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易 龙战在野 正文

第六章 幸避大劫
 
2020-06-29   作者:黄易   来源:黄易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鹰升上近八丈的高空,在呼啸的寒风里,眼前出现奇景。
  由两百头骆驼组成队伍,三、五成排,跟在最前面的一头领路骆驼后,正在沙尘蔽天、视野不清的沙海不徐不疾地走着。领路骆驼四边均挂着特制的风灯,由领路的贼兵策乘,其它骆驼均不设照明。每驼各坐两人,个个由头至脚紧裹在厚暖的布帛内。凭他的灵觉,大部分敌人正在驼背上睡觉,只余部分人看哨。
  管轶夫说的,这最后一批驼队是护后部队,薛延陀马贼神出鬼没,从没有人可追蹑在背后,特别是在沙漠这种恶劣的环境,故惯了不在后方置重兵,而将兵力放在前方,分三大队并行而进。
  护后部队的前方就是载运粮水的驼队,这些骆驼受过严格训练,走得井然有序,绝少忽然发疯离群,可如此连续走上十多天,难怪可以急赶上来,只落后他们一天的时间。
  诸般念头以电光石火的高速,掠过他的脑际,他已落回地上,踩足发出约定的暗号。
  四十个伙伴同时运功移开因铺满沙粒,重量达三百斤的盖子,功力不及者,可借着木撑子,先托高一边,让沙粒倾泻,减轻重量后,再从隙缝处挤滚翻到地面去。
  众人纷纷来到龙鹰身旁,学他般蹲着。
  龙鹰向达达道:“冷吗?”
  达达双目精光闪闪,不露丝毫惧意,道:“血液在沸腾着。”
  龙鹰笑道:“勿要贪功。”又朝他身后的荒原舞道:“看紧这兴奋的小子。”接着沉声道:“先夺驼,再取敌人弓矢杀敌,领路人由我负责。”
  管轶夫道:“贼子连续赶了多天的路,人人筋疲力尽,警觉性非常低,只要能瞒过灵锐的骆驼,我们或可在不惊动前方的粮水队下,将这批人收拾。”
  护后驼队在他们说话间,已没入里外的沙尘里,似像消失了,但对他们来说,只几口热茶的工夫即可赶上。
  觅难天道:“粮水队离护后部队至少有两里距离,只要不让任何贼子发出警报,闹翻了天也不晓得后方发生了什么事。唉!但那是没有可能的。”
  各人心中同意,因每驼两人,除非像龙鹰、风过庭般的高手,可一下子干掉两人,否则总有人能藉翻下驼背等方法,取得吹响警哨的机会。
  龙鹰道:“我有个可姑且一试的主意,就是这批人全交给你们,由我去对付粮水队,只要能制着领路的骆驼,便可偏离贼子的原定路线。在这个地方,偏离几里,绝察觉不到异样,那时发警报也没用了。”
  管轶夫大喜道:“好主意!该是可行的。”
  风过庭道:“我们会配合你。”
  龙鹰一声令下,众人弹起来,追着驼队迅速去了。

×      ×      ×

  龙鹰独自在沙海奔驰,感觉着风向的变化。据管轶夫所说,薛延陀的贼子每人均身备竹制哨子,哨响还可以有变化,在危急时知会己方人马。竹哨哨声尖锐,能远传数里,若是顺风,范围可更远。如果龙鹰拣对方向,令运粮驼队偏离至逆风处,即使吹响警哨仍惊动不到前方的主力部队。
  龙鹰从东面斜斜往驼队前方切过去,至离领路驼手数百丈的前方旋动起来,两掌魔劲爆发,立即没入自己一手炮制的小型龙卷风里,激起大片沙尘,卷旋上六、七丈的天空,再往敌队撤过去。
  对龙卷风他是印象极深,更悉其性,即使是沙漠老手,亦要被他蒙骗。
  他绝非多此一举,而是不容有失。
  领路驼手负的不单是领路的重责,须打醒精神紧随在前队之后,还负起留意远近的放哨任务,愈接近敌人,愈提升警戒。稍有异样,亦逃不过这个精选出来的沙漠好手。
  时间的拿捏更重要。
  每隔一炷香的时间,驼队间会以火号做例行通讯,互报平安,龙鹰就是待至一次报讯后发动。否则前队看不到应有的火号,立知后队出事,全军掉头来攻,就糟糕透顶。
  龙鹰朝敌队方向旋着移去,至离领路驼手不到百丈处,使个千斤坠,大半截身体埋入沙子里,尘卷再移前二十多丈,但毕竟非是真龙卷风,失去动力后撤往地面。
  领路的驼手本已勒着座下骆驼,此时大松一口气,回复原速,笔直朝龙鹰走过来。看着驼足不住接近,在进入风灯映照的范围前,龙鹰整个人沉进沙子里去。即使是秘人,也只能在夜晚施展此沙底闭气之术,若在炎阳当空的白天,肯定给活生生烤熟。
  龙鹰心中默记,就在驼儿前足离他藏处不到三尺的一刻,施展弹射,疾冲而出,几乎是贴着驼侧升往驼背,驼手惊觉不妙时,已被他的指风刺中耳鼓要穴,立即了账,他却坐到驼手尸身前方,又不让对方掉离驼背,那后面的人看上来,会以为一切依然。
  龙鹰压下心中的喜悦,领着由五百头装满粮水,却只有百多人管理的庞大驼队,浩浩荡荡地改走偏往西北的方向。
  离天亮已不到一个时辰。
  风过庭等依循与龙鹰的约定,于离天明半个时辰发动攻击,先由风过庭、觅难天、荒原舞和君怀朴由左右两侧切入敌队中段突袭,惹起混乱时,紧跟后方的三十六个高手已如狼似虎地扑上来,杀人夺驼。这批贼兵,即使在正常状态已非是他们对手,何况经十多天的颠簸劳顿,人人腰酸背痛,且是猝不及防,斗志薄弱,几个照面已立告崩溃,余下者被斩瓜切菜般撂掉。
  管轶夫逐一检查倒在沙上的敌人,未死者补上一刀,看似残忍,却是给对方一个痛快,免受沙漠无情的折磨,但亦看出仇恨如何养成一个本性善良的人铁般的复仇意志。
  太阳升离地平前,众人怀着胜利的热情,冒着人力难抗、不住提升的炎毒,朝贞女绿洲放驼赶路。
  觅难天、荒原舞和龙鹰并驼而走,风过庭和君怀朴殿后,管轶夫则重操故业,指示众人如何管好驼队,要知六百多头骆驼,一旦不惯给陌生人指使,乱起来可不是说笑的。最落力的是达达,今次算是他第一场硬仗,表现出色,得到称许,兴奋当头,一点不怕沙漠可怕的气候变化。
  觅难天笑道:“最理想莫如撞正边遨从绿洲败退回来,还以为我们是他的人,直送过来,我们可省回很多工夫。”
  荒原舞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在此个鬼地方,约好碰头也可能失诸交臂,且若要逃,也跑往另一个绿洲。”
  龙鹰不由想起大江联南城的四子桥,正是最佳的约会地点,不像这里,只能约在某一绿洲见。沙漠是天下间最易迷途的地方,想找一片绿洲,等于要在沙滩寻某沙粒。
  唉!大江联。他但愿从未去当过卧底,便不用如现在般肩上多了使他受不了的重担子。至少在可见的将来,他对南、北两城无辜的人,仍是有心无力。
  荒原舞道:“真想看到边遨晓得失去粮水时的表情。”
  觅难天见龙鹰一直没说话,讶道:“鹰爷有心事吗?”
  龙鹰道:“只是想起一些旧事。”
  觅难天道:“我还未向你表达心中的感激,听胖公公说,小慧和小娇本是送你的,却由你转赠予我。”
  荒原舞道:“听老觅的语气,便知老觅非常满意。”
  觅难天道:“不是满意,而是满足,我已亲口向三位娇妻美妾许下承诺,不会染指其它女子。”
  龙鹰正暗忖自己终于与横空牧野看齐,干起转赠美女的勾当,虽说本质有异,仍属同一形式,心中涌起古怪的滋味。倏地感到异样,因何在胜利之后,自己在脑袋转动的,全是会带来负面情绪的东西呢?
  觅难天见他脸色微变,误以为龙鹰因自己言者无意的话,致“问心有愧”,歉然道:“龙兄……”
  龙鹰自言自语地道:“我们有否低估了丹罗度?”
  荒原舞道:“只看对方没有白花气力追入沙漠,便知此人的智计,对他我们不可掉以轻心。”
  龙鹰沉吟道:“昨夜的事发生得太快了,没有思量的时间。默啜既从大江联处收到我们会来清剿边遨的确切消息,有充足时间构想对付我的策略,而此事则交由他最出色的大将丹罗度处理,布好阵势、陷阱等我们去投入罗网。”
  觅难天变得神色沉重,道:“确是如此,所以薛延陀人准备充足,封锁木陵隘,且忍着不动手,直至我们完成集结,弃堡离开,方派人断我们后路。”
  荒原舞色变道:“不好!我们算漏了那支在我们到达草原前离开的突厥部队。”
  觅难天的脸色由沉重变为血色尽褪,在刺目的阳光里,众人神色丧白。这支不知去向的部队,该早他们一步进占绿洲,夺走他们的救命活路。事实将与龙鹰等人盘算的截然相反,被逼得流亡沙漠的再不是边遨和他的贼党,而是他们的精兵旅。
  薛延陀抵达由突厥部队占据的贞女绿洲后,休息两天,便可以赶赴呼儿绿洲,再以绿洲为基地,追杀他们。
  他们的心情立即坠入绝望的深渊。远程奔袭,变成亡命天涯,休说什么保持完整,有一半人能活离沙漠,已超乎理想。
  龙鹰道:“有人来哩!”
  荒原舞和觅难天极目瞧去,在天地难分、被炎阳的色光统一的远处,隐见一个黑点在移动着,以两人的过人目力,仍生出影子不住重叠又分离的错觉,弄不清楚有多少人。
  龙鹰嚷道:“是虎义,有救哩!”
  一拍健驼,直奔迎去。
  荒原舞和觅难天莫不精神大振,因来的只是虎义,而不是大批己方人马弃戈曳甲地来会,代表着虎义已安顿好其它人,独自到来拦截他们,免他们到绿洲去送死。
  两人呼啸一声,追着龙鹰去了。
  虎义果然带来了在眼前劣况下最好的消息。
  虎义不愧是在沙漠长大的人,在离开贞女绿洲不到三十里的距离,改采逆风的方向,隔远已凭异乎常人的鼻子,嗅到水汽里带着燃烧东西的气味,代表有人在生火取暖,晓得不妙,与林壮和丁伏民商量后,改朝位于绿洲西南方四十里处一个叫“日照井”的地方前去。此井设于从绿洲流过来一条地底河的支脉处,长年藏水,但仅够供数人之用。
  既没有交战,也没有伤亡。
  虎义见他们劫来整个粮水驼队,大松一口气,在干旱沙漠里最重要是粮水无缺,其它均为次要。
  后面的人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个个暗抹一把冷汗,又感激老天爷眷顾,战意昂扬地随虎义到日照井与精兵旅会合。
  虽然无止无休、艰苦困难,令人疲乏的危险旅程还在后头,但那种从失而得、转危为安的动人感觉,依然十分突出,使人永难忘怀。
  日照井处于极可能是大沙海里最与别不同的地方,位于一个纵横两里的不规则沙谷内,由隆起达二丈许的沙丘团团围起来,等若一个小盆地。地面由沙、泥和石夹杂而成,长满各类沙漠独有的植物,显然地底长期受地下水源的滋润。最妙是从外面看来,绝察觉不到有这么个奇异的处所。事实上,即使最具好奇心者,多看四周两眼后,便会因沙漠千篇一律的景色生出厌倦,一心埋头赶路,不愿多加留意。
  虎义一直怀疑薛延陀马贼并不知道大沙海有这么一个奇异的乐土,现在终于得到证实,盆地内没有马贼曾到过的痕迹。
  日照井就在沙谷正中处,愈接近这个只存着少量水的水井,植物愈茂密。两百多顶营帐,密密麻麻地竖立在井口四周处。
  卸货的工作忙得所有人昏天昏地,这沙漠里的桃源地立即遇劫,盆地的植物不对马儿的胃口,所以马儿吃的是带备的草料,可是骆驼大哥们却能吃下任何在沙漠长出来的植物,令人怀疑它们待会儿会否搅肚子。
  龙鹰等已不是第一次看见骆驼狼吞虎咽的馋相,均有重温旧梦的温馨感受。
  虎义来到龙鹰和风过庭旁,道:“于我族来说,骆驼是天赐的神物,脾气是差一点,但所有畜牲里,只有它们在吃够了牧草之后能连续走上十五天,从一个有水的地方,走到下一个有水的地方,要是没吃上草,只要没遇上沙暴,仍能坚持五天。”
  风过庭道:“它们排汗的速率肯定低我们很多,我已运功收敛毛孔,但不到一个时辰,已像给太阳蒸干了。”
  虎义道:“据我族流传下来的说法,我们流汗的速度比它们快几倍,最离奇是它们即使失去占体重四分一的水分,仍可以若无其事,如果是我们,早干涸死掉了。”
  龙鹰道:“十五天,能否让我们抵达贞女绿洲和呼儿外的另一个绿洲呢?”
  虎义摇头道:“除非我们现在不让驼儿喝水,否则我们哪里都去不了,首先倒下来的将是马儿们。薛延陀人的计划,是让驼儿们在贞女绿洲补充粮水。”
  林壮道:“我们现在等于忽然消失,亦不怕有探子,在这个地方,不可能侦骑四出,纵有也瞒不过我们,来两个,杀一双。”
  龙鹰道:“剩下来的食水,够我们用多少天?”
  管轶夫刚来到他们身后,闻言答道:“所有水囊内的水,只余下小半,供骆驼喝后,只够我们多捱五天。”
  龙鹰大喜道:“那就绰绰有余了。突厥和薛延陀人既见不到我们,又被我们劫走粮水队,会以为我们避贞女绿洲而不入,而食水又只能捱几天,唯一生路是赶往呼儿绿洲去,敌人哪还有等下去的耐性。如果我是边遨,会教骑马的突厥人留守贞女,自己则领贼党到呼儿找我们报复。兄弟们!贞女始终是我们的,呼儿唤娘的则是马贼的未来写照。哈!爽!”
  管轶夫双目放光,道:“何时攻打贞女?”
  龙鹰道:“就是由今天算起,第四个破晓的吉日良辰。”
  众人轰然呼应。

相关热词搜索:龙战在野

上一篇:第五章 重返沙漠
下一篇:第七章 贞女攻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