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孔雀翎 正文

第五章 故人情重
 
2019-07-2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夜色凄迷。
  冷雾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升起的,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雾里。
  一个阴沉沉的人,一张阴沉沉的脸,眼睛却锐利得好像专吃死尸的兀鹰。
  高立一开门,就看见了他。
  他几乎和两年前完全没有改变。
  高立从未想到他居然会真的站在门外等着,就好像是一个专诚来拜访的朋友,等着主人来开门一样。
  可是他眼睛看着高立时,却像是兀鹰在看着一具死尸。
  高立道:“你来了。”
  麻锋道:“不错,我来了,我迟早总要来的,无论谁在我肚子上刺了一剑后,都休想还能太太平平地活下去。”
  高立冷冷道:“你还能活到现在,总算已不容易。”
  麻锋道:“的确不容易,你永远想不到我这条命是花了多少代价才换回来的,所以我们现在更不能死,也绝不会死。”
  他的瞳孔在收缩,眼睛充满了怨毒,忽又问道:“小武呢?”
  高立道:“你想找他?”
  麻锋道:“很想。”
  高立嘴角似也露出一丝奇特的笑意,淡淡道:“只可惜你已永远找不到他了。”
  麻锋道:“为什么?”
  高立道:“你想不出是为了什么?”
  麻锋动容道:“难道他已死了?”
  高立冷笑道:“他若不死,现在怎么还会放过你。”
  麻锋的脸突然扭曲,就好像又被人在肚子上刺了一剑。
  高立道:“他虽然死了,但我却没有死。”
  麻锋长长吐出口气,道:“不错,你没有死,幸好你还没有死,这两年来,我日日夜夜都在求老天保佑你们活得长些。”
  他每个字里都充满了恶毒的怨恨,令人不寒而栗。
  高立发觉自己的掌心在流汗,所以立刻大声道:“你本该求我快死的,因为我若不死,你就得死,现在你已非死不可。”
  麻锋冷笑。
  高立也在冷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做错一件事,就已非死不可,你却已做错了三件事。”
  麻锋淡淡道:“我在听着。”
  高立道:“第一,你不该一个人来的,第二,你本该用双双要挟我,现在却已错过机会;第三,你更不该这样子来敲我的门。”
  麻锋点点头,道:“有道理。”
  高立道:“你本来也许有机会暗算我的……”
  麻锋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我根本不必暗算你,也不必用你那宝贝老婆要挟你,因为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高立大笑。
  麻锋道:“这两年来,我每天都苦练六个时辰,你呢?”
  高立的笑突然停顿。
  麻锋冷冷地看着他,道:“你现在还活着,只因为我现在还不想杀你。”
  高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他忽然觉得很不舒服,麻锋的态度越镇定,他越不舒服。
  麻锋逼人的目光已离开了他,正在仰视着凄迷黑暗的夜空,过了很久,才慢慢的接着道:“你还有七天可活。”
  他声音中带着奇异而可怕的自信,就像是法官在对犯人下判决。
  高立又笑了,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使自己笑出声来。
  麻锋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悠然道:“再过七天,就是月圆了,我杀人通常都喜欢等到月圆的时候。”
  高立冷笑道:“你也许等不了那么久。”
  麻锋淡淡道:“也许,但我想你也不必急着要死,你一定还有很多后事要料理,你老婆也一定不愿意你现在就死。”
  最后这句话就像是一根针,一下子就刺入高立胃里。
  他只觉自己的胃在收缩,似已将呕吐。
  麻锋道:“我可以留在这里等七天,这地方至少还很干净。”
  高立道:“你说什么?”
  麻锋道:“我说的是无论如何,能再活七天总是好的。”
  高立看着他。
  其实他根本没有笑,但脸上却总是带着种阴险、恶毒,却又充满自信的笑意。
  也正是这种奇异的自信,使他整个人变得更危险可怕。
  麻锋缓缓道:“七天,整整七天七夜,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你若安排得很好,那么就算你死了,你老婆还是可以活下去。”
  高立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枪。
  枪上的灰尘已拭净,但却连那闪动的光芒看来都是虚弱的。
  他抬起头,冷汗立刻沿着面颊流下。
  他的声音干涩而嘶哑,终于忍不住道:“你能等七天,我为什么不能?”
  麻锋笑了。
  这次他真的笑了,微笑着道:“很好,我明天早上再来,早上我喜欢吃面。”
  他不让高立再说话,忽然转身,一霎眼就消失在冷雾里。
  高立也没有再看他,刚转过身,已忍不住弯下腰来呕吐。

×      ×      ×

  他不停地呕吐,连胆汁都似已吐出。
  然后他就感到有一双冰凉但却温柔的小手,捧住了他的脸。
  脸也是湿的,却不知是泪,还是冷汗?
  又过了很久,双双才柔声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做错了。”
  高立摇摇头。
  他没有错,七天的确已不算短,已长得足够发生很多事。
  他必须忍耐。
  他本有很多优越的条件可以击败别人,但现在却已只剩下忍耐。
  双双也没有再问。
  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她就可以接受。
  她轻轻道:“现在你一定要去睡了,明天早上我们吃面。”

×      ×      ×

  大卤面。
  面已凉了。
  高立凝视着桌上的面,脸上连一丁点表情都没有。
  然后他就看到麻锋施施然走进来。
  双双道:“是麻大爷?”
  麻锋道:“是我。”
  双双道:“面凉了,要不要去热热?”
  麻锋道:“不必。”
  双双道:“面若不够咸,这里还有作料。”
  她的语声温柔而亲切,就像是个殷勤的妻子,正在招待着她丈夫的朋友。
  麻锋看着她,看了很久,忽然叹了口气,道:“幸好我要杀的不是你,你实在比你丈夫要镇定得多。”
  双双笑了笑,淡淡道:“你看我这样的女人,会不会在面里下毒呢?”
  麻锋刚拿起筷子,又放下。
  他兀鹰般的眼睛又瞪了她很久,才沉声道:“你不会。”
  双双点点头,道:“我当然不会。”
  麻锋什么话都不再说,忽然站了起来,走入厨房。
  双双微笑道:“你到厨房去干什么?”
  麻锋头也不回,冷冷道:“我杀人喜欢自己杀,吃面也喜欢自己煮。”

×      ×      ×

  客房里传出一阵阵鼾声,麻锋竟似已睡着。
  高立睡不着。
  他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因为他心里很矛盾,想去做一件事,又不知是不是应该去做。
  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自己竟已全无信心。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
  麻锋这么样做,也许正为的要彻底摧毁他的信心。
  双双柔声道:“你在想什么?”
  高立道:“没什么。”
  双双道:“我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高立道:“哦?”
  双双道:“他要等七天,也许只不过是因为他比你更没有把握。”
  高立道:“也许。”
  他承认只因他不愿辩驳。
  现在麻锋一定比他坚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的负担多么沉重。
  高手相争,死的那一个人通常总是不想死的那一个。
  双双道:“我知道他住到这里来,为的只不过是想折磨你,但我也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
  高立勉强笑了笑,道:“你刚才的确替我出了一口气。”
  双双道:“现在无论我怎么样对他,他都绝不会报复的,因为……”
  她声音似也有些变了,喘了一口大气,才接着道:“因为你若没有我,就根本不会怕他,是不是?”
  高立凝视着她,忽然一把握住她的肩,颤声道:“你……你在想什么?”
  他问这句话,只因他自己忽然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双双笑了笑,笑得仿佛很凄凉,垂下头道:“我什么都没有想。”
  高立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他声音渐渐急促,接着道:“你若以为你死了后,我可以放开手对付他,就可以杀了他,你就完全错了,而且错得可怕。”
  双双道:“我……”
  高立打断了她的话,道:“你若死了,我一定也不想再活下去。我发誓,只要你一死,我立刻陪你死。”
  双双咬着嘴唇,忽然扑到他怀里,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毕竟是个人,是个女人。
  她表面看来虽然坚强,但她自己却知道自己心里多么悲伤,多么恐惧。
  她本已打算为他死的。
  她希望他能将悲愤化做力量。
  到现在她还没有这么样做,只因为她实在太爱他,实在不忍离开他。
  没有人能了解他们的感情是多么深厚。
  高立轻抚着她的秀发,喃喃道:“为了我,你一定要活下去,为了你,
  我一定要活下去……我们一定有法子活下去的。”
  他声音说得很轻,因为这些话他本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双双的哭声忽然停止,她已猜出他在想的是什么。
  然后她就抬起头,附在他耳畔,轻轻说了三个字:“你去吧。”
  高立握紧了她的手,一个字都没有再说。
  现在无论多么可怕的痛苦和折磨,他们已都可忍受,共同忍受。
  因为他们心里已有了希望。
  一个美丽的希望。

相关热词搜索:孔雀翎

上一篇:第四章 命运
下一篇:第六章 不是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