩,然后就走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谁要他把楚留香送到这里来的?
  ——这地方的主人是谁?人在哪里?
  楚留香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碧纱窗外星光朦胧,他推开窗户,湖上水波粼粼,满天星光仿佛都已落入湖水中。
  天地间悄然无声,他身后却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足音。
  楚留香回过头,就看到了一弯足以让满天星光都失却颜色的新月。
  “是你?”楚留香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太惊讶:“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新月的眼波也如新月。
  “我常到这里来。”她幽幽的说:“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来。”
  她忽然笑了笑,笑容中带着种说不出的寂寞。
  “车子的轮轴常常都需要加一点油,人也一样,往往也需要一个人静下来想一想。”她说:“有时候,寂寞就像是加在车轴上的那种油,可以让人心转动起来轻快得多。”
  她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有点怪怪的,说出来的话也有点怪怪的,好像已经不是楚留香那天在箱子里看见的那女孩,和那个冷淡而华贵的玉剑公主更好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只可惜今天晚上你好像已经没法子一个人静下来了。”楚留香故意说:“因为我暂时还不想走。”
  “就算你要走,我也不会让你走。”新月说:“我好不容易才把你请来,怎么会让你走?”
  “是你请我来的?”楚留香苦笑:“用那种法子请客,我好像还没有听说过。”
  新月眨着眼笑了。
  “就因为你是个特别的人,所以我才会用那种特别的法子请你。”她说:“如果不是因为你又动了好奇心,谁能把你请来?”
  楚留香也笑了。
  “不管怎么样,能找到那么样一个人来替你请客,也算你真有本事。”楚留香说:“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还以为是看到了一条熊。”
  “他本来就叫做老熊。”
  “他的舌头是怎么回事?”楚留香忍不住问:“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把那么样一条大汉的舌头割下来?”
  “是他自己。”
  楚留香又怔住:“他自己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
  “因为他生怕自己会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
  新月淡淡的说:“你也应该知道,我这个人经常都有一些不能让别人知道的秘密。”
  楚留香又开始在摸鼻子:“今天你找我来,也是个秘密?”
  “是的。”
  新月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楚留香:“直到现在为止,除了我们自己之外,绝不会有别人知道你来过这里。”
  “以后呢?”
  “以后?”新月的声音也很奇怪:“以后恐怕就没有人知道了,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一定会把这件事忘记的。”
  说完了这句话,她又做了件更奇怪的事。
  她忽然拉开了衣带,让身上穿着的一件轻袍自肩头滑落,让柔和的灯光洒满她全身。
  于是楚留香又看到了她那一弯赤红的新月。

×      ×      ×

  新月落入怀中。
  她的胴体柔软光滑而温暖。
  “我只要你记住,”她在他耳边低语:“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在我心里,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要为我去找史天王,而且明明知道这一去很可能就永远回不来了。”她问楚留香:“这种事你以前会不会做?”
  “大概不会。”
  “像今天我做的这种事,我本来也不会做的。”她柔声说:“可是你既然能做,我为什么不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九章 暴雨中的杀机
下一篇:第十一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