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江湖宦海 英雄翘楚
 
2020-06-19   作者:独孤红   来源:独孤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芦沟晓月”,为“燕京八景”之一。
  这座“芦沟桥”,横跨在永定河上,全长三百卅九公尺,下有十一个桥洞,两旁各立石栏雕柱一百四十二根,每柱头雕有雄狮一头,大狮身上又复雕有小狮,或抱或负,或仰或卧的,千奇百怪,唯妙唯肖。
  桥的两端,各有大石狮以及石龟碑一座,记载修建芦沟桥的年代与历史,并得乾隆帝御题“芦沟晓月”四个字。
  “芦沟晓月”顾名思义,应该是站在芦沟桥上看破晓时分,还没落下去的月亮;这时候要是有诗人墨客负手伫立桥上,少不得要摇头晃脑吟哦咏赞一番。
  “芦沟桥”上可看的既然是“晓月”,那么在大白天里自然就不会有人留连在桥上舍不得离去了。
  就举今儿个来说吧!
  别说是留连桥上舍不得离去了,就连过往的车马行人都少之又少。
  只因为这时候不但是大白天,而且是日正当中,正午时分,日头“劫”得能晒出人的油来。
  不是十万火急,谁会挑这时候出门儿?
  要是有人嘛!也都挑消暑避热的地方去了。
  要说没人挑这时候出门儿是实情,但也并不是说绝对没有,不信是不?瞧瞧!他就偏有这么一个。
  那是一人一骑。
  从南往北上了“芦沟桥”!
  这一人一骑走得很慢,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挨”。
  来往这条路,进出天子脚下那座北京城的,常见的不是大宛的龙驹,就是蒙古种的健骑了,再不济也总是神骏健壮的马匹。
  而这一人一骑的那匹马,却是瘦弱得可怜,不但瘦得皮包了骨,而且从头到尾找不出一块干净地方。
  分明足一匹白马,都变成了黄毛儿了。
  不知道是经过长途跋涉累的,还是因为老弱病得简直就不堪负荷,举蹄维艰。
  马上的那个人,正应了那两句话,什么人玩什么样的鸟,“瘸驴配破磨”,跟这匹马正配一对儿,是再相称也没有的了。
  那个人,看不出有多大年纪,一脸病容,满腮的胡子碴儿,脸色蜡黄蜡黄的,胡子碴儿长短不一,简直像蓬乱草,身上穿的也跟那匹马的毛色一样,分明是件白袍子,可都变成了黄的了,黄里还透着黑,也不知多少日子没洗了。
  他弯着腰,低着头,一副弱难禁风,有气无力的模样,也跟胯下那匹不胜负荷,举蹄维艰的马一模一样。
  就这么一人一骑,还外带鞍旁挂着的那个布满尘土的长长行囊。
  也许有人说,这个人一定天生一副铁石心肠,马都那个样儿了,还忍心骑它,不让它休息。
  其实,那匹马虽是举蹄维艰,倒还能举蹄,要是让这个人下马步行,恐怕他举步维艰更胜于那匹马,一步路也走不了。
  也真是啊!
  都到了这步田地了,干嘛还非在这时候赶路不可?
  好不容易,把这座“芦沟桥”挨过了一半。
  突然,身后蹄声大作。
  由远而近,疾风骤雨似的,转眼间已上了“芦沟桥”,蹄声更脆更响,几几乎震动了整座的“芦沟桥”。
  听这声势,别说碰了,就是从身旁驰过,也会被那一阵劲疾之风扫倒。
  那位病客许是也想到了,有气无力的拉拉缰绳。
  他想往边上让一让,缰绳几乎没动,那匹马不知道是已经感觉到了,还是也明白非让不可,头微一偏,就要往旁走。
  可能是再也禁受不住了。
  两条前腿一软,顿失前蹄,马往下一跪不要紧,鞍上的病客身子也往前一栽,眼看整个人就要栽下马来。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匹马是要跪下去,这个人只要栽下了地,恐怕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一阵劲风疾卷而至,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斜刺里伸来,正好抓住病客的胳膊。
  那人往上一提,病客没栽下去。
  胯下那匹瘦弱病马,也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龙吟般几声马嘶响起,几阵劲风飞旋,急促啼声已至。
  病客定过了神,转眼定睛,他看见了身旁站着个人,年轻人,顶多只有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那……那年青人身穿海青色丝绸袍子,乌油油的大发辫绕在脖子上面,袖口露出雪白的两截,第一眼就让人觉得他超拔英挺,洒脱不群。
  第二眼再细看,更发现他面如冠玉,长眉斜飞,凤目重瞳,雍容高华,威仪逼人。
  他——两只手,一只抓住了自己的胳膊,一只抓住胯下坐骑的辔头,敢情不但是人,连马匹也是人家拉起来的。
  一人一骑有多重?
  必然,这位定有一身神力。
  旁边,也就是那位的身后,站立着一匹银鞍银蹬的龙驹,四人四骑,五匹马清一色蒙古种健骑。
  那四个马上骑士,也是一般无二的威猛黑衣壮汉,个个腰间佩着一把鲨鱼皮鞘,柄镶珠玉的长剑。
  单看这,也准知道这五骑,不是外来,也必然是京畿一带的豪门人物。
  病客惊容微定,干瘪的嘴唇张了张。
  他艰辛的吐出了两个字来。
  “谢谢!”
  话声低得似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见。
  毕竟,那位雍容高华的俊逸人物也听见了,微微一笑,说了话,好一口清脆宏亮的京片子。
  “不客气,你病得很厉害!”
  病客似乎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嘴唇皮子牵动了一下,算是苦笑,道:“因为在路上受了风寒……”
  “风寒不会这么厉害,你必是……”
  “必是”什么?没说出来。
  俊逸人物的话锋忽转。
  “你,从哪儿来,上哪儿去?”
  病客道:“我从‘河南’来,要往京里去。”
  俊逸人物没多问。
  他也知道,萍水相逢,不该多问。
  便一点头道:“那好,我正是要回京去,我送你进京,哈奇,把你的那匹马让出来,跟查猛合骑一匹。”
  “是!”
  恭应声中,右前方那名壮汉翻身离鞍,牵着健骑走了过来。
  病客忙道:“尊驾这是——”
  俊逸人物道:“从这儿到京城,不过廿几里,可是骑你这匹坐骑,绝走不到‘永定门’的,所以我让你换匹坐骑,我送你进京。”
  病客忙道:“不,好意心领——”
  “怎么?”
  俊逸人物奇道:“还舍不得你这匹坐骑?”
  病客道:“可以这么说,它跟了我多少年了,不过是长途跋涉累了些,歇一阵子还是匹好马。”
  俊逸人物微微一笑。
  “你别欺我不懂马,我是从小玩到大的,这匹马太老了,算不得好马,它原就有病,未必原是你的,就算是这样,到了京里,我送你一匹,我养的马里,随便挑一匹,绝对比你这匹马强。”
  萍水相逢,这位可算得一副热心肠。
  岂料,病客却摇摇头。
  “不,好意心领——”
  “要不这样好了!”
  俊逸人物道:“马还是你的,咱们拉着它慢慢走!”
  似乎,热心肠热得过了些。
  不知道病客心里怎么想,他淡淡的说道:“尊驾的好意我实在感激,不过,我这马匹还走得了。”
  “还走得了,你愿不愿跟我打个赌?”
  拉着健骑的壮汉哈奇,突然冷然道:“爷,您这是干什么?心意到了,他不愿意,何必勉强,走吧!”
  俊逸人物凤目微睁,威峻倏现。
  “怎么,我做事,还要你教?”
  壮汉哈奇脸上颜色立改,忙躬身道:“哈奇不敢。”
  俊逸人物转过脸来,就要说话。
  病客抬眼看了他们一下,又截口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好意心领,我自己走得了,尊驾请吧!”
  俊逸人物道:“真不愿意我送你上京?”
  病客道:“我这个人从不惯矫揉做作。”
  俊逸人物深深望了他一眼。
  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还从来没有这么好管闲事过,也从来没有一个人会拒绝我,你是头一个。”
  话落,收回双手。
  未见他作势,人已飞身上了马,抖缰磕马,龙驹长嘶了一声,如脱弩之矢般,飞快的向前驰去。
  壮汉哈奇冷冷瞪了病客一眼,翻身上马。
  四人四骑,飞驰跟上。
  转眼间,人马驰进“宛平”不见了。
  病客目送五人五骑不见,失神的双目之中,闪漾起一丝明亮的异采,无力的动了动手中缰绳。
  那匹瘦弱的老马,又吃力地往前摇动了。

×      ×      ×

  过了“芦沟桥”,就是宛平县的城门,就这么一点的距离,病客这一人一骑居然摇了老半天才到。
  摇进了宛平县的城门,也许是病客没留意,城门里一边,站着两人两骑,正是刚才俊逸人物身后那四人四骑里的两个,叫哈奇的壮汉不在其中。
  病客进城之后,没停的往前走。
  那两名黑衣壮汉就骑着蒙古种的健骑不远不近的跟在后头,就这么跟,从南门里跟起,一直跟着病客一人一骑出了北门。
  两名黑衣壮汉勒住了坐骑。
  左边一名道:“怪了,他居然没在宛平停留。”
  右边一名道:“没听他说吗?本来他就是要进京的。”
  “可是人马都已经这样了,还不停下来歇歇,找个大夫看看!”
  “也许是他有急事,非赶着进京去不可,再不就是这家伙既硬又倔,跟咱们爷蹩上了,咱们爷说他骑着那匹马,绝对到不了‘永定门’,他非骑他这匹马走到‘永定门’,进入京城不可。”
  “那咱们——”
  “爷的令谕,谁敢不听,他既没在宛平停留,往后老爷没交代,咱们也就不管了,走咱们绕道回去。”
  “好吧!”
  话落,两人扭转马头,如飞驰去。
  他们两个走了,可都不知道,正在北门外官道上往前摇的病客,两眼之中又一次的闪起了那明亮的异采。

×      ×      ×

  这里是北京城的内城里。
  “安定门”里的一条胡同。
  这条胡同北,坐落着一片大宅院,高大的门头,朱红的大门,发亮的铁钉扣眼铁门环,高高的石阶下,还有一对栩栩如生的巨大石狮子。
  石阶上是两边各四的八名佩刀亲兵,由一名蓝翎武官带领着,再往上看,是一方黑底金字的匾额。
  金字擘窠般大,写的是——
  “神力王府”!
  往两旁,是一圈丈高的围墙往两旁边延伸,越过围墙往里看,屋脊连云,飞檐狼牙,还有一片片森森的树海。
  天上神仙府,人间王侯家,想见得,那飞檐狼牙之下,那森森树海中,必然是亭、台、楼、榭一应俱全。
  站在这座神力王府之外看过去,真能令人体会到那句:“庭院深深深几许”,“侯门一入深似海”的气势与境界。
  如今,就在这座神力王府那美景如画的后院之中,一座精雅小楼之前,那下临一湾碧水的朱栏小桥之上,站立着一位从头到脚一身黑衣的姑娘,姑娘所穿的是淡装,而且是一身劲装。
  这位姑娘,年方廿许,黛眉凤目,瑶鼻樱口,人儿是美极了,肌肤更是欺雪赛霜。
  这神力王府的后院,本就林木森森,浓荫蔽天,凉风习习,全无暑气。
  再看看朱栏小桥上的这位姑娘,更令人觉得玉骨冰肌,自清凉无汗。
  姑娘她站在桥上,正望着桥下一湾碧水之中,那随波逐流的片片花瓣和小鱼儿游来游去的情景出神。
  蓦地——
  一声吆喝往前面划空响起,一声声由远而近:“王爷回府,王爷回府——”
  姑娘定了定神。
  抬眼前望,眼波流动,娇靥上浮现起一丝儿惊喜神色。
  循声出屋一前二后,三条人影已如天马行空般,腾掠而至,直落桥头。
  影定人现,赫然竟是芦沟桥上那位热心肠的俊逸人物,身后两名黑衣壮汉,叫哈奇的那个也在其中。
  只听俊逸人物一声喜孜孜的叫着。
  “霜姐——”
  哈奇跟另一名壮汉也恭谨躬下身去。
  “哈奇、查猛见过姑娘!”
  既称“霜姐”,姑娘她的名字里必有一个“霜”字。
  霜姑娘微抬晶莹皓腕道:“你们两个,别多礼。”
  眼波流转向俊逸人物,乍惊还喜:“你,莽撞冒失,连稳稳重重的走路都不会,哪像个神力王爷。”
  俊逸人物咧嘴一笑,好白的一口牙。
  “八百里快传,听说霜姐凤驾莅临,就算我是皇上也顾不得了,哪还顾得什么神力王不神力王。”
  居然敢扯上了皇上,放眼庙堂,遍数当今,恐怕也只有他敢了。
  霜姑娘眉梢儿一扬,还没说话。
  俊逸人物已跨步上桥,伸手接住了姑娘一双柔荑,难言的喜悦之中,还带点激动道:“霜姐,你何其忍心——”
  霜姑娘并没有动,眉头却微皱。
  “更不像统率大内禁卫帝都铁骑,权倾当朝,睥睨庙堂的神力王爷了,你也不怕他们笑话么?”
  俊逸人物凤目微睁。
  “他们敢,我把他们的满口牙都打掉。”
  哈奇、查猛听了霜姑娘的话,还真想笑呢!
  可是,再一听俊逸人物的话,忙又把到了嘴边的笑意强忍了下去,而且把两张嘴闭得紧紧的。
  “这儿没你们的事儿了,还站在这儿干什么?”
  “是!”
  “是!”
  恭应声中,哈奇、查猛躬身而退,走得飞快。
  霜姑娘道:“你永远这么不稳重,永远让人讨厌!”
  当然,“不稳重”、“让人讨厌”都是假的。
  姑娘随着话声,轻轻抽回了一双柔荑。

相关热词搜索:美人如玉剑如虹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皇族亲贵 红颜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