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残阳《铁血侠情传》

第二十九章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全集  点击: 
   黑暗而深长的一条甬道,两房石壁间镶嵌着间隔的玻璃灯,在昏黄中又透着眩耀,潮湿的水珠湿淋淋地流下来,沾在鞋上,有种透凉的感觉……。
  甬道尽头,霍然开朗,是一个方圆甚大的石穴,两旁怪石上嵯峨,顶钟乳石斜垂,在耀眼的光影下,显得十分雄伟。
  一个面容憔悴,但长得却十分美好的少女,露着一双水幽幽、雾淡淡的双眸,访佛含郁了无限的忧悒和哀伤似的,斜坐在一张白熊皮垫的椅于上,白袍少女握着受伤的腕子,凝立在这少女的身后,显得十分恭谨。
  那少女如雾的目光在敖楚戈身上一瞄,道:“你就是有‘毒尊’之称的敖楚戈?”
  点点头,敖楚戈笑道:“姑娘大概就是幽灵女了。”
  幽灵女喂了声道:“幽灵谷和你家无恩怨,你进谷后,一连杀了玉秋的几个家仆,手段可谓太狠太毒,敖朋友,能否将杀害他的理由告诉我们,假如他们真有该死之处,那也怨不得你。”
  这少女说话的声音恍如银珠颗颗在五盘里旋转,圆润而溜滑,悦耳中透着一股子磁性,令人有种亲切和蔼的喜悦,敖楚戈细细打量这位名传天下的情圣白玉秋夫人,只觉她第一眼看去并非顶美,但当你看过第一眼后,你会想看第二眼,愈看愈好看,她不仅一双眸子长得令人沉迷,那挺直的鼻子,红红的樱唇,俱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怪不得情圣白玉秋肯为她抛家弃子,连命都送掉了呢?她确实有值得追求的地方……。
  敖楚戈淡淡地道:“姑娘,这些人并非死在我手里,敖楚戈虽然是江湖草莽,但向来不屑以毒施人,姑娘是个明眼人,如果是在下用毒,只怕无法瞒过你……”幽灵女凄凉地一笑,道:“敖爷,毒虽然不是你施的,可是由你带进来的!”一震,敖楚戈道:“我……”幽灵女点头道;“有人在你衣服上施了手脚,计算好你停留在这里时间,那无影之毒在特定的时间里扩散开来,白三丁等便是这样中毒的,而你自己却浑然不知……”敖楚戈全身一颤,道:“百毒先生……”他想起百毒先生是武林中第一位用毒的大行家,这两天他们相处在一起,百毒先生一定是暗中施了手脚,他敖楚戈可谓是天下第一条好汉,却想不到被百毒先生所利用,他只觉一股怒火涌了上来,沉声地明了一声,双掌重重地一击。
  那少女微笑道:“百毒先生可是欧阳世家那个老毒物?”敖楚戈道:“正是他。”
  幽灵女幽幽一叹,道:“你远来这里,我已料到是他的杰作,敖爷,凭你在江湖上的名声和地位,决不会和这种人为伍,他一定是用某种手段将你套牢了,逼着你来这里……”敖楚戈不置可否地道:“姑娘,百毒先生和你及白玉秋倒底是为了什么?有这样不共戴天之仇,而他自己却始终不愿露面——”幽灵女幽幽地一叹,道:“种因于寒玉珠,祸起于拒婚!”敖楚戈一怔道:“这话怎讲?”幽灵女笑道:“白家和欧阳世家是武林中两大世家,白家是以武功称雄武林,欧阳世家是以用毒名传江湖,欧阳世家欲修习一种炼烈之毒,苦无冰寒之物相辅,须知炼火之毒又称地狱之火,其理却取之放热毒,任何人都无法抗拒那火炼之苦,非用白家的寒玉珠护体不可,在这种情形下,欧阳世家便找人提亲,欲将百毒先生的掌上明珠的欧阳怕萍嫁进白家,给玉秋为妻,但条件是要自家用寒玉珠下聘……”敖楚戈哦了一声道:“有这种事?”幽灵女恨声道:“玉秋那时痴情于我,天下人皆尽知,一力拒绝,欧阳世家提婚受拒,引为莫大之耻辱,时时极思报复,但白玉秋武功凌驾欧阳世家甚多。欧阳世家始终没有机会,可惜玉秋几年前得了一种怪症,昏睡若死,若非寒玉珠能集天下之寒,只怕早就尸腐人朽,哪里能用玻璃棺木盛装至今……”敖楚戈料不欧阳世家和白玉秋之间尚有这么多的曲折之请,他脑中意念流闪,沉思道:“姑娘,能否让在下见白玉秋一面。”
  幽灵女摇头道:“恕难答应,敖朋友,你的态度暖昧,况且那颗寒玉珠是唯一保住玉秋生命之物,若不慎落入欧阳世家之手,岂非置玉秋于死地……”敖楚戈一笑道:“姑娘,敖某人虽然受制于欧阳世家,但决非是那种是非不明,黑白不明之人,假如我料得不错,白玉秋可能是中了一种药物。才会昏睡至今,百毒先生已差点使我陷于不义,在下断不会再盗取那枚‘寒玉珠’……。”
  幽灵女惊诧地道:“敖朋友,百毒先生会放过你么?”敖楚戈冷笑道:“若非他以奸术陷我,在下早就想和他斗斗了,姑娘,这件事在下既然知道了实情,决不会再为其所利用!”白袍少女突然道:“小姐,你听……”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那少女变色道:“有人进入灵仙洞——”她显得十分惶惊和不安,身子急切地朝左边跃去,转一个弯,已进入隔壁的洞穴之中。
  这个灵仙洞中灯火通明,正当中停放着一口透明的玻璃棺木,那棺木中,一个身穿蓝袍的年轻人平稳地睡在里面,他那脸上丝毫没有病容之色,仿佛睡着了一般……一个身穿黑袍的老入稳健地站在玻璃棺前,他背负着双手,嘴角上有一种嘲弄的冷笑,似乎对身后的幽灵女们不屑一故的傲气,幽灵女苍白地道:“是你——”百毒先生冷冷地道:“你下应感觉到意外,我早晚都会来!”幽灵女道:“你要干什么?”百毒先生手里一扬,一颗夺目耀眼的清莹玉珠已然握在他的手掌心里,他嘿嘿地冷笑一阵,道:“我要这颗寒玉珠。
  玻璃棺中上前方的小四方盒里的珠子已不见了,幽灵女惶乱无助地叹了口气,低声的问道:“寒玉珠已在你手里,为什么还不走?”百毒先生道:“我在等你。”
  幽灵女一怔,道:“等我干什么?”
  百毒先生深沉地笑道:“当然有事,江湖上都知道“寒玉珠”是白家的祖传之宝,现在落在我的手中,我不想让太多的人宣扬出去,所以我故意发出声响,引你们进来……”幽灵女变色道:“你要杀我灭口。”
  百毒先生道:“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出更好的理由要我等你……”幽灵女想不到欧阳世家的百毒先生心肠惩的狠毒,不仅要占有“寒玉珠”甚而要杀人灭口,她气得混身抖颤,目光冷厉地瞄了站在洞外的敖楚戈一眼道:“你会失望——”百毒先生得意地道:“幽灵谷中那些白玉秋的家奴全已死在者夫的手中,此刻没有人能救你,幽灵女,念在你一片痴情的份上,你最好能即刻自尽,免得老夫动手……”幽灵女冷冷地道:“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位敖楚戈!”百毒先生闻言哈哈大笑道:“他有东西握在老夫手里,不怕他会救你。”
  冷冷地一笑,敖楚戈不屑地道:“百毒先生,你所拥有的把柄已不足以威胁我了,在下岂是任人摆布的人,你利用我毒害白玉秋的家仆,再潜进这里盗犬寒玉珠,其心可谓甚毒,在下倒要请你留下那颗‘寒玉珠’立刻滚蛋,否则,休怪在下不容情……”长笑一声,百毒先生嘿嘿地道:“敖楚戈,你知道我在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单单为了对付幽灵女,其中,你也包括在内。……”
  敖楚戈哼哼一笑,道:“这个早在意料中了,你不是个慈善的人,断无留下活口的慈悲,百毒先生,也许你估计错了,敖楚戈并不如你想像的那么浓包,也许你自己首先就付要出相当人代价。”
  百毒先生得意地道:“你千万别忘了,老夫是用毒的专家。”
  他对自己那无敌的毒功一向具有相当的信心.而江湖上对欧阳世家的用毒手法也一向推崇备至,在他想像中,自己只要略略施展手法,眼前的这几个人全会如意地倒下去。
  可是当他说完这几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紫青而恐怖,他蓦地推开那双手掌,那颗“寒玉珠”尚晶莹的平放在掌心之中,但他的目光却不一样了,他仔细地望着手中的珠子,一瞬一瞬的……敖楚戈冷冷地道:“怎么?那珠子不对劲?”百毒先生恨声道:“这不是寒玉珠。”
  幽灵女冷笑道:“何以证明……”
  百毒先生怒声道:“寒玉珠乃是天下寒宝,此珠郁含了天地至寒之气,握在手中愈握愈寒,而它却不是,不仅没有那股冰寒之气,握久了反而有种余温,幽灵女,你这一手瞒不过我,我所以没有将这颗珠子收进腰里,就是要证明它的真假,幽灵女,寒玉珠在哪里?”幽灵女冷涩地道:“百毒先生,你果然尚有几分头脑,还能知道“寒玉珠”
  的特性,不错,这是颗假珠子,至淤那颗真正的‘寒玉珠’,只怕你找不着了,玉秋早料到你会有此一招,所以才会用这颗假的来瞒过你,这只怪你瞎了眼睛……”愈听众气,百毒先生恨声道:“告诉我,那颗‘寒玉珠’在那里?”幽灵女冷冷地道:“你自己有眼无珠,找不着“寒玉珠”居然还有脸来问我,老毒物,请你立刻滚出幽灵谷,否则……”愤愤地一扬手,掌心中的珠子,有如殒石般地被掷在地上,一声碎裂响后,那颗珠子被掷得粉碎,百毒先生双目如赤,杀机盈眉地道:“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幽灵女冷声道:“你不敢,欧阳世家的毒功并不能吓住任何人!”百毒先生恨声道:“白玉秋戏耍我,我要他不好过……”说着,身子一移,缓缓朝玻璃棺前行去。
  幽灵女睹状大骇,掠身挡在玻璃棺材前面……。
  她混身抖颤地道:“你要干什么?”
  百毒先生嘿嘿地道:“我要将白玉秋从棺材里揪出来。他虽然是死了,也休想安安稳稳地躺在那里,唯有这样,你才会说出‘寒玉珠’的藏处,嘿嘿……”幽灵女哆嗦地道:“你好狠!”百毒先生冷笑道:“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他一步步地逼去,幽灵女全身戒备地守在那里、她已蓄满了功力,准备那致命的一击……”。
  白袍少女怒声道:“我来杀这贼种——”她年少气盛,激于当时的义愤,一掠身形,入似疾射的箭石,猛地朝百毒先生撞去。
  百毒先生大笑道:“找死。”
  他仅那么一挥手,一股浑厚的大力已撞在白袍少女的身上,那少女哇地一声大叫,人已坠落地上,她满脸都是鲜血,颤声地道:“小姐。”
  身子不停地颤抖,已是七孔流血而死。
  幽灵女颤抖地道:“你好狠。”
  百毒先生大笑道:“这种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的一并不值得同情,幽灵女就是例子,你识相就告诉老夫那颗‘寒玉珠’在哪里,老夫保证不伤你一丝一毫,如果你倔强得不肯说出,你的下场将会和这个丫头一样,可别怪老夫,事前没有告诉你。”
  幽灵女悲伤地道:“你连我一起杀了好了。”
  她见自己的丫环被这个满手血腥的人一掌击毙,心中的确是难过极了,她自知自己决不是这个老魔头的对手,早死晚死都一样,不如拼将全力和他一拼,挥起右手,迅快地拍了出去。
  百毒先生嘿声道:“你想死?还没那么容易。”
  他主要的目的是寻找那颗“寒玉珠”,岂能让幽灵女立刻就死,一移身形,右手疾快地朝幽灵女抓去。
  幽灵女吓得一移身子,只觉一股冷风吹体,她混身抖颤得啊了一声,仿佛中了一下暗劲似的神色刹时苍白。
  百毒先生冷冷地道:“你已知道老夫的厉害,何须再倔强下去……”幽灵女悲凉地笑道:“告诉你,那颗寒玉珠已被我吞进肚子里,你要想得到那岂不是痴心妄想!”百毒先生一震道:“真的?”幽灵女冷笑地道:“你值得我骗么?”百毒先生嘿嘿地道:“那更好办了,我只要开开你的肚子,不伯找不着那颗‘寒玉珠’,幽灵女,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老夫了。”
  他是个急性子的人,一听说寒玉珠在幽灵女的肚子里,巴不得立刻将她放倒,用剑挑开她的肚子,但这个人毕竟不同于—般人,他是个老狐狸,狐狸就有狐狸的眼神和智慧,只那么略略地瞄了幽灵女一眼,他不禁笑了。
  幽灵女一怔道:“你笑什么?”
  百毒先生嘿嘿地道:“你骗我,姑娘,寒玉珠乃天地间至寒至冷之物,你如果吞了,此刻只怕早已成个冰人了,嘿嘿。我百毒先生可不是好骗呀,丫头,你还是说实话吧。”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一回头、又道:“我知道了”。
  幽灵女此刻粉颊苍白,目光中竟然露出无比的惊怕,她大叫—声,人已扑在玻璃棺前,怒声道:“你只要敢碰他—下,我化作厉鬼也要杀你。”
  百毒先生大笑道:“这个威胁不了老夫。”
  他身形快速地—跃,挥手将幽灵女推在一边,望着玻璃棺中的白玉秋脸上浮现出一种阴沉的笑意……幽灵女颤声道:敖爷一一敖楚戈淡淡地道:“上苍要毁灭一个人之前,一定先让这个人疯狂,他现在离疯狂已不远,姑娘,不要怕,他得意不了多少时候……”
  百毒先生怨声地道:“你说什么?”敖楚戈不屑地道:“我说你混蛋。”
  百毒先生在武林中一向被尊祟惯了,何常被人骂过混蛋,敖楚戈这一声骂,将他骂得一楞,道:“你妈的蛋,你居然敢骂老夫!”敖楚戈淡淡散散地道:“有何不敢?你老而不尊,心肠很毒,只会欺负一个无助的少女,这不是混蛋是什么?咽。”
  愤烈地哼了声,百毒先生道:“你也许没尝过死亡的滋味,不知道死是什么样子,姓敖的,如果你想死,也要等老夫办完了事!”淡淡散散地一笑,敖楚戈道:“老毒物,这恐怕不能如你的愿了。”
  百毒先生一怔道:“为什么?”
  他自许为天地间第—流高手,舍白家的武功外,从不做第二人想,今日敖楚戈话里有话、顿时使他楞在地上、他想不通敖楚戈话中的意思,楞楞地望着敖楚戈。
  敖楚戈轻松地道:“你是个用毒的人,怎么不知道以毒攻毒的道理——”不解地想了一想,百毒先生诧异地道:“攻毒敖楚戈,难道你也是使毒高手——”不屑的摇摇头,敖楚戈道:“那倒不是,我只是告诉你,你自己是个玩毒的大行家,居然尚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毒,哈哈,欧阳世家的毒名从今尔后,可以从江湖上除名了。”
  那颗心几乎被这几句话吓得跳出口腔外,百毒先生真是吓楞了,因为他是毒的老祖宗,别人在他面前用毒,而他却浑然不觉,对方岂不是比自己还高,他迅快地默察了全身一下,陡觉右手有种不太自然的感觉,心中剧烈的一震,神色迅快显很不自然。
  冷涩地一笑,敖楚戈道:“怎么样。”
  百毒先生颇不自然地道:“你什么时候下的手?”,敖楚戈傲然地道:“我要下手并不须要用毒。”
  怔了一怔,百毒先生诧异地道:“那这毒从哪里来的?”敖楚戈长笑一声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哈哈,老毒物,别丢人啦。”
  百毒先生啊了一声道:“那颗假珠子……”他想起自己得到假“寒玉珠”的时候,曾握在手里试试它的寒气,那毒必定是白玉秋处心积虑地防止别人偷盗寒玉珠,故意在假珠子上抹一层毒,使敌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毒,这手法本是最普通的手法,可是愈是普通的手法,愈容易使人上当,而他自己便是上当的人。
  敖楚戈冷冷地道:“你还有几分头脑,总算想起来了。”
  百毒先生怨毒地瞪了幽灵女一眼,道:“想不到这丫头还有这一招。”
  幽灵女冷冷地道:“可惜还没毒死你……”百毒先生迅快地吞下一颗药丸,道:“要毒死我可不容易。
  你的手法虽然很高明,可惜这法子不灵,我已查出那是一种五花之毒,对我不发生什么作用,幽灵女。那颗真的寒玉珠我已知道藏在白玉秋的嘴里,你阻挡不了老夫,还是乖乖地滚开。”
  幽灵女一呆道:“你怎么知寒玉珠在玉秋嘴里——”得意地一笑,百毒先生道:“这道理太简单了,自古以来人死之后,富有之家大多以玉石或珠子放进死者之口,以保存死者尸体的完美,白玉秋沉睡多年而不腐,定是寒玉珠之功了……”幽灵女颓然地坐在玻璃棺旁,道:“你果然是个老毒物,什么东西都没瞒过你。”
  百毒先生嘿嘿地道,“天下能瞒过我的事情不多,嘿嘿,幽灵女,老夫虽然被人叫做毒物,但古有的礼制尚能知道,俗语说人死为大,我只要白玉秋嘴里的珠子,你若不许老夫动手,嘿嘿,老夫只有毁了这口难得一见的玻璃棺……”幽灵女苍白地道:“你不能伤害玉秋。”
  她显得那么无助和脆弱,此刻在她眼里唯有白玉秋的尸身最重要,她宁可失去寒五珠,而不忍白玉秋受丝毫伤害,这是女人的弱点,她现在就是犯厂这个毛箔……。”
  百毒先生摇头道:“老夫保证不动他分毫就是……”幽灵女苦涩地道:“谁能保证,你是个无信无义的人……”百毒先生冷冷地道:“者夫虽然是个毒人,但说出的话从来不会更改过,你和白玉秋相处多年,我的言行他总会告诉你—二。”
  幽灵女长叹口气,道:“好,我答应你。”
  敖楚戈沉思道:“姑娘!”
  幽灵女黯然地道:“敖爷,你的意思我懂,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谁也改变不了事实,你虽然有力量阻止这件事,可是,咱们毕竟是非亲非故,玉秋和我都不愿意欠你的太多,一颗‘寒玉珠’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相信还有别的办法能保持玉秋的身体!”
  百毒先生点头道:“对,你不愧是个好女子,这样通情达理。”
  他想不到幽灵女这么软弱,一声得意的大笑.行上前去,凝神望了棺中的白玉秋一眼,手已扶住了棺盖……。
  敖楚戈冷冷地道:“百毒先生,你若是居心不良,我的无双剑首先对着你人的身后要处,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
  百毒先生心中一凛,他对这年轻人的剑法的确是相当顾忌,朝敖楚戈阴沉地一笑道:“阁下最好少管闲事。”
  那浑厚的玻璃棺盖缓缓被掀开来,里面有股幽香飘出来,白玉秋脸色红润地躺在那里,与睡着了一般无二,百毒先生嘿嘿一笑,右手缓缓撑开白玉秋的嘴。
  一颗耀眼夺目的莹珠果然含在他的口里。
  百毒先生并了两指,伸入口,正欲将那颗寒玉珠掏出来哇地一声大叫,白玉秋的嘴突然咬了下去,两根血淋淋的手指已被活生生地咬下来。
  当百毒先生的两根手指插进白玉秋的嘴里时候,白玉秋忽然用嘴将百毒先生的两根手指硬生生地咬断了下来,直痛得百毒先生大叫;声,身子往后疾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那两截手指尚留在白玉秋的嘴里。
  百毒先生痛苦地道:“你,你……”
  自古来死人复活的事虽有所闻,但发生在百毒先生身上,却不由得他不相信,他颤悚地望着玻璃棺中的白玉秋,血淋淋的断指,已痛得他半条手臂都几乎麻痹。
  白玉秋缓缓坐起来,张口将那两截手指吐出来,随着手指,一颗晶莹夺目的珠子便滚落在棺中,他一跃而起,长白的袍子在夜中显得特别萧洒,朗百毒先生冷冷一笑道:“我等你已经有好几年了。”
  幽灵女泣道:“玉秋,你成功了。”
  白玉秋淡淡一笑道:“你表现得太逼真了,才会使这个老家伙信以为真,如果不是他太贪那颗‘寒玉珠’,我也不容易咬掉他那两根用毒的手指,现在咱们不怕他再用毒伤人了。”
  这种出人意外的变化几乎将敖楚戈弄糊涂了,他想不到幽灵女刚才那种惶恐无助的神情出诸于事先的安排,他也想不到白玉秋诈死这许多年,目的就是要对付百毒先生那双用毒的手指,他们用心良苦,可是显非正道,他长长叹了口气,对白玉秋这深长的心机和计划不禁有着无名的恐惧,他不仅对设计的计划算无遗策,更利用人心上的弱点,让百毒先生上钩,这份心机,江湖上只怕找不出几个人……:百毒先生骇惧地道:“白玉秋,你装死!”白玉秋点点头道:“若不这样,你会上当么?”百毒先生狂怒地一笑道:“好手段,连我这个老江湖都上当了,白玉秋,你狠,你毒,我欧阳世家算是裁在你的手里,不过,你别得意,欧阳世家能玩毒的不是我一个,他们—定会十倍地报复如诸在你们白家身上,那时候,你会尝到什么是被报复的滋味。”
  白玉秋笑道:“那已经太晚了,我白玉秋早已安排好了,只要你百毒先生一死,欧阳世家使无一可堪畏惧之人,虽然你女儿欧阳怡萍还算是个人物,但她毕竟是个女人!”
  百毒先生颤声道:“你要对付她?”白玉秋嘿嘿地道:“那是当然的事,对付她比对付你容易多了,因为她是个女人,尤其是没有出嫁的女孩,她的本身就有着一击而破的缺点,我会让她死得无声无息……”百毒先生没有料到自己苦心积虑地筹划一切,居然临时毁在自己的大意下,他痛恨地吼了一声,颠巍巍地站起来,目中尽是赤红之色,迅快地用撕开的袍角,缠住了受伤的右手,他暗暗地封住了右掌的穴道,道:“你要怎么样对付她?”白玉秋淡淡地道:“她爱我比你恨我还要深得多,我只要略略施点情感在内,她会将什么都交给我,你该知道,她曾经为了和我结为夫妇,不惜跪地求我,百毒先生,令援的弱点太多了,随便那一桩她都会送了命,况且我这‘情圣’两字并不是平空得来的,天下又有几个女人能抗拒我的甜言蜜语!”这个人有种自大狂,滔滔地说出他的计划,居然并不觉得有种愧意,更怪是的幽灵女听进耳中,不但不生气,面上反而流露出极欣赏的样子,她是个地道的女人,女人就应有一股醋劲而她却没有。
  百毒先生不屑地道:“爱情骗子!”
  白玉秋得意地道:“那总比你用毒的手法高明多了,我能使女人心甘情愿地为我死,为我疯狂,却不化一点本钱,而你,使用那些毒害死了不知多少人,欧阳老头,咱们谁也别说谁,你好不了我多少,我也高明不到哪里,一句话,咱俩一样——坏到了极点。”
  他——
  白玉秋唯一之处还能勇于说实话,勇于说真话的人,凭藉着份长处,周旋于少女之间,的确是容易得到她们的欢心,白玉秋是个中高手,他自、然懂得如何运用他的手段,予取予求,无往不利……”百毒先生嘿嘿地道:“白玉秋,你不要小看了欧阳世家的子女,她们有你想不到的智慧和能力,你的手段未必有效。……”
  白玉秋冷冷地道:“你何不请令援来看看。”
  百毒先生沉思道:“白玉秋,你不要再做你的春秋大梦了,我虽然伤了两根指头,但是,我还有足够的力量杀死你,白玉秋,我的毒技并不限于这两根指头……”白玉秋淡淡地道:“只怕你还没施出毒技,我的剑已出手了。”
  百毒先生一怔道:“你的剑……”
  白玉秋得意地道:“白家的剑法天下无敌,这几年我装死,在幽灵谷苦练无刃剑,这种剑法看起来无影无踪,但能杀人于无形,老毒物,你不信可以试试。”
  百毒先生含有惧意地倒退半步,道:“看样子你我必须较量之后才能分出胜负……”
  白玉秋点头道:“只有这个办法了,老毒物,今日你想活着走出幽灵谷,只怕不太容易,白玉秋若不让你死在剑下,往后的江湖上,再找你可不太容易了。”
  百毒先哈哈地道:“不会,不会,咱们这个仇有如三江四海,深得不能再深,你就是不找我,嘿嘿,我百毒先生也会找你!”白玉秋哼声道:“我的剑已经指着你了,百毒先生!如果今日放过你,往后的麻烦会不断地跟来,嘿嘿,况且我诈死的消息并不想让江湖上知道……”百毒先生寒厉地道:“你先不要得意,我也安排了一支伏兵。”
  白玉秋洒脱地道:“你先别说,让我猜一猜。”
  这个人能有情圣的雅誉,的确有其不同的气度和风采,任何人听了百毒先生的伏兵,都会神色一变,而他,不仅不当一回事,而且尚有兴趣猜上一猜,仅这份胆识就能让人激赏,何况他又说的那么萧洒……。
  百毒先生倒是一震。道:“你已知道了。”
  白玉秋淡然地道:“你是个有名的狐狸,做任何事都有详密的计划,你不会孤骑的往幽灵谷闯,当然,你带的人并不是针对幽灵谷,因为你知道我白玉秋已死,并不足为敌,如果我料得不错,你的目标不是对付我……”百毒先生寒惧地道:“那是对付谁?”
  白玉秋哈哈一笑道:“这不用说,当然是这位敖朋友了。”
  沉默已久的敖楚戈此刻忽然哈哈大笑,道:“白朋友果然高明,这位百毒先生有杀人灭口的野心——”百毒先生急声道:“老敖,你可不要误会,白玉秋说的不一定对。”
  敖楚戈哼声道:“白玉秋猜测的决错不了,老毒物,你摆的那些谱瞒不过我,也瞒不过白朋友,何不请他们出来,大伙能尽快的作—了断。”
  百毒先生嘿嘿地道:“你们既然要早点死,老夫便成全你。”
  轻轻一声呼啸,一声震撤长谷的声响迅快地传送了出去,只听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欧阳怕萍带着四个全身白衣的汉子直行而来。
  这四个白衣汉子看起来并无异处,可是他们的目光却较普通人泛蓝,在淡蓝中又透着碧绿,那神色又极苍白,在夜中看来,厉恢中又含着无比的寒惊。
  欧阳怕萍眸光一落在白玉秋身上,不禁怔了一怔,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死去多年的白玉秋,已活生生地活过来,她楞楞的望了百毒先生一眼,诧异地道:“爹,这是怎么回事?”百毒先生嘿嘿地道:“孩子,欧阳世家姓白的摆了一道。”
  玉秋哈哈笑道:“欧阳姑娘,别来无恙,风采依旧,更胜当年……”欧阳怡萍对白玉秋拒婚受辱之事,早因时间的久远淡忘,但当她面对着白玉秋活生生地站在她的眼前,心里不禁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激荡,前尘往事有若闪电般的纷至杏来,她全身泛起。一连串的颤抖,道:“你,你……”白玉秋笑道:“你还记得我这位朋友么?”欧阳怡萍娇情地道:“记得,记得。”
  白玉秋紧问道:“恨我么?”
  欧阳怕萍神智一清,道:“没有爱,哪有恨。”
  这是掩饰自己情感的怯弱,她的话不由衷,白玉秋是何许人?最了解少女的心,他哈哈—笑道:“说得好,欧阳姑娘,还记得有—次我俩在江湖……”欧阳怕萍伤感地道:“我不想谈过去,痴情女子负心汉,那种日子已伤害过我了,现在,我一切都听我爹的!”白玉秋哦了一声,道:“不错,伤感过去徒乱人意,欧阳姑娘,令尊今夜请你带了这四名杀手,主要是来对付我。”
  欧阳怕萍一怔道:“爹,这是真的——”百毒先生嘿嘿地道:“白玉秋和我们欧阳世家的仇已不是三言两语能解决的,孩子,他的出现促使我原有计划改变。
  欧阳怡萍问道:“你要杀他——”
  百毒先生一瞪眼,道:“难道还留下他,让他对付爹……”欧阳怡萍怔怔地道:“这……”她欲言又止,访佛有种说不出的苦衷,其实她因和白玉秋过去那段日子,虽因时间的久远而磨损,但留存心间的影子,却因白玉秋的复生而重新燃起,她心目中的他,是个梦里的情人,她爱他,但不敢直诉,百毒先生要置白玉秋于死地,她的确于心不忍……。
  百毒先生干呵一声道:“白玉秋,你可敢和我的四大毒人一斗?”白玉秋眉宇一扬,道:“有何不敢。”
  幽灵女闻言一震,脱口道:“玉秋,传说毒人俱是没有神智的僵尸,这些毒入混身上下无一不毒,你只要看看他们的眼睛就知道了,惨绿绿的,散发着厉怖的毒光,玉秋,你……”白玉秋哼了一声道:“白玉秋岂能惧了欧阳世家……”幽灵女焦虑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玉秋,这四个没有生命的毒人决非一人所能力敌,我的意思是咱俩合手……”白玉秋摇头道:“不行,白家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怕’?还是由我来试试,假如不行,你再下抄……”幽灵女满眸柔色,一脸关注之色,落在欧阳怕萍眼里,一股无名火自心中燃烧开来,她满怀恨意地道:“你要送死,谁也不会拦你。”
  幽灵女反讥道:“你看了酸溜溜的,欧阳姑娘,别那么醋劲十足——”欧阳怡萍叱道:“找死——”她的手方举,只听敖楚戈淡淡散散地道:“欧阳姑娘,放下你的手,当心我的剑会无情地将你手腕斩下来,我最看不惯你用毒的那双手!”欧阳怡萍一呆,颤道:“你帮她。”
  不屑地一笑,敖楚戈冷冷地道:“她是个情女,痴得真,痴得令人尊敬,而你,将感情当儿戏,视爱情为手段,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欧阳姑娘,善攻心计的女人是没有善报的。”
  欧阳怡萍闻言大怒,道:“爹,我要先杀了他,这个人给我受的气太多了。”
  百毒先生点头道:“爹同意,他本来就是主要的目标!”淡淡一笑,敖楚戈道:“欧阳姑娘,不是我给你的气多,是你耍的手段不高明,现在你要杀我,那是想灭口,免得你那些鬼事给抖露出来。”
  欧阳怡萍脸色苍白地道:“姓敖的,你欺人太甚。”
  他那股子怒气一时不知如何渲泻出来,一挥手,那四个白袍汉子一字排开,伸开手臂,朝敖楚戈逼来。
  白玉秋朝前跨出半步,道:“敖朋友,还是让我接下这一常”敖楚戈摇摇头道:“不,欧阳姑娘是看上我了,一个人最难得的是博得美人青睐,阁下在美人堆里是名符其实的情圣.不会在乎一个欧阳姑娘,哈哈,这一场我是接下了。”
  白玉秋笑笑道:“我的无刃剑和你的无双剑有异曲同工之妙,许久没使了,早已技痒.敖朋友.我看你让我算了。”
  欧阳怕萍急道:“玉秋,你……”
  敖楚戈哈哈笑道:“白朋友,你听见没有、人家可关心得紧呢,你是大病初愈,身体尚未复原,万一有什么闪失,她可心疼得很!”这一番话直说得欧阳怕萍耳根子由红变白,由白变红,一般火辣辣的愤烈的怒火像是要胀裂开来,她故不得在毒先生同意与否,晃身冲了过去,道:“死相,我要你的命。”
  她自幼承袭其父衣钵,功夫源自家学,那浑厚的掌劲的若刀锋般削了过来,那四个白袍汉子尚未出手,忽然欧阳怕萍冲将过来,俱不知是否该出手,他们站立在当地,直直地朝百毒先生请示,百毒先生皱着眉,脑子里不知转些什么念头……。
  伸手一格,将欧阳怡萍挥来的掌腕挡出去,敖楚戈顺势推出右掌,欧阳怕萍竟被推出七八步远。
  欧阳怡萍脸红红地道:“你怎么不下重手?”敖楚戈笑道:“你不堪一击,杀你有点丢人。欧阳姑娘,还是换上他们四个毒人,我的剑是为了对付他们……”恨恨地一跺脚,欧阳怡萍恨声道:“你不要后悔——”略略施了个手势,那四个毒人如风样地扑来,他们彷佛没有生命一样,五指箕张,那尖细而锐利的指甲,真比刃剑还要犀利,更怪的是他们的指甲间,俱泛淡蓝之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指甲上含着无比的剧毒。
  面临四大毒人的围攻,敖楚戈昂然无惧,他哈哈一笑,无双剑如电的闪了出来,那锋利的剑刃,在空中几个颤闪、若雷雨中地光闪,迅快无比地朗这四大毒人分别攻了过去,叠叠层层的剑浪中,隐含风雷之声。仅这份威势,已将白玉秋和百毒先生震慑住了。
  白玉秋凝重地道:“将来天下唯有此人可与我匹敌。”
  百毒先生嘿嘿地道:“白玉秋,你既然知道了这个人是你将来的劲敌,何不乘此机会将他除去,那时,天下……”白玉秋不屑地道:“联手除去他,老毒物,那我俩的事呢?”百毒先生胸有成竹地道:“先除去他,咱俩的事何不以后再说,那时候,我俩心腹之敌没有了,你我放手一搏,再来争个雄长——”白玉秋大笑道:“老狐狸,你的如意算盘打得真精。”
  百毒先生冷冷地道:“白玉秋,现在是老夫和你商量,如果老夫和姓敖的联手来对付你白玉秋,老夫相信,不用老夫出手,姓敖的也会杀了你……”白玉秋斜晚了百毒先生一眼,道:“姓敖的会和你联手吗?……”蛮有把握地哼了一声,百毒先生道:“那要看老夫付什么样的代价,你该知道人都有弱点,敖楚戈是个人,一定有人的弱点。攻击弱点的最好的东西,就是美人和金钱,只要我付出他满意的代价,联手之事并非没有可能,白玉秋,你可敢和我一试……”白玉秋心弦一颤,道:“有许多人并不重视那点淡名和私利。”
  百毒先生不屑地道:“有那种气节的人毕竟是少数,白玉秋、姓敖的不是那种永远攻不破的人,你自己考虑考虑,是跟我联手对付姓敖的,还是我和姓敖的对付你……”
  白玉秋断然地道:“和你这种人同流合污,呸——”哇地一声大叫,一个白袍汉子已被敖楚戈那歹毒的无双剑刺穿了胸前,发出惨裂的一叫,倒地而死,其余的睹状一声大叫,目珠中碧绿之色更明,百毒先生吼道:“住手。”
  敖楚戈淡淡散散地道:“怎么?你自己要出手?”百毒先生嘿嘿地道;“者敖,不要那么敌视老夫,白玉秋已因你的高明而将你列为唯一的劲敌,他容不下你也容不下我,咱俩何不共同联手将他除去,那时,我俩共称武林……”愤怒地瞪了他一眼,敖楚戈冷冷地道:“你是最恶毒的小人,刚才你煽动白玉秋杀我,现在又想来勾引我,嘿嘿,老毒物,这次你看走眼了,我姓敖的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
  他沉声道:“看剑——”
  话音一落,手中的无双剑如猛龙出海般直刺而去,那三个毒人那里料到敖楚戈会在这节骨眼上突然挥剑,最前面的那个毒人连吭都没有吭出声,已惨死剑下,敖楚戈运剑若风,但见银光如练,那两个毒人已死在剑下。
  欧阳怡萍叱道:“你好狠好毒,姓敖的,你妈生你一定是个贼!”她看见自己带来的四大毒人在一瞬间全死在敖楚戈手里,不禁气昏了头,口不择言连粗话都骂出来了,哪想到敖楚戈出手太快了,她还没有清楚怎么一回事,已被对手一掌掴在脸上,脑中一阵昏眩,差点没晕去。
  百毒先生晃身跃去,道:“姓敖的,你不准伤害她……”白玉秋刷的划出一指,道:“站住,老毒物。”
  白家的无刃剑是江湖上的无刃指,指代剑用,白玉秋那一指划出,较之利刃丝毫也不逊色,百毒先生没料到白玉秋会出其不意地出手,挥拳没有拦截住白玉秋的无刃指,那一指点在他的筋骨上,痛得他冷汗直流,踉跄地倒退了两步。
  他愤怒地吼道:“白玉秋,你不是东西。”
  白玉秋骂道:“你他妈的又是什么玩意,老毒物,仍然想趁敖朋友力拼四毒,精力不足的当口,捡便宜,呸,我白玉秋早已久等啦,来吧,老毒物,咱俩该一清前帐啦—
  —”百毒先生怒声道:“白玉秋,你逼人太甚……”他脸色气得苍白,长袖一甩,一团蒙蒙的白雾随着他那长袖飘逸出来,深长的山洞里刹时一片灰茫,灰蒙蒙的雾使人睁不开双目,白玉秋叫道:“他放蚀骨雾气……”但见白玉秋身形晃动,手里不知何时托着那颗“寒玉珠”莹莹的华光,自珠光缓缓流出,散射一蓬清凉而夺目的晕光,照着洞中光度甚明……。
  百毒先生叫道:“孩子,速走。”
  一缕剑光劈将出来,将那退路拦铰,只见敖楚戈横剑而立,目中尽是逗人之色,百毒先生颤声道:“敖楚戈,你这是什么意思?”敖楚戈冷冰地道:“我生平最恨用这种手段杀人,百毒先生,立即退回去,否则休怪我手中的无双剑无情……”白玉秋移身而至,道:“老毒物,你想不到‘寒玉珠’有怯毒疗伤的功能吧,此刻你所放出的蚀骨雾水全被此珠吸收了,今日仍然想生离此地,只怕不容易了……”长长一叹,百毒先生颤声道:“白玉秋,你非置我于死地不可?”白玉秋冷声道:“我只能用‘恶贯满盈’四个字来形容你,死在你手里的孤魂野鬼不知有多少,老毒物,你要我自己动手,还是你自己解决?”百毒先生大叫一声道:“我自己动手。”
  他猛地一低身,有若急矢般猛地朝白玉秋撞了过去,白玉秋哪想到他会突然使出这一招,身形疾旋,手中的“寒玉珠”笔直地射了出去。
  哎一声大叫,百毒先生已撞在石壁上。
  在他的脑后上,很明显地嵌着那颗“寒玉珠”,脉脉的鲜血,沿着他的发指流下来,他惨声道:“我,我……”欧阳怕萍颤声道:“爹……”她顾不得自己伤痛,扑倒在百毒先生的身上,呜咽地哭泣起来,怨毒地一拭眼泪,她回过头道:“你杀了我爹……”
  白玉秋点点头道:“是死上‘寒玉珠’下……”欧阳怕萍恨声道:“白玉秋,这个仇我非报不可!”白玉秋黯然地道:“我了解你的心情,换了谁都会有这种想法,欧阳姑娘,希望你能冷静下来,凡事都有前因后果。”
  欧阳怕萍颤声道:“我不听,姓白的,咱们会有再见面的日子。”
  她抱起百毒先生的尸体缓缓走了出去,眸光陡然落在敖楚戈的身上,牙关直颤地道:“敖楚戈,还有你……”淡淡一笑,敖楚戈道:“欧阳姑娘,你先节哀,这是命。”
  欧阳怕萍哼了一声,一甩头,硬将眸眶里的眼泪逼了回去,冷漠地昂起头,带着无情的冷削缓缓而去……洞外,响起一缕缕无情而寒冷的清风……。
  -------------
  大唐中文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