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乘风《黑雁》

第五章 决胜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全集 
  没有人会相信发生的事,偏偏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了。
  金狼的额上已冒出冷汗,左手捧着右拳,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他这一只右拳,力逾千钧,坚若岩石,最少有好几个人会在他的右拳下变成残废,甚至死亡。
  但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一只右拳从今后起,已不再可能回复从前的旧观了。
  这只手已完全残废!
  他现在的表情,就像是从云雨弥漫的高峰里,忽然掉进了第十八层地狱时候的表情一模一样。
  蓝浪一拳打碎了金狼的右拳后,并没有乘胜追击。
  看他的神态,倒像只骄傲的猫,刚咬了老鼠一口,然后又在等待老鼠的第二次挣扎。
  不过金狼并不是一只老鼠,而是一头愤怒的狼。
  老鼠只会逃走和挣扎。但狼却会反扑过来,噬咬任何追逼牠的敌人!
  即使牠所受伤害很严重,也决不能轻视牠的反扑行动,很可能牠在垂死前的反扑,同样能令敌人置诸死地!
  世界上的确有种人,宁愿死也不愿意失败。
  金狼就是这种人。
  在这个大都市里,他有长胜不败的傲人纪录。
  这是他一直对自己最满意、最自豪的地方。
  从二十一岁那年开始,这里已没有任何人敢得罪他,更没有人敢讥笑他是个混血杂种。
  这是因为他的拳头,比任何人脑袋都硬的缘故。
  假如他长胜不败的纪录被毁,他将会觉得自己已彻底的失败。
  失败并不可耻。
  但却可悲、可怜。尤其是他们的圈子里,失败了一次,想东山再起简直就难如登天。
  何况他的右拳已经注定残废?
  所以,金狼第二次的反扑,是绝对不留余地的拚命出击!
  他的手里,已从杜文鸿的手下那处,弄来了一柄很沉重,但却已生了锈的大斧头。
  这柄大斧头长达三尺半,重二十八斤,虽然斧锋已锈迹斑斑,但保证一斧就能将一头大山猪劈为两段。
  金狼的右手虽被击碎指骨,但仍能将大斧头双手拿起,而且舞啸生风,来势汹涌已极。
  尽管金狼已摆出了一副拚命的姿态,蓝浪仍然静静地站在那里,纹风不动。
  他简直就比旁观者还更冷静得多。
  蓦地,一蓬斧影向蓝浪直罩下来。
  好快的一斧。
  但蓝浪反应之快,更加快得令人无法想象。
  他突然跳起来,用膝盖向金狼小腹下的那个地方撞去。
  金狼脸色又变,他想不到对方竟然会有此一着。
  虽然他已有拚命之意,但他还是不想在未死之前,就先做了个太监。
  他立刻抽斧后退。
  但蓝浪一点也不放松,猛地冲前,一拳就向金狼的腰间击去。
  金狼这一次不再回避,手起斧落,大斧迎头就向蓝浪劈下。
  就在这时,蓝浪的拳已缩回,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绕过了金狼的背后。
  金狼大吼一声,斧势如旋风飞卷,也紧紧跟随在蓝浪的背后。
  谁知蓝浪又再拧身,双手齐向金狼的双腕插去。
  这一着变化,更加出人意表。金狼只觉得双腕突然一阵剧痛,痛得连手臂也为之麻痹,手中巨斧再也拿不稳,松甩跌下。
  蓝浪叱喝一声:“着!”
  金狼手里的巨斧,就这样便落在蓝浪手中。
  金狼还想再拚,不要命地扑前,但忽然斧影疾闪,金狼惨呼一声,这个以前从未失败过的长胜好手,便倒在血泊之中,再也爬不起来。
  金狼一死,杜文鸿的脸色也就变得比死人更难看。
  他已不打算在这里逗留下去。
  他头也不回,就带着剩下来的十几个手下,夺门而出。
  就在这时候,席三爷冷酷的声音已经响起:“杜老四的手下可以离开这里,但杜老四却是万万走不得!”
  七八个席三爷的手下,已将杜文鸿围住。
  杜文鸿神色惨变,说道:“三哥,你千万别杀我,你放过我……我愿给你三十万……”
  “三十万?”席三爷冷笑:“就算你有三千万,也休想买回你的狗命!”
  七八个大汉又再逼近了杜文鸿两步。
  杜文鸿的手下虽然还有些人想救他的性命,但看一看敌我形势悬殊,都不禁大为踌躇,而且越退越远。
  只有一个人还肯为杜文鸿拚命。
  这个人姓何名阿禄,长得并不十分高大,但手里的一柄刀却快如闪电,曾替杜文鸿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他不顾一切的挥刀,拚命想将杜文鸿救出险境。
  但他才闯进人丛里,立刻就挨了一巨斧。
  何阿禄向杜文鸿的其它手下大声疾呼:“你们为什么还不过来救四爷,他奶奶的……”
  骂人的话还未骂完,四把利刀和三把斧头已又再一齐向他身上招呼。
  何阿禄连惨叫声都已被别人的喊杀声掩过,当他躺在地上的时候,一张脸简直不成人形。
  杜文鸿的手下在远处见状,不禁人人脸色大变。
  终于,连杜文鸿的最后一个手下,都跑得干干净净,谁也不愿落得何阿禄般的悲惨收场。
  杜文鸿忽然跪下来,几乎声泪俱下,对席三爷大声道:“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席三爷却连正眼都不瞧他一下,他只冷冷地说出两个字:“动手!”
  一声动手,杜文鸿立刻就变成了一个血人,横尸倒下。
  现在,四条A这个庞大的组织,就只剩下了席三爷是唯一的领袖人物。
  巨人要他去杀的三个人,现在已杀了两个。
  但第三个要杀的人,又将会是谁?
  晨曦,六点三十五分。
  今天席三爷比平时起得更早。
  他现在手里捧着的咖啡,已是他今天的第三杯。
  他约好了蓝浪,今天七点钟就出发,去“拜候”一个恶霸。
  虽然这个大都市差不多尽是四条A的天下,但有些地方还由另一些有势力而又根深柢固的恶霸所统治。孟连虎就是这些恶霸中势力最大的一个。
  但席三爷今天就要去将孟连虎的势力连根拔起,还要将他杀掉。
  蓝浪有点意外。
  席三爷的解释却是:孟连虎就是巨人要他去杀的最后一人。
  为了要救玲玲,蓝浪当然不反对将孟连虎这种人杀死。
  反正连翁老太爷和杜文鸿都已杀了,多杀一个孟连虎,又算得上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到了六点五十分,蓝浪已到。
  席三爷露出满意的微笑。他做事向来守时,当然也喜欢一些守时的人。
  大钟刚好七点正,四辆汽车就从席公馆的大门出发。
  其中有三辆汽车,本是属于翁老太爷和杜文鸿的,但现在已被席三爷“征用”。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胜利者将会得到他的战利品,然后又再利用战利品去打另一场仗。
  但蓝浪却知道,席三爷将遭遇到的一战,必会比昨晚在虹桥饭店的战役更惊险、更艰巨
  因为孟连虎的实力,比翁老太爷或杜文鸿更强。
  长久以来孟连虎蛰伏不动,只不过是因为四条A分别拥有四股强大的实力。
  但现在呢?
  狄关刀先被杀,继而翁、杜两帮人马俱丧师于虹桥饭店,席三爷孤军混入敌人腹地,自然并非明智之举。
  席三爷并不愚蠢,他应该想到这一点,但他居然还要去冒这个险,究竟是什么道理?
  然而,蓝浪很镇静。也许他本来就是一个不怕死的花花公子。
  一个人既然连死都不怕,当然就会变得比任何人都更镇静了。
  席三爷说要去“拜候”孟连虎,果然就真的摆出一副拜候者的姿态出现。
  一张早已填写妥当的拜帖,由席三爷亲自交给孟连虎的总管家孟钰。
  席三爷和十几个手下,规规矩矩的在孟公馆的门外等候着。
  五分钟后,孟连虎亲自出迎,亲切地和席三爷拥抱在一起。
  看他们的样子,倒像是老朋友久别重逢一样。
  然后,所有的人都在孟连虎的带领之下,走到了一所华丽宽敝的大厅。
  孟连虎的手下,似乎一点戒备的神色也没有。
  如果有人说孟连虎将会和席三爷发生火并,恐怕谁也不敢相信。
  席三爷来这里的目的,本就是要杀孟连虎。可是,为什么一点准备动手的迹象也没有?
  难道席三爷说要杀孟连虎,竟是骗人的?
  如果这是一个骗人的假局,他要骗的人是谁?
  蓝浪是个聪明人,他当然老早就已经想到这一点。
  席三爷要骗的人,就是蓝浪。
  孟连虎的样子,其实一点也不像个恶霸。
  他只像个肥肥白白,平素养尊处优的中年商家。
  商人也有很多种,有一些商人每天辛勤工作,比工人还更努力,但有一种商人却只是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享清福,财富便源源不绝滚进他的保险箱里。
  如果孟连虎真的是个商人,他一定是属于后者。不过,他并不是商人。
  他是恶霸,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恶霸。
  能够被称为恶霸的人,行事作风自然蛮横不讲道理,霸气十足。
  他和席三爷客气了一番之后,却忽然冷冷对蓝浪道:“你上当了,巨人第三个要杀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讲完这三句话,孟连虎已拖着席三爷的手,两人同时后退,同时大笑。
  而席三爷的手下,却已首先围了上来,将蓝浪的每一条退路都封死。
  蓝浪已变成了网中之鱼。
  席三爷不在自己的地方动手杀蓝浪,因为他知道凭自己的一群手下,就算能够制伏蓝浪,他所付出的代价也绝不会轻。
  而且席公馆四通八达,可以让他溜走的路径实在太多。
  但孟连虎这里却只有一条进路,也只有一条退路。
  只要将进路封死,蓝浪就算长上三双翅膀,亦决难逃罗网。
  同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孟连虎在一年前,已秘密地从北京请来了四个武功绝顶的高手,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在这个地方上大干一番事业。
  席三爷知道得这样清楚,因为孟连虎本就是他的人。
  而他本身,就是那四位高手的真正幕后大老板。
  同时,也是孟连虎的大哥。
  在四条A这个组织里,没有人知道席三爷早就与孟连虎互相勾结。
  如果翁老太爷和狄关刀的消息稍微灵通的话,席三爷早就已经被他们捏死。
  席三爷勾结孟连虎,目的就是要自己成为这里的第一号大亨,第一号头子!
  席三爷对于孟连虎从北京里请回来的四大高手,可谓信心十足。
  这四大高手,每一个人的功夫,都只会在金狼之上,而绝不会在金狼之下。
  金狼虽然死在蓝浪的手中,但这四大高手一定可以把蓝浪置诸死地。
  席三爷忽然叹了口气,一双老狐狸般的眼睛直盯着蓝浪:“我一向以为你很聪明,想不到你今天却笨得厉害,终于还是要死在这里。”
  蓝浪冷冷道:“能够在你手下逃脱魔掌的人,世间上并不多见。”
  席三爷又叹着气,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其实想杀你的并不是我,而是巨人,因为玲玲落在他手里,偏偏巨人要我杀的三个人,最后的一个就是你。”
  蓝浪毫不动容,神态镇静如昔。
  席三爷微笑着,又道:“实话实说,我根本不想杀你,而是为了玲玲……”
  蓝浪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是为了玲玲才杀我,而是为了你自己!”
  “为了我自己?”席三爷大笑,道:“你倒不妨说说,究竟是什么缘故?”
  蓝浪冷笑着,道:“因为你根本不想我娶玲玲,但碍着我叔父蓝师长的面子,却又不能不暂时敷衍敷衍。”
  席三爷笑容开始僵硬,倏地喝道:“说下去。”
  蓝浪轻轻咳嗽两声,脸上的表情也很不好看,他接道:“你心目中的佳婿,是韩大帅的第四个儿子韩国登!”
  席三爷突然又再大笑,道:“好!说得真好!只可惜你不但已在情场上吃了败仗,甚至在战场上也要落得一个凄惨的收场。”
  蓝浪忽然卷起衣袖,眼中露出两道冰冷而充满杀机的光芒:“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一件你连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事。”
  席三爷的笑容渐退。
  蓝浪压低了声音,神秘而且暧昧地一笑:“你的女儿绝对配不上做韩大帅的媳妇!”
  席三爷怒道:“胡说!”
  蓝浪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笑意看来益发令人觉得暧昧、可怕:“因为你的女儿已不再是处女!”
  席三爷的脸变得发白,怒喝道:“放屁!”
  蓝浪还在微笑着:“昨天晚上,我已把她强奸,同时,我更早已经知道,巨人要你去杀的第三个人,绝不会是孟连虎。”
  席三爷又想破口大骂,但他嘴唇刚启动,便发觉自己整个人都已冰冷。
  冰冷得连骂人的话也骂不出口。
  蓝浪忽然从怀中亮出一柄短刀。
  这柄刀子,竟然浑身上下,连刀锋都全部染上了血红的颜色。
  这种红色的刀子,席三爷当然知道就是刺死狄关刀的那一种。
  席三爷就算再沉得住气,现在他的脸也难免不阵红阵白,最后变成猪肝之色。
  “你,你就是巨人?”
  “不错,这许多日子以来,一直令你提心吊胆的巨人,就是我。”
  “杀狄老二的人也是你?”
  “不错,”蓝浪淡淡笑道:“但当时我的脸上曾经过化装,所以他临死的一剎那还不知道我就是巨人。”
  席三爷终于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事!
  掳劫玲玲的人根本就是蓝浪的党羽。
  席三爷过了很久,才道:“你把四个手下杀死,只让其中一个活着,把玲玲掳走?”
  蓝浪立刻摇头,道:“除了开车绑架走玲玲的黄大胡子之外,其它四个都是与我毫无关系的市井流氓,黄大胡子给了他们每人三十块大洋,就算叫他们上刀山,他们都绝不会畏缩。”
  席三爷冷冷道:“花了一百二十块大洋,就把他们的性命都买了下来,的确很便宜。”
  蓝浪轻轻一叹,道:“在这种地方里,人命的确不太值钱,但这四人平素无恶不作,我虽杀了他们,但心中一点也不会觉得内疚。”
  席三爷忽然大声怒吼:“但你为什么要糟蹋了玲玲?”
  蓝浪瞇着眼,沉声道:“因为她是你的女儿,我早已告诉过你,今年之内,汝必家散人亡。”
  席三爷怒道:“你究竟是谁?蓝庭渊师长是否真的是你叔父?”
  蓝浪叹口气,道:“本来不是的。”
  席三爷一怔。
  蓝浪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又道:“但当我孝敬了他二十万块之后,我忽然就变成了他的内侄,而且每天都在他身旁,就好像真的叔侄一样。”
  席三爷怒吼道:“二十万块大洋有什么了不起,我也可以给他,总有一日我要他叫做老祖宗。”
  蓝浪冷冷道:“只可惜现在你已有今天,绝不会有明天,也更不会有什么总有一天!”
  席三爷突然狂笑:“今天死的是你,因为你已掉进了天罗地网,而且还面对天下无敌的四大杀手——双天至尊!”
  席三爷讲完这句话之后,孟连虎立刻就将一只精致的瓷杯敲碎。
  然后,这大厅的四个角落,就分别冒出了四个人。
  这四个人两个穿黑衣,而另外两个则穿白衣。
  蓝浪当然听过江湖上有四句话:“黑双天,白至尊,黑白连手,双天至尊!”
  天下间奇人异士虽多,但能在双天至尊四人连手下幸免的人,到目前还找不出一个。
  所以,席三爷的语气,十分肯定:“今天死的是你。”
  蓝浪却道:“你做得很对,因为我就是巨人,而且我要你杀的第三个人就是我,问题是你能否杀得了在下而已。”
  面对着双天至尊四大杀手,蓝浪仍能保持这分轻松和镇静,更显得他确实是个足以担当大任的领导之材。
  事实上,他领导下的巨人盟,已干下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一点,是席三爷无法否认的,也无法忍受的。
  席三爷突然大喝:“动手!”
  立刻有两个黑衣人,像一双庞大的黑熊,分从左右向蓝浪扑去。
  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黑双天,并不是两兄弟,也不是两个男人。
  他们是一男一女,而且是夫妇。
  这一对夫妇加起来刚好六十岁,丈夫三十三,妻子二十七。
  但他们的体重,却很惊人。
  丈夫有二百八十磅,而妻子也有二百三十磅以上。
  虽然他们加起来已超过五百磅,但看起来一点也不胖。
  因为他们都长得很高大,而且浑身肌肉结实如钢铁。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袁劫天的拳头曾一拳就将一只发狂飞奔过来的巨大野猪打死。
  而他的老婆苏天凤,也有不少辉煌灿烂的历史。
  据说她的一双腿,可以不停地连环扫断六十四根比她的腿还更粗大的木桩,而死在她腿下的人,已超过六十四个这数目不知若干倍。
  黑双天能有无敌的威名,功夫自然有其独特之处。
  虽然他们身躯都异常庞大,但这时候分从左右扑向蓝浪的去势,却竟然轻盈如同飞鸟。
  轻盈如飞鸟,勇猛凶残却宛如黑熊,这正是黑双天的特色。
  蓝浪碰上了这一双巨无霸,看来简直就变成了一头没有角的麋鹿。
  但他并非真的是头麋鹿。
  他也和黑熊一样勇猛,而且手里的红色小刀具有毁灭一切凶猛敌人的力量。
  当袁劫天冲过来的时候,他的手里是空着的。
  但等到他已十分接近蓝浪的时候,原来空着的两只手,忽然就多出了两根钢钗。
  “嗤”一声响,其中一根钢钗已搭在蓝浪的衣领上,将他一片衣服布料扯下。
  而苏天凤那条又粗又大的腿,已像一枚石炮弹般向蓝浪的胸膛撞去。
  没有任何人的胸膛,可以经得起这个女人的全力一击。
  幸好蓝浪没有被她的腿踢中,反而左手如巨魔探爪,一抓就将她的足踝抓住。
  袁劫天怒叱一声:“放肆!”
  蓝浪没有放手,反而轻松地摸了摸苏天凤的小腿,道:“好香的美腿,只可惜尺码大了一些。”
  苏天凤怒不可遏,拧腰翻身,一掌劈向蓝浪的脸孔。
  而袁劫天的钢钗,也已双双兜击蓝浪左右两边太阳穴。
  蓝浪立刻松手后退,袁劫天整个人已连钗带腿的飞扑过来,他这一股气势,比一条愤怒的美洲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天凤那一掌虽然落空,但第二掌又已排山倒海的涌向蓝浪。
  谁知蓝浪飒声横纵五尺,避开了袁劫天致命的两根钢钗,跟着便双手横扫,只听得两声闷响,苏天凤背上已连吃两记挂锤。苏天凤面色惨变,踉跄仆前盈丈。
  袁劫天见其妻可能受伤,一时不敢冒进,反而退后,务求稳住自己的阵脚。
  就在此际,环伺在旁的白至尊两人已经在最有利的剎那间,遽然出手。
  白至尊两人,身材比起黑双天夫妇可差得远了。
  白至尊的老大还健硕一些,约莫还有一百二十磅左右,但是那个老二,无论你怎样看来看去,他这个人都绝不会超过一百磅。
  但这两个人一出手,居然立刻就将蓝浪“叭”一声的,在胸膛上赏了一掌。
  而且击中蓝浪的,就是那个还没有一百磅的老二。
  白至尊的老大姓白,名如墨。
  而老二却姓墨,名若清。
  没有人知道白如墨和墨若清这两个人的真正身份来历,甚至连他们的师父是不是中国人,也没有人知道。
  但每个稍在江湖上混过两天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当今江湖上最可怕的师兄弟。
  他们今年才三十四五。
  但十四五岁的时候,这对来历不明的师兄弟,便曾在天津城的一个擂台比武中,将五个来自俄罗斯的大力士,打得焦头烂额,后来还在擂台之外,将其中三个大力士打死。
  当时人人都交口称誉,说白墨两位小英雄,大大的替咱们黄种人争了一口气。
  谁知道他们不但杀俄国人,也杀中国黄种人。
  而且他们杀黄种人的时候,心肠更狠,手段更毒辣。
  二十年来,白至尊只杀过三个俄国大力士。
  但他们杀的中国黄种人,却已远超此数百倍!
  蓝浪挨了墨若清一掌。
  但他挨得住。
  因为他在中掌之前,已经侧身将对方的掌力卸去大半。
  墨若清这掌若是打得结实,蓝浪就算不立刻重伤倒地,也势必当场吐血不可。
  这个还不够一百磅的白衣至尊,掌力约在他体重的十倍左右。
  忽然间,蓝浪用尽全身气力,向苏天凤扑去。他手里的红刀子本已收回怀中,但现在又再拔了出来。
  白如墨狂吼一声,反身挥拳,痛击蓝浪的后脑。而袁劫天的钢钗,也在同一剎那间,直插蓝浪颈胁下的肋骨!
  这两个人的围攻,简直已将蓝浪整个人置诸必死之地。
  即使是一只飞鸟,也绝不可能躲避这两人同时石破天惊的一击。
  而苏天凤和墨若清,根本就毫无插手进攻蓝浪的余地。
  每一个人都已看出,蓝浪已没有办法、也没有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死里逃生。
  然而,事情忽然又起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白如墨反身挥拳,看似平平无奇,实际上这是他九大绝招之一的“邪拳无影”。这拳攻打敌人的部位,是人身体上极脆弱的后脑,这一拳百分之百足以致命。
  但蓝浪突然间低头,也反身一刀就向白如墨的小腹刺去。
  至于袁劫天在后双钗齐攻,他居然毫不理会。
  白如墨在瞬息之间,说什么也想不通蓝浪何以会这样的做法。
  他的刀纵然能刺进白如墨的小腹,但他自己的身体势非白挨两记钢钗不可。
  何况白如墨只要一纵身,就可以马上将蓝浪的刀子避过。
  但等到白如墨凌空跃高八尺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这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他疏忽了袁劫天这个人,也疏忽了他手里的一双钢钗!
  袁劫天作势欲插蓝浪。但他并不是真的要把钢钗****蓝浪的身子里。
  他这样做法,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把白如墨引进一个万劫不复的陷阱里。
  直到白如墨跃高,袁劫天突然飒飒两声,把一双钢钗狠狠插入他两边胸膛之后,他才如梦初醒。
  蓝浪之所以自始至终那样镇静,原来他已智珠在握,因为黑双天本来就是蓝浪预早收买好的两颗棋子。
  斗大的汗珠从他额上滚下。
  他是双天至尊的第一号人物。但他却最先倒了下去!
  白如墨被杀,而且死在袁劫天的双钗下!
  这件事打击最大的人,除了墨若清之外,就是席三爷和孟连虎。
  谁也想不到黑双天本来早已是蓝浪的人,而且更在最重要的关键里,一举歼灭了白至尊的老大白如墨。
  墨若清瞳孔扩大,身子却在不停后退。
  他现在已明白,蓝浪一爪抓住苏天凤足踝的时候,苏天凤的腿为什么还能保持完整,不被折断。如果苏天凤不是蓝浪的人,只怕她早已废了一条腿。
  后来蓝浪在苏天凤背上的两记挂锤,当然也打得并不重。
  墨若清一步一步后退。袁劫天苏天凤夫妇却一步一步紧逼着他。
  墨若清的背脊在发冷。
  至尊虽然号称无敌,但现在却只剩下了一张丁三。
  墨若清并不是本领不如袁劫天,也更不在苏天凤之下。
  但以一敌二,他却必败无疑。
  更何况除了黑双天之外,还有一个武功高深莫测的蓝浪?
  突然间,外面传来杀声震天。
  二十四个红衣黑裤的汉子,二十四柄血红色的刀子,一齐冲进这个大厅。
  席三爷脸色大变。
  因为巨人盟的精锐份子,已在罗老北率领之下,杀了进来。
  席三爷的手下和孟连虎的手下,奋力死战。
  这些人在拚命的时候,席三爷想悄悄的溜出去。
  但他才伸步想踏出大门,马上就看见门外还有六个黑头巾,红裤赤膊的大汉在把守着。
  席三爷一愕,急急后退。
  但他一转过身子,就脸碰脸的看见一个冷酷的人,一张冷酷且充满仇恨的脸。
  这个人就是他女儿的心上人——蓝浪!
  “你完了!”蓝浪的声音,和他脸色,同样冷酷。
  这不但冷酷,而且更包含着一种无法描叙,可怕已极的仇恨在内!
  席三爷紧握双拳,恨不得一拳就将他的鼻梁打碎。
  但他还没有动手,却反而先给蓝浪迎着脸鼻,一拳重重击下。
  席三爷在这一瞬间的感觉,就彷佛一个在战场败了的将军,突然被敌方的统帅一刀砍下
  他挨了蓝浪这一拳,整张脸马上溅满了鲜血。
  他以前经常一拳就把别人的脸孔打成这个样子,因为他是个有权有势的大亨。
  谁也想不到他也有挨拳头的一日。
  虽然他的人还能勉强站着,但他的心却已沉到脚底。
  ——任何人突然从云堆里落到烂泥堆里的时候,都一定会有这种感觉。
  席三爷虽然又惊又怒,但他的声音仍然很稳定:“你究竟是谁,我和你之间有什么仇怨?”
  蓝浪冷冷道:“你不必问我名字。”
  席三爷道:“为什么?”
  蓝浪道:“因为就算我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说出,你仍然不会知道我的来历。”
  席三爷道:“为什么?”
  蓝浪冷笑道:“你知不知道邝冰梅已在天堂等你二十二年?”
  席三爷突然整个人都变成僵硬。
  过了很久,他才重重叹了口气,道:“你就是她的儿子?”
  蓝浪咬牙道:“不错,你总算还能记得起她有一个儿子。”
  席三爷忽然沉默下来。
  因为他已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