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铁剑红颜》

第二章 杀独眼媪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一

  秦斩是唐千里的弟子。
  现在,唐千里已经死了,他的弟子却要找回师父生前所用的铁剑。
  那是为了什么?
  秦斩没有说。
  铁凤师也没有说,他们彼此之间仿佛早已有了协定,暂时不把这秘密吐露出来,舒铁戈并不是个笨人,也不是个凡事都非要问到底的“烦人”,既然人家有难言之隐,他也就不再追问下去。
  他不问,濮阳胜却走了过来,对铁凤师说:“刚才这位秦斩帮主,说你那十万两银子,是不义之财,这是不是真的?”
  铁凤师淡淡的一笑,道:“既不真,也不假。”
  濮阳胜大奇。
  “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又怎会变成既不真,也不假?”
  铁凤师道:“因为这必须要视乎阁下对‘赢钱’这一回事的看法如何而定。”
  濮阳胜目光一亮:“这十万两,你是赢回来的?”
  铁凤师微微一笑,道:“不错。”
  濮阳胜道:“赌博赌博,这是要用本钱才能博取回来的,而且也不一定赢,这又怎么能算不义之财?”
  秦斩冷冷一笑:“赌之祸,自古有之,于今为烈,凡是赌,就是不义之事,凡是赢回来的钱,就是不义之财!”
  铁凤师悠悠一笑,对濮阳胜道:“你说,这是不是见仁见智又真又假的事?”
  濮阳胜哈哈一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忽然间他脸色一变。
  “玉仔呢?玉仔在哪里?”
  此时此地,可说是高手如云,就算是一只蚊子也不容易闯进来。
  但濮阳王却忽然不见了,就像是一个忽然在水面消失掉的泡沫。
  濮阳胜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若是在平时,他绝不会这样紧张,就算“玉仔”三五天不回来,他也不会很担心。
  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弟弟武功极高,又有谁能把他怎样?
  但现在的情况可不同。
  濮阳玉杀了卫宝官,神血盟的人都在找他领功取赏,他忽然不见了,说不定就是给神血盟的高手抓了回去。
  这可乖乖不得了。
  濮阳胜东钻西钻,连茅坑都找了两三天,还是找不见“玉仔”。
  最后,他在一株已干枯了的大树上,发现了一个人。
  一个活人。
  凡是还有气息的,都是活人,这一点,绝无异议。
  但这个活人,其实已最少“死了一大半”。
  因为他在流血。
  流血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
  但流血大多,而且受伤的地方又在要害,那就很可怕了。
  濮阳胜大吃一惊,大叫道:“死未!死未!”
  这位总镖头他并不是在咒骂这人“死未?”
  他叫“死未”,也不是因为树上的人就是死未道人,而是因为死未道人距离他最近,大概只有五六丈左右。
  死未道人闻言,立刻飞奔过来。
  “什么事?”
  “你瞧!”濮阳胜伸手向树上一指:“死未?”
  死未道人一看那人,不禁连脸都变白了。
  “单眼婆!单眼婆!你怎么啦!”他身形一跃,从树上把那人救了下来。
  那赫然竟是“一目了然”胡小翠!
  这时候,无情刀秦斩,辣手大侠铁凤师等人,也闻声飞掠而来。
  胡小翠已气若游丝。
  “是谁干的?是谁干的?”贵妃急忙扶着她,一面封住了她几个穴道,不让她继续大量流血。
  胡小翠瞪着眼睛,叫道:“是……是司马……司马纵横……”
  “什么?”老赌精大喝一声:“是猎刀小子司马纵横?”
  她已咽气。
  死未道人大怒:“烂赌老坑,你这么大声喝什么鸟?小翠已就去就去,你一喝,他岂不是要去早一点?”
  老赌精一怔,似欲发作,但一看已然僵硬的胡小翠,怒火爆不出来,却忽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小翠!小翠!”他捶胸顿足,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死未道人本来还有一大堆骂人的说话,但见老赌精哭得死去活来,就再也骂不出口。
  老赌精还在大哭。
  死未道人叹了一口气,上前劝道:“算了,刚才是贫道不对,贫道该死!贫道该死!单眼婆之死,绝对不关你的事,绝对……”
  “单你老母!”老赌精怒叫起来:“小翠就是小翠什么又单又双,人都死了。你还记挂着赌骰子!”
  死未道人只好说:“对!对!”
  老赌精紧握双拳,怒道:“司马纵横,老夫不宰了你,就不是老赌精!”
  欧阳阔眉头一皱:“若说胡小翠是司马纵横所杀,欧阳某可不大相信。”。
  老赌精道:“你是聋子?难道你役听见小翠临死前说什么?”
  欧阳阔道:“但司马纵横是侠义中人,怎会无缘无故杀了胡婆子?”
  “侠义个屁!”老赌精冷冷一笑:“这种小子,血气方刚,目空一切,自以为是,自恃有一柄锋利无匹的猎刀,就说什么纵横天下所向无敌,简直是混帐之又混帐!”
  秦斩盯着他。
  “你见过司马纵横?”
  “没有。”
  “既然没有见过他,又怎知道得这样详细?”
  老赌精一呆。
  过了半晌,他才说:“他是杀人凶手,而且杀的又是胡小翠,胡小翠是好人,杀好人的当然就是江湖败类!”秦斩冷冷道:“你说完了没有?”
  老赌精叹了一口气,终于说:“说完了。”
  秦斩目光一转,盯着铁凤师。
  “铁大侠,你是司马纵横的老朋友,这件事你怎样看法?”
  铁凤师道:“我没有什么看法,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
  秦斩道:“你相信司马纵横会杀胡婆子吗?”
  铁凤师淡淡道:“江湖上的事,谁能知道得一清二楚?就算司马纵横真的杀了胡婆子,也不是全然不可能的事。”
  秦斩一怔:“你好像是一点也不偏帮司马纵横?”
  铁凤师道:“是黑就是黑,是白就是白,我为什么偏帮他?但有一点我是绝对相信的。”
  秦斩道:“那是什么?”
  铁凤师道:“就算司马纵横真的杀了胡婆子,他都一定有极充分的理由,而绝不会是为了个人的利益。”
  老赌精忍不住又骂了起来:“说来说去,还是一丘之貉!。”
  秦斩喝道:“够了!你少开口!”
  老赌精“哼”的一声,又闭上了嘴。
  “死未道人叹了口气:“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唉……”
  这个时候,濮阳胜又在到处寻找濮阳玉。
  足足找了半个时辰,濮阳玉还是踪迹杳然。
  濮阳胜苦着脸,坐在路旁。
  忽然间,他看见了一个杏袍人。
  这杏袍人很年青,年青而英俊。
  但濮阳胜的目光却落在这人腰间的佩刀上。
  “猎刀?”他忽然失声叫了起来。
  “猎刀?”
  “是的。”
  “你就是司马纵横?”
  “是的。”
  “你杀了胡小翠?”
  “是的。”
  “难道你除了说‘是的’这两个字,就不会说其他说话了?”
  “不是。”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要带你走。”
  “我为什么要走?”濮阳胜陡地站了起来:“我不走,在没有找到玉仔之前,绝不走!”
  司马纵横叹了口气:“你不会再找到他了。”
  濮阳胜脸色大变:“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你已杀了他?”
  司马纵横摇摇头:“我没有杀他,也没有人能杀得了他。”
  濮阳胜一怔:“为什么?”
  司马纵横回答道:“因为他的本领很大。”
  “大到什么地步?”
  “难以形容。”
  “但你可知道,神血盟无数高手在追杀他?”
  “知道,但他们都不配杀他。”
  “连悲大师都不配?”
  “悲大师也许是个很可怕的的人,但跟令弟一比,就变得比蚂蚁还小了。”
  濮阳胜笑了,笑得很古怪。
  “朋友,你要寻开心,也该去找那些开心的人。”
  司马纵横淡淡的道:“我知道你一定会不相信,但这是事实。”
  濮阳胜忽然脸色一沉:“你说够了没有?”
  “够了,你现在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否则必死!”
  “混——”
  但下面那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司马纵横已点了他身上五个穴道。

  二

  濮阳玉不见了。
  濮阳胜也不见了。
  在这个原本很太平的地方上,忽然留下了一大堆令人无法想像的哑谜。
  是谁杀了胡小翠?目的是什么?
  濮阳胜,濮阳玉神秘失踪,却又是何故?
  神血盟既已派来了妖王,必有强援在后,他们又会怎样对付七星帮?
  黎明。
  一辆马车辗过干燥的黄沙,在镇英镖局大门外上下来。
  赶车的是个大块头,就算用“一座山”这种字眼来形容他,也绝不为过。
  马车甫停下,大块头就从车子里提起一个酒罐,用力向大门抛过去。
  “波!”
  一声巨响,酒罐四分五裂。
  酒很香。
  酒香不吓人,但这一下巨响却把镖局里的人吓了一跳。
  立刻就有七八个镖师,趟子手冲了出来。”
  其中一个叫周冬勇的镖师怒道:“是谁在发酒疯?”
  大块头冷冷一笑:“你是谁?”
  “周镖师!”
  “叫你们的总镖头出来!”
  “他不在!”
  “他妈的,你骗谁?”大块头跳下马车,跟若铜铃:“还有濮阳玉,这小子躲在哪里?”
  周冬勇脸色一变:“你太放肆了,报上名来,让老子给你一个痛快!”
  大块头冷冷道:“俺叫百里追!”
  “百里追?”周冬勇哈哈一笑:“你就是号称‘闪电大盗’的百里追?”
  “不错!”
  “看你这副身材,恐怕连走路都很困难,又怎会有一身高明轻功?”周冬勇大笑道:“要冒充也该冒充别人,例如孙吾空的师弟猪八戒……”
  哪知他还没有说完,百里追已在他眼前离奇地消失。
  周冬勇一愣,正待叱叫,忽然脸上已火辣辣的吃了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是从他右方掴过来的。
  他向右望去,没有人。
  但忽然间,在他左方却有人冷笑。
  那是大块头。
  他的人已在周冬勇左方十五丈之外。
  “还要不要再试一次广大块头冷冷一笑。
  周冬勇连人家怎样出手都看不清楚,就己吃了大亏,这一惊着实是非同小可。
  “你……你果然就是百里追!”
  说到这里,忽然觉得眼前一花,百里追又己站在他的背后。
  “你别动,一动就得完蛋!”
  周冬勇不敢动。
  他只是听见身后的人,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
  百里追嘿嘿一笑:“这是锁脉搜魂针,见血封喉,立死无救!”
  周冬勇心中发毛。
  他没有看见百里追怎样出手,只知道和他一起冲出来的人,现在都已倒下去。
  “濮阳玉在哪里?”
  “他……他昨天失踪了。”
  “混帐!快叫他滚出来!”
  周冬勇苦着脸:“他真的失踪了……”百里追冷冷一笑:“既然他已失踪,你这人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
  “不!别杀我!”周冬勇额上汗出如浆。
  百里追没有杀他。
  因为他的额上也忽然开始冒汗。
  冷汗。
  百里追轻功极高,曾追杀江湖高手无数。
  虽然他被称为闪电大盗,但实在不如被称为闪电杀手,才更恰当一些。
  但这个曾经追杀无数江湖高手的闪电大盗,现在忽然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居然给一柄剑轻轻的架着。
  “你……你是谁?”百里追的声音充满恐惧。
  周冬勇却以为他在问自己,忙道:“周……周冬勇。”
  “周镖师,你走罢。”他却听见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他一怔,小心翼翼的回头。
  百里追的脸色已变成死灰之色。
  周冬勇总算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原来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好险!好险!”
  他也不敢再多管闲事,匆匆远去。
  百里追抽了口冷气,又道:“尊驾是哪一位?”
  “铁凤师。”
  “辣手大侠铁凤师?”百里追的脸色又再一变。
  背后那人,果然是铁凤师。
  他淡淡一笑,道:“你若是要来追杀濮阳玉,未免是来得太晚了。”
  突听得车厢里传出一个人沙哑的笑声。
  “杀濮阳玉也许是迟了,但杀你却是来得正合时宜。”
  “车中何人?”铁凤师沉声喝道。
  “出家人。”
  “悲大师?”
  “正是老衲!”
  车厢的木门轻轻被推开,伸出了一双手。
  手刚伸出,已有十二道乌光同时暴射出去。
  百里追怒呼!
  “你……你竟杀我?”他又惊又怒,身上最少已中了七八支毒镖。
  铁凤师却已纵身飞上屋檐上。
  “好身手!”车中人冷冷一笑。
  百里追已倒下。
  车厢门忽又关上。
  铁凤师冷冷道:“这位朋友,何不现身相见?”
  车中人淡淡道:“既已知老衲是悲大师,又何必多此一举广铁凤师瞳孔收缩:“尊驾绝不会是悲大师。”
  车中人道:“何以见得?”
  铁凤师道:“悲大师绝不会有这么结实的手,他已是个老迈之人!”
  车中人哈哈一笑。
  “好眼光!”
  铁凤师冷冷说道:“你真的不走出车外?”
  “我若踏足车外,就要杀人。”
  铁凤师冷冷道:“我就在这里,何不杀了我?”
  车中人道:“杀你不难,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铁凤师道:“何时才是时候?”
  车中人道:“待秦斩等人全部伏诛后,你就是最后一个!”
  铁凤师人剑合一,剑从东至,继从西方射出。
  剑已穿过车厢。
  人也穿过车厢。
  车厢已被撞得几乎变成两截!
  人与剑,俱己冲过车厢。
  剑锋上有血,但很快又已消失。
  这本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剑。
  人呢?
  人也有血,血自铁凤师左方胸膛上流出。
  他居然还嘴角含笑。
  “难得!”
  “的确难得,”在已被撞得不成车形的车厢里,那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你果然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铁凤师吸了口气。
  “你伤得怎样?”
  铁凤师冷笑道:“但你现在却己损折了百里追,不嫌于了一票赔本买卖吗?”
  车中人嘿嘿一笑。
  “他连你这一剑都没察觉出来,死不足惜,省得以后丢人现眼。”
  铁凤师道:“你真的不肯出来?”
  车中人道:“你若心急了,不妨杀进来。”铁凤师道:“你以为我没这份胆量?”
  车中人道:“我知道你的胆子很大,但也同样知道,你绝不会贸然送死。”
  铁凤师道:“但你错了,我现在马上就来送死,你不必手下留情……”
  说到最后两个字,他已从屋檐上斜斜飞射过来。
  人未到,剑锋已挟着锐利无匹的气势,直袭马车。
  凤凰七十二剑,是武林中极负盛名的剑法。
  但这时候,铁凤师只使出其中一剑。
  这一剑,也是七十二剑中最绝的一招——无宝不落!
  “拆”一声,车门已被冲开。
  “蓬!”
  “不深,也不算浅。”车中人道:“你又如何?”
  铁凤师没有回答。
  他已倒了下去。
  在此同时,一大群人冲了过来。
  “铁大侠,”一人大叫道:“你怎么了?”
  这人很胖,正是欧阳阔。
  除了己死的胡小翠外,七星帮的人全来了。
  还有舒铁戈和舒美盈两兄妹。
  他们原本都在距离镇英镖局不远的一家客栈住店,但对这里发生的事,却全然不知道。
  直到镇英镖局的趟子手气急败坏赶到客栈报讯,他们才知道发生了事。
  欧阳阔虽然肥胖,但却是一人当先,最先赶到。
  车厢里忽然射出一条影子。
  黑影。
  这人全身黑衣,脸上也裹着一块黑头巾。
  黑影暴射,射向北方。
  欧阳阔大喝:“停下来!”
  蒙面人没有停下,走势更急。
  欧阳阔折扇一扬,八支钢针倏地飞射出去。
  但蒙面人已远去。
  八针只是射在一道石墙上。
  看见铁凤师倒下,舒美盈差点没哭了出来。
  “铁大哥,铁大哥!”她呼喊着,用力地摇着他。
  铁凤师没有反应。
  舒美盈真的哭了起来:“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舒铁戈叹了口气说道:“你为何总是喜欢这样说话?昨天我没有死,今天铁凤师又怎么会抛掉我们呢?”
  舒美盈怒道:“你少废话好不好?”
  “他说的不是废话。”铁凤师忽然开口了,他笑着说:“我看见你们都已来了,所以就躺下去休息休息。”
  “但你受了伤!”舒美盈又惊又喜,但还是很心疼。
  铁凤师双眉一轩:“也不知道是他的剑不准,还是我避得快,这一剑最少还差一寸,才刺中我的心脏……”
  他还是说得很轻松。
  可是,他的伤势其实真的不轻,说到这里,呛咳几下,真的昏倒过去。
  “妹子,让我来。”贵妃蔡红袖神情肃穆:“他流血不少,再流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舒美盈忙闪身让开。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辆马车急驶了过来。

  三

  这辆马车不算华丽,但却很宽敞,行走时也四平八稳。
  赶车的是两个大汉。
  这两个大汉一个红脸,一个黑脸。
  红脸大汉哈哈一笑:“俺早就说过,今天不会下雨,果然,果然!”
  黑脸大汉“呸”地一声道:“谁说没下雨,俺现在满头大汗,不就是汗如雨下吗?”
  红脸大汉道“汗就是汗,雨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臭汗又怎能跟雨相比?而且,你是因为喝酒大多才冒汗,是酒汗,不是水汗,跟雨水更加无法相提并论。”
  黑脸大汉道:“你错了,俺说的不是水汗,也不是酒汗,而是成吉斯汗!”
  红脸大汉冷冷一笑:“师弟,俺要劝你一句,勤力练武功,少听那说书先生胡说八道,否则总有一天师父会拍扁你的脑袋!”
  黑脸大汉“吃吃”一笑:“说到练功,俺几时比你输亏?”
  红脸大汉怒道:“是不是想打架?”
  黑脸大汉一拍大腿:“打就打,怕你的就是撒尿猫,放屁狗!”
  蓦地,车厢里传出了一个人银铃般的笑声:“两位师兄,是不是真的想打架?倘若是真的,那么我先叫醒师父也好让他老人家看看你们的武功,究竟练到了怎样的高明的地步。”
  两个大汉同时脸色大变。
  红脸大汉说:“师妹饶命,千万别叫醒师父,他老人家很疲倦,就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对!”黑脸大汉接道:“咱们刚才只是说说笑,不是真的要打架,到底咱们是自己人,什么事都好商量!”
  “那样最好,”那银铃般的声音说:“是不是己快到镇英镖局了?”
  “快到啦!”黑脸大汉说:“前面好像就是了。”
  红脸大汉道:“有一群人,好像在看耍猴子戏。”
  黑脸大汉道:“俺却看不见猴子,猴子在哪里?”
  马车停下。
  黑脸大汉首先下车。
  “让开!让开!别阻俺找人。”
  一个穿金鞋的老叫化站在他面前,瞪着眼说:“你找谁?”
  黑脸大汉道:“大力神……神……好像是大力神雕,濮阳胜!”
  老叫化摇摇头。
  “你找不着他啦!”
  “为什么?”
  “他已神秘失踪。”
  黑脸大汉手一指:“你是什么人?”
  老叫化叫道:“金脚带。”
  黑脸大汉抡起拳头:“你再乱指一通;俺就把你……”
  他还没有说完,拳头已给一只很细小的手扭曲。
  黑脸大汉疼的杀猪般大叫。
  “师妹饶命!师妹……”
  突听红脸大汉在那边“啊呀”的一声,也大叫了起来:“铁大侠,你怎么死在这里?”
  他这么一叫,黑脸大汉的师妹立时脸如土色,急掠上刚。
  舒美盈拦着她,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妹子,别阻拦她,”蔡红袖却说:“她是云双双。”
  云双双来了。
  那两个大汉,自然正是焦四四和高六六。
  “铁大哥他怎样了?”云双双吃了一惊。
  蔡红袖说道:“他中了一剑,伤得不轻。”
  “师父!”云双双急叫了起来。
  一个白发老者已大步而来,正是九玄洞洞主怪刀神翁郝世杰。
  他上前检视铁凤师的伤势。
  过了好一会,他才说:“好!这一剑若再偏差一寸,他就死定了。”
  云双双忙道:“现在呢?”
  郝世杰道:“不碍事,尤其是老夫在此,阎王也拿不掉他的性命走。”
  云双双这才松了口气。
  黑脸大汉忽然把红脸大汉拉开老远。
  黑脸的是高六六,红脸的是焦四四。
  焦四四大不耐烦:“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也不怕别人看见笑话。”
  高六六“呸”一声:“俺要挖开你的心肝,看看它是不是比俺的脸更黑!”
  说着,真的拔出了刀。
  焦四四怒喝道:“你又发了什么神经病?”
  高六六说道:“你为什么说铁大侠死了?”
  焦四四道:“刚才他那副样子,不折不扣就是个死人!”
  “你才是个死人!”高六六瞪着眼睛道:“难怪有人说,脸红心黑,脸黑心肠好!”
  高六六道:“说书先生!”
  焦四四怒道:“俺若见到那厮,就一拳把他的牙齿全都打掉了下来!”
  高六六怪叫一声:“你这人果然恶毒,说书先生已只剩下三只牙齿,你还要赶尽杀绝?”
  焦四四道:“他剩下来的又不是像牙,打掉也不必心疼!”
  高六六道:“谁说不是像牙?他叫黄老像,长的正是像牙。”
  “荒谬,像牙只有两只,怎会弄出三只?”
  “此乃异像。”
  “异像?什么异像?这是谁说的?”
  “诸葛亮。”
  “诸葛亮?”焦四四道:“是不是手里总是摇着一把羽扇的诸葛亮?”
  “对了,就像刚才那个胖先生。”高六六说到这里,东张西望。
  他在找欧阳阔。
  但欧阳阔却不见了。
  焦四四和高六六从吵架变成找人。
  “诸葛亮!诸葛亮!你在哪里?”高六六大叫。
  焦四四眉头一皱:“诸葛亮虽然喜欢摇扇,但摇扇的人未必就是诸葛亮!”
  高六六冷笑道:“真人不露相,说不定他就是孔明的化身!”
  “孔明?谁是孔明?”
  “孔明就是诸葛亮!”
  “你又来骗了,孔明分明是孔子的兄弟,又怎会变成诸葛亮?”
  “你懂个屁!孔子的兄弟是孟子,他是圣人,孟子是贤人,两兄弟加起来就是圣贤之人,他们的老于是老子,老子的老子也叫老子,而子之于归,就是说孔子,即孟子和老子都一起回来了的意思!”高六六口沫横飞把自己所知的全都搬了出来。
  焦四四忽然“啊呀”一声叫了起来:“胖先生,你是怎么躺在横梁上?”
  高六六抬头一瞧,不由大吃一惊。
  “完了!完了!”他大声叫道:“来人哪,这里发生了凶案,求大人明镜高悬,为死者昭雪沉冤,草民高六六感激不尽也矣!”
  横梁并不怎样宽阔。
  但欧阳阔却四平八稳地,被人放在这屋子的横梁上。
  他已完全没有气息。
  老赌精把他放回在地上。
  他咽喉受到了袭击,血仍然很缓慢地在沁出来。
  秦斩脸上神色深沉,没有说话。
  这一次,老赌精没有哭,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欧阳阔,从此之后,世间上又少了一个像你这样阔气的人啦!”
  死未道人脸色铁青,道:“刚才他还在外面生龙活虎的,一阵子扰攘,他不见了,等到再见的时候,却是以后都不必再见,如此这般,死未!死未!”
  蔡红袖道:“这凶手是谁?”
  老赌精咬了咬牙:“这还用问吗?”
  蔡红袖道:“你是说司马纵横?”
  名赌精道:“不是他还有谁!他杀了胡小翠,再杀欧阳胖子,下一个说不定就是轮到你!”
  “你们在说什么?”云双双突然在人丛中站了出来。
  老赌精突然冷笑道:“你是司马纵横的老婆,这件事恐怕你也脱不了关系”
  云双双脸色一变:“你说话最好清楚一点!”
  老赌精摩拳擦掌,正要说话,秦斩大声地叱道:“住口,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你最好别胡乱说话!”
  死未道人叹了口气:“七星帮少了两星,就成五星。再少下去,恐怕……咳咳……死未?”
  金脚带皱了皱眉;道:“你别长他人志气,减自己威风好不好?”
  蔡红袖叹道:“现在最可怕的问题是:我们连真正的敌人是谁,他们在哪里都不知道。”
  老赌精本已不说话,这时候忍不住又道:“咱们的敌人,就是司马纵横!”
  蔡红袖冷冷一笑:“司马纵横是个怎样的人,你很清楚吗?”
  老赌精道:“就算老夫不清不楚,但胡小翠临死之前的说话,却是再清楚也没有!”
  云双双仍然是一头雾水。
  她刚到此地,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
  蔡红袖把她拉到一旁,把胡小翠被杀的事,约略说了一遍。
  云双双吸了口气:“无论怎样,我相信自己的丈夫,绝不会做伤天害理、残杀忠良侠义之辈的事。”
  蔡红袖已听出了她弦外之音。
  “你认为即使胡小翠是死在司马纵横之手,他也必定有很充分的理由。”
  “但这理由是什么?”
  云双双摇摇头:“我现在不知道。”
  蔡红袖叹了口气:“想不到神血盟的人还没有大举出动,我们这里就已乱成一团,再弄下去,真不知还会演变成怎样的局面。”
  云双双道:“你们逗、留在这里为的是什么?”
  蔡红袖缓缓道:“为了一柄铁剑。”
  “铁剑?”
  “不错,那是唐千里的铁剑。”
  欧阳阔已入土为安。
  他甚至比胡小翠更还死得不明不白。
  胡小翠临死前,最少还说出了司马纵横这个人的名字。
  但欧阳阔却连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就咽气。
  老赌精为了这两个人的死亡,对云双双存有极浓厚的敌意。
  经过这么一闹,镇英镖局几乎立刻变成一片死域。
  很多镖师、趟子手。纷纷离去。
  连总镖头都神秘失踪了,而这里又接二连三发生神秘凶杀案,他们不走更待何时?”
  官府方面,派出了几个捕快,东查西查,但却什么也查不出来。
  老实说,这几个捕快简直就是饭桶。
  县官大人呢?
  他不是饭桶,而是连饭桶都不如的垃圾桶。
  除了征歌逐色之外,真正要办事,免问了。
  他还能保持一刻间的清醒,派出几个捕快去查案,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江湖人,江湖事,到底还是要由江湖儿女去解决!

  四

  翌日正午,客栈门外来了一辆骡车。
  赶车的是个秃顶老人,他穿着一袭破棉袄,蹒跚地走了进来。
  小二阿仁他没取错了名字,心肠当真仁慈得很。
  他怕这老人冷坏了,忙说:“要不要吃点暖身妙品?”
  秃顶老人摇摇头:“我不吃狗肉。”
  小二阿仁一怔,继而笑道:“羊肉如何?”
  秃顶老人道:“羊肉也不好。”
  阿仁道:“老丈喜欢吃什么,尽管嘱咐下来,小的一定照办!”
  秃顶老人沉吟了一会,忽然说:“我想吃三丝炖官燕,蜜汁野鸭、椒监蹄膀。还要烤一盘小牛腰肉。”
  阿仁听得呆住了。
  秃顶老人又说:“给我温一壶莲花香,一碟合桃,那也差不多了。”
  阿仁抽了口凉气,半晌才说:“除了合桃之外,小号样样欠奉!”
  秃顶老人皱了皱眉:“你不是说一定可以照办吗?”
  阿仁忙白掴嘴巴:“是小的在胡说,该打!该打!”
  秃顶老人冷冷一笑:“自己打自己可不有趣,既然事事欠奉,那么给我一壶白干,一碗阳春汤面也就算了。”
  “是的!是的!”阿仁哈腰鞠躬,退下。
  这客栈的老板却已瞧的无名火起三千丈,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这位老板,人人都叫他钱守财。
  他不错姓钱,名字不叫守财,而是钱大方。
  可是,他这个名字就真的取错了。
  他一点也不大方。
  他只像个守财奴。
  既尖酸刻薄,又吝啬成性的守财奴。
  “你刚才想吃什么?我听不清楚。”钱守财走到秃顶老人的面前,脸上的表情就像个正在审犯的县官。
  秃顶老人于咳一声:“是一壶白干,一碗阳春汤面。”
  “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是什么”
  “我听见你说想吃什么三丝炖官燕,蜜汁野鸭、椒盐蹄膀、还要一盘小牛腰肉,对不?”
  秃顶老人淡淡道:“小二说样样欠奉,所以我只要白干和阳春汤面就算了!”
  “呸!你根本就在放屁!”
  “放屁?我放什么屁?”
  “你是看准了这里规模不大,绝不会有这些名贵的菜肴供应,所以你就乱扯一顿!”
  秃顶老人一怔。
  “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
  钱守财冷冷一笑:“你本来就只是想要一壶白干,一碗阳春面,但却怕说出来太寒酸,所以就用这种法子来摆阔气,认在行!”
  秃顶老人道:“老板,你这岂不是门缝里瞧扁人吗?”
  钱守财嘿嘿一笑:“我就是瞧扁你,你身上有钱也就不会酸得这么厉害!”
  秃顶老人叹了口气:“我身上的确没有很多钱,就只有这么一点点……”
  说着,他伸手从破棉袄里掏出一锭金元宝。
  钱守财一呆。
  但接着还有令他更吃惊的。
  这老人不是掏出一锭金元宝,而是一锭又一锭,好像在破棉里有数之不尽的黄金似的。
  不消片刻,桌子上已有十几锭黄澄澄的金元宝。
  钱守财长长的吸了口气:“老爷子,这……这……”
  秃顶老人道:“这还够不够付帐?”
  “太多了,太多了!”钱守财喉咙干涩,好像已连话都讲不出来。
  秃顶老人拿起其中一锭金元宝,道:“一锭恐怕不够罢?”
  钱守财道:“还是大多了,这……”
  “这个全都给你,不必客气。”秃顶老人淡淡的说。
  他忽然右手一扬,一锭金元宝刹那间已嵌在钱守财的额头上。
  金光四射。
  血光也四射。
  秃顶老人冷笑:“早就说,一锭还不够!”
  又是一锭金元宝射向钱守财的面庞。
  但钱守财还没有再吃这一锭金元宝,人已倒了下去。
  金元宝去势依然,刹那间已来到了一个人的眼前。
  阿仁立刻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但这人却连眼睛也没有眨动一下,只是做了一个很简单,但却极快的动作。
  他拔刀。
  刀光一闪!
  金元宝立刻被削开,由一锭变为八小块!
  好快的刀!
  无情刀秦斩!
  秃顶老人笑了,他笑得很愉快,就像个在赌桌上大杀三方的大赢家。
  秦斩没有笑。
  刚才他的刀法若稍慢,他就会变成第二个钱守财。
  就在这时候,蔡红袖也出现了。
  她叹了口气,道:“怎么又死了一个人?这几天,人命真的是太不值钱了。”
  秃顶老人摇摇头。
  “贵妃,你说错了。”
  “你知道我叫贵妃?”蔡红袖嫣然一笑:“可是我却不知这位老爷子是谁?”
  秦斩道:“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蔡红袖“噢”一声:“原来是金魔口金老爷子,难怪一出手就是金元宝!”
  秃顶老人道:“所以,刚才倒下去的老板,他的性命已不能说不值钱。”
  这老人原来叫金魔口,是个心狠手辣,性情古怪的老魔头。
  秦斩说道:“我要知道的地方,在哪里?”
  金魔口道:“银子呢?”
  秦斩道:“多少?”
  金魔口目光一寒:“小癫子谭三没有说清楚吗?”
  秦斩道:“他说多少都没用,最重要的是金老爷子的胃口如何。”
  “说得好!”金魔口哈哈一笑:“果然不愧是名侠门下,爽快!爽快!”
  蔡红袖皱起了眉,道:“咱们是够爽快了,倒不知道金老爷子又怎样?”
  金魔口桀桀一笑:“这个你放心好了,金某人这副招牌,响当当,绝不会狮子开大口。”
  秦斩冷冷道:“但你说来说去,还是没有把价钱开出来。”
  金魔口沉吟了好一会,才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百万两。”
  “什么?一百万?”
  “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这太过份了!”秦斩瞳孔收缩,冷冷道:“谭三说:你只要十万!”
  蔡红袖道:“而且只是说出一个地方,就可以赚到十万两,这已是世间上最容易赚钱的事。”金魔口说道:“只可惜这种机会不常有。”
  蔡红袖道:“既知道机会难逢,金老爷子就该好好的把握,倘若错过了,那可终身遗憾。”
  “你说的一点也不错,”金魔口淡淡一笑,“但既然有机会赚一百万,而却只去赚十万两,这更是对不起列祖列宗的蠢事。”
  秦斩冷冷一笑。
  “你一定是弄错了。”
  “我弄错了什么?”
  “我从来都没说过要付出一万两。”
  “我知道你没有说过,”金魔口悠然一笑:“但却有人愿出五十万想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所以,你若不给我一百万,那么我就只好少赚一些,收他五十万两就算了!”
  “他?他是谁?”秦斩脸色一寒,目中已露出丫一丝杀机。
  金魔口默然。却有一个人高喧佛号,在门外倏地出现。
  “阿弥陀佛,天下人皆处于水深火热中,生何欢喜?死又何悲,又有何悲?”
  一个白袈裟老和尚,就像是幽魂般出现在秦斩和蔡红袖的眼前。
  他脸上无笑容,也无表情,似是世间上已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值得他一屑。
  “悲大师?”秦斩目光已经收缩成一线。
  “悲哉!悲哉!”老和尚缓缓道:“老衲法号悲天,也就是中原朋友说的悲大师。”

  五

  悲大师终于来了。
  他看来并不凶残。
  他看来很仁慈,一点也不像个杀人如麻的人,但他的确是悲大师,的确是个视人命如草芥,曾经在一夜之内狂杀百余人的杀人狂魔。
  秦斩目光如刀。
  “是大师愿付金老爷子五十万两?”
  悲大师摇摇头:“不是老衲,老衲还没有这等财力支付,而且对碧水阁这个地方也并没有半点兴趣。”
  “是卫天惮的主意?”
  “卫盟主念妻情切,愿付出五十万两找寻卫夫人,那是毫不为奇之事。”
  “念妻情切广秦斩冷冷一笑:“大师说得倒是蛮好听的。”
  悲大师叹了口气:“这本来就是卫盟主的家事,你还是少管闲事罢。”
  秦斩冷然道:“悲大师你想浑水摸鱼,只怕不如想像中容易。”
  悲大师道:“天下间又有何事容易?又有何事艰难!”
  他说到最后四个字,字字斩钉截铁,目中杀机也己毕露无遗。
  秦斩叹息一声,突然身子有如箭一般标了出去。
  他一出手,就是大悲绝魂爪。
  爪一出击,秦斩的两柄刀已在飞舞。
  双刀飞舞时,只见刀光不见悲大师。
  等到悲大师再出现在刀光外的时候,秦斩已身子摇摇欲坠。
  他右肩下中了一爪,伤势不轻,深可见骨。
  血狂涌。
  蔡红袖吃了一惊,子母连环扣已制在手中。
  她这套子母连环扣看似平平无奇,但却可以在瞬息之间,射出数十枚“子环”,既可点穴,也可用作杀人。伤敌。
  秦斩吸了口气。
  “贵妃,你别动!”
  他说得很明白。
  ——你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别动!
  但蔡红袖却没听他的说话。
  飒!飒!飒!飒!飒!
  一阵急劲的破空声响,蔡红袖连环射了十二枚连环扣!
  悲大师木无表情,只是轻轻挥动僧袍大袖。
  连环扣顿然有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蔡红袖还是不服气。
  她右手食指一伸,使出了苦练已二十年的贵妃指。
  别看轻这么一指。
  蔡红袖在江湖上十余年,凭着这十八式贵妃指,已不知击败了多少成名高手,武林英雄。
  可是,她这一指刚指出去,悲大师已一掌向她的小腹轰了过来。
  指快!
  拳更快!
  贵妃指还未发挥它的威力,悲大师这一掌已把她震上半空!
  这一掌的力道,你说有多大?
  这一掌的力道真大。
  她摔下来的时候,仿佛连地台都在震动。
  这时候,死未道人,金脚带和老赌精回来了。
  他们是去吊祭胡小翠和欧阳阔。
  而郝世杰,云双双等人,在上午时分,带着铁凤师回到九玄洞,让他好好休息,等待伤势复原!
  还有舒氏兄妹,他们嫌这客栈的饭菜不好,到另外一问小酒家里用饭。
  却没料到,客栈中已经掀起了轩然巨波!
  死未道人来得最快。
  当蔡红袖从半空摔下来的时候,他想冲上去把她接住。
  他却迟了一点点。
  他忙扶起了蔡红袖,一开口又是那一句:“死未?”
  蔡红袖苦笑着,居然又瞟了他一眼:“牛鼻子,你等待这个机会多久了?”
  死未道人一呆。
  “什么机会?”
  “当然是一亲芳泽的机会!”
  死未道人的脸居然一红。
  但他还是没有放开贵妃。
  他只是叹了口气:“贫道是出家人,又怎会对你有什么非非之想?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若肯嫁贫道,那么贫道立刻就不做道士了。”死未道人的语气居然很认真。
  蔡红袖却黯然叹道:“只可惜我也许快要死了。”
  “胡说,贫道不让你死!”
  老赌精忍不住跳了起来:“你们少卖风骚好不好?”
  金脚带白眼一翻:“赌鬼,你莫不是在吃醋?”
  “吃醋?吃什么醋?”老赌精气得直跳脚,但他人极矮,跳来跳去,还是高不过金脚带。
  当然,他若是施展起轻功,就算从金脚带的头顶上跳过去也绝不是什么难事。
  悲大师忽然冷冷一笑,道:“看见你们这群人,真是可悲复可笑!”
  老赌精怒道:“臭和尚,你在放什么屁?”
  悲大师冷冷道:“尔等妄想抗拒本盟,那是自寻死路。”
  老赌精双眉一扬:“别人怕神血盟,老夫只当它是一只霉蛋!”
  悲大师说道:“可要小心莫被霉蛋噎死了。”
  老赌精陡地发出一声大叫,从腰间抖出一把软剑。
  悲大师神色阴冷,但却只是站立着,全身纹风不动。
  金脚带冷冷一笑:“跟这种臭和尚打架,不必讲什么规律,咱们一起上!”
  悲大师冷笑:“就算你们全部一起上,老衲又岂会在乎?”
  金魔口哈哈一笑:“悲大师果然是佛门人,你们是自寻死路了!”
  但他的话刚说完,一双手掌已忽然悄悄插入他的胸膛。
  这是极残酷的一掌。
  其实,这不算是掌法,而是爪法。
  这一掌赫然竟是悲大师发出的大悲绝魂爪!
  金魔口浑身颤动,口吐鲜血。
  他做梦也想不到,悲大师会在这时候,向自己速施毒手。
  “你……你好毒辣…你不守信义……你一定不得……不得好死……”
  悲大师己把染满鲜血的手收回。
  他叹口气:“那五十万两,就算是老衲欠你好了。”
  金魔口倒下,双目瞪得很大。
  他是死不瞑目。
  秦斩却不由为之脸色大变,。
  他盯着悲大师:“你……你早已知道碧水阁在哪里?”
  悲大师淡淡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本来就是江湖人的不二法门。”
  “你错了,并不是每个江湖人都像你这样无耻的!”蔡红袖虽然已受伤不轻,但还是忍不住破口大骂。
  悲大师悠然道:“贵妃,老衲已对你掌下留情,再不识相,老衲可连你也不会放过。”
  秦斩道:“悲大师,秦某自甘认输,咱们青山绿水,后会有期!”
  悲大师陡地大笑。
  “你想走?恐怕是太迟了!”
  秦斩忽然眼色一变。
  因为他忽然看见,这客栈已被一群白衣和尚重重包围!
  “这都是你门下的弟子?”
  “不错,他们虽然没有怎么高明的本领,但暗器功夫却还相当不错,尤其是对于施放七星毒弩更是别有一套。”
  秦斩冷笑:“用七星毒弯对付七星帮,这主意倒真不错。”
  却听一人突然说:“这主意错了!”
  死未道人还没有看见这人是谁,就已立刻大声道:“错在哪里?”
  这人笑了笑,道:“因为这些和尚若敢施放毒弩,他们马上就要统统变成死和尚。”
  悲大师的脸上已没有笑意。
  因为他已看见,每个和尚的脖子上,都已给一把利剑指吓着。
  任何一个和尚若稍有异动,他的咽喉立刻就会多了一个绝对足以致命的血洞!
  悲大师一直都以为自己已控制一切。
  到了这一刻,他才发觉天下间最可笑,也最可悲的人就是自己!
  以暴易暴,以杀止杀!
  悲大师现在已深深体会到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训练出来的弟子,每一个部有极高的警觉性。
  就算是一双轻盈的小猫,也绝不容易接近他们任何一人。
  但现在,他们却竟然全部受制于人。
  这一群又是什么人?
  他们的武功,又该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
  悲大师简直连想都不敢想下去,只知道手心已沁出了冷汗。
  “悲大师,你这一次南下中原,这决定恐怕是错了。”一个杏袍人,忽然静悄悄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是司马纵横?”悲大师陡地目光大亮。
  杏袍人点点头,道:“不错,在下就是司马纵横。”

  六

  一听见“司马纵横”这四个字,老赌精又跳了起来。
  “小子,是你杀了胡小翠?”他咆哮着说。
  司马纵横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
  这种事,没有否认就是等于承认。
  老赌精已冲了出去,却给秦斩喝住。
  “无论什么事情,都等待对付了悲大师再说。”
  悲大师忽然厉声喝道:“司马纵横;拔刀!”
  司马纵横道:“我为什么要拔刀?”
  悲大师道:“拔刀杀了老衲!”
  司马纵横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悲大师怒吼起来,道:“你少装模作样!”
  司马纵横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大师,你实在太不了解卫天禅这个人了。”
  悲大师瞳孔暴缩:“老衲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司马纵横缓缓道:“在下是在说大师刚才讲过的说话。”
  “什么说话?”
  “飞鸟尽,良弓藏!”
  “老衲不是什么良弓!”
  老赌精大声道:“你当然不是良弓,你只是一条秃头走狗!”
  悲大师脸色大变。
  司马纵横叹了口气,缓缓道:“他这句说话,虽然难听一点,但却倒是一针见血。”
  悲大师脸如纸白。
  司马纵横接道:“卫天禅是在利用大师,难道大师真的没察觉出来?”
  秦斩冷冷一笑:“他若相信卫天禅,就等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司马纵横盯着悲大师:“大师己从金魔口口中,知道了碧水阁所在?”
  悲大师吸了口气,道:“是又如何?”
  司马纵横说道:“想不到金魔口为了要加入神血盟,竟然会愚昧到相信你的说话。”
  悲大师冷冷道:“你不杀老衲,就是想从老衲口中,探知碧水阁在何处?”
  司马纵横:“倘真如此,大师可否奉告?”
  悲大师冷冷一笑。
  “你是在做梦!”
  司马纵横淡然道:“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碧水阁又不是个大宝藏,而且在下也早已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悲大师先是一怔,继而冷笑道:“你以为老衲会相信你这种元稽之谈?”
  司马纵横道:“大师,你错了,你可知道,眼下制服大师弟子的是什么人?”
  悲大师一怔,忍不住问道:“他们是谁?”
  司马纵横四下看了一眼,缓缓道:“他们都是卫夫人一手训练出来的高手,他们也就是碧水阁中人!”
  悲大师心沉了下去。
  因为他知道,司马纵横并不是在胡说八道。
  只听得司马纵横又在说:“这一战,你们已经败了,在神血盟,失败就等于死亡!”
  悲大师怒道:“老衲还没有败!”
  司马纵横说道:“但是大师已输了形势。”
  秦斩突然开口,道:“悲大师,你现在是大势已去!”
  悲大师冷冷一笑:“老衲还没有死,谁敢说咱们完全败了?”
  司马纵横目光一落,盯在他的腰间。
  他腰间也有刀。
  戒刀。
  “欧阳阔是你所杀?”
  “不错,是老衲干的,那又如何?”悲大师陡地狞笑了起来,状若疯狂。
  老赌精一怔。
  因为一直以来,他都一口咬定,欧阳阔也是司马纵横所杀的。
  但这时候,悲大师却承认了自己就是杀欧阳阔的凶手。
  这不禁令老赌精为之一阵错愕。
  但他并未因此而原谅了司马纵横。
  因为胡小翠竟还是死在猎刀之下!
  天下间最锋利的戒刀,也许就是悲大师的戒刀。
  刀锋应目主寒,每个人都似已被这柄戒刀的刀气所慑住。
  “司马纵横,老衲早就想看看游老刀匠的猎刀,把它亮出来罢!”悲大师冷冷的说。
  司马纵横没有亮刀。
  “大师要看刀并不难,杀了在下便可以看个够!”
  他这句说话,简直比一刀刺在悲大师脸上还锐利。
  悲大师突然厉吼:“好小子,老衲现在就杀了你!”
  这老和尚几乎被司马纵横气炸了!
  一股浓重的杀气,笼罩着每一个人,甚至每一寸空气。
  悲大师一刀挥出。
  他的脚步移动的不快,但刀势的变化却是有如雷电骤至,既急且凶。
  森冷的刀气已袭上司马纵横胸膛。
  飒!飒!飒!
  悲大师连进三步,连攻三刀。
  这三步绝不寻常,在刀势的配合下,可说已将司马纵横的退路全部封死。
  好厉害的刀法!
  难怪欧阳阔只是在片刻之间,就已死在这老和尚的刀下。
  只听得“嗤”的一声,司马纵横的胸前已衣帛尽裂。
  但也在这刹那间,猎刀终于出鞘!
  悲大师没有看见猎刀。
  他只是看见一道刺目的光芒,突然从半空向自己飞了过来。
  那虽然就是猎刀,但悲大师所看见的,却只不过是一道光影而已。
  然后,他就看见司马纵横用一种可悲的目光在瞧着自己。
  悲大师的心沉了下去。
  因为还未来得及说最后一句说话。
  他说:“好锋利……好快……”
  他说完这五个字之后,就“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悲大师一死,每个和尚的脸色都变成一片死灰。
  司马纵横看了他们一眼,正待开口,忽然有人下了一道命令。
  这道命令只有一个字“杀!”
  于是,每个和尚都在刹那间,同时死在剑下!
  下命令的是谁?
  连司马纵横都不知道。
  但那些剑士,全是碧水阁中人,那是绝无疑问的。
  因为司马纵横曾到碧水阁,见过一群武功不可轻视的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