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飞刀,又见飞刀》惊现佚文,决斗时李坏尿遁​
 
2020-02-26   作者:古龙考证   来源:古龙考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  2月10日午时,张探花兄托我查证《绣花大盗》中金九龄与陆小凤决斗时到底是用的“大铁椎”到底是“锤”?是“椎”?是“锥”?抑或是“棰”。

  后又谈到《铁胆大侠魂》、《飞刀,又见飞刀》也提到过蓝大先生的“大铁椎”,探花兄表示会委托边无届兄查阅一下“南洋商报”上的写法。

  不久,探花兄爆了个猛料,说“南洋商报”连载版《飞刀,又见飞刀》有通行版未有的佚文,我自己查了查,果真如此。另外,我还顺便找到了古龙口述时笔录者的身份。


 
  佚文出现在第三部的结尾,原结尾为:

  李坏和公孙不是朋友。
  公孙先生虽然每战必败,却只不过因为他的心太高气太傲,他虽败犹荣。
  李坏在江湖中至今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名气,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武功究竟是深是浅,可是毕竟已经有几个人知道了。
  有几个从来也没有想到会败在他手下的人,都已经败在他的手下了。
  他和公孙先生这一战的生死胜负又有谁能预测?

  但据“南洋商报”,其实后面还有两个小节,以下为佚文,边无届、笑看提供图档,张探花录入:

  十八

  浓雾忽然淡了,被一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吹来的柔风吹淡了。
  雾淡风柔,天地间却显得更凄清凛冽萧索。
  这也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情况,就好像李坏和公孙现在的情况一样。
  他们心里对互相的尊重已经越来越深,可是他们之间的杀机也越来越重。
  俩个人都知道对方对自己的敬重,俩个人都不愿意伤害到这一份尊贵的情感。
  可是俩个人都知道这一战已经迫在眉睫,已经是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阻挡的了。
  因为他们争的并不是生死,而是胜负。
  对他们来说胜的尊荣,远比生存更重要得多。
  远比人世间任何事都重要得多。
  他们争的虽然不是生死,可是他们也知道胜则生败则死。这其间是绝对没有丝毫选择余地的。
  因为高手相争,要胜,就必定要尽全力使出他们自己的绝招,绝情绝义绝命的绝招。


×      ×      ×

  酒坛空了。
  李坏和公孙俩个人仍然用一种最舒服最懒散的姿势,坐在高树上的枝枒间。
  他们不敢随意变换自己的姿势。
  因为他们知道每一次姿势的变换中的每一刹那,都可能为他们即将到来的生死决战,留下致命的错误。
  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刚才最后那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进入决战的状况。
  现在他们的姿态看起来虽然懒散,但却已都将他们自身的潜力和他们无数年艰苦锻练的经验发挥到极致。
  他们都不知道现在他们不动则已,只要他们开始一动,在他们开始动的一刹那间,就是决定他们生死胜负的关键。


×      ×      ×

  李坏没有动。
  不该动的时候,他绝不会动的。可是他却说出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
  他忽然问公孙。
  “我可不可以说一句话?”
  公孙僵住,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在这种时候居然有人想到要说话。
  在这种时候他实在不想说话,可是他又实在忍不住要问李坏。
  “你要说什么?”
  李坏说的话不但让公孙大吃一惊,任何人都会大吃一惊。
  李坏说:“我要小便。”
  公孙呆住了,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会在这种时候听到这么样一句话。
  李坏又说。
  “我本来当然可以忍住不去小便,可是如果我不去小便,我的心情和我的体能都会受到一点影响,你就会占到一点便宜的。”李坏说:“我们俩个的武功好像差不多,这一点便宜是绝对不能让你占的。”
  公孙不开口。
  “只不过如果我要对付的是别人,这一点便宜我也只好让他占了。换了别人,这一点便宜他是非占不可的。”李坏说:“幸好你是公孙先生,是公孙无胜。你怎么会占这种便宜?”
  公孙瞪着他看了很久,很久很久,才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好!你去吧!”


×      ×      ×

  于是李坏就去了,去小便了。
  在这种生死寄于一瞬的决战间,在这种生命中最严肃的时刻里,他居然真的去小便了。
  而且他一去就没有再回来过。
  公孙先生等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才忍不住下去找。
  他当然不会找到李坏的,他只找到了一片削下来的树皮,树皮上只写了两行字。
  “公孙先生,你的名字好像应该换了,因为这一次我跑了,我跑了当然就是你胜了。”

  十九

  夜雾散了,晨雾已升起。
  虽然同样是雾,可是如果它置身在不同的时候和地方,就好像变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了。
  人岂非也是这样子的。
  就算是同样的人,可是他们的命运却往往会因为他们的处境和遭遇而改变。甚至会因为一点小小的意外而改变。
  可是又有些人,他们这一生的命运,却好像是冥冥中早就已注定了的。
  “我的命中也像注定了要遇到一些我绝对胜不了的人。”公孙说。
  “李坏也是这种人?”
  “他根本不是人。”公孙说:“至少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
  “为什么?”他的妻子问:“是不是因为这个李坏实在太坏了?”


×      ×      ×

  现在天已经亮了,人已经走了。帐蓬车马也全部撤走了。这一片空旷的大地又变成了一片空旷, 只剩下他们夫妻两个人。
  公孙先生摇头叹息。
  “我不知道江湖中有多少人认为他是坏人,可是在我眼里,这个李坏实在比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好得多。”
  “哦?”
  “他本来可以击败我的,虽然他还没有出手,可是我已经感觉得到。”
  “你感觉到什么?”夫人问:“是不是又跟上次你和还玉交手时一样,感觉到那种尖针一样的杀气?”
  “不是。”
  公孙忽然间沉默了下来,仿佛在思考着应该怎么样形容他当时的那种感觉。
  他的妻子也没有打搅他。
  这时候,天微明,雾未散,天地间还是昏昏暗暗的,风吹在身上还是很冷很冷。可是在这寒冷皆暗的大地上仿佛忽然间有了一丝暖意。
  公孙先生忽然叫了起来。
  “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样子。”
  他的妻子还没有问他这种感觉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也不必再问了。
  因为这时候,她已经看见东方有一道金黄色的阳光,穿破云层,照亮了大地。



  另外,经我查证,缺文尚不止一处(橙色字体部分为缺文)。

  一个人在幸福的时候,有家庭,有事业,有子女,有朋友,有健康的时候,偶然一个人独处。
  当他的妻子带他的孩子回娘家的时候,当他的事业有休闲的时候,当他不愿意去找他的朋友,而宁可一个人闲暇独处的时候。
  他拿一杯酒,独坐在空旷幽雅的庭园中,他寂寞得甚至可以听见酒在杯中摇荡的声音,那时候他会轻轻的叹一口气说。
  “寂寞真是一种享受。”

×      ×      ×

  那真是见了他妈的活鬼。
  因为他所感受到的那种寂寞,根本就不是寂寞。因为他什么都还在,都还有。
  他的妻子儿女随时都会回来,他的事业仍在,他的朋友依旧还是他的朋友。
  真正的寂寞是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了!是一片空的,空空荡荡的。
  想去依靠一件什么事,却一点都靠不着。
  想去抓牢一件什么事,连自己的手都抓不紧。
  这种寂寞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有谁能说这种寂是一种享受?

  曼青先生抓紧了自己的手,手心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冷汗。

  (二)

  窗外无月,可是却离月满之夜,也不过只有九天了。



  缺文应该不止这一两处,等有时候需要系统的整理一下。

  另外,随便说一处原书中的一个小错误,第十七小节:

  蓝大先生的武功刚猛凌厉,震鼓铄金,天下无双,一椎之下碎石成粉。萧王孙飘忽游走,变幻无方。刚柔之间的区别之大更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

  此处的“震鼓铄金”应为“震古烁今”,估计笔录者听古龙口述时手写错误所致。

相关热词搜索:飞刀,又见飞刀

上一篇:失踪多年的《剑气书香》重新问世始末
下一篇:最后一页