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八章 迷失
 
2019-08-0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九月十三,正午。
  晴,多云。

×      ×      ×

  阳光还从山外照过来,照进窗户,照在常无意苍白冷酷的脸上。
  张聋子站在窗口发呆,小马和蓝兰坐在屋子里发呆。
  他们都在等,等老皮和珍珠姐妹的消息,这三个人却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常无意冷冷道:“我早就说过他根本不是人。”
  小马苦笑道:“但我却保证,珍珠姐妹绝不是被他拐走的。”
  常无意冷笑道:“不是?”
  小马道:“他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他站起来,又坐下,忽然问道:“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有双漂亮大腿的女孩子?”
  常无意当然记得。
  那么美的腿并不是时常都能看见的,只要是男人,想不看都很难。
  小马道:“你还记不记得她说的话?只要我们去找她,她随时都欢迎。”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腿正好是完全裸露着的,仿佛也在对他们表示欢迎。
  蓝兰叹了口气,道:“那女人实在是个魔女,我若是男人,说不定也会忍不住要去找她。”
  他们还记得老皮看着那双腿时眼睛里的表情,也记得另外一个女孩子对珍珠姐妹做的事。
  她们不喜欢用暴力,可是这种原始而邪恶的诱惑却还比暴力更可怕。
  小马也在叹息,道:“其实我早应该知道他们受不了这种诱惑的。”
  常无意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小马道:“什么事?”
  常无意道:“多了他们三个人并不算多,少了他们三个人也不算少。”
  小马道:“难道你准备就这样把他们抛下?”
  常无意道:“难道你还想去找他们?”
  小马道:“我想。”
  常无意道:“你还想不想过山?”
  小马闭上了嘴。
  忽然间,一个女孩子,吃吃地笑着,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她还很年轻,长得也很美,身上穿着件用麻袋改成的长袍,却已有一半被鲜血染红。
  可是她笑得仍然很开心,一点都看不出受了伤的样子。
  她开心地笑着,向每个人打招呼,就好像跟他们是老朋友一样打招呼,看来对任何人都没有恶意。
  小马心里在叹息。
  他看得出她也是一匹狼,一匹已完全迷失了自己的嬉狼。
  她的瞳孔扩散,眼睛里充满了一种无知的迷惘,忽然走过去,一屁股坐在小马身上,轻抚着小马的脸,梦呓般低语。
  “你长得真好看,我喜欢好看的男人,我喜欢……我喜欢。”
  小马没有推开她。
  一个人能够有勇气说出自己心里喜欢的事,绝不是罪恶。
  他忍不住问:“你受了伤?”
  她衣襟上的血还没有干,却不停地摇头,道:“我没有,我没有。”
  小马道:“这血是哪里来的?”
  她痴笑着,道:“这不是血,是我的奶,我要给我的宝贝吃奶。”
  染着红的衣襟忽然被掀开,露出了鲜血淋漓的胸膛。
  她纤巧坚挺的乳房竟已只剩下一半。
  小马的手冰冷。
  她还在吃吃地笑。
  这种痛苦本不是任何人都能忍受的,她却好像完全感觉不到。
  “你猜我的另一半到哪里去了?”
  小马猜不出,也不愿猜。
  “到法师肚子里去了,”她笑得又甜又开心:“他是我的宝贝,他喜欢吃我的奶,我也喜欢给他吃。”
  小马冰冷的手紧接着自己的胃,几乎忍不住要呕吐。
  ——狼山上还有个头目叫法师,他是个和尚,从来不吃肉,猪肉、牛肉、鸡肉、羊肉、狗肉,他都不吃。
  ——他只吃人肉。
  蓝兰已经开始在呕吐。
  剩下的一半乳房还是坚挺着的,她忽然送到小马面前。
  “我也喜欢你,你也是我的宝贝,我也要给你吃我的奶。”
  小马叹了口气,突然挥拳打在她下颚间。
  她立刻晕了过去。
  小马看着她倒下,苦笑道:“我本来不该这么对你的,可是我想不出别的法子。”
  要解除她的痛苦,这的确是种最直接、最有效的法子。
  郝生意终于也出现了,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少女,摇头叹息,喃喃道:“好好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偏偏要吃草?”
  小马道:“她吃草?”
  郝生意道:“吃得很多。”
  小马更奇怪:“吃什么的人我都见过,可是吃草的人……”
  郝生意道:“她吃的不是普通的那种草。”
  小马道:“是哪种?”
  郝生意道:“是那种要命的毒药。”
  他叹息着解释:“这里的山阴后长着种麻草,不管谁吃了后,都会变得疯疯颠颠、痴痴迷迷的,就好像……”
  小马道:“就好像喝醉酒一样?”
  郝生意道:“比喝醉酒还可怕十倍。一个人酒醉时心里总算还有三分清醒,吃了这种麻草后,就变得什么事都不知道,什么事都会做得出了。”
  小马道:“吃这种草也有瘾?”
  郝生意点点头,道:“据说他们那些人一天不吃都不行。”
  小马道:“他们那些人是些什么人?”
  郝生意道:“是群总觉得什么事都不对劲,什么人都看不顺眼的大孩子。”
  ——他们吃这种草,就是要为了麻醉自己,逃避现实。
  小马了解他们,他自己心里也曾有过这种无法宣泄的梦幻和苦闷。
  一种完全属于年轻人的梦幻和苦闷。
  可是他没有逃避。
  因为他知道逃避绝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法子,只有辛勤的工作和不断的奋斗,才能真正将这些梦幻苦闷忘记。
  他俯下身,轻轻掩起了这少女的衣襟。
  想到那个吃人肉的法师,想到这个人的可恶与可恨,他的手又冰冷。
  他忽然问:“你见过法师?”
  郝生意道:“嗯。”
  小马道:“什么人的肉他都吃?”
  郝生意道:“如果他有儿子,说不定也已被他吃下去。”
  小马恨恨道:“这种人居然还能活在现在,倒是怪事。”
  郝生意道:“不奇怪。”
  小马冷笑道:“你若有个儿子女儿被他吃了下去,你就会奇怪他为什么还不死了。”
  郝生意道:“就算我有个儿女被他吃了下去,我也只有走远些看着。”
  他苦笑,又道:“因为我不想被他们吃下去。”
  小马没有再问,因为这时门外已有个人慢慢地走了进来。
  一个态度很严肃的老人,戴着顶圆盆般的斗笠,一身漆黑的宽袍长垂及地,雪白的胡子使得他看来更受人尊敬。
  郝生意早已迎上去,恭恭敬敬替他拉开了凳子,陪笑道:“请坐。”
  老人道:“谢谢你。”
  郝生意道:“你老人家今天还是喝茶?”
  老人道:“是的。”
  他的声音缓慢而平和,举动严肃而拘谨,无论谁看见这样的人,心里都免不了会生出尊敬之意,就连小马都不例外。
  他实在想不到狼山上居然也会有这种值得尊敬的长者。
  他只希望这老人不要注意到地上的女孩子,免得难受伤心。
  老人没有注意。
  他端端正正地坐着,目不斜视,根本没有看过任何人。
  郝生意道:“今天你老人家是喝香片,还是喝龙井?”
  老人道:“随便什么都行,只要浓点,今天我吃得太多太腻。”
  他慢慢接着道:“看见年轻的女孩子,我总难免会多吃一点儿的,小姑娘的肉不但好吃,而且滋补得很。”
  小马的脸色变了,冰冷的手已握紧。
  老人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态度还是那么严肃而拘谨,用一只手慢慢地解开了系在下颚的丝带,脱下了那顶圆盆般的斗笠,露出了一颗受过戒的光头,看来又像是修为功深的高僧。
  小马忽然走过去,拉开他对面的凳子坐下,道:“你不喝酒?”
  老人摇头。
  小马道:“据说吃过人肉后,一定要喝点儿酒,否则肚子会疼的。”
  老人道:“我的肚子从来不疼。”
  小马冷冷道:“现在说不定很快就会疼了。”
  老人终于抬头望了他一眼,慢慢地摇了摇了头,道:“可惜,可惜。”
  小马道:“可惜什么?”
  老人道:“可惜我今天吃得太饱。”
  小马道:“否则你是不是还想尝尝我的肉?”
  老人道:“我用不着尝,我看得出。”
  他慢慢地道:“人肉还分几等,你的肉是上等肉。”
  小马笑了,大笑。
  郝生意正端着茶走过来,满满一大壶滚滚的浓茶,壶嘴里冒着热气。
  小马忽然问他:“这地方是不是真的从来没有人打过架?”
  郝生意立刻点头,道:“从来没有。”
  小马道:“很好。”
  两个字说出口,他已一脚踢飞了桌子,挥拳痛击法师的鼻子。
  法师冷笑,枯瘦的手掌轻挥,本来就是像纸带般卷着的指甲,忽然刀锋般弹起,急刺小马的脉门。
  想不到小马的另一拳已打在他的肚子上。
  这并不是什么奇妙的招式,只不过小马的拳头实在太快。
  “卜”的一声响,拳头打在肚子上,就好像打鼓一样。
  接着又是“卜”的一声响,法师坐着的凳子忽然碎裂。
  他的人却还是凌空坐着,居然连动都没有动,小马的拳头竟好像并不是打在他肚子上,而是打在凳子上一样。
  常无意皱了皱眉。
  他看得出这正是借力打力、以力化力的绝顶内功,能将功夫练到这一步的人并不多。
  小马却好像完全不懂,对着法师道:“现在你的肚子疼不疼?”
  法师冷冷道:“我的肚子从来不疼。”
  小马道:“很好。”
  两个字说出口,他的拳头又飞了出去,打的还是鼻子。
  这次法师出的手也不慢,刀锋般的指甲急刺他的咽喉。
  这一着以攻为守,攻的正是对方的必救之处——必救之处的意思,就是不救便死。
  小马却偏偏不救。
  他根本连理都不理,拳头还是照样打出去——还是另一只拳头,还是打在肚子上。
  法师的指甲眼看已将洞穿他的咽喉,只可惜慢了一点儿。
  只慢了一点点儿。
  小马的拳头实在太快,胆子也实在太大。
  他要打这个人的肚子,就非打不可,死活他根本不在乎。
  法师居然还没有动,脸色却已有些发白,刀锋般的指甲又纸带般卷了起来。
  他的内力已被打散。
  小马道:“现在你的肚子疼不疼?”
  法师摇头。
  小马冷笑道:“肚子不疼,怎么连话都说不出?”
  法师深深吸了口气,身子忽然跃起,反手猛切小马左颈,双腿也踢向小马下腹。
  他的出手毒而怪异,一动起来,整个人都在动,甚至连黑色的长袍都在动,就像是个吃人的妖魔。
  只可惜小马的拳头又已经开始打在他的肚子上。
  这一拳他已受不了,“砰”的撞上墙壁,再跌下。
  小马冲过去,拳头如雨点,打他的鼻子,打他的肚子,打他的软肋和腰。
  他不停地打,法师不停地呕吐,连鲜血、苦水、胆汁都一起吐了出来。
  他整个人都被打软了,只能像狗般爬在地上挨揍。
  小马总算住了手。
  因为他已经被蓝兰用力抱住。
  法师已经不能动,郝生意的脸色也发了白,喃喃道:“好快的拳头,好快的拳头。”
  小马道:“以后你可以告诉别人,这里总算有人打过架了。”
  郝生意叹了口气道:“这里本是你们唯一可以太太平平睡一觉的地方,你为什么一定要坏了这里的规矩?”
  小马道:“因为这只不过是你们的规矩,不是我的。”
  郝生意苦笑道:“你也有规矩?”
  小马道:“有。”
  郝生意道:“什么规矩?”
  小马道:“该揍的人我就要揍,就算有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非揍他一顿不可。”
  他冷冷的接着道:“这就是我的规矩,一定比你的规矩好。”
  郝生意道:“哪一点比我好?”
  小马扬起他的拳头,道:“只要有这一点,就已足够了。”

×      ×      ×

  郝生意不能不承认,任何人都不能不承认,世上的规矩,本来就至少有一半是用拳头打出来的。
  我的拳头比你硬,我的规矩就比你好。
  小马瞪着郝生意,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郝生意只有听。
  小马道:“破坏规矩的是我,跟别人没有关系,所以他们在这里歇息的时候,若是有人来找他们麻烦,我就来找你。”
  他板着脸,慢慢地接着道:“这一点你最好不要忘记。”
  他知道郝生意一定不会忘记的,他的拳头就是保证。
  蓝兰忍不住问道:“我们在这里歇着,你呢?”
  小马道:“老皮是我的朋友,珍珠姐妹对我也不错。”
  蓝兰道:“你还是想去找他们?”
  小马看着地上的女孩,道:“我不想让他们留在那里吃草。”
  蓝兰道:“可是我们也需要你。”
  小马道:“现在最需要别人帮助的绝不是你们,至少你们在这里还很太平,何况现在本来就是大家都应该睡一觉的时候。”
  蓝兰道:“你可以不睡?”
  小马道:“我可以。”
  他不让蓝兰开口,很快的接着又道:“有朋友要往火坑里跳的时候,只要能拉他一把,不管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蓝兰道:“这也是你的规矩?”
  小马道:“是。”
  蓝兰道:“就算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你也绝不会破坏你的规矩?”
  小马道:“是的。”

×      ×      ×

  郝生意忽然又出现了,将手里的一壶酒摆在小马面前,道:“喝完这壶酒再走还来得及。”
  小马笑了,道:“你是不是还想做我最后一笔生意?”
  郝生意道:“这是免费的。”
  小马道:“你也有请客的时候?”
  郝生意道:“我只请你这种人。”
  小马道:“我是哪种人?”
  郝生意道:“有规矩的人,有你自己的规矩。”
  他替小马斟满一杯:“这种人近来已不多了,所以我也不必担心会时常破费。”
  小马大笑,举杯饮尽,道:“可惜你今天至少还得破费一次。”
  郝生意道:“哦?”
  小马道:“日落时我一定会回来,就算爬,也要爬回来。”
  蓝兰咬着嘴唇,悠悠的问:“回来喝他免费的酒?”
  小马凝视着她,道:“回来做我已答应过你的事。”
  常无意忽然冷冷道:“你若是死了呢?”
  小马道:“死了更好。”
  蓝兰道:“更好?”
  小马道:“再凶的狼也比不上厉鬼。我活着时是个凶人,死了以后一定是个厉鬼。”
  他微笑着,又道:“如果有个厉鬼保护你们过山,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蓝兰也想笑,却笑不出。
  她也替小马斟满了一杯,道:“你有把握在日落前找到嬉狼的狼窝?”
  小马道:“本来没把握,可是现在我已有了带路的人。”
  蓝兰看看地上的女孩,道:“她能找到她自己的窝?”
  小马道:“我有把握能让她清醒。”
  蓝兰叹了口气,道:“她伤得不轻,清醒后一定会很痛苦。”
  小马道:“但是痛苦也能使人保持清醒。”

×      ×      ×

  痛苦也能使人清醒。
  人活着,就有痛苦,那本是谁都无法避免的事。
  你若能记住这句话,你一定会活得更坚强些,更愉快些。
  因为你渐渐就会发觉,只有一个能在清醒中忍受痛苦的人,他的生命才有意义,他的人格才值得尊敬。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七章 疑云
下一篇:第九章 太阳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