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铁剑红颜》

第01章 神秘杀手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一

  午夜,寒风如刀。
  一个陌生人,带着一个狭长的皮袋,登上了八仙楼。
  八仙楼是一个气派豪花,富丽堂皇的地方。
  这里有名茶。
  此地有醇酒。
  八仙楼的菜肴,也是这个城里最著名的。
  当然,它每一种酒菜的订价,也是最昂贵的。
  但它仍然是生意最兴旺的酒家。
  虽然,现在已很晚了,但八仙楼上,仍然还有不少客人。
  他们大多数都有了点醉意。
  酒意最浓的,是城西镇英镖局总镖头,“大刀神雕”濮阳胜。
  今天他实在很高兴。
  因为他的同胞弟弟濮阳玉,已学艺满师,下山回到自己的家乡。
  濮阳胜活到现在五十岁,就只有这么一个亲人。
  他心情兴奋,那是不言而喻的。
  濮阳胜身高七尺,魁梧壮大,是个虎背熊腰的纠纠武夫。
  他练的也是外家功夫。
  他天生神力,不畏权势,二十年来,一直本着刚毅和勇直的宗旨,艰苦经营父亲遗下来的镇英镖局。
  镇英镖局的规模,初时极其细小。
  但在他苦心经营下,镇英镖局现在已经是附近方圆五百里内,享誉最隆的大镖局。
  濮阳玉年纪很轻,只有兄长的一半,他长得朱唇皓齿,面如白玉。
  有人说他脸上的神态,总是带着几分高做,又带着几分温柔。
  他似是个冷酷无情的人,又象是个侠骨柔肠的多情侠客。
  他是泰山五龙上人的嫡传弟子,一身武功怎样,大家虽然还没有机会一开眼界,但脸上都已露出了既羡慕,又敬仰的表情。
  尤其是镇英镖局的镖师,更是连巴结都来不及。
  但濮阳玉的反应,却不算怎么热烈,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冷谈。
  他是在摆架子吗?
  不,他不是在摆架子,而是因为心事重重。

  二

  每当濮阳胜高兴的时候,他喝酒简直就象是跟酒拼命。
  这样子弄下去,到头来,他一定会醉的。
  但是,他却说:“不醉无归,不醉无力!”
  他认为自己就象是打虎英雄武松,喝一分酒有一分气力,喝十分酒就有十分气力。
  这是他的个性。
  人若醉了,就算气力真的大了,处事也必然会容易出错。
  这一天,他就错了。
  因为他正要亲自走到酒他取酒的时候,突然有个人刚好站在通道上,阻住了他的去路。
  濮阳胜立刻大叫:“你是不是活腻了,快滚开去!”
  这人冷冷的盯着他,忽然从一个狭长的皮袋里,拿出了一柄钧子。
  濮阳胜见这人没有让开,不由怒气上涌:“你可知道,我若在你的鼻子上接两拳,你将会变成怎样?”
  这人淡然道:“我从来不喜欢猜测未来的事。”
  濮阳胜冷冷一笑,忽然一拳向他的鼻子上打过去。
  他本来并不是那种横蛮无理的人。
  但刚才他看见,这个陌生人登上八仙楼的时候,忽然一脚踢去了一只蜷伏在楼梯间的猫。濮阳胜不喜欢猫。
  但他更不喜欢看见以强凌弱的事。
  猫有几斤?
  人有多重?
  以人的脚去踢猫的肚子,这绝对是以强凌弱!
  他向来欣赏打虎英雄。
  打虎者,英雄也。
  但一脚把猫儿踢去的人,却肯定是个混蛋!
  濮阳胜不喜欢混蛋。
  尤其是欺善怕恶的混蛋。
  所以,虽然他不知道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谁,也不知道他这个皮袋,手上的钩子是什么来历,就已决定要给这人一个难忘的教训!
  拳风“呼”的一声响起。
  但濮阳胜却没有打着别人的鼻子。
  这陌生人的钩子却已经勾住了他的咽喉。
  濮阳胜的咙喉发出了一阵“格格”声响。
  他想说话,但却没有说出来。
  陌生人冷冷一笑,对他说:“我现在只要稍为用力就可以把你的喉管戳穿。”
  濮阳胜吸了口气,终于说道:“你是谁?”
  陌生人冷冷道:“我是杀手。”
  “杀手?”濮阳胜的眼睛闪动着:“是谁派你来杀我?”
  陌生人忽然把钩子收回。
  濮阳胜摸了摸脖子,手掌有点湿濡。
  他的脖子在流血,但却并不致命。
  只是,这个脸也未免丢得太大了。
  若是换上别人,也许会很不服气,再向这陌生人决战。
  但濮阳胜却没有这样。
  他知道自己刚才是有点酒意,所以才看错这个人。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他已吃了亏,再动手只有自取其咎。
  所以,虽然他极不喜欢这个人,但仍然不敢再次轻举妄动。
  这位陌生人沉默了半晌,环顾四周一眼。
  这时候,镇英镖局的人包围了上来,人人都是摩拳擦掌。
  但濮阳胜却伸手阻拦住,不让他们动手。
  陌生人目注着濮阳胜,淡淡道:“你这条命不值钱,我怎会杀你?
  濮阳胜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你到底是来找谁的?”
  陌生人道:“找你!”
  “找我?”濮阳胜一怔:“你刚才不是说,不是来杀我的?”
  陌生人缓缓道:“我现在虽然不是来杀你,但却有件事要跟你谈谈。”
  濮阳胜道:“咱们之间,有什么事可谈?”
  陌生人盯着他沉默了很久才回答:“你现在必须要雇请一个杀手,去对付一个人。”
  濮阳胜脸上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陌生人道:“因为这个人若不死濮阳玉就会活不下去。”
  濮阳胜一呆:“这是什么道理?”
  陌生人道:“因为濮阳玉在三天之前,在咸阳古道上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
  “有这种事?”濮阳胜沉着脸:“怎么我从来都没听他提起过?”
  陌生人道:“因为他自己知道,即使你全力支援他,他也逃不过这场可怕的劫难。”
  濮阳胜道:“他究竟杀了谁?”
  “卫宝官。”
  “卫宝官?他是什么人?”
  “他是个纨绔子弟,武功平平,相貌平平,但跟随在他左右的人,却全是江湖上极可怕的黑道高手。”
  濮阳胜皱了皱眉:“这些人是谁?”
  陌生人缓缓道“‘鬼衣侯,秦迟、‘无面天魔’海寻月、‘毒木郎’费西园,有时候,甚至‘南北大盗’百里追和上官杀也会跟随着他在一起。”
  濮阳胜脸色骤然变了。
  “这卫宝官究竟是个什么人?”
  陌生人轻轻叹了口气:“他的父亲就是‘血公爵’卫天禅。”
  濮阳胜呆住。
  他缓缓的转过身子,盯着濮阳玉。
  这时候,濮阳玉已站在他身边。
  “这……这……”濮阳胜吸了口气,才说得出声:“这是不是真的?”
  濮阳玉沉默了很久,才缓缓的点点头。
  刹那间,濮阳胜的脸色苍白如雪。
  他忽然瞪着眼睛,说:“你可知道卫天禅是个怎样的人?”
  濮阳玉点点头:“师父也曾经对我提及过这人,他是‘神血盟’盟主。”
  “不错,”濮阳胜的日光有如猛兽:“你可知道,连当今武林八大门派,都不敢招惹神血盟的人吗?”
  濮阳玉的眼睛眨了眨:“我知道。”
  濮阳胜不停的冷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难道你以为自己是个天下无敌的第一高手?”
  濮阳玉摇头:“我不是。”
  “你当然不是!”濮阳胜盯着他:“就算是你的师父五龙上人,他也不敢开罪神血盟的人!”
  濮阳玉道:“这却是错了。”
  濮阳胜一怔。
  “这是什么意思?”
  濮阳玉慢慢的说道:“师父已杀了元面天魔海寻月,而且还伤了南北大盗之一的上官杀。”
  濮阳胜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你为什么会跟这些魔头发生冲突?”
  濮阳玉道:“因为师父在三年前,曾在大名府易大先生的家里杀了一个人。”
  濮阳胜道:“他杀了谁?”
  濮阳玉道:“这人欧守诚,江湖上的朋友都叫他‘老实先生’。”
  濮阳胜眉头一皱。
  “你师父为什么要杀这个老实人?”
  濮阳玉道:“理由就是因为这个被誉为老实先生的人,原来绝对不老实。”
  濮阳胜道:“哦?连老实先生也不老实?”
  “不错,”濮阳玉叹了口气道:“因为他这种老实的形貌,本来就是伪装出来的。”
  濮阳胜问道:“他不老实的地方在哪里?”
  濮阳玉道:“他表现上装作与世无争,不求名利,但实际上,却是神血盟的‘神鸽’。”
  “神鸽”濮阳胜有点不懂。
  “神鸽就是神血盟中专门负责刺探敌方消息的卧底:““易大先生岂非一直都很信任他?”
  “不错,他在易大先生的家里,已是八年来唯一的大总管。”
  “易大先生是富甲一方武林大豪,门下弟子高手辈出,这欧守诚潜伏其间,有何企图?”
  濮阳玉说:“易大先生虽然重用欧守诚,但他手下最可怕的两个人,却是‘笑鹤’钱青,及‘七指神鹰’云战衣。”
  濮阳胜道:“这两人在江湖上人称‘鹰鹤双奇’辈份虽然不高,但却都是身手不凡,未满三十之龄就已名列‘北地龙虎榜’之上。”
  濮阳玉道:“这两人最可怕的地方,并不在于武功,而是一股丧气。”
  “垂头丧气的人怎会可怕?”
  “这个‘丧气’的解法,却不是这样,而是解作‘不怕丧命的气概’。”濮阳玉缓缓道:“他们与敌人交手,每一招都绝不留余地,一上来就是‘你不死我死’的打法。”
  濮阳胜道:“这岂非迹近乎死士的作风?”
  濮阳玉道:“他们不算是死士,最少每一战,他们仍然能够保存着自己的生命,并不象那些死士,”一出战即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
  濮阳胜道:“他们纵然不算是死士,但那股狠劲也相差不远了。”
  濮阳王道:“死士之所以成为死士,是因为他们的武功通常都不算高,所以才不得不以拼死的方式去完成任务。”
  濮阳胜道:“但鹰鹤双奇却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
  濮阳玉道:“所以他们绝不容易死在敌人的手下。”
  濮阳胜道:“他们又和老实先生有什么关系?”
  濮阳玉道:“没有半点关系。”
  濮阳胜道:“正因如此,所以欧守诚就想对付他们?”
  “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濮阳玉道:“因为要杀易大先生,这两个人就绝不能活着。”
  “他们不死,谁也休想接近得了易大先生。”
  “欧守诚确有点门道,终于把笑鹤钱青骗到一座义庄里。”
  濮阳胜奇道:“钱青怎会来到义庄的呢?”
  濮阳玉道:“钱青一向自诩不怕鬼,欧守诚抓住了一个机会,在他喝得酪叮大醉的时候,向他说义庄里有鬼。”
  濮阳胜又问道:“钱青是不是不肯相信?”
  “当然,”濮阳玉说:“但他却要欧守诚带路,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濮阳胜道:“结果怎样?”
  “那本来就是个圈套,”濮阳玉道“当钱青来到义庄的时候,就已经遇到伏击。”
  濮阳胜道:“他死了?”
  濮阳玉叹道:“他死了,而且还死得很惨。”
  濮阳胜眉头一皱:“鹰鹤双奇少了一个,余下来的七指神鹰恐怕也很不妙。”
  “的确不妙,”濮阳玉道:“他那时候还没有怀疑到老实先生,还听信其言,以为凶手是大名府铁拳帮的人。”
  “铁拳帮帮主洗南峰是个有勇无谋之夫,云战衣若对他有所误会,后果岂非更是不可想象?”
  “不错,但就在云战衣要与洗南峰决一死战的时候,师父却突然出现。”
  “师父?你说的是不是你的师父五龙上人?”
  “正是,”濮阳玉说:“师父揭穿了欧守诚的假面具,把他的身份揭露。”
  濮阳胜道:“云战衣肯相信吗?”
  濮阳玉道:“初时,他还是半信半疑但欧守域却突然发难,以暗器袭击云战衣。”
  濮阳胜道:“这岂非暴露了身份,不打自招?”
  濮阳玉道:“大概这个老实先生那时候已看出,师父己掌握着不少有力的证据,不由云战衣不相信。”
  “所以,他就不顾一切,来一个先发制人?”
  “不错。”
  “后来怎样?”
  “云战衣闪开了暗器,师父却同时一掌击在欧守诚的胸膛上。”
  “五龙神掌独步江湖,这老实先生可挨不住了罢?”
  “他的确挨不住,终于死在师父的掌下!”
  “干得好。”
  “但也就是因为这一件事,师父与神血盟结下了不可化解的梁子。”
  濮阳胜叹了口气:“你是他的衣钵传人,自然也难免受到牵连。”
  濮阳玉道:“师父的事,也就是弟子的事,我自然不能置身于事外。”
  濮阳胜道:“但你又怎会杀了卫宝官呢?”
  濮阳玉道:“他要追杀咱们师徒,率众而来!”
  濮阳胜道:“你们两师徒没事,反而把卫宝官杀了?”
  濮阳玉道:“我是没事,但师父…”
  “上人怎样了?”
  “他跟无面天魔海寻月互挤三掌,虽然海寻月当场毕命,但师父也受了很沉重的内伤。”
  濮阳胜道:“他现在在哪里?”
  濮阳玉目光一转,落在那陌生人的脸上。
  陌生人缓缓道:“他绝对死不了。”
  濮阳胜一怔:“他在你手上?”
  陌生人道:“没有我,他早已死在路上。”
  濮阳胜忽然盯着弟弟,问:“他究竟是推?”
  濮阳玉沉默了片刻,才说:“他是个杀手,只要你付得出代价,他就可以为你去杀任何人,包括血公爵卫天禅在内。”

  三

  二十年来,敢去杀血公爵的杀手,总共有三个。
  每一个出现在二十年前,血公爵之死敌“淮阳第一魔”田逢劫,花了十万两,聘请当时号称“斧不留痕”的李神工,在中秋之夜砍杀卫天禅。
  李神工那时候已年逾五旬,而且晚年得子,本已无意再执杀人利斧,以杀人为业,但十万两这个数字,却无疑是极其诱惑的。
  李神工操杀手之业己三十年,虽然杀人不算多,但杀的全是最难对付,也是别的杀手不敢轻易去杀的人。
  三十年来,他从未失手过一次。
  但他接下这一次的买卖,却铸成了大错。
  在中秋之夜,卫天禅没有被杀,甚至没有见过李神工。
  因这这个名噪大江南北的杀手,还没有找到血公爵,就已死在血公爵麾下的“四绝”手下。
  三年后,“淮阳第一魔”田逢劫与“四绝”狭路相逢,结果“四绝”其中一人瞎了眼睛,另一人跛了左腿。
  但田逢劫却被剁为肉酱。
  十二年前,“自圣府”门下第一号杀手吕续,受人所雇,于西湖金叶画舫中,行刺卫天禅。
  吕续当时年方三十,七七四十九式“亡魂绝命刀”自出道以来未曾一败。
  但他面对卫天禅,只发出了七刀。
  第八刀,他再也发不出去。
  因为卫天禅已捏碎了他的头颅。
  死人不会发刀。
  经此一战,当时武林中再元杀手敢杀血公爵卫天掸。
  直到三年前,江湖上又冒出了一个身手不凡的杀手。
  此人无名无姓。
  也没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只知道他手中一剑,乃天下著名之“巨阙”。
  “巨阙”乃前古神兵利器,且己在江湖上失落多年。
  但这无名杀手之“巨阙”,却绝非赝品。
  剑是利器。
  人也是绝顶高手。
  但是这无名杀手,终于死在卫天禅掌下。
  他在大除夕之夜,从一湖底杀出,飞击正在渡桥的血公爵。
  结果,血公爵衣履被割破,但人却安然无恙。
  死的不是他,而是这无名杀手。
  自此之后,血公爵在人们的心目中,几乎已变成了一个半神半魔,不可侵犯的奇人。
  李神工、吕续以至无名杀手,全是杀手行业中顶尖高手。
  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能伤害得了卫天禅,反而全都丢了性命。
  这些武林轶事,濮阳胜早已听得太多了。
  这陌生人是谁?
  他可以杀得了血公爵?
  濮阳胜怔怔的瞧着这个陌生人。
  “你究竟是谁?”
  “舒铁戈。”陌生人终于说出了他的名字。
  “你就是‘九绝飞狐’舒铁戈?”濮阳胜不由一怔。
  “是的!”
  濮阳胜吸了口气。
  “九绝飞狐”舒铁戈虽然年纪不算大,但却已出道江湖十余年。
  他是个杀手。
  一个名震江湖的第一流杀手。
  在他提着的皮袋里面,总共有九件武器。
  他手里每一件武器,都配合着一种独特的武功。
  而每一种武功,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绝艺。
  “九绝飞狐”之名,绝不是让人白叫的。
  毫无疑问,这位杀手在江湖上的名气,绝对不会比昔日的李神工、吕续及无名杀手稍逊。
  但他能杀得了卫天禅吗?
  濮阳胜又愣住了半天。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吐出口气,说道:“就算我相信你能杀得了卫天禅,但酬金方面……”
  舒铁犬淡淡道:“我不要银子。”
  “不要银子?”
  “嗯。”
  “那更难办,不要银子,当然是要金子了。”
  “也不是要金子。”
  濮阳胜的脸突然发红:“你究竟想要什么?”
  舒铁戈沉默了很久,才说:“一口棺材。”
  “舒老弟,你在开什么玩笑?”濮阳胜不由两眉一皱。
  舒铁戈摇摇头:“我绝不是在开玩笑,昨天贵镖局接了一趟棺材镖,要把一口棺材送到长安,对不?”
  胰阳胜一呆。
  “你是……”
  “我就是想要了这口棺材。”
  “这怎么可以?”濮阳胜道:“而且,它根本就不是什么宝贝,里面的确装着了一个死人。”
  舒铁戈道:“这一点,不劳总镖头担心,我要的只是这口棺材而已。”
  濮阳胜双手乱摇:“这东西并不是我的,就算你很想要,我也无能为力。”
  舒铁戈道:“你可知道,棺中人是谁吗?”
  濮阳胜道:“托付棺木者,说棺中人是个从长安到此经商的旅客,但不幸身罹奇疾,终于与世长辞。”
  舒铁戈道“托付棺木之人是谁,总镖头又可知道?”
  濮阳胜道:“何一勇,是何家客栈店主。”
  舒铁戈冷冷道:“何一勇为什么要把一口棺木,一个死人运到长安,总镖头又可会知道?”
  濮阳胜道:“死者是长安人,叶落归根,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舒铁戈沉声道:“这一趟棺材镖,何时赴运?”
  濮阳胜道:“明天一早,就由谭镖师,傅镖师动身运送。”
  “不必了。”舒铁戈冷冷道:“这口棺材,就交给舒某来发落罢。”
  濮阳胜一怔,继而摇头道:“此事万不能,这岂非是砸了敝镖局招牌吗?”
  舒铁戈冷冷一笑:“令弟闯了这么一个大祸,难道你就不想解决卫天禅?”
  濮阳胜道:“这和棺材是两回事!”
  舒铁戈冷笑道:“你错了,棺中人根本未死!”
  濮阳胜一凛:“你怎知道棺中人仍然活着?”
  舒铁戈道:“躺在棺材里的,乃神血盟中,号称‘妖王’之阴地灵!”
  “是阴地灵?”濮阳玉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
  舒铁戈冷冷一笑:“‘妖王’有一最大本领,就是装死!”
  濮阳胜道:“他为什么要混进棺材里呢?”
  舒铁戈道:“他在等一个人。”
  “等谁?”
  “令弟濮阳玉!”

  四

  夜更深。
  镇英镖局大厅里,一片沉寂。
  一口棺材,放在大厅中央。
  在棺材两旁,都有小几,几上白始烛燃得正明亮。
  忽然间,一阵阴冷的风吹过。
  烛光摇幌,厅外掠进了一条人影。
  来脊一身白衣,手提皮袋,正是“九绝飞狐”舒铁戈。
  舒铁戈神色深沉,缓缓地从皮袋里拿出了一柄斧头。
  那是一柄银斧。
  他提着银斧,一言不发,走到棺材旁边,忽然向棺盖一,斧劈下。
  “格咯!”
  一声巨响,棺盖破裂。
  但棺盖并不是给银斧砸破的。
  因为银斧还没有劈在棺盖上,棺盖已突然从里面爆裂开来。
  一把鬼头大刀,破棺而出,疾斩舒铁戈。
  “铿!”
  刀斧交击,迸出一蓬星火。
  舒铁戈冷笑,身形依旧屹立不动。
  “阴先生,你现在大概已可以钻出来了。”
  棺盖终于移开。
  棺中冒出了一个人。
  这人的手里,仍然握着一把重二十九斤的鬼头大刀。
  但舒铁戈却呆住了。
  因为这个从材里冒出来的,居然是个眼波明媚,朱唇贝齿的绍色少女。
  “是你……”舒铁戈终于说出了两个字。
  “当然是我,”这少女的脸色忽然沉下来:“你想死了?居然用天雷银电斧来对付我!”
  舒铁戈叹了口气:“我怎知道你会躺在棺材里?”
  少女瞪着他:“你连棺材里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就用斧头劈下去,这算是什么规矩?”
  舒铁戈道:“我的规矩,是收钱,杀人!”
  少女冷冷一笑:“你收了什么人的钱?居然连我也要杀了?”
  舒铁戈皱着脸:“你别无理取闹好不好,也不怕别人看见笑话。”
  “笑话的可不是我,而是你这个糊里糊涂的杀手!”少女嘿嘿一笑。
  舒铁戈忽然脸色一寒:“你别装神弄鬼了,妖王阴地灵在哪里?”
  少女默然半晌,缓缓道:“你以为天下间只有你才能杀得了妖王?”
  舒铁戈盯着螂:“你已经干了他?”
  少女道:“不错。”
  舒铁戈叹了口气:“这一次,你又找到了什么高人相助?”
  少女两腮胀红道:“你老是看不起我,难道凭我的武功,还对付不了区区妖王吗?”
  舒铁戈道:“知妹莫若兄,妖王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倘若连你也杀得了他,我刚才也不必动用天雷银电斧了。”
  “亏你还敢说出口!”少女又生气起来:“我若没两下子,刚才岂非已变成斧下冤魂啦?”
  舒铁戈冷冷一笑:“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我不来了!”少女突然一挥掌,把半边棺材震了个稀巴烂:“你老是欺负我,我回去要告诉师父……”
  “唉,算是我怕你九分好了,”舒铁戈吐出口气:“但这淌浑水,你最好还是别插手!”
  少女昂着脸:“我偏就喜欢插上一手,你不高兴,可以干脆杀了我。”
  “这算是什么话了?”
  “你妹子的肺腑之言”
  舒铁戈沉着脸,却是作声不得。
  突听一人叹了口气,道:“我一直以为自己糊涂,连死人活人部分不清楚,想不到你也不比我强胜多少喽!”
  濮阳胜大步的走了进来,濮阳玉紧随其后。
  舒铁戈脸上木元表情,只好说:“这是舍妹美盈。”
  濮阳胜看着那少女,道:“棺材里的,本来是个男人。”
  舒美盈微微一笑。
  “你以为他已经死了?”
  濮阳胜一怔,继而苦笑道:“他看来真的像个死人。”
  舒美盈又是一笑,盯着他缓缓道:“我看你也真的像个聪明人。”
  濮阳胜叹了口气:“只可惜我其实是个笨人,连妖玉混进了镖局里来也懵然不知。”
  舒美盈道:“但你现在不必担心了,因为这个老是喜欢装死的妖王,已经弄假成真,再也活不下去。”
  舒铁戈看着她:“究竟是谁干的?”
  舒美盈摇摇头:“我不说。”
  “为什么不说?”
  “因为不高兴。”
  “你要怎样才高兴?”
  “等到悲大师不会再悲哀的时候,我就会高兴了。”舒美盈慢慢的说。
  烛光之下,她的脸色仿佛变得阴晴不定。
  看样子,她现在的确很不高兴。
  听见了“悲大师”这三个字,濮阳胜的脸色陡地变了。
  舒铁戈也是眼色一变:“你是说北天山绝乐谷的悲天和尚?”
  舒美盈盈点点头:“在北方,他叫悲天和尚,但中原的人,都叫他悲大师。”
  舒铁戈神色凝重:“你怎会惹到这凶僧的头上去?”
  舒美盈瞅了他一眼,生气地说:“不是我去惹他,而是他要惹我!”
  舒铁戈道:“好端端的,他怎会来惹你?”
  舒美盈道:“他本来是好端端的,我也是好端端的。但自从他的弟子绝仙和尚断掉双手之后,他就不肯放过我了。”
  舒铁戈脸色一变。
  “是你砍掉了绝仙和尚的手?”
  舒美盈道:“对付不规矩的人,这是最有效的方法。”
  舒铁戈道:“这是谁说的?”
  舒美盈道:“是师父。”
  舒铁戈吐出了口气:“但你可知道,这凶憎是什么人?”
  舒美盈道:“不管怎样,现在一切已成为事实,我现在给人欺负,你是不是想见死不救?”
  舒铁戈冷冷一笑:“悲大师武功深不可测,而且出没无常,你就算死在他的手中,我也是没有办法。”
  舒美盈哼的一声:“我早就知道,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你的眼睛里只有白花花的银子,难怪别人都说你是一只无情的狐狸。”
  舒铁戈抽了口凉气,只好默然不语。
  “江湖上有种人,是凶惯了的,”濮阳胜忽然叹息一声,缓缓道:“他们不断的欺负别人,但别人若有半点对不起他们,就会引起轩然巨波。”
  舒美盈黛眉一蹙,瞧着他:“你的话好象很有道理,但这种道理却是连三岁小孩都会说的,那么说来又有什么用?是不是把咱们兄妹当作是白痴?”
  舒铁戈立刻制止她说下去。
  “美盈,不得如此无礼。”
  濮阳胜先是一怔,继而苦笑。
  “舒先生,实不相瞒,我对你这个人,本来没有什么好感。”
  “我这种人,人见人怕,人见人憎,那是很自然的事。”
  一旦现在看来,你又并不象是可憎之人。”
  舒美盈冷冷一笑:“在强敌当前之际,你们却婆妈不休,我……”
  “你住口!”舒铁戈修地喝止:“你再口没遮挡胡说八道,我揍你!”
  舒美盈冷冷道:“你不揍我,就是龟儿子!”
  濮阳胜一怔。
  因为她说着这最后一句说话的时候,一双美丽的眼睛并不是看着她的大哥,而是盯在屋梁上。
  屋顶上有人!
  舒美盈的说话,原来只是幌子。
  她是在制造机会,掩护舒铁戈出手,对付屋顶上那人。
  舒铁戈当然出手。
  他出手当然并不是揍舒美盈,而是身形高拨逾丈,直向屋顶上疾冲。
  濮阳胜暗叹了口气,忖道:“这劳什子屋顶完了。”
  这屋子的结构,本来是很牢固,就算是每天刮三场暴风雨,它看来也可以支撑三五百年左右。
  但舒铁戈一冲上去,这屋顶真的立刻就完了。
  它穿了一个大洞。
  现在这个大洞,最少可以让三条公牛同时钻出去。
  濮阳胜皱了皱眉,喃喃道:“撞穿一个小洞也就够了,这样倒象是拆屋子。”
  舒美盈一笑。
  “你心疼?”
  “不,只是有点胃疼。”
  “人家不见了银子,或者是要破财的时候都只会心疼,你怎会胃疼起来的?”
  “因为我忽然饿了。”
  “要不要弄点吃的?”
  “最好不过。”
  “你想吃什么?”
  濮阳胜苦笑了一下,道:“吃屋顶上那人的肉。”

  五

  虽然屋顶上已穿了一个大洞,但却很热闹。
  因为在上面动手的,居然有七八个人之多。
  舒铁戈怎样也想不到,屋顶上原来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由此可见,这群人的轻功,实在不寻常。
  等到舒美盈发觉到有点不对劲的时候,舒铁戈已从屋顶那个大洞掉了下来。
  洞是他自己撞穿的。
  他现在却又从这个大洞掉下,倒是“肥水不过别人田”。
  舒美盈连脸都白了。
  “你怎么啦?”她扶起了舒铁戈。
  舒铁戈的眼睛紧闭着,他好像受伤不轻。
  “大哥,你别死!”舒美盈差点没哭了出来。
  舒铁戈还是没有反应。
  “大哥!,我以后一切都听你的说话了,我只求求你,别丢下我,大哥……”
  这两句说话,倒真是奏效了。
  舒铁戈忽然睁大了眼睛,睁得比荔枝还大。
  “在你还没有做曾祖母之前,大哥绝不会丢下你不顾而去,这样可以了罢?”
  舒美盈一怔。
  “你……你没事?”
  舒铁戈还没有回答,屋顶上已有人大笑着说道:“他中了贫道一记‘装蒜神掌’,不出八百年内,就会无疾而终,死未?”
  一声“死未”,舒美盈不由大叫起来:“我不来了,原来你们在装神弄鬼。”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屋顶那个大洞已跳下了八个人。
  濮阳胜看得连眼都花了。
  第一个跳下来的,是个脸长须短,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
  第二个跳下来的,是个只有一只右眼的老太婆,她左手提着一个篮子,右手侍着一把秤,。
  第三个是老叫化,他衣衫褴褛,千补万补,但脚上却居然穿着一双缕金线的鞋子。
  第四个是胖子,他手摇大折扇,气派魁宏,十足象个腰缠万贯的大商家。
  第五个是花枝招展,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红裙妇人,她身材动人,脸上总是带着几分骚媚人骨的笑意。
  第六个是灰衣汉子,他腰佩双刀,面罩寒霜,好象天下的人都开罪了他,和那红裙妇人相比,刚好完全相反。
  第七个是侏儒,他的个子只有三尺半高,但却己须眉皆白,、看来最少已年逾七旬开外。
  最后一人,穿一袭黄金滚花袍,方脸,唇上留着两绺胡子。
  他神采飞扬,成熟而健康,是一个很好看,很潇洒的男子汉。
  当然,世间上必定曾有一种人,认为他不好看。
  这种人就是讨厌男人长着两络胡子的人。
  一看见这个留两绺胡子的男人,舒美盈就忍不住跳了起来。
  她气呼呼地冲上前,自玉般的手指几乎指在这人的鼻尖上。
  “你怎么不听我的命令,在我还没有叫你出来之前就和他们混在一起?”
  这男人悠然一笑:“这个‘混’字,太难听了罢?”
  濮阳胜已忍不住走了过来,问这男人:“你是不是那个铁凤师?”
  这男人微笑说:“你看我像不像辣手大侠?”
  濮阳胜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眼,才道:“很像,很像。”
  这男人道:“你见过铁凤师没有?”
  濮阳胜摇摇头,道:“没有,从来都没有。”
  这男人道:“既然你连铁凤师的样子都没有见过,又怎能说我很像铁凤师?”
  濮阳胜道:“虽然我没有亲眼会见过铁凤师,但却听人说过,他就是像你这副样子的。”
  这男人叹了口气,道:“武林中像我这副样子的人,没一万也有八九千,岂不是到处都是铁凤师吗?”
  濮阳胜搔了搔脖子,讪讪一笑,说道:“那么,是我自己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舒美盈却冷冷一笑道:“你倒是没有弄错,除了他之外,世间上又有谁的胡子会比他长得更加难看?”
  濮阳胜一愣。
  他怔怔的瞧着这男人:“你果然是铁凤师?”
  这男人苦笑了一下,道:“你果然有眼光,因为就算别人也长着这种胡子,也一定不会像我那么难看。”
  濮阳胜一笑,“哪里……哪里!”
  舒美盈“哼”的一声:“蛇鼠一窝,物以类聚。”
  铁凤师道:“还有没有?”
  “有!你们都是一丘之貉,都是不知所谓的武林混蛋!”
  只听那瘦道人呵呵一笑:“辣椒仙子果然名不虚传,够辣味,够劲儿。”
  老太婆狠狠地瞪着唯一的眼睛,冷笑道:“牛鼻子,你别老是期负小孩子好不好?
  舒美盈又嚷了起来:“谁说我是小孩子了?”
  老太婆笑骂道:“小妮子不知天高地厚,总有一天会遇上吃人的豺狼。”
  “我不怕豺狼,就只怕豺狼遇上了我兜远走!”舒美盈挺起了胸膛。
  那红裙妇人笑了起来。
  “妹子说得对极了,管他来的是豺狼还是豹子,他们吃人,我们却吃他们的心肝。”
  胖子忽然冷冷一笑,一把大折扇差点没拨在红裙妇人的脸庞上:“豺狼豹子你也许不怕,但六根未净的和尚,可不好对付了罢?”
  红裙妇人“唷”的一声:“老赌精在这里,你少提秃驴好不好?”
  那侏儒老人立时应和:“对!每次看见光头和尚,老夫就大大的不吉利,总之,少提和尚,少提和尚!”
  胖子“哼”的一声:“简直是疯了一半,傻了另一边!”
  侏儒老人勃然大怒道:“你在放什么屁?”
  穿金鞋的老叫化插口笑道:“他是天下第一号大腹贾,放的当然是天下第一号大屁!”
  侏儒老人冷冷道:“什么大腹贾?他干的买卖,有几宗是赚钱的,三十年前,人人都知道山西欧阳世家富甲一方,但现在,这招牌恐怕连一两银子都不值了,这种生意人,我看他还不如早点跳河划算一点。”
  老太婆忽然沉声说道:“老赌精,你这样说话可就不对了。”
  侏儒老人冷冷一笑道:“老夫哪里不对?”
  老太婆说道:“胖子虽然散尽千万家财,但一生救人无算,光是八年前黄河水灾,他就已花了八十万两银子,而你呢?你这一辈子除了赌之外,还干过几件好事呢?”
  侏儒老人一呆,答不上。
  “算啦!老叫化一面搔痒,一面大声说:“咱们现在不是来吵架的,再闹翻下去,不必臭和尚杀到,咱们已自己打得一团糟。”
  红裙妇人淡淡一笑。
  “这才像句人话嘛。”
  直到这时候,濮阳胜忍不住问:“你们是谁?”
  他这四个字才出口,有人捧腹大笑。”
  大笑的是那个侏儒。
  他笑得好像连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濮阳胜眉头一皱:“老丈,有什么事值得老人家笑得这么厉害?”
  老侏儒的笑声立刻又停下来,脸上也再没有半点笑意。
  他脸上表情的变化真大,就像是在刹那间换掉面谱的戏子。
  老侏儒寒着脸,冷冷道:“我们是什么人,你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这岂非天下的笑话?”
  濮阳胜脸色也是一变:“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
  老侏儒“哼”的一志:“没见识!”
  老太婆摇摇头:“老赌精,你是越来越蛮不讲理了。人家从未见过咱们七人,又怎能怪他不知道咱们是谁?”
  老侏儒道:“他也没见过铁凤师,怎么一猜就猜得出来?”
  老太婆道:“铁凤师的胡子虽然不是用黄金铸造,但就算有人用一箱金子来换他的胡子,恐怕他也不会答应。”
  老侏儒冷冷一笑:“别人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想不到这年头居然连胡子都金不换了。”
  铁凤师没有反应,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别人在谈论自己的胡子。
  濮阳胜忽然大声道:“我现在想知道,你们是谁?”
  老太婆首先说:“老身叫胡小翠,外号是一目了然。”
  老侏儒冷笑:“快八十岁了,还叫小翠!”
  濮阳胜忍不住道:“这名字是父母定下来的,小时候叫小翠,难道老了就叫老翠了不成?”
  胡小翠吃吃一笑:“还是总镖头有见识。”
  胖子折扇一摇,道:“洒家乃山西欧阳村人氏,叫欧阳阔。”
  红裙妇人眼波流动,微笑道:“奴家蔡红袖,有人叫奴家贵妃,也有人叫奴家祸水,你喜欢怎样称呼,悉随尊便,无任欢迎。”
  中年瘦道人繁荣一笑:“贫道法号死未,来自广东,无论是谁让我不高兴,他就死定了!”
  “放屁!”老叫化道:“卫天禅使你不高兴久矣,他现在还是神气得要命,你这广东牛鼻子,唔该你返乡下耕田!”
  死未道人正待发作,蔡红袖已按住了他:“别动肝火,你一发脾气,奴家就心疼啦。”
  死未道人遇上了蔡红袖,就像是大火遇上了洪水,立刻火气全消,只是怪笑不语,濮阳胜盯着老叫化:“这位又怎样称呼?”
  老叫化把脚上金鞋一幌,笑道:“我这个老叫化的招牌,就在脚上。”
  蔡红袖道:“他是广西著名的金脚带,他的金脚,简直比毒蛇还更要命。”
  死未道人冷笑道:“也臭得要命!”
  金脚带白眼一翻:“你是不是偷脱过我的鞋子?嗅过我的金脚滋味?”
  “放……”死未道人正要骂人。
  “别放肆!”老侏儒忽然大喝:“老夫在此,你们谁都不准放……放厥辞!”
  濮阳胜道:“你是……”
  老侏儒冷然道:“老夫是老赌精,至于姓名,早已输掉,不提也罢!”
  濮阳胜大奇:“姓名也可以输得掉的吗?”
  “为什么输不得?”老赌精冷冷道“银子赌得性命赌得,姓名也同样赌得!”
  金脚带怪笑一声,道:“他初出道江湖,就遇上了三十年前的一代赌王南宫千,结果不但输了身上所有的银票,而且最后还把姓名都输掉。”
  “有这种事?”濮阳胜不由一笑。
  “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好笑?”老赌精怒道:“老夫自从输掉姓名之后,誓言以后不再提名提姓,这是输得起,不赖帐!”
  死未道人哂然道:“你敢提名提姓,难道不怕南官千割了你的舌头?”
  老赌精“呸”一声“死牛鼻子,来来来!老夫跟你赌一手!”
  “赌什么?”
  “赌命!”老赌精摩拳擦掌,好像一口就想把死未道人吞掉。
  蔡红袖大为不悦!
  “老赌精,你是不给奴家面子了?”
  老赌精一呆:“贵妃,你真的帮着那个死牛鼻子?”
  “谁都不帮!”蔡红袖冷冷道:“你们要拼命,快滚开去,以后再也不是七星帮的人!”
  金脚带哈哈一笑:“这也不错,七星帮若解散了,我这个老叫化第一件事要干的享,就是……”
  “你就怎样?”胡小翠寒着脸:“是不是要答谢神恩,高呼阿弥陀佛?”
  “不!小翠姐姐你误会了。”金脚带忙音着脸,说:“我是说,七星帮若解散了,我这个老叫化第一件要干的事,就是大哭六场!”
  胡小翠盯着他:“为什么要大哭六场?多一场少一场不行吗?”
  金脚带笑了一声,道:“除了老叫化自己之外,你们总共是六人,如果少一个老伙伴就哭一大场,那么少六个不就该哭六大场吗?”
  胡小翠冷冷道:“只怕你不是哭六场,而是大笑六场。”
  金脚连忙道:“绝无此事!绝无此心!”
  濮阳胜不禁问:“你们七星帮的帮主是谁?”
  一人随即回答:“是我。”
  濮阳胜转身望去,看见一张冷冰冰的脸。
  七星帮的帮主,居然是那个腰佩双刀的灰衣汉子。

  六

  濮阳胜盯着这灰衣人,灰衣人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在下濮阳胜,请问尊驾是……”
  “无情刀秦斩。”
  “秦斩?无情刀?”
  “不错,刀本无情,谁若认为刀也有情,这人就注定是个活刀靶子。”
  “尊驾贵庚?”
  “四十五。”
  “是你组织这个七星帮的?”
  “不错。”
  “所为何事?”
  “消灭神血盟!”秦斩的目光,忽然落在濮阳胜的脸上。
  濮阳胜忽然全身一冷。
  他一直都觉得七星帮这群人很有趣。
  但现在,他给秦斩这么一瞧,瞧得全身毛管都直竖起来。
  秦斩一开口,其余六人噤若寒蝉。
  连老赌精也不敢大放厥辞了。
  甚至连蔡红袖也风骚顿减。
  只有一人在笑。
  铁凤师。
  “妖王已死,各位不必担心这个阴险的家伙了!”舒美盈忽然说。
  舒铁戈盯着铁凤师,道:“是你把阴地灵干掉的?”
  铁凤师淡淡一笑:“倘若杀人就是凶手,那么我只是帮凶。”
  舒铁戈盯着舒美盈:“是你亲手杀了妖王?”
  舒美盈笑了笑,道:“有铁大哥帮忙,杀区区一个妖王,又算得上什么大不了的事?”
  舒铁戈叹了口气,道:“你们是在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舒美盈淡淡道:“铁大哥喜欢吃鱼翅,我也喜欢吃鱼翅,而这两个喜欢吃鱼翅的人,偏偏又在同一日到了青湖城,你认为我们会在哪里相遇?”
  舒铁戈笑笑:“一定是在金翅楼。”
  “你说对了。”舒美盈道:“而金翅楼泡制的砂锅鱼翅,和八宝醉仙鸡,也的确是没有让我们失望。”
  舒铁戈皱了皱眉:“但我还是不懂,你们怎会同日同时,到了青湖城?”
  舒美盈嫣然一笑,道:“难道你不知道,江湖上有个“寻人党’的组织?”
  舒铁戈一怔:“你花子多少钱才找到了钱大哥?”
  “不贵,只花了五千两,这笔帐就算在你头上好了!”
  “五千两?”
  “不错,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铁大哥,于是我们就在同日同时,在金翅楼大快朵颐。”
  “这一顿鱼翅,倒是贵得厉害。”舒铁戈苦笑。
  “鱼翅再贵也不怕,反正付帐的是铁大哥。”
  “我不是说鱼翅贵;而是‘寻人党’那五千两寻人费用贵得惊人!”
  舒美盈笑了笑:“那么,你是宁愿付鱼翅的帐,也不愿意付五千两了?”
  舒铁戈道:“这个自然。”
  铁凤师微笑着道:“那很好,请即付款。”
  舒铁戈道:“多少?”
  铁凤师道:“十万两。”
  舒铁戈瞪大了眼睛:“什么?吃一顿鱼翅要十万两?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阁下说多了一个‘万’字?”
  铁凤师淡淡道:“你没听错,我也没有说多半个字,为了这一顿鱼翅宴,我付了十张可以十足兑现的银票,每一张都一万两!”
  舒铁戈冷冷的道:“是金翅楼的老板疯了?还是你有神经病?”
  铁凤师道:“我们都很正常,老板没有疯,我也没有神经病。”
  舒铁戈道:“那顿鱼翅宴,何以值得十万两?”
  铁凤师道:“因为我若不付十万两,吃完鱼翅之后说不定就会给人抛进一口井里。”
  舒钦戈一呆:“谁敢把辣手大侠抛进井里?”
  “是我!”秦斩冷笑着说:“反正铁凤师这十万两,都是不义之财,而刚好我又急需这笔钱,所以就嘱咐金翅楼的老板把鱼翅的价钱改一改,改为十万两正!”
  舒铁戈眉头一皱:“你要十万两有何急用?”
  秦斩道:“买一柄剑。”
  “什么剑?”
  “铁剑。”
  “一柄铁剑,值得了多少钱?”
  “不多不少,刚好就是十万两。”
  舒铁戈又怔住:“剑呢?”
  秦斩道:“在碧水阁里。”
  舒铁戈道:“碧水阁又在何处?”
  秦斩道:“不知道。”
  舒铁戈一愣:“这算是什么玩意?白拿了人家十万两说要买剑,但却连这柄剑在哪里都还不知道,岂非荒天下之大谬?”
  铁凤师摇摇头。
  “不荒谬,一点也不荒谬。”
  舒铁戈嘿嘿一笑:“人家拿了你十万两,你却还帮着他说话?”
  铁凤师道:“不荒谬就是不荒谬,就算一刀砍掉我这个脑袋,还是要说一句:不荒谬!”
  舒铁戈道:“你且说出道理来!”
  铁凤师道:“因为碧水阁的主人,也就是卫天禅夫人。”
  舒铁戈呆住。
  铁凤师又道:“但卫天禅夫妇早已反目成仇,他们势成水火,大有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之势。”
  舒铁戈说道:“此事倒是从来未有所闻。”
  铁凤师道:“卫天禅的势力能扩展得这么快,全然是因为他在二十年前,得到了一个宝藏。”
  舒铁戈问道:“这个宝藏跟卫夫人有关吗?”
  铁凤师道:“那是她父亲的毕生积蓄,据说光是黄金,就己有三十万两!”
  舒铁戈深深的吸了口气。
  “卫天禅是怎样得到这宝藏的?”
  “杀岳丈,灭其家族八十余人。”
  “卫夫人呢?”
  “她很侥幸,在火海里逃脱。”
  “火海?”
  “不错,”铁凤师缓缓说道:“卫天禅心狠手辣,火焚家园,要把妻子一并杀掉。”
  舒铁戈冷冷一笑:“不愧是血公爵,果然灭绝人性!”
  铁凤师道:“但是这一场大火,却并没有烧死卫夫人,而她的儿子卫宝官,也早已经被卫天禅带走。”
  舒铁戈道:“其后又如何?”
  舒铁戈道:“把她救离火海的,是个名剑客,在卫夫人还没有嫁给卫天禅之前,他早已对卫夫人倾慕不已。”
  舒铁戈道:“这位名剑客又是谁?”
  铁凤师道:“唐千里。”
  “一剑震江南唐千里?”
  “正是。”
  “其后又如何?”
  “唐千里把卫夫人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然后把从不离身的一柄铁剑,交给卫夫人。”
  舒铁戈道:“唐千里呢?”
  铁凤师道:“远走天涯不知所踪。”
  舒铁戈道:“他不是很喜欢卫夫人的吗?”
  铁凤师道:“但卫夫人已是卫夫人,不再是昔日淡朴无暇的少女。”
  舒铁戈:“这很重要吗?”
  铁凤师道:“唐千里认为不重要,但卫夫人却不这样想。”
  舒铁戈道:“原来是卫夫人拒绝了他。”
  铁风师道:“唐千里是正人君子,从不强人所难,更不欺暗室。”
  舒铁戈道:“如今已事隔多年,那柄铁剑又有何用?”
  铁凤师道:“唐千里已死。”
  “他死了?”舒铁戈吃了一惊:“但江湖上却从未有人说过这件事。”
  铁凤师道:“他是静静地躺在床上病逝的,除了他的三个弟子之外,很少人知道这件事。”
  舒铁戈盯着他说道:“你又怎样知道的?”
  铁凤师道:“是其中一个弟子亲口向我说的。”
  舒铁戈道:“他是谁?”
  铁凤师道:“他就是秦斩。”
  秦斩用的不是剑,而是双刀。
  他居然会是名剑客唐千里的弟子?
  舒铁戈用诧异的目光盯着他:“是不是真的?”
  秦斩目光遥注远方,冷冷地说出了四个字。
  他说:“千真万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